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探案女王 > 正文
第五章:隐秘情事
作者:晴川炎月  |  字数:5271  |  更新时间:2021-10-14 23:40:05 全文阅读

“我刚才给她做了一个初步的检查,原本我对于死者是莉莉安的猜想只有百分之七十,还是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刚才我给她做了一个初步的尸检,因为大家本来是出来玩的,没有带那么多的工具,所以我只能做一个初步的检验”

“但即使是一个初步的检验,也够了,死者是莉莉安的确定性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八十了,足够支撑起我后面的推测了,我破案从来不会说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面对的都是一条人命,一定要谨慎而严肃的对待它,这是对生命的尊重”

“好了,接下来我说一下我的检查结果,死者确实是莉莉安,她的死因是被掐死的,头颅被沿着瘀痕割下,死者已经怀孕五周,胎儿已在母体中死亡,死者死亡大约一个星期,也就是5月5日左右,但因为存放着尸体的房间一直开着空调冷气,所以尸体的腐败并不严重,而这也恰好的证实了我的猜测”

此时的老李缓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莉莉安的头确实是在她的肚子里,可是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还能是为什么?杀人凶手大多都是心理变态,杀人分尸都是基本操作,还能因为什么”

此时的丽丽也跟着走上前来走热闹,咦.......我是不是脑子里乱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觉得凶手应该是在追求某种病态的仪式感,大多数的凶手把死者的头颅割了下来是为了隐藏死者的身份信息,可是这个凶手却把死者脑袋放到了死者的肚子里,所以他不是在隐藏死者的身份,而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因为只要尸体被发现,法医就能在肚子里找的头颅来确定死者的身份,这对于要隐藏死者身份来说,还没有直接扔掉来得有用,所以她应该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可是把头塞进肚子里,这能代表什么呢?”

“先去调查一下她的交际圈吧,或许能有答案,她的男朋友马洪兵已经在馆里的审讯室里等我们了”

“你什么时候去抓的她的男朋友,你不是一直都在跟我们调查莉莉安吗?难道你会分身术”

“还是说站在我们面前不是人,而是一个披着人皮外衣的妖怪”

“还是说你是其他人假扮的,你是不是易了容,快让我看看”

丽丽在旁边一惊一乍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那一张小嘴就没停下过,你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你没看到马坤不见了吗?早在一开始知道死者是莉莉安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她的人物关系做了一个大体的排查,并暗中叫马坤先于警方一步把人带回了馆里,要不然等警方插手其中的时候,以我的级别根本就插不了手,我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当然我并不是怕了他们,只是讨厌麻烦罢了,我只是想以最快的时间解决麻烦罢了,毕竟现在已经快要到深夜了,我还想回去睡美容觉呢”

“走吧,警方的那些警探们快来了,这边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了,至于这个莉莉安的尸体就交给警方处理吧,毕竟如果真的一点东西都不给他们留,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这样起码能拖延一些时间,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破案了”

一群人都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狡诈如狐的人会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分配工作的新人,简直比那些混迹这行几十年的老油条还要圆滑,简直是太厉害了,简直是小母牛带火箭,牛逼上天了

“行了,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他们快来了,赶紧走吧”

就在一行人走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此时街道上的人群本来已经十分稀少了,但是突然之间只见远处传来一阵警鸣的声音,吵醒了原本寂静的街道,原本人群稀少的街道上,传来了一阵人声鼎沸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走出了家门

“呲啦.....”

只听一阵轮胎划过地面的声音响起,只见远处驶来了五辆蓝白相间的警用车,此时所有的车辆整齐划一的一字排开,动作很是规整,一看就是经过了很多的训练,才能有这样的默契

此时五辆车中其中有一辆跟其他车型完全不一样的SUV警用车里陆陆续续的走下了五个人,如果陈紫寒在这儿一定会认出来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燕京五人组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他们不应该在燕京帮助侦探联盟总部的那些人处理陈年悬案吗?这儿不过是华国北部的一座滨海小城罢了,虽然每年的犯罪率很高,但是跟燕京这个华国首都重地是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之间走在当头中间位置的那个男人就是五人组的老大,韩云霆,男,23岁,华国燕京总局大队长,正市级干部,四大古老氏族韩家少主,精通十国语言,格斗技能满分,十五岁那年毕业于华国燕京最高学府后出国深造,仅用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所有的学业回国,并且拒绝了侦探联盟的招揽进入了当时处于低迷期的华国警局,仅用五年的时间就做到了大队长一职

