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篇:前世湮灭
作者:寒酥苏苏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21-12-31 16:44:59 全文阅读

大庆朝的地牢里阴暗潮湿,终日不见天日,关押的皆是罪大恶极的死刑犯。

既是有胆做极恶之徒,自然也不惧下场,相比于其它牢房里日日的鬼哭狼嚎,这里倒也能算得上是一处别样的静地,重刑犯们淡然的每日吃饭睡觉唠嗑,等待秋后问斩。

许久没进新人的地牢今日竟投进来一个女犯,地牢顿时沸腾起来。

女子靠在墙角,满身血渍,黑发盖面。

“哎!新来的!你这是犯了什么事啊?”土匪湛山率先问出了所有人好奇的问题。

但女人并没有回应,甚至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维持着被狱卒放进来的姿势。

隔壁牢房的盗墓贼地老三踹了一脚牢房的栅栏“喂,你听见没?反正都要死了唠两句呗。”

女人仍旧没有出声,只是身体被他的脚力震得歪了一下。

“不会是死了吧?”湛山问。

地老三仔细看了一眼“没,还喘气呢。”

湛山眯起双眼,“八成是晕过去了,这四肢瘫软的样子像是给废了,胸前的血颜色还艳,咬舌自尽没死成?”

在墙壁上磨指甲的地老四咂咂嘴:“一个女人能犯啥大事?难道是隔壁国的间谍,来刺杀皇帝的?”

“非也,这女人露出的手不见半点茧,还留着这么长的指甲,兴许是个.......”刚进来的采花大盗留香扫视着女人,在目光触及她的耳畔时,话音戛然而止。

“嘿,还真是个长指甲,这说不准是哪家娘子宁死不从就被他打成这样扔到这来了!”地老三踹了一脚狱门“啐!我就说这狗皇帝,荒淫至极,早晚不得好死!”

留香微微摇头“轩辕昭虽然喜欢美人,制定下凡十六岁未婚女子都需进宫参加采选的规矩,却也从未听说强迫过哪家娘子进宫。话说回来,他废除了苛刻的刑罚,不然你我可没有机会在此聊天吗?”

众人沉默了,留香的话不假,虽然他们虽难逃一死,但也算死的痛快,没有受太多折磨。

人的好奇心总是不可估量的,此刻这个貌似身份尊贵却身负重罪的神秘女子显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众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不住往女子身上打量。

“特奶奶的,烦!老子这辈子死还死不明白了!”地老三收回目光,边骂边给了牢门两拳。没人回应他,也没人看见女人笑了。

她是谁?七天前,她是忠义侯府的嫡女,是大庆朝端亲王轩辕祈的前王妃;现在,她是“杀母弑父”的谋反女犯,是大庆朝端亲王王妃的亲姐姐。

她有何罪?女人想,大概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葬送了府里数口人的性命。

自尽?回想起轩辕祈厌恶的眼色,他手中匕首瞬间起落,就去了她的舌头。女人的心又开始痛......轩辕祈,我爱了你六年,你爱我的那一年里竟从未有半分真心吗?

后背一箭,舌头一刀,眼睛两簪,四肢四锤,她连疼痛也无法感知了,只闻得到满腔的血腥味。

女人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若是死也算是解脱了。如今的情况对她而言,不止是身体上的折磨,还有日日夜夜的心理折磨,迟家满门惨死,而她还在苟活。可偏偏迟婉不让她死得痛快,不然以轩辕祈的臂力,早就一箭贯穿她的心脏,而不是像如今这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多久了?她不知道,只是在漫长的黑暗中枯坐,脑海里不断浮现那日的惨状,血流成河。

“咚——”突然,她隐隐约约听到一声钟鸣,肃穆悠长。

女子神情清醒了些,耳畔又清晰传来三声钟鸣——新皇登基了。

地牢里爆发欢腾,新皇登基,按规矩大赦天下。

没有人不想活下去,地牢内人人雀跃庆贺,只有女子不为所动。

轩辕祈,这么快你就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吗......

“哗啦”地牢门开,领头的宦官,带进来一队士卒。

众人安静下来,屏气凝神。

宦官抖开手中的诏书,“祈皇其以明年为祈婉元年,大赦天下,与民更始。所有合行事宜,条列于后。罪无大小,咸赦除之。诏告中外,咸使闻知!”

士卒们掏出钥匙解开了锁,地牢里欢呼声锁落声此起彼伏,女子却心如死灰。

祈婉元年......轩辕祈......迟婉......

祈皇,呵,轩辕祈的皇位是踏着迟家人骨血堆砌成的台阶登上的!迟婉你这后位坐的也舒服吗?

甘心吗?不甘心

可如今自己,又能做的了什么呢?女子想起自十四岁起事事精通,无所不能的庶妹迟婉。她才华洋溢,还会很多人都不会的东西,比如将赏玩的烟花制成杀人的火药,自嘲一笑,从前她就比不过迟婉,如今这副身躯又如何报仇呢?

不消一会,地牢里恢复了安静,唯有女子倚靠在原地,两行血泪自脸颊滑落。

牢内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是物品“扑扑”的落地声,这气味......是稻草。

轩辕祈终究是不会放过她。女子心中冷笑,原来留她活着,是为了今日折磨致死。那未免太瞧不起她,哪怕下了十八层地狱,她都要诅咒他们俩不得好死!

春寒料峭,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留香与牢内结识的兄弟一一拜别,回头又看了一眼地牢,已有官兵贴上了封条。

他其实认识那个女子,在如今的皇帝、七天前的端亲王轩辕祈的大婚典礼上,他见过她,迟藻。

只是人群中惊鸿一瞥,他也不得不承认她美的不可方物,当得起民间流传的大庆第一美人称号。当然,谁也无法把地牢里面目全非的一滩肉泥和她联系起来,而留香记得,迟藻左耳垂有一点红痣,和牢内女子对应了起来。但他没有说,同是天涯沦落人,他想为她保留最后一份尊严。

可惜,皇帝大赦天下,最后还是要她死,还要立她妹妹为皇后。

不过......新皇登基按理应当是三声钟鸣,那多出来的一声是何意思?

留香摇摇头,皇家贵族的事果真不可理喻。

没人在意,地牢里火势渐渐大了,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