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剧本游戏进行中 > 正文
第十五章赠花予卿
作者:洋洋盈耳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22-01-07 09:37:35 全文阅读

乔霜面色阴沉的顿了一会儿,随即整个人晃了一下,许瑾上前接住,一会儿乔霜在许瑾怀里缓缓睁开眼睛,看见许瑾的脸将他推开站起身,转身就被一个穿着红衣的鬼脸吓的又躲了回去,那张混着乌黑血迹惨白的脸开口了“别忘了你自己答应的事”

许瑾“让将军夫人去太后宫里告诉她想知道九皇子的消息的话就来这里,她的血大有用处”红衣女的鬼脸闪现在许瑾眼前仿佛在故意吓他,看见他没什么反应又缩回阴暗里“哼,你们就在这里待着吧,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把你说的告诉她,但是如果她不来,你们一个都别想活,你们刚进宫的看见的那个浑身被烧焦的人就是以前这里的一宫之主呢”

乔霜因为回忆起了游戏里的事情,现在只想远远的躲开许瑾,早就闪到了一边,听到这话疑惑道“她不是被打入冷宫了吗?怎么会”“打入冷宫,我绝不会这么便宜她,她最在乎的就是她美丽的容颜,结果呢?呵呵~~~,我就要让她这样活着,这是她的报应”

原来这件事情是她做的,乔霜想起那个被烧焦的人的样子,不由得浑身一抖,坐在椅子上将自己抱紧,许瑾看她这样解下自己的披肩盖在她身上,却被乔霜掀下“谢谢我不冷”许瑾看着乔霜调侃道“还生气呢?我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你,我只是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你别生气啦~,看在我都过来救你的份上”许瑾边哄着又把披肩盖在她身上。

乔霜一把又掀下扔在地上站起身“是,你是救了我,那要我怎么做呢?因为你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你救过多少人,你自己数过吗?但凡今天是我和别人受困,你先救的还会是我吗?我真的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了,我猜不透你的心,以前的我都玩不过你,更何况是现在,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做陌路人吧,就像··你拉着那个女人跑走没有回头一样”

许瑾捡起披肩顿在原地面色苍白“你从来都没变,你刚刚说的话跟你以前说的一样,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自救的···”“是!所以根本无所谓我的死活,那个女人手上的小伤口比较重要!”

许瑾握着披肩低头无言,乔霜看着许瑾这样转过身背对他“所以我就说了,做陌路人多好”乔霜坐在床边抱紧自己轻轻拍着,谁都没有说话,就连红衣女鬼都默默的藏在黑暗里。

好一会儿,红衣女鬼出声“她来了”太后被那个每走一步,脚下都会流出大量血迹的面色青紫的小太监带着进到了内殿,乔霜看着太后虽然害怕却还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样子,不得不感叹母爱的伟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为了看自己的儿子一眼。

看见许瑾和乔霜二人在殿中,表情没有那么害怕,镇定的问了句“是你叫我来的,你能让我看见皇儿,你也知道?”许瑾在太后来时就已经收敛好了情绪“太后的慈母之心,孙儿真是备受感动,为了自己的养子尚且如此,对待自己的亲儿却避如蛇蝎,真不知是可怜还是可悲”

“大胆!你是特意过来教训哀家的?”“不敢,只是有人要见太后罢了”太后跟随着许瑾的眼神看向那边的阴暗处,虽是漆黑一片,但还是可以感觉得的到那边有什么东西存在。

“太后娘娘,许久不见了”红衣女鬼变成了穿着一身宫装的宫女,趴着慢慢出现在月光照的到的地方,慢慢凑近让太后看的更清楚点,十指染血,有的可见骨,浑身上下有被鞭打过的痕迹,腰部的部分被折断坍塌下去。

太后被吓了一跳,随后惊呼“琉璃!”听见这个名字,地上的红衣女鬼更加悲愤“劳太后娘娘还记得我等小小宫女的贱名,奴婢在此等候太后娘娘驾到已经许久了”

太后吓的摊坐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太后娘娘问奴婢为什么,奴婢生前所遭受的插针,夹棍,鞭打,椎刑不都拜皇后娘娘所赐!奴婢死后化为厉鬼就是为了这一天,今日就是奴婢的圆梦之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后摇着头不断往后退着“怎么可能,我只是把你发往浣衣局,让你再也不要出现在彦眴面前,我并没有让你给你施刑”“哼,你把我发往浣衣局的当天晚上,我就被人掳走带去了刑房,不是你还会有谁!”琉璃说着说着更加悲愤。

“你不喜欢二皇子,所以你见不得对二皇子好的人在他身边,你巴不得他无亲无故天天被人欺负折磨,让他一个皇子过的比我们这些太监宫女还不如!”

