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是冤枉的
作者:苏两两  |  字数:3262  |  更新时间:2022-05-07 15:42:43 全文阅读

帝都,蓝色港湾咖啡厅。

陈悠悠有点焦急,她一直盯着咖啡店的门口,并且时不时地抬起胳膊看看手表,眼看着都要下午五点半了,本该下午五点来接班的张楚还没来。

陈悠悠,22岁,这个月刚刚大学毕业,由于母亲得了白血病,所以错过了大四的校招,至今还在勤工俭学的咖啡厅里打工,为了给母亲攒医药费,她下班后还要接一些跑腿的单子,所以对于她来说,时间就是母亲的生命。

这个时候,一个人慌忙地推开了咖啡店的门,只见那人满脸通红,一看就是跑过来的。

“对不起悠悠”,张楚喘着粗气“我昨天晚上通宵看小说,今天起来迟了,所以来晚了。”

陈悠悠再次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快别解释了,换工装换工装!”

交接完工作后,陈悠悠赶忙跑到了更衣室去换衣服。

陈悠悠脱下了那一身拘谨的工作装和高跟鞋,换上了一身休闲装和运动鞋,而后她一把解开了高高扎起的丸子头,梳成了低低的马尾辫,仅仅是为了方便戴头盔而已,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临走也不忘打两次卡,指纹识别有的时候会有失误,为了考勤不出错所以通常会多打几次。

出了店门她迅速的找到了她的二手电摩,她戴好头盔,把手机固定在支架上,打开抢单模式,随时准备出发。

没过多久,她便抢到一单,来活了就是来钱了,随后她便朝着附近的某小区行驶过去。

她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小姐姐,这个小姐姐手里拿着香烟,但见到她以后小姐姐迅速地把手背了过去。

陈悠悠职业式微笑道:“你好女士,请问是您要寄件吗?”

“对,你稍等,我去拿一下。”

几秒钟后小姐姐拿着一个精致的袋子过来了,手里的香烟也不见了。

陈悠悠补充道:“那请问您的寄件码是多少呢?”

小姐姐翻了一会儿手机,告知了寄件码,陈悠悠把寄件拍了一张照片上传到系统上,是一条漂亮的丝巾,她迅速把丝巾收好,然后去等电梯。

收货地址是在一个高档的茶楼,陈悠悠拨通了电话,对方却没人接听,她反复打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无奈她只好走进茶楼去询问工作人员。

从前台那里得知,收件人是这里的茶艺师,现在正在给客人泡茶,现在不方便出来和接电话,前台让陈悠悠把东西暂存前台,被她婉拒了,她觉得那条丝巾应该是个牌子货,没有交到货主手上,有点不放心。

她想在大堂等着收件人,被告知会影响他们生意,万般无奈她只好去了外面等。

虽是初夏,即便到了傍晚,依旧感觉闷热异常,估计天气憋着雨呢,她背靠着电摩车半坐着,时不时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她庆幸平时不爱化妆,不然妆花了可就吓到路人了。

看着来来往往的豪车和进进出出的人,不用猜,能来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普通人只有羡慕的份。

眼看都等了一个小时了,那边还没动静,陈悠悠快等得不耐烦了,这泡的是什么茶啊,泡这么久,难不成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到这陈悠悠不禁红了脸,紧接着在心里默默批评自己龌龊的心思。

千呼万唤始出来,电话终于拨通了,陈悠悠迫不及待的进去想要把东西交到收件人的手上,进去便看到一个穿着墨绿色旗袍的小姐姐站在前台那边,只见她身材姣好,面容别致,妥妥一个美人坯子,即便是同样身为女生的陈悠悠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陈悠悠依旧是职业式微笑道:“您好,请问您是孙晚晚女士吗?”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悠悠道:“是我!”

“这是您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陈悠悠把快件递到她手上

只见孙晚晚打开包装袋,仔细端详着这条丝巾,正面反面看了好几遍,突然她把丝巾凑近仔细观察,然后把丝巾还给她,指着其中一处盛气凌人到:“这里怎么回事,有一个洞!”

陈悠悠仔细查看着,发现确实有一个小洞,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孙女士,货品的质量问题,你可以联系寄件方。”

孙晚晚冷笑一声道:“怎么?东西在你手上那么久,你想赖账是不是?”

陈悠悠舒了一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寄件人那里出来后就没有打开过包装袋,这个小洞我真的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这件丝巾有多贵,你几个月的工资都买不起啊!你信不信我报警啊!”