其人虽然长的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双剑眉斜插入鬓,端得上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但是其性格腹黑又毒舌,端得上是不好相处,臭脾气真的是能把燕京警局的局长气个半死

在看他后面的那五个人,梁月儿,四大家族梁家的掌上明珠,喜欢穿着一身洛丽塔哥特式的衣服,整个人的风格打扮偏向于黑暗风,整个就是一个小萝莉,你别看她小,但她其实一点都不小,只是喜欢装嫩罢了,他在五人组里担当法医一职

至于她旁边那个跟她截然相反的女人,一身白色绣花的淑女裙,衬得整个人柔柔弱弱的,但是你可千万不要被她的表面迷惑住,这家伙只是外表上是一个淑女,其实她是一个标准的女汉子,只是外表长得柔弱,所以经常会有人因为他的外表而被迷惑住,她是五人组里的心理学专家,专门负责刑讯逼供的,她叫宋诗心

再看韩云霆旁边的那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好兄弟,从小穿一个裤子长大的,他叫白轩,是一个黑客,在网络世界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你别看他长得一副白面书生的样子,斯文有礼,其实他是一个标准的宅男

还有一个就是旁边那个长的魁梧有力,高高壮壮的人,他可是全国的武术冠军,格斗大师,精通各类擒拿,所有的格斗他都是信手拈来,他就是五人组里的保镖,杨云刚

这是远处走来了一名警员,快步走到韩云霆的面前说到

“报告大队长,现场已经封锁,案发现场以保护完毕,请指示”

这时的韩云霆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警员,问了一句

“现场什么情况,受害人是谁?”

“报告队长,现场除了一名女尸,再无其他的东西,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是.......”

“只是什么,说”

“是。只是由于死者被割下了头颅,暂时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所以......”

“行,我知道了,带我去现场看看”

“是”

而这时后面的几人不由得问出了已经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白轩由于跟韩云霆的兄弟关系,不由得直接开口说道

“云霆,你说你要破案,在燕京也能破,当然如果你厌倦了燕京的风景想要到别的地方看看,那么津港,魔都,申城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为什么你偏偏要跑到这个穷乡僻壤的滨城来啊?”

“是啊,头儿,你说你想来滨城也就算了,毕竟滨城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旅游城市,你来放松一下,也并无不可,但是你怎么会跑到这儿破起案子来了”

其他的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但是也都看得出来,他们也很想知道缘由,见此只好把一部分情况告诉他们,免得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此次来滨城,是局长让我来这边给即将到来的司法女神杯选拔人才的,顺便帮滨城的警局处理一下疑难积案,降低一下地方的犯罪率,毕竟地方上的破案手段还是有所欠缺,你们也都知道侦探联盟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而且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也算是局长让我来这边的一个原因吧”

“可是,就算是选拔人才,在其他城市也可以啊,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儿?”

“是啊,老大,为什么局长会偏偏把你派到这儿来,这不是很奇怪吗?”

其他人还是不能够理解,出声询问道

“嗨,你们呀,算了你们早晚是要知道的,我也就不瞒着你们了,前段时间有人给这边的绯红酒吧递了一张威胁信,一开始酒吧的老板也没在意,后来那封信每天都会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出在这儿的吧台上,后来怕出事,酒吧的老板就找上了我们局长,希望他能找人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毕竟如果持续这么下去,酒吧还开不开了”

“你们是不是想问,这个酒吧跟局长有什么关系,因为这间酒吧是局长的儿子开的,他的儿子为了追求一个小网红,就从燕京跑到滨海来了,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这件事情没有上赏金探案榜,因为局长给压下来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吗?自己的儿子这幅德行,当爹的很光荣吗?”

“噗,头儿,说来说去,原来是被人抓了壮丁了,来给自己最讨厌的人当保姆,心里不好受吧”

“就是,就是,头儿你是不是又有把柄落在局长的手里了,要不然这种事他还能强迫的了你”

“月儿,快别说了,你看头儿的脸色都变了”

“梁月儿,今天回去把你的零食都给交上来,你还太小了,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吃那么多的零食,容易蛀牙”

“额......”

