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是替身又是白月光(7)
作者:兔子不吃糖  |  字数:3306  |  更新时间:2022-01-24 18:38:06 全文阅读

夜深。

身穿一袭青衣长裙,娇软病弱的美人,偷偷前往冷宫里面。

冷宫附近没有旁人。

病弱美人细白漂亮的手,提着映照光亮的灯笼。

【恭喜宿主,完成第三个剧情任务,奖励0积分~】

宝藏系统的声音响起。

下一刹。

眉眼温润,腰间系着玉佩的俊朗男人,缓缓走近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眼尾含着秾丽的绯色,控制不住的,发出咳嗽声。

俊朗男人刚想伸手,触碰病弱娇软的美人。

病弱美人后退两步,终于缓解咳嗽之后,微微抬起头。

乌黑漂亮的鹿眼,氤氲着湿漉漉的水雾。

男人故作关心的说了几句,病弱美人垂着鹿眸,未曾开口。

直到男人拿出一枚,形状似月牙的玉佩,想放到病弱美人的手心上面。

病弱美人抬起鹿眸,笑盈盈的,仿佛含着情意。

声音低软,听不出烦躁之意:“我自己拿就好。”

雪白无暇的娇嫩肌肤,并没有碰到男人的皮肤。

指尖捏着玉佩,眼底划过嫌弃与暴躁之色。

男人没有注意到,病弱美人捏着玉佩的动作。

他说着早就想好的台词。

觉得男人废话太多。

病弱美人忍住揍人冲动,装作认真听的模样。

总而言之,男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爱原主,骗原主戴着玉佩,说什么这是以解相思之情。

让她看着玉佩思念他。

只可惜,病弱美人不是原本的江梨,根本没把玉佩放在心上。

片刻。

男人伸出一只手,眼底含着虚假的深情。

本想触碰病弱美人的细腰,想趁机哄骗病弱美人的身体,即便知晓,病弱美人患有哮喘,也觉得只要稍微注意点,不会把病弱美人搞死。

病弱美人脚步踉跄的后退一步,避开男人的手。

男人微微勾唇,声音含笑:“江妹妹躲什么,你不是最喜欢哥哥了吗?”

病弱美人真的演下不去了,刚想暴揍男人。

倏地这时。

男人想起主子的那些话,脸色难看的转过身,快速离开。

病弱美人默默收回,方才挥起的拳头。

【剧情任务4:跟踪男人,查清男人的合作对象】

病弱漂亮,唇红齿白的娇软美人,听见宝藏系统的声音,眼底浮出暴戾之色。

良久。

跟踪到男人,出现在国师府邸,会面老国师。

男人又不会武功,根本没有察觉到,病弱美人跟踪自己一路。

病弱美人趴在国师府的一颗树上。

鹿眼蔓延着恶劣的笑意,注视着老国师和男人的身影。

老国师府邸的那些人,到底不如皇宫的暗卫。

他们尚未发现,病弱美人藏在树上。

病弱美人嫣红的唇角轻扬弧度。

想到老国师被殷九戎砍了一只手,之前传言,老国师和殷九戎亦师亦友的关系。

思及此处,病弱美人心底嗤笑一声。

漂亮乌黑的小鹿眸子,含着讽刺的神色。

【剧情任务4:完成任务进度100% 奖励0积分~】

宝藏系统欠扁的声音响起,病弱美人眉眼泛着暴躁之色。

灵魂进入系统空间,狠狠暴揍宝藏系统。

系统空间里面的一个小时,在小世界才只是几秒钟。

宝藏系统被打的怀疑人生,哭唧唧的求饶。

男人离开国师府,转身前往花楼。

半路上。

男人被一个麻袋套住。

病弱美人澄澈漂亮的鹿眼,闪烁着恶劣冷戾的笑意。

男人惨叫声响在小道上,深夜来往人数极少。

半晌。

男人被打的废了下半身。

病弱美人扔掉废了下半身的棍子,鹿眸浮出厌恶之色。

【宿主,这个人未真的伤害到你,没必要废了他吧】

闻言。

娇软病态的美人,乌黑漂亮的瞳孔,泛着诡谲森森的目光。

声音软软的,语气含着冷意:“已经废了,现在装什么好系统。”

宝藏系统尴尬了一瞬,没有吭声。

听见男人和国师合作的交易里面,包括送一些幼年的孩童,供眼前男人玩乐。

而且明显,男人不是第一次做交易。

病弱美人回想起男人猥琐的目光,眼底浮出一片杀意。

废了他,都不如杀了他才好。

查到男人做过畜生不如的事,宝藏系统刚想问宿主,是不是故意做好人好事,猛的看见,宿主拿起长刀,刺向男人的模样。

【宿主不要!】

病弱美人动作微顿,鹿眼亮亮的笑着。

语气乖巧,听不出被打扰杀人的怒意:“何事?”