“寄件的时候我有拍照的,你稍等一下”陈悠悠边说边翻手机相册,她把照片放大却模糊一片,此时此刻她真后悔当初没有狠下心来买一个像素高的手机,以至于现在有理说不清。

孙晚晚见陈悠悠拿不出证据便更加盛气凌人道:“弄坏了就赔钱呗!这条丝巾三万块钱。”

此时在一旁的前台开口了:“你们有什么纠纷就去外面解决,别影响了做生意。”

孙晚晚作势便拉起陈悠悠往外走,陈悠悠挣脱过程中便摔倒在了地上,头盔滚到了一边去,手机也摔了,她慌忙拿起手机检查却发现手机开不了机了。

她慌忙跑去前台求助“你好,我想借用一下电话”,她顿了顿道“报警!”

前台看了看陈悠悠,又看了眼孙晚晚,便拒绝道:“公司的电话不能用来办私事,你出去找别人借吧,快走快走,别耽误我们做生意。”

陈悠悠不觉眼泪掉了下来,整个大堂的工作人员竟没有一个人肯帮她,都在冷眼旁观。

她擦了擦眼泪,去捡掉落的头盔,头盔的玻璃磕碎了,不小心割到了右手,顿时鲜血直流,她的眼泪又不自觉流了出来,此时有肉体的疼痛,更多的是被冤枉的心痛。

此时一双黑色的皮鞋映入了她的眼帘,她抬眼望去,随着她的视线,白色的西裤,白色的西装,一张精致且俊俏的脸,看着既熟悉又陌生,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了那一双忧郁的眼睛上,在对视的那一瞬间,她明显感觉到那双眼睛突然明亮,可是此时此刻以她的处境,这种场景着实是有点尴尬。

她站起身,含着泪转头向门口走去。

突然有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这位姑娘,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她转过身去看到冷眼旁观的几个工作人员聚在了那人的身侧,前簇后拥的。

“易总,刚才有点小误会,现在已经解决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喝茶了。”

她再次转过头准备走出去,却突然被一只大大的手拉了过来。

她惊讶之余,连忙把手抽了出来,从别人口中得知他姓易便开口道:“易先生,我能借您手机打个电话吗?”

易风把手机递到陈悠悠跟前,她用没有流血的手接过手机,打开拨号的界面,按着110。

还没来得及把电话打出去,前台看有人给她撑腰便突然说道:“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并向孙晚晚使眼色。

孙晚晚也顺势说道:“看你一副可怜的样子,估计也赔不起,算了算了,我自认倒霉。”

陈悠悠势必要还自己一个清白,说时迟那时快,就当她要按下拨打按钮时,却被易先生把手机夺了过去。

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他,他却只顾着用手帕帮她的右手止血,并用狠厉的目光看向孙晚晚,孙晚晚被他的目光吓到一怔,而后他以命令的语气让前台去找药箱。

陈悠悠被易先生带到了休息室,此时此刻她是那么信任这个男人,她被冤枉,只有他肯帮助她。

易先生耐心地帮她处理伤口,“我先帮伤口消毒,会有一点点疼,你忍耐一下。”

陈悠悠咬紧牙关,准备承受即将袭来的撕心裂肺的疼痛,突然“啊…”一声,一时间疼得眼泪和汗水都出来了。

伤口终于处理好了,易先生关切地问道:“还疼吗?”

陈悠悠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没有那么疼了,谢谢你易先生。”

话头一转,陈悠悠突然问道:“你是谁?”

易先生听完手中的镊子突然坠落,良久才回过神来“我是易风”,说完便期待地看向陈悠悠,好像是想从她口中听到什么。

陈悠悠提出要求“我能看一下你的身份证吗?”

易风愣了一下,随后不急不慢的从钱包里拿出身份证递到陈悠悠的手上。

陈悠悠仔细端详着易风的身份证,看到明晃晃的易风两个字后,她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随即一股失落萦绕心间,他们长得太像了,一时间她竟然恍惚了。

“易先生,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陈悠悠,谢谢你今天替我解围”,随后陈悠悠把今天的前因后果都叙述了一遍,最后问道:“易先生,为什么你会阻止我报警呢?”

“悠悠,现在证据不足,即使报警了,警方也会让你们私下调解,还不如先退让一步,等有了证据再一网打尽。”

陈悠悠心想易先生还真是个自来熟,刚认识就喊她悠悠,不像是刚认识的人倒像是认识了多年的好友。

“易先生,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最后再次感谢您今天的出手相助。”在做了简单的道别后陈悠悠便匆匆离开。

她婉拒了易风想要送她的要求,她明白善意不应该被怀疑,可是她赌不起,她更加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狼狈与不堪。

对于陈悠悠来说,今天实在是不幸的一天,被人冤枉,钱没挣着手还受伤了,头盔也坏了,即便如此,她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多,比如易风就是荆棘里的一束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