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白影不哭  |  字数:2891  |  更新时间:2021-10-13 05:08:48 全文阅读

南国皇宫。

密牢四面封锁,只有墙上的烛光,照出里面的情形。

一身白衣的女子左手被铁链拴着,身上一片一片的血渍。顺着血渍的纹路往右看,女子的右手手腕处,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而女子这只不知被谁残害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只银镯,上面也已布满了血迹。可以看出,血顺着镯子上刻出的图案流淌,印出一只只蝴蝶的形状。

女子的右手持续流着血,脸色发白,双眼紧闭,似乎是晕了过去。

此时,密室的一面墙忽然开启,同样身穿白衣,却面上蒙纱的另一女子走了进来。

只见此女子拿着一只水瓢的手用力一泼,被铁链拴着的女子立刻从晕厥中醒来,不住咳嗽。

“你醒了,那我们继续。”

“谁,谁在跟她说话?”晓风还没来得及思考,右手手腕便传来一阵痛楚。

她吃力地睁开眼,视线里是一张略微熟悉的面孔,尽管女子蒙着面纱,但那眼神,那神态,她总觉得在哪见过。

晓风心下疑惑,刚想开口质问,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

下一瞬,眼前的女子抓起她的右手手腕,将她手上的镯子使劲往外拽。她手腕如被撕裂般疼痛,因发不出声音,晓风只能生生忍着,但这非人的折磨叫她快要承受不住,额头上身体里一直冒冷汗。

但眼前的女子似乎不知餍足,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看来,你这镯子,轻易取不下来了。”

“如此,便休要怪我无情。”女子眼神狠绝,如刀子般射向晓风。

话落,女子从袖间抽出一把锐利的小刀,对着晓风的右手腕猛地戳了下去。

钻心蚀骨的疼痛从右手腕蔓延到全身,晓风不堪忍受,又要晕厥之际,女子将深入她手腕的刀子猛地拔出。

晓风本来将要失去的意识被这骨子痛劲拉了回来,她看见女子握着的刀上,尚滴着鲜血。

奶奶的,这么狠?这个女人跟她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么?她是不是屠了这个女子全家?

晓风心里已经将这个女子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苦于无法出声,她只能用眼神表达她的怒意。

“你此刻心里是不是十分恨我?”女子冷笑一声,继续说到:“实话告诉你,今日你必死无疑。一个将死之人,我有何惧?”说着,便又要对晓风的手腕下手。

“住手。”一道男声响起。

晓风痛得死去活来,半个身子匍匐在地,只有那微微抬起的双眸,瞥到一抹紫色的衣角。

“紫羽。”女子看到来人,红唇微启。

“母后说过,这镯子乃圣物,认主。”男子双手附于身后,神色淡漠,“直接放血,莫要节外生枝。等她火化后,这镯子自然就到手了。”

男子用这世间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残忍的话。接着,男子俯下身,从蒙面女子手中拿过小刀,“嗖”地一下划破她手腕的脉搏,下手快准狠。血喷涌而出,很快流了一地。

这两人为何要置她于死地?晓风越发恍惚,因为失了太多血,意识越发恍惚。

逐渐昏迷之际,她最后一搏,强打精神,被铁链拷着的左手微动,想要抓住那男子的衣角,却扑了个空。她再无力气,勉强抬眼,眼角余光只剩两人远去的背影。紧接着,一桶油,一把火,密室被点燃。眨眼间,火势迅猛。

熊熊大火中,晓风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倒了下去。

“不—”晓风惊坐起,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刚刚的酷刑,只是她做的一个噩梦。

也是了,她今日才穿越到这个历史上都不存在的世界。依照她醒来的位置来看,她这副身体的原主应该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死后被人随便扔在城郊的乱葬岗。

唉,只不过是在游艇派对上玩嗨了,她当时一个激动,将游艇油门开到最大码速,结果,一个侧翻,她与当时一起的两个姐妹,便纷纷坠海遇难。

晓风啊,以后可长点心,珍爱生命,远离作死。她心里默念道。

想起方才的梦,她犹自心颤。还好只是个梦,她还以为她要残废了呢。仔细回想起梦里的情形,那蒙面的女子真是个狠角色,还有那个叫紫羽的男的,一个蛇蝎心肠,一个豺狼虎豹,也算是绝配。

等等?紫羽?这个名字她好像有些耳熟。莫不是,白日里遇见的那位?

