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带人吃席(1)
作者:山海相逢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22-01-21 14:11:06 全文阅读

“大长老!” 言三不甘之色甚浓,“我知道言小姐是言家的贵客,我向她赔罪就是了。可言家秘境早有规定,所有言家修士都有资格进入的,您凭什么能为了两个废、普通人,剥夺我们入秘境的权利!”

“是啊!大长老您可不能因为族长的原因,就这么公私不分啊!”

“就是啊!这罚的也太重了,至于吗……” 其余几个言家人也开始搭腔,边说边往言逢欢那边看去。

言空哪里看不出他们的心思,他冷笑一声:“重?你们该庆幸族长今日没在这儿,否则连你们这身修为也得给你们废了!你们大可以去问问你们主子,她如今可还能进秘境?可还能修炼任何言家术法?”

言家历代族长护言逢欢都跟护崽似的,一个比一个疯,就李俞慧上次那一遭,要搁以前,她在乱坟场的尸骨都烂了几轮了。

后来虽然言逢欢放过了她,但言敬可不是好相与的,这次言家族比也是因为言敬捋了李俞慧的掌事权,才临时让他来接手的。

也就言三这些人,还被李俞慧的装腔作势蒙在鼓里,简直是一群以为拍着马屁就能有好处的蠢货!

言空说完,发现言逢欢身影已经晃悠到山崖旁边,言寂月和沈铭之也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在说些什么。

他一愣,懒得再跟言三多说,留下一句淡淡的哼声,拂袖离开。

显然是主意已定。

言三几人脸上可谓是精彩纷呈,没想到言逢欢的“价值”这么高?族长这么看重的吗?

心下虽然凉透了,但言空的惩罚他们实在接受不了,暗自对视了几眼,几人一起冲上前去,欲再同言逢欢和言空对质几句。

然而刚往前奔了几步。

突然地动山摇,晃得他们根本稳不住身子,直直向前方栽去。再爬起来时,遮天蔽日的藤条树干,如同巨浪一般,“灭顶”似的扑来。

几人瞳孔急速放大,屁滚尿流地撑着往后爬了几步。

然而,眼看要“淹没”山崖时,漫天藤条速度却慢了下来,最后轻缓地衔接到了山崖边,蜿蜒成了一座巨大的长桥。

长桥直接跨过了林海和奔涌的河流,另一头直抵比赛场的大门前。

而这处,不偏不倚正好起始于言逢欢的脚下。

桥面宽约三米,坡度和缓,绵延了两三千米,虽然没有桥栏,但这绝对是一场视觉的盛宴。

众人瞠目结舌。

言三几个人更是吓得脸色苍白,恐惧和悔意同时奔涌。

这言逢欢哪里是没有灵力,这会儿搞出这么大个动静,他们甚至察觉不到言逢欢身上的灵力波动!

沈铭之赞叹道:“不愧是言小姐啊!这片林海和那长河的攻击性都极高,我们避之不及,您竟能随意驱使。”

木系修士一般用灵力催生植物,来作为控制和攻击手段。

因为若想要驱使和控制世间原有的植物,会极度耗费力量,可谓是事半功倍。

然而这片秘境天然的机关林海,却如此乖巧地听从了她的意愿。

这就是神的力量吗?

言逢欢不在意地笑了下,转过头看向言空:“把那几位小兄弟也带上吧。”

言空一愣,随即应是,又转头往后走,冷漠地看了几人一眼:“跟我来。”

言三几人本就想再向言空求求情,又见了言逢欢这一手,心中恐惧,不敢反抗,自然忙不迭地点头。

“走吧,散个步过去刚好能赶上好戏登场。” 言逢欢笑眯眯地说了一句,随即负手率先踏上了桥。

后面的人陆续跟上。

整座“桥”呈拱状,每踏一步,都能听到藤条摩擦间的嘎吱声,并且桥面还会上下轻微晃动。

旁边没有桥栏,能不能站稳全靠自己。

大约走到四分之一处时,原本唯唯诺诺跟在最后的的言三突然就跪了下来,抖如筛糠。

大概是高空的风很大,哪怕他已经跪下降低重心,但身形仍是摇摇晃晃的,只见他双手抓住脚下的藤条,试图稳住自己,然而就这么一会儿已经吓白了嘴唇。

身后几人也开始哆嗦:“这、这路好长啊……”

言逢欢这会儿转头看着言三几人面如菜色,笑眯眯地问道:“怎么了?”

“言、小姐,我们、我们能不能不去了?” 言三脸上挂着僵硬地笑容,语气讨好地问道。

“这怎么行?你们不是想要参加庆功宴吗?索性我带几个人都一样,你们别这么客气!”

几人闻言脑子一阵晕眩。

这还没有到最高点,他们已经快被这简陋、脆弱的桥给折腾疯了。

若是走到最高点,不用谁出手,随意一阵山风都能给他们掀下去。

而且不知道言逢欢是不是故意的,这桥走起来真的是非常恐怖!

