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唐书北  |  字数:2207  |  更新时间:2021-11-22 11:23:02 全文阅读

“李家的长女死了。”

“什么?!那妖孽终于死了。”

自从陈若柒的死讯从渭河传回了齐都,短短半日便闹得个人尽皆知。

按理说作为一个庶长女她不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前提得是她没做过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

千禧楼的大堂里,一个说书先生一手捋着胡子一手拍起了惊堂木,“说起这陈若柒来,我不得不先跟大家讲讲她的身世。”

说书先生满脸叹息,“这陈若柒乃是当今李丞相的长女,但是她随母姓,姓陈,生来克母,舅随母亡,护国寺的高僧说她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而为了让她这天煞孤星的命格不去影响别人,李丞相只得把尚在襁褓的陈若柒送到乡下寄养。”

“那这么说来陈若柒好像还挺可怜啊,毕竟命格一说也太过虚无缥缈了。”

“哎…”说书先生摆摆手,示意插话的人闭嘴往下听,他又拍了一下惊堂木,“自从陈若柒跟着奶娘到了乡下以后,没过三年她的奶娘就死了,而又过了三年,当初那些被李丞相派去照顾他们的丫鬟小厮们也一个个的接连死去,但诡异的是,这些丫鬟小厮们皆是每隔七天便死一人,死法千奇百怪,但无一相同,死者更是无一全尸。”

“嘶!”

台下听书的人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短短六年时间陈若柒居然克死了二十余人。

看着众人的反应,说书先生很是满意,看样子今天又能多得些赏钱喽,于是说书先生清清嗓子又道:“眼看着长女身边无人照顾,李丞相的嫡妻便提出了将庶女带回李府养着的想法。”

“哇,那李丞相可是娶了一位相当大度的好夫人呐,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说话的人有些害羞的捂了捂脸。

旁边和他一起听书的人白了他一眼,“收起你那副样子…”他下巴一抬眼神倨傲的说:“李丞相的嫡妻可是我齐国的护国公主,可不是谁人都有李丞相那般好命。”

瞧瞧,这番话就有些酸溜溜的了。

不过也是,当年凡是见过护国公主卓越风姿的男人可没有一个是不迷恋她的。

“可惜啊可惜…”那说书先生又是一阵连连叹气,他道:“那陈若柒入府没几天便显示出了她的歹毒心肠,一包毒药送得公主仙逝……哎!枉费了公主殿下的一片好心,白白地引狼入室不说,还在那陈若柒的手里丢了性命,那陈若柒真是凌迟处死也不为过啊。”

“啊?!什么?”

台下众人纷纷站起,“先生是说那个天煞孤星把公主殿下给谋害了,她才七岁啊!”

“哎!”说书先生又是一声叹息,他摇着头谢幕,“正是因为她年纪太小所以公主殿下才没防备她啊。”

“真是可气!”

一些脾气暴躁的客人已经掀翻了桌子,而那些脾气甚好的儒生们也被陈若柒那恩将仇报的小人做派气的连连作诗唾骂她。

一时之间,唾骂陈若柒竟成了齐都风尚,不少骂的优秀的诗还被人竞相传抄,弄得齐都纸贵,竟也成了一桩雅谈。

若是有人对这七岁小儿杀人案点评出几句不可信,那便会瞬间沦为众矢之的,被诸位学子拿出历史上的什么十三岁拜相的神童例子给怼的哑口无言,最后只得连连认错。

而那些靠着编排陈若柒与护国公主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的说书先生们近日里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刚刚在台上讲完故事的李先生又去隔壁酒馆讲了两场,内容换汤不换药,但若是想赚钱,把事情夸大了说引起群人激愤就对了。

夜幕降临,李先生摸着长长的胡子一脸笑呵呵地提着刚买的猪肉往家里走着。

那个卖猪的胡屠户是他的崇拜者,最爱听他讲陈若柒的那些故事。今日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竟还多给了他半斤肉,李先生看着那红白相间的猪肉条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肉了。

屋内贤惠的妻子早已给李先生做好了饭,她看着李先生手里提的那些肉明显愣了愣,随后又一脸欣喜地迎了上去,“夫君啊,今天怎么买了这么多肉。”

随后她掂了掂肉又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真是的,这么多肉得多少钱啊,下次可别买这么多了。”

李先生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笑脸盈盈地让妻子去煮肉,也好给他那几个苦命的孩子解解馋。

肉炖好了,李先生一家六口围着一张木桌子吃饭,他生个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最大的儿子今年已经十三了。

李先生看着大儿子那狼吞虎咽吃肉的样子不由得有了一丝心酸,都是当爹的无能,才让他的孩子十三岁了还没尝过一口肉。

他不由得放轻了语气安抚道:“慢点吃,别噎着。”

大儿子吞下了嘴中的肉,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爹,“爹,明天我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肉吗?”

“当然能。”

“当然不能。”

李先生和李夫人同时开口。

李夫人哀怨地看了自己的夫君一眼,悄悄地掐了他一把,“别给孩子惯坏了,知道你这几天挣的比较多,但是总有生意冷清的时候,要知道由奢入俭难的道理。”

李先生在桌下悄悄地牵住了夫人的手,安慰道:“夫人且宽心,如今我可是在帮大人物做事,他答应我了,只要我能把陈…”说到这儿,他的脸色不由一僵,又放低了声音道:“把陈姑娘的事情多多渲染宣传,他就少不了我的好处。”

李夫人的脸色黯淡下来,心里更加沉重了,她摇着头道:“多可怜的一个姑娘,爹不疼娘不爱的,还白白被人安上了一个天煞孤星的命格,就算是死了也不得安宁,天天让人作诗谩骂。”

她看向了自己的夫君,“夫君啊,编排死者是要遭天谴的,尤其是那个陈姑娘年纪轻轻地就枉死,怨气肯定不是一般的大,等我们挣够了钱就马上离开齐都回老家吧,别再帮着贵人们做这些没良心的事儿了。”

“好。”

李先生一口答应,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最近他在台上讲陈若柒的故事的时候总觉得有人看着他。

李先生不由得后背一凉。

该不会是陈姑娘的冤魂回来了吧。

李先生觉得口中的肉也不香了,可刚放下筷子,李先生便觉得口里一片腥甜,他突然喷出了一口血来。

他瞪着眼睛无助地跌倒在地,而后看到自己的妻儿们全都嘴唇乌黑地一个个接连倒下,他不甘心地蹬了蹬腿,竟眼睁睁地看着妻儿们都咽了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