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写日记
作者:爱吃布丁  |  字数:2054  |  更新时间:2021-12-31 15:11:48 全文阅读

001《反派日记》

今天,我决定写日记。

今天,在我顶头上司这位老板对我下达一个任务后,我决定写日记。

从写日记的时间来看,我写日记肯定与我这位顶头上司有关。从写日记的主体来看,我肯定是日记的主导者。

毕竟,这是我的日记,这是我会记在脑海里,而不是记载在什么载体上的日记。

至于日记为什么是记在脑子里而不是记载在任何载体上,这是因为——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

他人的隐私,我可以不在意;但是,我的隐私,我必须在意。

因为,我丢不起这个人。更具体地说,我的日记不适合让人观看。

毕竟,日记什么的,还是有些真心话在里面的。虽然真心话的占比可能不多。

我的顶头上司以及我的一些同事,我是会写在日记里的。因为,他们的有病让我不得不吐槽,他们的行为让我不得不吐槽。

我这些年的经历,完全可以说是——《论我的老板为何这么有病以及我的同事为何同样病得不轻》,《论一个正常人在有病人群中的生活》。

话说回来,其实把日记记在脑海里也不怎么安全。

我所在的时代毕竟是个超凡力量与科技力量并存的星际时代,脑子里的东西,在这两股力量的单一或共同作用下,都有可能暴露。

对此,我是不满的。写个日记都不得安生,找谁说理去。

对此,我决定——如果有可能的话,在我的日记非自愿暴露之前,我先把记在脑海里的日记毁掉。

毁不掉的话,那就算了。

以我的身份,以我的实力都不能阻止我脑海中的日记暴露的话,那我当时的处境肯定不怎么好。

处境不好的情况下,隐私什么的是可以不用在意的。虽然在意也没用。

……

正经人谁写日记——对于我记忆中的那个时代的这句话,我是很认同的。

写日记的我,当然不是一个正经人。

而且,按我博览小说的经历来看,如果我是一本小说里面的人物的话,我绝对是个反派人物。而且,我还是星际未来这类小说中的常见反派人物。

顺带一提,我的老板及我的同事也绝对是反派人物的一员。

至于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反派,我现在还不想写在日记中。

等等,在自己的日记中写自己是个反派,说自己的坏话,这有点不对啊。要是想写这些,也该写别人才对。虽然在日记里说没有当面说令我愉悦。

是的,我不仅会在日记中说人坏话,我还会当面说他人坏话,嘲讽他人。

从这方面来看,我不是个反派,这是不可能的。

我怎么写得有点骄傲的样子?虽然我确实以我是个反派为荣,以我是个没得感情的专门为同为反派的老板做事的打工人为荣,但是,这是不是不该写在日记里?

算了,写在日记里就写在日记里好了,记在脑海中就记在脑海中好了,反正,我不太想删了这段话,不太想忘了这段记忆。

在日记中写自己是个反派什么的,对于一个反派来说,应该是很合理的。

就算不合理又如何,只要我认为这样做合理,它就合理。

从这来看,“独断专行”这个标签似乎挺适合按在我身上。

唔,作为一个反派,独断专行什么的,也是应该的。

从善如流、纳谏如流什么的,不是一个反派该拥有的品质。虽然正派的绝大多数人也没拥有这品质。

唔,这么说来,我的日记名就叫《反派日记》好了。毕竟这名字很贴切,不是一般的贴切。

002任务与原因

星际时代,顾名思义,肯定不是所有人的活动范围都局限在一两个星球的时代,而是有着广阔星域,跨星球、跨星系的势力存在的时代。

自然,打工人的工作范围也随之扩大。跨星球工作什么的,跨星系工作什么的,对于打工人来说,都是极有可能遇上的。

而我这次的任务,是个跨星系任务。更准确地说,是个跨星际势力的跨星系任务。

也就是说,我做这个任务需要去的地方,不属于我这个势力的星域范围。

从我记忆中那个时代与如今这个时代的对比来看,这次的跨势力工作,相当于那个时代的跨国工作。

而且,我这个跨势力工作不太正经。

具体来说,就是我不是通过合法途径进入任务地点,也不是通过合法途径完成任务的。

对于这种不正经的任务,我是没什么恶感的。毕竟,我不是什么好人,是个反派啊。

这个任务的具体内容呢,不太确定。

因为老板还没决定好怎么对待我这个任务的任务目标,因为老板还在思索怎么处置这个任务目标。

不过,我猜测——老板应该会让我杀了这个任务目标。

我顶头上司这位老板交代给我的任务十有八九是杀人任务,我这样猜测,很合理,完全没有任何毛病。

……

说实话,我对我顶头上司这位老板并没有什么不满。

在我看来,认为这位老板有病并不算对其不满。有病是事实,当然不能算不满。

当然,对于这位老板交给我的这个任务,我更是没什么不满。

我不满的是,我的这位老板是在我打算休息一段时间的时候给我安排了这个任务。

一个打工人在假期的时候被其老板要求做事、要求工作,有不满不是很正常吗?我也不例外。

所以,在这股不满情绪的影响下,我打算写日记。

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写日记可以调节心情。

这么看来,日记好像跟树洞没什么区别。把自己的一些坏情绪、坏心情丢进日记或树洞里,自己就会好过些。只不过,日记是写,树洞则是述说,向别的什么诉说。

不过,相比于向树洞诉说,我更喜欢写日记。因为,有些东西写出来还好,说出口来,有点勉强、有点尴尬。

好吧,不是一般的勉强,一般的尴尬。

这也是我向来只是看书,而不是听书的原因。听书,尤其是听一些小说,实在是太令我尴尬了。

听其它的,我倒还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