虽然宽度三米有余,可绵延那么长,走上来之后,那感觉仿佛在走钢绳。

那脚下的藤条承载着几个人的重量,却非常细瘦,好像随时会断掉。

几人牙齿打架,最后是言三带头,几人哆哆嗦嗦地像言逢欢叩首行礼:“言小姐,请原谅我们的无知冒犯,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您饶了我们吧!”

言逢欢恍然大悟地道:“你们以为我在故意整治你们?”

“小人、不敢……”

如果说言逢欢这不是整治,他们能把脑袋拿下来当球踢!但言三哪里敢说真话?

言逢欢摆了摆手:“真是误会了!我只是看着小月在我旁边走的稳稳当当的,以为你们这些修士应当也无大碍的。”

旁边两个早就调动灵力防护、修为不算差的修士(言空和沈铭之):“……”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言三听到这儿哪还不懂,言逢欢居然是为言寂月在讨场子!

他脸色一变,当即认错,冲言寂月的方向磕头道:“寂月少爷!寂月少爷!我被猪油蒙了心!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我这一次吧!”

后面四人也有样学样,赶紧求饶。

言寂月皱着眉挪开了位置,沉默地看了眼言逢欢。

“行了,起来吧。” 言逢欢纤手冲着那几人轻抬了一下。

几人瞬间就被一股力道带了起来,脚还哆嗦着。

与此同时——

桥底下的林海,突然伸出几十条,粗约三人合抱的枝干。

待接近时,枝干顶端伸展出无数细小触须,像手掌一样贴近桥底,稳稳的支撑住了桥面。

无数藤条在桥底层叠穿行,填满了缝隙。

桥两侧延伸出半人高的、微微外凸的桥栏,由藤条和绿叶组成,它们在上面蜿蜒出规整又别致的花纹。

末梢延伸出去,开出了许多乳白的的小花,众人鼻尖掠过一阵清幽的花香。

高空吹来的风也被什么东西减缓,连众人的衣摆都吹动不起来了。

众人:“……”

所以刚刚言逢欢果然是故意的!

这两座前后截然不同的桥,要不是他们亲眼所见,谁会相信是同一处?

虽然哪个都不是他们能实现的,但没有对比还好,一旦有了,这第一座明摆着的“粗制滥造”,连敷衍都显得非常不走心。

连沈铭之,走到中途都用了灵力护身才能保持平稳。

而现在眼前这座桥,在场的人都敢拍着胸脯保证,就算喊上百十人来,搁桥面上不分昼夜地蹦迪,都不会出现一丝刚刚那种嘎吱声!

更别说还能晃破人的心理防线了。

“继续走吧。” 言逢欢笑眯眯地道,说着又看向言三几人,“我是真心地想带你们去庆功宴。”

说完,她又慢悠悠地继续向着比赛场那边走去。

言寂月沉默地跟了上去。

沈铭之两人在原地停着,等言逢欢走远了点,沈铭之才看着言逢欢的背影,轻声感叹道:“言小姐一护起短来,可真让人羡慕啊……”

言空深感认同地点点头,纵然他也是言家人,也不由得羡慕起言寂月这小子的好运气。

一边的言三几人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人了。

可最后几人还是不敢擅自返回,只得胆战心惊地跟在末尾,一起往比赛场走去。

之后的路,脚下如履平地,几人神情却更加颓废,如同斗败的公鸡。

一路毫无波澜地走到了头。

精美的长桥,坡度非常和缓地延伸到地面,一行人毫不费力地就到了比赛场的门前。

刚刚等到他们走下桥,树藤、枝桠和小花都开始安静地回缩,很快就回到了林海里,毫无痕迹。

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横跨几千米的威势。

比赛场灰黑色的大门敞开着,许多人正列阵以待,有军方、言家族人、也有灵武局的人。

沈铭之赶紧上前解释了一下情况,军方那边为首的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后整个队列动作整齐地冲这边敬了个礼,言逢欢一愣。

言寂月在旁边回敬了一礼,目送他们整齐有序地离开了。

随后,言寂月转身对言逢欢稍稍解释了一下:“刚刚那是华国军方的礼节。”

言逢欢有些意外,随即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其他人也陆续散去,嘴里还在念叨着刚刚壮观的奇景。

沈铭之走了回来,对最前面的言逢欢道:“言小姐,接下来我来给您带路吧!”

言逢欢笑着点头道:“好。”

接下来,一行人顺利地进了门。

有了沈铭之的带领,他们一路免检地通过了各道关卡,没有什么人再敢来找麻烦。

沈铭之边走边介绍:“这个秘境是华国刚刚发现的,这说起来也还是多亏了您。”

又有她事儿?言逢欢笑:“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