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逃出水蓝星 > 正文
第22章 又该去哪里
作者:郑端木  |  字数:3588  |  更新时间:2022-01-21 13:01:25 全文阅读

第22章 又该去哪里

………………………………

面对着成千上万,严阵以待的白翼兵士,苏丽娜大声地说:“我不是叛徒!我爱我的父亲,爱我们白翼部族和所有的族人。我只是相信了这个蓝部男子的话,想要为大家找到一条可以避免战争的出路。他是迪辰,蓝部首领猎鹰王的儿子,我苏丽娜和他一样,不想再看到大家争斗、流血,彼此仇恨。所以,我要带着他们去见我的父亲,希望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冷静地谈一谈。如果你们坚持要杀掉,你们眼中的蓝部仇敌,就请大家……先杀了我吧!”

说完,苏丽娜竟不再理会众人,打马从蓝白两层防御圈中跃出,就那样用剑压着自己的脖颈,慢慢向沙凡集市西门走去。

“众护卫听令。我要你们每人保护着一个蓝部兄弟,跟随小姐一起,出城!”

赫闻天下达完军令,居然回身走到仇哥身边,像是想要取笑,却又带着一股子真诚地说:“搞的这么惨,还是跟我一起走吧。”

从来没想过,对于蓝部人来说,也算凶名昭昭的白翼赫闻天,有一天,竟然会向自己伸出一只大手。仇哥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感慨,也许迪辰真的做对了,至少他现在多了一些,和他有同样愿望的,白翼朋友。

赫闻天所带的马队,踏过厚厚的羽箭,每一个白翼精兵都向自己身前的蓝部人伸出了手。

“上马,出城。”

仇哥下达完军令,有些不大自然地说了一声谢谢,握住那只属于白翼人的大手,翻身上了赫闻天的马。

原本苏丽娜的两个侍女,是想一个带着小佳,一个带着彦落雨的,但是被迪辰拒绝了,只让她们带着小佳,而坚持要自己抱着彦落雨。她现在太虚弱了,他不放心把她交给别人。

每一个白翼精兵的马背上,都载着一个蓝部近侍,点算下来,仇哥二百人的近侍队,已经折损近半了,所以,还有十来个白翼精兵,无人可载。

两个侍女带着小佳,紧紧跟随着苏丽娜,后边是迪辰和彦落雨带着马队,压阵的是赫闻天与仇哥。这样一支奇怪的队伍,却像一支利箭,默默地分开了包围着的军队,穿透了沙凡集市,从西门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

深夜的风有些冷,躲在树上的蓝部暗哨,紧了紧衣服的领口,摇晃两下脑袋,用来驱逐困意。寂静中,忽然有马蹄声响,暗哨立时警觉起来,悄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直到发现来者也是一个蓝部人,并且是朝着先锋大营方向去的,这才解除戒备。虽然心有疑惑,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从前方回来,但是暗哨并没有发出警讯,毕竟有很多事,不是他所能够过问的。

“什么人?”

先锋大营前的明哨也已发现,有人纵马而来,并且立刻出声喝问。

“是我。”

纵马而来的人在大营前停下,然后便坠落下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明哨急忙跑上前去察看,跟着就有些惊慌地喊道:“危统领,危统领。快来人啊,是危统领回来了!”

从大营里又跑出来几个蓝部兵士,七手八脚地将危男抬进去,然后有人就去向大长老报告。

危男躺在一顶小帐的床铺上,双目紧闭,脸色憔悴,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也粘着点点血迹。有的人赶紧去找来医者,有的人就围在危男身边,或焦急,或凝重,却又不敢胡乱猜测,私下嚼舌,只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在众人之中蔓延。

大长老披着衣裳急匆匆来到小帐,众人连忙闪开一条过道。危男还未转醒,医者已经给他灌了一些药,还在连捏带掐,又揉又按地施救。

过了好一会儿,危男突然猛烈地咳嗽了两声,慢慢睁开眼睛。

大长老急忙走上前,关切地问:“危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起先,危男的神情还有些恍惚,继而又显得痛苦无比,然后,猛然嚎啕大哭起来。

“萨日庆叔叔,死了!”

…………

整个先锋大营被巨大的悲痛充斥着,当然,也不仅仅是悲痛,还有更多的愤怒,怒火已经点燃了每一个想要复仇的蓝部兵士。

危男向大长老报告,说迪辰已经被白翼人俘虏了,同时被俘的还有班明和小佳,自己是拼了命才冲出来,所以急着赶回来报信。并且,在中途已经遇上了仇哥,仇哥决定夜闯沙凡集市,请大长老加快速度,以为支援。迟了,恐怕……

大长老愁眉深锁,思虑万千。原本以为能打一场漂亮的突袭战,可是眼前局势急转直下,还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开来。

“萨日庆,萨老弟啊,你疼死老哥哥了。”

大长老默默叨念着,有一滴泪,忽然从浑浊的老眼中涌出。

因为萨日庆的地位特殊,所以大长老在蓝部之中,实际上只算三把手。可也正是因为有萨日庆,大长老才能少担多少心,少用多少力,得以晚年安享。可如今,自己几十年的老兄弟,说走就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连个告别的话都没留下,怎不让人痛楚,怎不让人遗憾,怎不让人恨哪!

