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微微浮醉伴经年 > 正文
隔花才歇廉纤雨
作者:乔华安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2021-11-03 06:55:34 全文阅读

我不是他的她,当不成这故事的女主角。

--题记

夕阳斜洒进教堂的天窗,使满屋的洁白蒙上醉意,羞红脸庞。教堂大门被缓缓推开,韩微薰踏上花路,随着她最爱的白玫瑰,去往心之所向。

她望着礼台中央的新郎,脸上满是幸福模样。可突然一声巨响,打破这份圣洁与美好。只见教堂的门被人用力踹开,从夕阳中走出一青年。青年大跑上前抓住微薰的手,双眼红肿,湿润眼眶,言语哽咽,只得零星听见他说“别走,不要,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你,别走。

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位青年身上,却没人注意到,还站在门口,泪光绕珠的筱思岩。她极力的克制自己,用手死死握着裙子,努力不发出一声哽咽。

“陈年,陈年我又何尝不是喜欢了你整整十六年,你可曾看见过我? "思岩只得在心中大喊,她知道她不是他的她,不是这故事的女主角。

她转身落下了滚烫的泪水,伴着夕阳往家走,好似在余晖中看到了他们十六年的故事。2011年7月,6岁的筱思岩随着父母的工作转移来到了毓秀幼儿园,也是在这一 年,她以后十六年的人生都发生了重要改变。

7月23日,思岩走进教室,目光便被一个角落吸引,那角落里坐着个小男孩眉清目秀,有种诗人寻见妩媚青山的意味。

思岩走过去与他成了同桌,男孩名叫陈年,陈年美酒的陈年。他身上仿佛透着酒的醇香,使人着迷,也让思岩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两人很快熟络起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还记得那年动画片《小魔仙》正在热映,两个孩子玩起了大人看来极其无聊的游戏做身份卡。

筱思岩先在纸上画出框架,很快便做出了游乐与小蓝的身份卡,这是陈年坏笑,把卡拿过去,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上了结婚证。思岩至今都还记得,陈年不会写婚,用拼音代替却把hun拼成了huen.嘴角不觉上扬。

又是一年曾陪红药省,相对紫微郎。陈年与筱思岩一起升到了当地的实验小学。思岩的父亲是典型的遇事找人型,这次也不出意外,直接带女儿到校长办公室,选择了一个最好的班级。

思岩随着校长来到了一年七班,这一路上思岩低着头神色落寞,她怕以后没有他的日子,怕他会忘记自己,校长瞧见思岩的神态,只当他与寻常孩子一样,是到新环境的不适应。

走进新班级,熟悉的面容闯入眼眶,是他!思岩压住心中欢喜,脸上不觉露出笑意。七、八岁的年纪,对世界的幻想充满美好,容易把巧合当作上天注定,但她的到来却也打破了这所谓的上天注定。

转眼两三年,时光匆匆又夏天。当成年后的张思岩回忆起这几年,脑海中却只呈现出“当时只道是寻常。

开学四年级,七班迎来了一位转校生--韩微薰。

又一次被命运捉弄,微醺和思岩成为了好朋友,自此三人命运交织,如丝线,剪不断,理还乱,只得各享离愁。

“思岩,你看过那个吗? "微醺凑近小声问。思岩却是满脸疑惑,“哪个呀?“微醺坏笑,“果然你们还都很纯情。”接下来十几分钟的科普让思岩和陈年对眼前这个女孩有个很大改观。

微醺,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与美好,思岩一度很羡慕。

三人很快熟络从未有过争吵,只有欢声笑语,微醺也是看得透彻,知道思岩喜欢陈年,经常开他们玩笑,把他们以夫妻作比,思岩见陈年不作态,心中有些小欢喜认为他是默认了,她没有想到这是上天开的又一个玩笑,平静在一句话中被打破。

这日同往日一样,天气爽朗,只是有些燥热,让人喘不上气。三人像往日一样嬉笑打闹,这时老师将微醺叫走,只剩下思岩与陈年。

思岩也学着微醺的样子同陈年开起玩笑,“你看你总围着我们转,是喜欢我们微醺吧。"陈年的回答出乎思岩的意料了,让她霎时湿了眼眶。

“是,我承认我喜欢她。”思岩强忍泪水,故作高兴,“你承认了,你居然承认了,啧啧啧,厉害。”

眼中泪水已经收不住,思岩找了个理由走出了教室。直至多年以后这一幕依旧在思岩脑海中,挥之不去。

“细雨春芜上林苑,颓坦夜月落阳宫。"思岩躲在被子中泣不成声,她站到了床上,踮起脚尖,打开最上层的柜子,拿出了星星许愿瓶。将上面写着'陈年娶我'的纸撕碎,将碎片藏在盒子最下面,伴着漆黑的夜,在残余的泪痕中昏睡过去。

自那以后思岩没有任何变化,可只有她知道,她不再是傻傻相信天注定的孩子。

她努力学习很快超过了韩微醺,成为了班级第一,只是希望陈年能看到她,可直到毕业,这一切同她不敢直言的爱意相同,无人知晓。

陈年所在的城市很小,小到他们在同一初中,可这次命运好像要松开丝线,他们三人并不在同一班级。

此时的筱思岩已经完全变成了韩微醺的性格,她逐渐大胆起来,在初二那年对陈年说出心中的喜欢。而得到的答案却不尽人意,两人在一此之后便再无联系。

生活与电影不同,没有那么多的重逢,也没有深情注定不相负的桥段。

陈年与韩微醺考上同一所高中,而思岩却因为受不了打击,自暴自弃就要去了个私立学校。

思岩时刻关注着陈年的每条动态,在他不知情的状态下为他哭,为他笑,为他默默付出,劝说韩微醺接受陈年,就在他们在一起的当晚,思岩因服用大剂量药物被送往医院。

身边朋友劝说她“何苦呢,放下吧,他又不知道这一切。”思岩只讲“喜欢他是我的事,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方式去喜欢,不打扰他。”

陈年,这是我喜欢你的第10个年头。

多年之后,筱思岩收到一张请柬,是韩微醺发来的,她双手颤抖的打开请柬,却发现新郎不是陈年,竟有一丝欢喜,许久未见老友,不知他可还好。

走到家门,余晖已然散尽,承接天空的是耀眼星河。

生活还在继续,故事尚未结局。

陈年美酒从来都不会只让人微醺,不是每一场思念都会很快有结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