只见此时的梁月儿就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是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之后,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头儿,就饶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大不了,我给你买一个月的饭,好不好?没有那些零食我会死的,而且那东西在滨城还没有,我真的会受不了的”

“没得商量”

就在大家说话的工夫,已经走进了受害人的案发现场,只一眼,韩云霆就知道已经有人来过了,而且刚走,毕竟陈紫寒他们一行人人太多了,想不被发现都不行,当然她也没想过要隐瞒

话说这头,陈紫寒他们回到了探案馆之后,陈紫寒就立马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审讯室里,毕竟自己的时间有限,莉莉安的那具尸体还不知道能拖多长时间呢

你来到了审讯室里,马洪兵的外表很是普通,穿着一件水洗磨白的格子衫,眼睛红红的,不停的拿手去揉,看不出他身上有哪一点能吸引到莉莉安

“你就是马洪兵?”

“对...”

“你眼睛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被什么毒虫虱子咬了,最近痒的很是厉害”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的男朋友”

“你和你的女朋友七日未见,你都没发现你女朋友已经死了吗?”

你很是疑惑地看着马洪兵

“探员,其实,我已经和她分手了”

难怪,难怪他会没有发现,原来是感情出现了问题

“你们怎么分手的?因为什么?”

“我和莉莉安已经谈了五年的恋爱了,但是她从来不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每一年我都和她求婚,但是每次都被拒绝”

“在她的心里,我永远都没有她的舞蹈重要,她为了跳舞保持身材,甚至是去拆了两根肋骨,去年她怀孕了,我好开心,但她却去偷偷地把孩子打掉了,告诉我她打算终身不育,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所以你提出了分手?”

“对,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躲躲藏藏,像个隐形人一样的日子了”

“你什么时候和她分手的?”

“上周一”

“也就是5月2日”

“对”

那个时候的莉莉安还活着......

“那在这之后你还见过她吗?”

“没有,我是个摄影师,后来我就去了黄山拍写真,前几天才刚回来。”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手机吗?”

“可以”

你接过他的手机,壁纸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打开付款记录,果然发现去黄山的来回车票订单

“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

我知道这样会违反联盟规定,但是万一他可能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

“探员,你说”

你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冒一下风险

“其实,莉莉安已经怀孕了,孩子已经5周了”

马洪兵听了之后先是微微一笑,然后表情开始变得狰狞

“你说什么?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不会的,不会的...”

“你怎么了,难道孩子不是你的?”

你的心里产生了一丝疑惑,心里渐渐的有了猜测,只是还需要加一把火,我想很快我就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即使是错了,也不妨碍我试探他一下,时间太少,想要尽快破案,只能用些手段了

“是我的,当然是我的,怎么会不是我的呢,莉莉安,原来你真的怀孕了....”

马洪兵坐在审讯室的地上是又哭又笑的,你眼见已经问不出什么了,就离开了审讯室,你出去之后,果不其然遭到了老李的碎碎念

“陈紫寒,我看你是越学越回去了,死者怀孕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和嫌疑人讲呢,现在连审讯都无法进行了”

“老李,放轻松,我这不是想尽快破案吗?我总觉得那个马洪兵奇奇怪怪的,所以就稍微用了一点手段试探他,如果凶手真的是他,那就证明我的猜测没有错,毕竟我的时间可不多了”

“急急急,有没有那么着急啊,急着回去是美容觉啊,还有他具体是哪里让你感觉到奇怪了,我觉得挺正常的”

“老李啊,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还真是....”

“说不上来,我感觉他有点神经质,情绪起伏很大,对爱人,也就是莉莉安有着很强烈的控制欲,难道这是艺术家的通病吗?”

“我查了他的手机记录,他的确是五月三号坐船去了黄山,今天白天才回来”

“刚好避开了案发时间,的确是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不过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总是让人觉得很刻意,其实黄山和滨海也就隔了一条河罢了,想要不留下记录地折返也不算太难”

“但是终归不是还没有发现他的杀人动机吗?”

“所以我采用了一些手段刺激他,我想我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收获,此案我已经直到凶手是谁了,只是还差最重要的一环,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这样我考考你,给你在这个案子里增加一点趣味性,杀人无非是为情,为钱,为灭口,你觉得莉莉安死了,谁的收益最大?”

“尚子欣?”

莉莉安死亡,尚子欣成为领舞,的确是最大的受益者

“说得通,但是又说不通,再好好想想”

“哼,就会欺负老年人,一点也不尊老爱幼,明明都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也不告诉我”

“好了,等会儿去舞团和她聊聊不就知道了,天色还早,应该还没有下班吧,至少我觉得是”

“放心吧,这个点还没下班,毕竟不少的舞者都选择晚上在训练室里练舞,安静,这个点还没到关门的时候”

“哦,那我们就赶紧出发吧,去的晚了,他们关门了,可就是白跑一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