老弟啊,你知道老哥从来都佩服你,倚重你,可你知不知道老哥更加舍不得你啊。你……怎么就舍得了呢?

使大长老无法预判,且更加担忧的是,如果把这个噩耗报告给猎鹰王,他是否能够承受这个打击。万一……万一他要是承受不来,精神垮了,还有谁能够带领蓝部,重返荣耀?

迪辰吗?

这可真是个逆子啊!

说实话,大长老对于救出迪辰,信心不大,可他偏偏牵动着整个蓝部未来的命运,又不能不救。还有小佳,那是萨老弟留下的唯一血脉,仇哥和他的近侍队,都是好孩子啊,是蓝部未来的希望。

很压抑,很烦闷。大长老觉得整个蓝部就像被套上了一条绳索,从一条蚯蚓开始,引出了虾米,引出了小鱼,最后再引出大鱼。而这条蚯蚓,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不想打仗”的迪辰。他要不是猎鹰王的儿子,自己也真想宰了他!

大长老猛地一拳砸在茶几上,茶几碎成了无数碎片,连同其上的茶杯、茶壶摔落在地,“乒乒乓乓”之声络绎不绝。

没有什么突袭,没有什么救援,这只是蓝部与白翼人之间的战斗,光明正大的,用鲜血去化解仇恨吧。猎鹰王,既然你的儿子如此让人头疼,那你就多承担一些吧,千万别让族人失望。

“来人!派快马精骑,火速回主力营地,向首领如实回禀危男所传讯息。另外,就说我先锋军已经决定,连夜开拔,直扑沙凡集市。请首领率大军,与我……城中会合!”

传令兵走了,大长老转回身,迟重地望着危男。

“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

危男从床铺上爬起来,跪在大长老面前,一字一句地说:“一息尚存,万死不辞!”

“好!先锋军任你挑,我给你一万人,现在就出发。我不管你是偷袭,还是强攻,我要站在沙凡集市前面的时候,它的城门是打开的。”

…………

白翼居地,最高也是最大的那个崖洞之中,有风溜了进来,吹的灯火摇曳不定,晃的人心烦意乱。苏逸飞站起身,走向崖洞边,望着满天繁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真的老了吗?

是在害怕猎鹰王吗?

当年的蓝白大战历历在目,对于猎鹰王那博命一击,也是记忆犹新。当百爪刃上的利爪,向自己的瞳孔抓来之时,仿佛一切都变成了梦境、虚幻。没有胜利,没有欢呼,也没有战胜敌人的畅快淋漓,只有死亡逼近的气息。

白翼族胜了,可自己却是一个失败者,甚至连自己的妻子都没能保护。还好有他,那个为自己挡住百爪刃,送了命的兄弟。

兄弟,你在天国还好吗?

我亲爱的人,我们的兄弟姐妹,那么多的族人,你们都还好吗?

女儿我已经养大了。她很快乐,整天叽叽喳喳的,像只闹人的小云雀,有时还会使使小性子,发发小脾气,好像世间最不如意的事情,都被她赶上了似的。

夜已经很深了,望着崖下的居地,苏逸飞再次感叹,族人们,宁静的日子,不多了。

忽然,苏逸飞转身,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对着门外的卫兵说道:“去,请大长老,二长老和三长老来。”

过不多时,白翼族三位长老在门外告进,苏逸飞连忙起身,将大长老等人迎了进来。

“叔叔,深夜搅扰,让您操劳了。”

…………

大长老是苏逸飞叔叔一辈的,二三长老和苏逸飞同辈,三长老的年纪甚至比苏逸飞还要小些。这不仅仅是威望上的差别,也是见识、能力等诸多方面上的差距。毕竟白翼族人才凋零,甚至连他这个白翼首领,都做的战战兢兢。

等大家都各自坐下,大长老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逸飞,你决定了?”

苏逸飞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地说道:“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蓝部反击在即,是一定的。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和时间,但是,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增兵沙凡集市。”

“但是,派谁去呢?”

大长老无不忧虑地询问,与此同时,还偷偷给了苏逸飞一个只有他才能够明白的眼神,自然是想提醒苏逸飞,白翼族中潜藏的危机,不可不防。

然而苏逸飞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大长老的提醒,却转而看向二长老,迟重地问道:“二哥,我把佑真和霍胜都交给你,派你统军前往,可否?”

“这……”

二长老有些迟疑。

不是他不敢接令,只是责任太过重大。

一来,封佑真与霍胜都是统军之人,关键时刻,以自己的威望,未必能够压制住他们。

二来,自己把封佑真和霍胜全都带走,赫闻天又跟着小姐跑了,这样一来,居地就连个战将都没有,如何能让人放心?

似是看出了二长老的顾虑,苏逸飞继而又道:“你放心,我会随后整军,倾全族之力,前去与你会合。”

“那居地怎么办?”

“这怎么行?您怎么能亲自出征?”

听到苏逸飞的话,二长老、三长老都有些焦急,相继出言询问,只有大长老一言不发,静静地思考着。

苏逸飞站起身,再次来到崖洞边,望着崖下的白翼居地,忽而一叹。

“你们觉得,这一次,如果被蓝部攻下沙凡集市,他们会就此罢手吗?如果被他们打到居地,我不出面,又该去哪里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