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师傅葬礼
作者:不是北极星  |  字数:2659  |  更新时间:2021-10-15 18:53:13 全文阅读

等待告别仪式开始的宾客们三三两两的站在走廊两旁,大多都是老郑生前打过交道的人,两个男宾客在角落里点了根烟,鬼鬼祟祟的说着什么,韩冬隐约听见了自己的名字,轻轻皱眉,停下脚步站着那两个男宾客身后。

“欸刚走的那个不是老郑的前妻嘛?没想到她还会亲自跑来一趟。”

两个男宾客没发现韩冬,倒是和他们站在一处的林子义看了韩冬两眼,韩冬垂着眼睑看着地面,手却不动声色的握成了拳。林子义眼睛转了转,一手搭上说话的男人肩膀。

“什么意思?”

男宾客认出跟自己搭话的人是林子义,兴奋的满面红光:“哎呀!你是不知道,他们闹离婚那会儿撕破了脸,那官司打得出圈了都。老郑的前妻可不是一般人啊!她在上海资源不错,京圈儿也有人脉,老郑能这么成功不拼实力,就拼这婚结得好……最后什么都混到手了就想走?没那么容易!那女的还不得给男的扒层皮下去!”

韩冬的脸色越来越差,男宾客却说得兴致勃勃,说的话也愈发难听起来,一边的人点着头附和。

“老郑是小地方来的,在上海谁也不认识,当年三十出头就做了总制片人,那么多节目拿了奖,那是他自己有本事吗?还不都是因为傍上了他前妻!听说他俩最后离婚还跟他那个漂亮徒弟韩冬有点关系……”

林子义一皱眉,意识到事情不对,刚准备制止他们继续说下去,韩冬就冷笑一声,绕到几人面前。两个大男人看到韩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怎么?见到鬼了?”

刚才还说得兴起的男人瞬间就怂了:“冬姐……您节哀……”

韩冬抬手抽走男宾客那根刚刚点着的烟,碾碎在手边的垃圾桶上。

“是来诚心吊唁的就进去送送,想看热闹的话就换个地方,人都没了,说话放尊重点,也算给自己积点福报,更何况有些事情捕风捉影越传越离谱,其实根本不是那样……未来这些背后嚼舌头的话我未必能听见,但我师父能,打雷天出门小心着点吧。”

韩冬说话音量不高,却气场十足,她轻蔑地打量过两位男宾客后离开,临走还不忘把一旁的林子义瞪了一眼。两位男宾客打了个冷战,还在后怕,回头一看却发现林子义不见了。

“小林总人呢?”

韩冬人在气头上,走得也急,她早知道自己肯定会被编进这些人的浑话里,但实际听到人家在背后讲的小话,还是这样的场合,难免被气了个够呛,只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发泄一通,没注意到有个人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进了安全通道。

韩冬警惕的看着来人,认出是方才和那两个人一起碎嘴的家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半是警告半是泄愤的打开了林子义伸过来的手。

“你跟着我做什么!”

林子义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韩冬,半晌才反应过来,带了些许无奈的看着她。

“你不记得了?”

韩冬防备未减,但逐渐的从林子义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今天早上我洗完澡出来,你就不见了。”林子义的话里似乎还有几分责怪的意思,韩冬猛地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谁,只觉得头又疼了起来。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打破了眼下让韩冬窒息的空气,她推开挡在身前的林子义,拉开两人的距离。

“昨天晚上的事,我喝多不记得了,大家都成年人了,也不用为这点事纠缠到葬礼现场来吧?”韩冬绕开林子义,又扬了扬手中响个不停的手机:“我还忙,你自便。”

终于避开了眼前这个麻烦,韩冬反手带上了安全通道的门,低头却看见屏幕上显示着“梁夏”的名字。

韩冬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

梁夏是在中午时分到达的上海。

这个时间并非高峰期,地铁车厢里不算太挤,但座位也都坐满了,寥寥只有几个人站着。梁夏戴着耳机、听着周杰伦的老歌,找了个靠近车门的位置坐下,好留出一只手拽着自己的大行李箱。

她捧着手机调出“韩冬”微信对话框,嘴唇紧抿,一脸郑重其事的模样。

“猜猜我在哪儿?”

