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目成心许
作者:琉璃栾华  |  字数:2395  |  更新时间:2021-12-07 23:06:46 全文阅读

第一章目成心许

车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漫天飞舞,铺天盖地,像是占领了这个城市的白色精灵。

这个城市已经好几年没有下过雪了,路上的行人也因为这难得的雪变得欢乐起来。

秘书苏珊从车玻璃的倒影里看到一滴泪慢慢溢出程澈的眼帘,静谧地落在她手里的文件上。

苏珊是个伶俐聪慧的姑娘,她知道此时要保持安静,不要试图安慰。

她只是疑惑做程澈的秘书已经三年,从来没有见过她多愁善感的时候,一次也没有。

在苏珊的印象中,程澈干脆利落杀伐决断,是那种标准的女强人,像一台永不疲倦的机器,即使有时应酬到很晚,有些微醺的她,依然没有一丝倦容,头发一丝不苟妆容整洁脊背挺直地坐在车座上。

她几乎是她的偶像。

程澈突然滴落的眼泪,让苏珊突然意识到她不过也才三十岁而已,她也曾经有过二十岁,那种普通人的二十岁。

一个急刹车让程澈和苏珊都猛地回到了现实,司机师傅回头对程澈连声抱歉,“对不起程总,前面有车急刹车。”

程澈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了的文件,“没关系,下雪天路滑,你慢点开吧。”

“对了,苏珊。调查结果怎么样?”程澈微微侧身问苏珊。

苏珊迅速也整理了一下思路回答,“经过我们私下了解,林经理确实见过创信公司的老总,并且答应创信会带几个重要客户过去,但是现在双方应该还没有达成最终的协议。”

程澈脸色黯淡了下来,顿了顿,对苏珊说:“你一会儿打电话通知林经理明天去外省参加为时一周的行业博览会,明天一早帮我约见这几个客户,让邱副经理也去”

“那林经理回来怎么说?”

“在他回来的时候让他看到他办公室桌上的解聘书。”

“那……理由呢?”

“让林经理半年前的那笔回扣东窗事发吧。”

苏珊点头,“程总,我会处理好这些事的。”

片刻,程澈叹了一口气,“记得那时候,我刚刚接管公司,年纪轻不服众,林经理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他。他是一位很好的将才,我给了他这个领域的最高的职位,可惜,他有了不符合他能力的念头,这样的念头很危险。”

程澈不再说话,转过头再次看向窗外。

车开到小区门口,程澈说:“不要开进去了,我走一走。”

小区的物业很尽职,已经扫出了一条道路供业主走路,可是雪下得太大,扫好的道路立刻又覆上一层薄薄的雪花,程澈的高跟鞋踩上去发出“吱吱”的声音。

有一对儿年轻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在雪地里玩,穿着红色斗篷的小姑娘很认真地对大人说:“爸爸妈妈,雪是不是甜的啊?”

她的爸爸妈妈蹲下来帮她掸掉手套上的雪,笑着问她:“为什么你说雪是甜的呢?”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说:“糖也是白色的啊。”

程澈问自己,雪究竟是不是糖呢,为什么在自己的记忆里,雪真的就是甜的呢?

年轻的爸妈被小姑娘的话逗得咯咯笑了起来,她妈妈对身边的丈夫说:“琪琪今年六岁了,还没有见过下雪呢。”

这个城市,六年没有下雪了。

已经六年了吗?自己和明徵已经结婚六年了?

现在的自己离十五岁的自己有多远,远到已经记不得那个下午天上一朵云也没有还是有烧的通红的晚霞。

程澈用白色球鞋踢着地上无辜的小石子,她听着依依教室里面老师依然慷慨激昂的声音,猜测至少还需要半张卷子的时间。

她踮起脚尖从窗口望向教室里面,依依努努嘴,然后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她趁着老师背对在黑板上写字的空隙,从窗口给程澈扔出来一个纸团,程澈捡起来,上面写着“你先回家吧,还要订正一张卷子老师才肯放我们走。”

另外还画着一张泪流满面的脸。一张卷子而非半张,看来自己的判断有误。

程澈看了一下略显空荡的楼道,发现其他班几乎都没下课,好像今天只有她所在班级例外。

这样感觉好像落后别人很多。

虽然只是高一,但是程澈所在的学校是全市升学率最高的重点高中。

开学第一天,老师已经将触目惊心的巨幅红色高考倒计时牌挂在了教室墙上,紧张的气息弥漫在周围,所有人都不敢懈怠。

程澈在想还是等依依一起回家吧,依依脚受伤,虽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走路还是有点不方便。

况且依依脚受伤完全是因为自己,中考之后两人骑着自行车去郊区,聊得兴致勃勃竟然没有看到前面有个大土坑。依依先程澈看到,她大喊一声“程澈小心!”程澈本能地一闪躲过了土坑,可是依依自己却不偏不倚地连人带车摔了进去。

程澈和依依从小学六年级认识后就形影不离,她们一起上下学,每天有聊不完的话题,她们互相问作业却可以把电话聊得滚烫,她们可以分享同一杯奶茶,同一包薯条,她们知道对方的生理期,她们知道对方喜欢的一切,她们熟知对方的缺点却能无条件地包容,就连中考前拖沓懒散的依依每天都是将程澈的morningcall作为闹钟强迫自己起床念书的。

程澈从书包里取出课本,准备就在依依教室外面站着温习一会儿功课。

夏天傍晚的阳光为空气温柔地刷了一层暖色调的微醺。

程澈不经意的抬头,发现远远的画面里多了一个人。

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衣,校服外套搭在臂弯,一只手插在口袋,另一只手松松地提着书包,望着对面的操场发呆。

他如丹青水墨上寥寥几笔勾勒出的濯濯修长的侧影。

世界此刻静默而缱绻。

程澈从前喜欢冬天,现在却喜欢上它的对立面。

他应该也是在等人吧,程澈在想。

依依调皮地拍了程澈的后背一下,见程澈怔怔地没有反应,疑惑地绕到她前面,用手在程澈眼前用力晃了好几下。

“你看什么呢?是不是等的时间太长,有些生气啦?”依依讨好似地一个劲儿晃着程澈的胳膊,“对不起啦,我请你吃麻辣烫好不好”。

依依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皙的脸庞来回蹭着着程澈的袖子,这时的程澈终于回过神来,再看,画面里面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程澈收回自己寻找的目光,有些羞涩地笑笑,对依依说:“好啦,傻瓜,我怎么会生气,我们走吧。”

从此,程澈放学后经常能看到那个男生,大部分时候他还是望着操场发呆,有时候坐在台阶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日落蝉鸣,微尘细雨,时光刚好,不被打扰。

程澈有一次远远地听到他的朋友叫他的名字,言念。

程澈想,他的名字是哪个言哪个念呢。

于是,在读书做题的时候,程澈自己都毫无察觉地在草稿纸上一遍一遍写下可能是他名字的字。她笔触轻轻,怕惊动纸张抖落了那满页的名字。

世上最温柔的事物抵不过一个女孩突然的心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