【宿主可以找个理由,让任务目标处死他,现在杀了他,很可能被国师发现,他的死和宿主有关系,毕竟今晚,他见过宿主】

病弱美人眼底亮亮的光,逐渐染上晦暗阴沉的暴戾,乍一看,喜怒不定的模样。

直到男人被打的快要死亡,病弱美人才离开。

男人送给她的玉佩,被她硬生生捏碎。

捏碎的玉佩里面,出现粉碎的蛊虫。

病弱娇气的美人,眼底浮出嫌恶的目光。

回到寝宫。

清洗多遍,纤长雪白的双手。

娇软漂亮的病弱美人,显然没想到,玉佩里面,会有这种恶心的虫子。

蛊虫味道难闻,长相奇丑。

素来颜狗的病弱美人,对于丑虫,一点也不温柔。

并不歧视貌丑之人,却厌恶味道难闻的丑虫。

碧芽趴在桌上,合着眸子,昏睡入梦。

并未发现,自家小姐离宫。

次日。

江父听到传闻中的病弱美人,被当做替身娇宠。

心疼自家女儿,居然被当做替身。

自己千宠万宠的女儿,却被当做另一个人。

江父知晓国师一直在骗他之后,每日想着搞垮国师,救女儿脱离皇宫。

殷九戎性格乖戾,都能砍亦师亦友的国师,他怎么能不害怕,女儿会不会也终有一日,被厌弃砍手。

翌日。

江父通过某些事,得到与皇帝可以交易的能力。

少年皇帝眼底泛着慵懒散漫的目光。

江父语气严肃,说出交易。

少年皇帝深邃潋滟的墨色眼眸,含着危险阴戾的神色,看着眉眼老态的江父。

江父微微抬头,对视着少年皇帝幽暗漆黑的瞳。

少年皇帝殷红漂亮的唇张开,声音低哑阴沉:“滚。”

江父睁大眸子,没想到会被撵。

又继续说,仿佛洗脑传销一般,努力想让少年皇帝答应交易,放他的女儿离宫。

少年皇帝冷白如玉的大手,攥住身旁锋利的长剑。

眼底迸发出暴怒的凶光,戾气横生的嗓音,响在御书房:“人永远都不会放,再说下去,朕杀了你。”

说到此处,少年皇帝抬起手中的锋利长剑。

精致潋滟的漂亮眉眼,压抑着疯狂病态的杀意。

克制着现在的冲动。

江父并不想作死,看见少年皇帝的这副模样,只好离开。

江父之前觉得,自家女儿做旁人的替身,证明在陛下心里,并不重要。

认为只要他把陛下的利益最大化,陛下就会同意放走女儿。

当日,傍晚。

殷国的帝王寝殿。

病弱美人躺在隔壁的软榻上。

少年皇帝眼底含着眷恋病态的神色,注视着微微皱眉的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睡得并不好,感受到像是毒蛇诡异阴冷的温度,缠绵在她的身上。

半晌。

少年皇帝餍足潋滟的漂亮眼眸,泛着危险诡谲的笑。

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抱起脸颊微红的病弱美人。

低哑撩人的嗓音,响在病弱美人的耳畔:“小骗子。”

病弱美人雪白漂亮的锁骨,含着被少年皇帝咬过的痕迹。

少年皇帝抬起从太医那边要来的药膏,指尖沾上药膏,动作轻柔的,涂抹着病弱美人的锁骨。

痕迹不深,涂抹之后,痕迹消掉大半。

一夜过去,痕迹会彻底消失。

妄图占少年皇帝的便宜,却被少年皇帝占便宜的病弱美人,在梦里看见,一袭白衣如雪的青年。

青年殷红的唇角微微上扬,眼尾含着一颗绯红泪痣,狭长漂亮的深邃凤眸,凝视着气鼓鼓的小姑娘。

声音撩人,暗哑低沉:“阿梨一直在忘记我,生气的应该是我才对。”

“江昭,你是不是神经病,是你对我记忆动了手脚!”

说到这里,小姑娘幼圆的鹿眸,含着暴躁气恼的目光。

清晨,病弱美人醒来。

梦里面的记忆模糊。

翌日。

殷国皇宫,宴会之上。

病殃殃的漂亮美人,窝在少年皇帝的怀里。

少年皇帝冷白修长的白皙双手,微微掐住病弱美人的细腰。

殷红唇瓣挨近病弱美人的耳垂,声音暗哑危险。

异国使者注意着少年皇帝。

果然看到传言,娇软漂亮的病美人,被宠着的画面。

这种宴会,后宫里面,只有皇后与太后有资格来,根本轮不到一个病弱美人。

何况,这个病弱美人,到现在都未曾定下,具体的嫔妃位置,连秀女都不是,身份不清不楚。

若是他们本国送来的女子,被少年皇帝收下,嫔妃位置是必须定下的,哪里会像是病弱美人一样,不清不楚。

拥有妃位的女子,容貌又和亡故皇后三分相似,床上手段教了很多,定然能成为新宠。

异国使者思及此处,瞥见女子前来献舞。

异国女子穿着一袭半露不露的舞衣,若隐若现的姣好身材,勾来不少猥琐的目光。

少年皇帝幽深狭长的深邃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病弱美人。

病弱美人听见古筝弹奏的声音,下意识看向弹古筝之人。

须臾。

病弱漂亮的美人,乌黑的鹿眸,亮晶晶的,凝视着献舞的异国女子。

小姐姐舞姿真美,不过,小姐姐的脸,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思及这些,病弱娇软的美人,敛下眼底的古怪之色。

少年皇帝微微蹙眉,看见眉眼漂亮的病弱美人,没有继续盯着他。

晦暗幽深的漂亮瞳孔,蔓延着危险暴戾的神色。

侧过头,顺着病弱美人的目光,瞥见辣眼睛的异国女子。

心底泛起浓烈阴沉的嫉妒与暴怒。

声音凶狠阴沉的响起:“把舞姬拖出去。”

本来自信满满的异国使者,听见少年皇帝的声音,急忙出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