早些时候。

  在南国皇城最热闹的集市,一身破布衣裳的女子缓缓走在一条驻满商铺的街道上。忽然,只见此女子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两手迅速往自己下身大力一扯,只听”呲啦“一声,女子身上长褂的下摆便被扯出一道裂口,从脚踝一直延伸到腰口处。

  在路人纷纷惊呆住的档口,女子朱唇轻启,开口吟唱。在开口的一瞬,她轻抬双手,优雅地迈出纤细的双腿。女子一跃而起,轻盈的舞姿博得了众多路人的眼球,商铺的掌柜也纷纷闻声前来驻足观看。伴随着女子倾城舞姿的,是她深情的歌声,缓缓流出,绵远悠长。

  ”如花似梦 

   是我们短暂的相逢

   缠绵细语

   胭脂泪飘落巷口中

   悠悠听风声 心痛 

   回忆嵌在残月中

   愁思恨暗生 难重逢 

   沉醉痴人梦

   今生已不再 寻觅 

   逝去的容颜 叹息 

   冷清化一场 游过往 

   只剩花前痴梦 

   寂寞画鸳鸯 相望

   是我在做多情种 

   情深已不懂 人憔悴 

   消散烟雨中 “

   一曲过后,女子也已舞尽。当她深深向围观的群众弯腰鞠躬时,如雷的掌声响起,人群的喧哗久久不散。

  “姑娘,好曲!好曲啊!”

  “是啊姑娘,不仅歌唱得好,这舞也跳得极好,似是仙女下凡啊!”

  ”诶,看姑娘这舞姿这身段,应是非富也即贵,不知为何。。。“一位书生模样的路人上下打量着晓风的衣着,剩下的话不知如何启齿。

  ”是啊姑娘,我看姑娘现下的处境,可是遇到了困难?“旁边的妇人见书生不好开口,便替书生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听到路人的夸赞,晓风知效果已经达到,便目露哀伤,悠悠开口:

  “想必众位好心人都已看出一二。没错,小女子的父母本是商人,家里还算富足,父母也安康。但两国一场战火,使得小女子家道中落,父母在逃难中与我走散。战火结束后,小女子想着父母如若还活着,必会回到城中与我相会。所以小女子便决定在此卖艺为生,等待与父母重逢的那一天。”

  为了进一步博得众人的同情,晓风两手做拭泪状,还不时吸吸鼻子,那柔弱无助的模样,叫人看了好生心疼。

  “姑娘的孝心,我等深受感动。苍天有眼,姑娘定会与伯父伯母相逢的。”刚刚说话的书生此时已经泪流满面,抽泣着上前拉住晓风的手,在晓风掌心里留下两文钱。“姑娘,在下小小心意,望姑娘不要嫌弃,也祝姑娘早日找到父母,幸福安康。”

  一旁的妇人见此,也赶着上前把手里挽着的菜篮跟一篮子的菜一并塞进晓风手里。“姑娘,我上有老下有小,能理解你的苦心。这篮子菜,你且先拿去。日后若有困难,到这条街的街尾转角处去寻我,人家都叫我金大娘,你可一路问过来,自会有人带你寻到我。”妇人说完便转身离开,隐隐还能听到妇人嘴里嘀咕,”真是可怜见的,唉。“

  其他的人见书生跟妇人做了表率,也纷纷上前,给钱的给钱,给吃的给吃,更有一些离家近的,跑着回家拿了一些旧衣物,用布一裹,塞进晓风怀里。

  ”谢谢,谢谢。“晓风看着眼前忙碌的众人,心下惊喜万分。她原以为自己此次卖艺也就能借着大家的同情心赚得今日一口饭吃,没想到众人的热心远远超出她预料。

  她平复了下心情,又抬手去拭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弱弱开口:“各位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每日为各位祈求菩萨,愿诸位一生平平安安,阖家圆满。请受小女子一拜!”说着便作势往下跪。

她动作缓慢,头微微往下低,眼角余光迅速一扫,未见有人出手阻止。也罢,男儿膝下才有黄金,她一介弱女子,何况还沦落到如此地步,下跪能活命的话,她跪一跪也无妨。今日一跪,以后再跪就轻车熟路,她一个现代人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未知古代活下来,能下腿的时候绝不抬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