第一章——枫母投井
作者:钮祜禄莹莹  |  字数:2062  |  更新时间:2021-09-28 15:07:47 全文阅读

宋楠枫是傲雪国丞相宋琪的小女儿,而楠枫的母亲也是青楼出来的女子,以至于母女俩在丞相府都不受待见。

  “二夫人,二小姐,这是你们今天的早饭。”一个婢女没有好气的将清汤寡水的粥和已经馊了的馒头放在了桌子上。

  虽然这对于宋楠枫她们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看着已被岁月摧残的母亲没有了当年的风华,并且母亲的也日渐消瘦。宋楠枫终于忍不住去问:“小翠,怎么进入送来的还是这种饭菜,你让我和母亲怎么吃?”

  小翠明显也不开心了,也用不好的语气回复到:“我说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你活的可是连我们奴才都不如。你爱吃不吃,不吃我就带下去。”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枫母摸着宋楠枫的头留下了眼泪用微颤的声音说到:“对不起枫儿,母亲无能,不能好好的保护你。”

  宋楠枫回抱母亲说到:“母亲,枫儿从未怪过你,这都怪父亲那个负心汉。”

  枫母如今身着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好生朴素。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头发也有些银丝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脸色虽然也蜡黄消瘦,但是从模子就能看出来从前是多么的风华绝代。

  从前的枫母是个青楼花魁,一颦一笑都能牵动少男的心。那时的宋琪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子弟,并不是现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丞相。看到了当年的枫母也不禁动心,便花掉了白银千两将枫母赎了出来。宋琪的父母知道此时后便打骂宋琪,嫌弃他将一个青楼女子带回而且要扬言娶她。并为了枫母受了家规罚跪在屋外直到昏迷,宋琪父母也拗不过宋琪便同意了这门婚事只不过枫母要以侍妾身份嫁入。枫母也以为眼前的男人他与其他的人待他是不同的,他会为了她承受流言蜚语,为了她愿意被打,她便将心都交给了眼前这个男人。

  而宋琪也承诺过枫母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看来是多么的可笑。枫母陪伴宋琪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可是为了宋琪容颜也渐渐被时光摧残。容貌不似从前美,宋琪随着官路的上升也总是被枫母的身世所被朝廷嘲笑。所以就越来越不愿意见枫母越来越厌弃枫母和宋楠枫这个女儿。以至于府中的婢女奴才都看不起枫母和宋楠枫,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宋楠枫和枫母在自己院子中绣衣服,这时不速之客来了,没错就是宋府大夫人的贴身嬷嬷。

  枫母见了也只能好言相待笑着说到:“嬷嬷怎么亲自来了,可是大夫人有什么指示。”

  嬷嬷没有好气的说到:“哼,老爷送大夫人的镯子丢了,现在挨个院子搜。来人啊,给我搜。”

  一群奴才开始没好气的地毯式搜院子跟抄家一样乱摔乱碰。

  宋楠枫也有点急了一遍阻挠一遍说到:“你们干什么啊,这是我和母亲的院子我们不知道有什么镯子,不要摔不要乱碰。”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二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这时一个奴才拿着一个盒子出来了“嬷嬷您看着就是夫人的镯子果然被这对母女给拿走了。”

  这时枫母也慌了,因为这可是要受家规的,并且她也明白大夫人不能轻易饶恕她,等待她们的便是一场“暴风雨”。

  “我没有偷夫人的镯子,嬷嬷,我真的没有。”枫母抓着嬷嬷的衣襟着急的说到。

  而嬷嬷依旧没有给枫母好脸色看,一把就推开了枫母说到“枫姨娘,这些话你就等着见到大夫人说吧。来人把枫姨娘和二小姐带到大夫人那。”

  到了大夫人院子直接将宋楠枫和枫母推到大夫人面前。嬷嬷上前把盒子交给了大夫人殷勤的说到:“夫人,果然您的手镯在枫姨娘那搜到了,她们还死不承认。”

  “我们没做的事情凭什么承认。”宋楠枫不卑不亢的说到。

  “好,非常好。那既然还不承认那就受家法才能让你承认。”大夫人缓缓的说到。

  要知道宋府的家规如果是偷窃东西要受仗打40下,枫母到没什么但是如果宋楠枫打40下不死也残废了。

  枫母磕头说到:“大夫人,都是我偷的跟楠枫没有一丝关系,就是我嫉妒你,凭什么我来的比你早我只是个侍妾而你确是夫人。我虽然是青楼女子出身但是也同样陪伴老爷度过最难的时刻,凭什么我不能比你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跟枫儿毫不相干,请大夫人明鉴。”

  “母亲,明明不是的。”

  大夫人看着这出‘戏’不禁拍手叫好“好一出母女情深,那好我边成全你,来人啊,枫姨娘品行不端,嫉妒成疾。便将其投井,当然这出好戏怎么只能咱们看呢,将二小姐一同带出去看这出好戏。”

  “哈哈哈哈哈,谢夫人赏赐。”枫母已经释怀了,并不惧怕死。而宋楠枫一直在磕头求饶“求求你们,不要碰我母亲,求求你们……”

  在枫母被拉出去的时候用口型对宋楠枫说好好活下去。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下起了瓢泼大雨,枫母也被这样投下了井里。“不要……”宋楠枫撕心裂肺的哭着,然而看着母亲被投井确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所有人都走了大雨中就剩下宋楠枫一个人跪在雨中哭泣。大雨不仅仅打透了她的衣襟也打透了她的心……

自从枫母死后,全府里的人还和平常一样,感觉有没有这个人都跟自己没有关系。而这世间冷暖和父亲对自己母亲死不闻不问测底让宋楠枫冷了心,她也渐渐将自己封闭起来。天天饮酒作乐,一直颓废下去。而她的贴身伺候的婢女和奴才都对她更加的不闻不问,不光不管,宋楠枫现在活的跟行尸走肉一般毫无意义。大夫人自从枫母死后也在没找过宋楠枫的麻烦,许是觉得找也毫无意义有没有这个人都无所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