太后摇摇头反驳道“胡说,天底下那会有娘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他是我的十月怀胎生下的,我怎么可能不喜爱,当时生下他是多么的不易,你怎知晓,我怎么可能不希望他过的好,但是先皇说他是要当皇帝的人,需得苦其心志劳其体肤,让他经受磨练”

“哼,皇上属意的一直是三皇子,怎么可能是二皇子,他从来没有管过二皇子,在我陪伴二皇子的这些时间里,我从来没有听见他嘉赏过二皇子一句,反倒是三皇子那个废物,皇上事事都说他做的好,就是你,就是你!”

琉璃不再听太后的辩解,飞身就要扑上太后,许瑾上前挡在太后面前“她说的是真的,皇上的确属意二皇子为帝,二皇子书房的书都是一些治国之道的书籍,三皇子书房的书却是一些民间话本,二皇子只有掌管了兵权才有能力和皇贵妃的外戚抗衡,后来应该也是二皇子和皇上的里应外合才扳倒了皇贵妃一族吧”

太后点点头悲戚道“只是我没想到他后来会做弑父弑兄这等大逆不道之事,明明皇位已经唾手可得,他为何·····”

许瑾略思考了一下“太后为何要将琉璃发往浣衣局,是皇上的命令?”太后又点点头,似是想起前尘往事泪流满脸,“那当时先皇下命令之时,都有谁在呢?”

太后想了想“那时小九的王妃进宫看望哀家,先皇过来时,她也在”许瑾点点头“毫不意外应该是她做的”太后不解“为何,小九的王妃心肠仁厚断不会做出这种事”

“情之一字,最为伤人,也最害人”许瑾看着坐在床边的乔霜说道,乔霜躲避了他的眼神看向另一边。

太后也想起了什么“是了,毕竟彦眴和她本就是两情相悦,是先皇觉得她的家世对彦眴毫无帮助,为了断绝这段关系,所以指了她和小九的婚,彻底断了他的心思,这也是我最亏欠小九的地方”

琉璃听了这一席话,本也是个聪明人,一想就明白了“我这一生原就是为了殿下而活着,我陪他长大,我知道他的苦,他的不甘,他小时的喜怒哀乐全都来自于太后娘娘,长大后来自于九王妃,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也都知道,我一直害怕我死后就没有人再照顾殿下了,但现在····”

“我的不甘愿来自于殿下,我一直以为太后娘娘才是害他变成现在这样的最大凶手,我想为殿下报仇,但是知道了真相,我知道殿下不是那样的人,他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人,现在我的心结也可以放下了,请帮我告诉殿下,琉璃永远都会陪着他”说完像是解开了她一直解不开的死结,变回了死前白净的模样,身影也开始变透明,笑着流着泪给众人请安后消散在清晨的阳光中。

太后瘫坐在地上愣神,最后苦笑道“我竟不如一个宫女懂他,或许我也错了,毕竟他已经知道他是皇上钦点的下一任君王,又怎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我太傻了,先皇才是对的”太后说着说着状似癫狂般仰天大笑,眼角的泪随着流入鬓角嘴里喊着皇帝的名字跌跌撞撞的往外走,跨过门槛时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过来。

乔霜喊着太后上前想扶起她却发现太后已经没有了呼吸,乔霜震惊的看着许瑾,许瑾探了一下脉搏,面色凝重的摇摇头,林彦召急急的飘过来喊道“母后怎么晕倒啦”许瑾看着林彦召没说话,林彦召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紧闭双眼的太后“母后····死了”

还没等他们再有所反应的时候,一群侍卫将他们围了起来,把刀架在二人脖子上,皇上从远处疾步而来,抱起太后怒道“太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将太子和将军夫人押入天牢,等候朕亲自发落”

一群侍卫押着二人往天牢去,三王爷在外面等到天亮等来了被押解天牢的二人,许瑾看到三王爷指着他说道“还有他,一起吧”后面的侍卫又一拥而上带走了三王爷,他震惊的看着许瑾“为什么!”

许瑾笑笑“不用谢,这都是我该做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