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毒医王妃要和离 >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作者:珏语  |  字数:2248  |  更新时间:2021-11-11 16:27:26 全文阅读

冰寒刺骨的感觉包裹住全身,鼻腔里传来一股水藻的甜腥味。

沅子凌意图睁开双眼,却无能为力,只觉喉咙和鼻腔被水呛得快要窒息,她拼尽全力咳了出来,嘴巴冒出一串气泡。

出于对生的本能,她张开双臂划动,蹬腿,往上。

一会,她冒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空气。

全身的神经逐渐恢复了,她睁开双眼,观察着,一尺之外就是岸边,她伸手着力爬了上去,一上来便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口腔鼻腔不断呛岀水。

一丝寒意吹进她的脑袋,一阵刺痛伴随而来。

沅子凌,二十二世纪,医学院的高材生,她和同学在毕业旅游途中遭遇了山体滑坡,她为了救一个小女孩,被埋进了泥石流中,她最后只听到同学哭天抢地的呼救声,慢慢就失去了意识。

苏醒之后,她就泡在水里了。

而且,脑海里还有一些陌生的记忆,零零星星,断断续续。

电影卡带似的。

沅子凌掐了掐大腿,痛得她瞬间清醒。

她不是在做梦。

她重生了,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时空,原主的记忆慢慢地拼凑起来,虽然还是不能完整地连贯起来,但对于原主是怎么被抛尸荷花池的,可是一清二楚。

她是被一个男子折磨至昏的,男子趁她昏迷之时,扔进了荷花池,伪装成是失足溺水而亡。

沅子凌,不禁打了寒颤,暗想,真狠呐。

她从杂乱的记忆里努力寻找,男子为什么对一个女人如此狠心。

猛地,她坐起来,脸上露出难堪的神色,脑子里那一幕幕活色生香的镜头,让她想一头撞进荷花池里。

努力地整理着记忆里那些残缺不齐的片段。

原主,与沅子凌同名同姓,东国护国大将军沅羌之女,一年前从东国远嫁给北国的顾灏。

北国,这个未知时空里七国中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

顾灏,北国先帝最宠爱的儿子,封王的时候,赐于姓氏作为封号,大有传位之意。

文武百官中一直流传,先帝曾经想过废除原太子,立顾灏为新太子。

只是,当传言几乎变成事实时,坊间传出,顾灏垂涎东国将军之女的美色,不惜出动两万精兵围剿东国将军府,强抢将军之女。

此消息传入宫中,先帝听闻,失望至极,认为顾王难堪重任,从此不再召见顾王。

至驾崩之时,宣众皇子进入帐幔内见最后一面,唯独顾灏在殿前跪了整整一夜,先帝仍不准其进入殿内,并下令,驾崩后,顾灏不得进皇陵守孝。

众皇子以为顾灏大势已去,心里正盘算着将其除之后快时,先帝的贴身太监,宣读了先帝的遗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传位于太子顾欢,命顾灏掌管兵部,辅助太子固国安邦。

众人大为吃惊。

正准备对顾灏狠下杀手的太子帮,也只能暂时按兵不动,静候时机。

太子即位当日,下了道密旨,命顾灏迎娶东国将军之女。

太子此举,就连太子帮的人都自叹不如,默默地说:“太子,不,皇上心思缜密,如此一来,就算不能杀了顾灏这个眼中钉,也足以让他蒙羞,先皇尸骨未寒,他便急于求娶,在世人的眼里,他不仅不守孝道,沉迷美色,不务正业,主要,还是沅子凌那臭名远扬的混乱作风,顾灏从此在世人面前都无法抬起胸膛。”

大婚之日,边关告急,顾灏与沅子凌拜堂后,洞房花烛夜都没进行,便挂帅出征了。

临走时,顾灏为防沅子凌趁他不在,胡作非为,留下污名,特意安排随身侍卫陆知留在府中监看。

这年里,顾灏一直坚守北国边关,防御外敌入侵,每场战役均大获全胜。

而顾王府这边,沅子凌隔一段日子便躲过陆知的眼皮,偷溜出府,与各种男子厮混,做各种出格之举。

京都对于顾王妃之丑事,已人尽皆知。

为了顾王府的声誉,顾王的颜面,陆知内心暗藏杀机。

当晚,陆知从府外带来一个男子送到原主房内,那男子高大健硕,赤裸着上身,线条完美,小麦色的肌肤更是让人过目不忘,还有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对上原主的目光,简直就是天雷勾地火,一触即发。

陆知勾了勾嘴唇,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吩咐道:“好好伺候她,满意为止。”

男子眼神迷离地点头。

陆知刚踏出门口,门还没来得及关上,里面就传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男人喘着粗气的声音,女人娇嗔的喘息。

陆知攥紧手心,在门外静候。

过了半个时辰,房门开了,男子从门缝里探头出来,对陆知说:“陆大人,她已经晕过去了,现在怎么处置?”

陆知眼眸露出寒芒,坚定地说:“把她抱到后院的荷花池,扔下去,伪装成失足溺水而亡。”

“是。”男子马上进屋,整理了下沅子凌身上凌乱的衣服,把她扛在肩上。

径直向后院的荷花池走去,深夜的后院安静地让人害怕,男子观察了,后院别说人了,连只苍蝇都没有,他毫不犹豫地把沅子凌抛进了荷花池。

寂静的夜里,后院发出一声巨响,随后归于平静。

男子走出后院时,见到陆知,问:“陆大人,若王爷问罪,怎么办?”

陆知眸色凌厉,迟疑了会,说:“王爷问罪,我一力承担,最多就是以命抵命,赔上我这条贱命何足挂齿,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一日不除,都是顾王的耻辱。”

男子听到陆知这番肺腑之言,内心感触极深,缓缓地说:“顾王乃一代战神,本应受万民敬仰,当今皇上为了羞辱顾王,竟秘密下旨让顾王娶这么个脏东西,不就是想毁顾王声誉吗?我们跟随顾王已久,都受过顾王恩惠,为了顾王,死又何妨。”

沅子凌坐在冰凉的石板凳上回忆起这一切,痛心疾首扇了自己两个耳光,骂道:“天呐,以后我怎么混,老天,你这玩笑开大了吧,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午夜的北风乎乎的吹,沅子凌冻得浑身发抖,现在的她需要的是换身干净的衣服,好好睡一觉,等身体跟脑袋都恢复了,再慢慢想办法。

沅子凌凭着记忆一路从荷花池走回了原主生前居住的地方。

屋里屋外都人去楼空,陆知以为解决了沅子凌,早已回房。

沅子凌回到房内看到大战过后的狼藉,忍不住捂着眼睛,咧着嘴咒骂:“老娘,一次实战经验都没有,现在满脑子都是黄色录像。”

走到衣橱前,翻了翻,拿了件干净的衣服,换掉身上湿淋淋的衣服,然后爬上床,盖被子,呼呼大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