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将军为我着红妆 > 上卷 我为将军披戎装
第一章 哼,坏人!
作者:豆咪  |  字数:2014  |  更新时间:2021-11-19 15:56:19 全文阅读

大将军府。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在假山旁投喂一只小猫。小猫趴在假山凸出的台阶上,肆无忌惮的吃着小女孩喂给它的食物,一点都不认生。小女孩笑眯眯的抚摸着,柔声道:“慢点吃,小狸,姐姐给你带了许多呢。”

小猫吃的很优雅,边吃还边用头蹭小女孩,显然和小女孩非常熟悉。

小女孩穿着一身淡灰色的素麻衣,没有任何纹饰,身上斜挎着一个黄色的小包。因为尚未及笄,头上没有太多的饰品,只是用红绳扎了两个小辫,后面的头发顺肩披下,前面留着稀疏的刘海。一眼看去,看得出小女孩的地位不高,但是这身打扮却很可爱,让人有种保护欲。

小女孩笑嘻嘻的看着小猫吃食,还不时用额头去抵小猫的头。一人一猫,就这么和谐共存,远处看去,竟似一幅天然画卷。

大将军柳君枝回家已经有三天了,府中的仆人基本都见过面。虽然叫不出来名字,见了面总是记得。

但是此刻看到这个小女孩,却从来没见过。而且从她的衣着来看,不像是大将军府的仆人。因为大将军身份崇高,即便是府中的低等下人,也能穿镶边的丝绸锦帛。

他走过去,问道:“你是谁?”

他突然一声,不但把小女孩吓了一跳,更是把小猫吓的大叫一声,刷的一下就窜进假山跑了。

小女孩回过头,嗔道:“你怎么这么大声,把小狸都吓跑了。”

“……”我在我家说话还有错了?大将军很无语。

小女孩笑盈盈的道:“你是谁?为什么在大将军府?”看到柳君枝一身孝衣,左臂还戴着写有“孝”字的袖带,问道:“你也是柳家人?来祭奠老将军么?你是老将军的侄儿?”

柳君枝是新任燕柳军大将军,前任大将军是他父亲,半月前在征西夏的战役中为国捐躯,所以现在身着孝服。

小女孩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柳君枝有点发懵。

这是我家,为何感觉我像是个外人,她才是主人?

“你又是谁?可知私闯大将军府乃是重罪!”

小女孩瘪了瘪嘴,很是不屑:“什么叫私闯,我是大夫人请来的。这大将军府我可熟悉了,以前也没见过你,平时你们来往的不多吧?”

柳君枝面色冷沉,想要斥责小女孩,却见她盈盈笑意,一副天真烂漫,竟不忍心苛责,淡淡的道:“你到底是谁?来将军府干什么?”

小女孩道:“我叫沐心悦,来给大夫人诊病。”

“你?诊病?不用。将军府的人生病自有太医诊治,不需要江湖游医。”

小女孩见他看不起自己,嗔怒道:“你看不起谁呢?还太医诊病,太医能看病?”

她不是看不起太医,能进入太医院的大夫,都有真本事。可是他们诊治的对象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非富即贵,都是天底下的大人物。

大夫要胆大心细,诊什么症,用什么方,都有规矩。但是并不是一成不变,需要根据病情酌情变方。可是对于有地位的人,就不得不小心谨慎。

原本该变方的,就不一定敢变;原本该用十钱的量,可能只用五钱。这样即便出了事,也怪不到医者头上。稍微有地位的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给皇亲国戚治病的御医了。他们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不能治好病尚在其次,先保住项上人头才是真理。

所以柳君枝说起御医时,沐心悦才哑然失笑。

柳君枝感觉被冒犯到,想要发火,却又不好意思发到一个小女孩身上,只得冷冷的道:“大夫人不需要你医治,趁着我还没生气,你快走吧。”

“切,我是大夫人请来的,你让我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大将军府的主人。”

沐心悦仔细看了他一眼,然后恍然大悟的道:“哦,原来你就是新任大将军,你叫柳君枝?”

柳君枝怒道:“放肆,本将军的名讳是你随便叫的!”

沐心悦噗嗤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笑嘻嘻的看着他。

柳君枝眉头紧皱,皱的感觉整张脸都像根苦瓜。

人人见到自己都很怕,为什么这个小女孩就不怕呢?

沐心悦一时间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柳君枝,把他看的都有点脸红,怒道:“你看够了没有?”

沐心悦没听到柳君枝说什么,居然犯起了花痴:“你真好看。”

柳君枝大怒。

哪有说男人长得好看的。

苦瓜好看?什么眼神!

“闭嘴!”

沐心悦被一声大喝惊醒,想起方才的话,顿时羞的满面通红,低下头,手足无措的踏着小碎步往前走,想要立刻逃离这里。

什么嘛,居然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人家好看,还要不要脸、还知不知道羞耻了,鄙视你!

但是,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啊。

沐心悦一边自我腹诽,一边快步走,就从柳君枝身边走过。却不料柳君枝一手抓着她的肩膀,道:“你去哪里?”

柳君枝并不想抓她,只想稍微用点力,不让她继续走。

不想他是练武之人,他认为的稍微用力,在完全不懂武功,还是个孩子的沐心悦来说,却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就这么一下,沐心悦脚步往前走,上半身却往后仰,马上就要摔倒。柳君枝不及多想,一把搂住沐心悦的腰,才没有让她摔下。

沐心悦本来就因为方才的一句无心之失而心下慌乱,此刻又被男人搂着腰,更是羞的满面通红、无地自容,一颗心跳的感觉就要从胸口跳出来,脸上烧的就像火炉。

站稳之后,一跺脚,嗔怒道:“坏人……”一时情急,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掩面跑了。

柳君枝想要解释他并非故意,但是别人根本不给机会。没奈何,只得急忙跟了上去,却不敢再做非分之举。

沐心悦对大将军府确实很熟悉,脚步不停,转了几个弯就到了大夫人的阁楼,中间完全没有走错一步。

柳君枝此刻已经明了,沐心悦对他家确实非常熟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