梁夏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妥,将文字删除,又输入一段。

“给你个惊喜……”

短短一段文字梁夏翻来覆去的改,怎么想都觉得“惊”是真的,“喜”?韩冬怕是要火冒三丈,最后删了又改,就留下一句:“我来上海了,刚下车。”

梁夏做了个深呼吸,看着短短一行字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敢按下发送键。盯着手机出神,她和韩冬分别了太久,一直也没有什么联系,要不是这次来到上海,可能根本没机会再见。列车到站,乘客上上下下,一个阿姨拎着重重一兜子菜,身后拽着一个小孩,艰难又缓慢的挪动到门边的角落,梁夏抬头看了一眼,连忙起身招呼阿姨坐下,阿姨怀里的小朋友咧着嘴,甜甜的冲着梁夏笑,梁夏也没忍住乐了,伸手揉了揉孩子的脸。

“你是来旅游的?”

梁夏犹豫一下,似是而非地点点头,没什么底气的样子,回答时眼神都飘了一下。

“那玩得开心点啊,上海欢迎你。”

梁夏勉强挤着微笑,双肩却垂了下来,似有千斤重担压在她肩上。

韩冬接到公司前台电话的时候,老郑的家人正揪着来慰问的同事要说法,小小的礼堂里闹成一团,连一旁的花圈都被掀翻在地,一群人七手八脚给拆了个彻底。小井问韩冬要不要去劝劝,韩冬犹豫了一下,凭她和老郑的关系,这时候过去怕是要跟公司对面立场打擂台,好在手机来电帮了她的忙,韩冬应付了几句,接起电话离开了礼堂,没想到听了对面讲的事却更让她火大。

韩冬车都没停正,一路小跑进了办公楼,前台没人,她扭头再看一旁候客区的沙发上也没人,一向安静的办公区却传来热闹的声音。

梁夏被同事们围在中间,她今年已经31了,看上去却和中学时候没什么区别,一张脸上仿佛看不出任何忧愁,墨黑的头发松松垮垮的绑了个低马尾,发尾微卷,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柔柔的晃动着,时不时扫过她雪白的脖颈,众星捧月一般的存在,落在韩冬眼里却只觉得刺眼。

“山东煎饼这不用我介绍了吧,还有这个蘸酱,我敢保证,你在别的地方吃的那味道就是不如这个……”

“那我们不客气了啊!”

“拿去拿去,本来就是带过来给你们的,谢谢你们照顾我们家韩冬……”

韩冬尴尬的站在玻璃门外,只觉得这个场面无比的熟悉,当年她的高中生活也是这样开始的,2000年初的高中教室里,上白下绿的墙面包围着不知用过多少届的木制桌椅,擦着黑板的、嬉笑打闹的、埋头做题的,突然都统统跑向、看向同一个地方,梁夏拎着一个大袋子,站到人堆儿里发零食。

“大家都是高一新入学,学姐我请客,别客气随便拿!以后请多多照顾我们家韩冬啊!”

韩冬坐在座位上,遥望着站到椅子上发东西的梁夏,迟迟没有上前,手指不断用力的搓着书本一角,反感,难堪,种种复杂的情绪堆积在她的胸口,只觉得郁闷难当。

18岁的梁夏扎个高马尾,五官明艳,笑容灿烂,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晕染出这女孩周身泛着柔光,统一的校服根本遮挡不住她的光彩,梁夏冷不丁的和韩冬目光相对,扔给韩冬一瓶可乐。韩冬条件反射,一把接住可乐,还愣了一会儿,就见梁夏冲她打了个wink,站上了课桌,如一个男友宣誓主权那般指着韩冬。

“大家记住了!对韩冬好点儿啊!她是我梁夏的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