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团宠娇妻惹人爱 > 正文
第1章 灾星
作者:麦小包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1-12-28 12:52:41 全文阅读

A国,南阳市。

坐落市中心最豪华的别墅区,是全南阳市乃至无数人都想住进来的梦寐以求的地方。

在这里住的人非富则贵,是身份的象征,守卫森严,环境极好。

沐家,占据其中之一,此刻客厅灯火通明,气氛异常压抑,笼罩在低气压之中。

因为后院起火了,虽然没有惊动消防,但也发动全家佣人和保安才扑灭,后院一片狼藉。

一些佣人和保安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灰尘,脏兮兮的,不过他们不敢离开,低着头瑟瑟发抖侯在一旁。

沐家除了因为车祸住院的沐宗文之外,所有人都在。

左边小沙发,一身温婉气质的文嘉脸色苍白且带着浓浓的疲惫感,可眸光坚定清明。

本来她在医院守着丈夫的,被管家一个电话叫回来。

她抱着仅仅过了百日的小女儿沐天恩。

小天恩在母亲的怀抱睡得很安稳,只是她比同样三个多月的宝宝要小些,没有那种胖嘟嘟的感觉,脸色有点黄。

是因为经常病,不是肚子不舒服就是发烧感冒。

八岁的大儿子和六岁的二女儿站着文嘉两侧,两张精致小脸蛋儿板着,小手攥着文嘉的衣角,充当守护者。

坐在中央沙发上的沐擎头发花白,长满老年斑,皱纹横生,没有这个年纪老人该有的平和和慈祥。

双眸略朦但犀利,更是没有掩饰眼底的冷漠和嫌弃看着文嘉怀里的小孙女,话也一点都不留情面,“今天内把这灾星送走。”

文嘉闻言心一疼,脸色更白了,可对于沐擎的强势她毫不畏惧,抱着女儿的手更紧。

许是太用力了,小天恩不舒服从睡梦中醒来,哼了两声。

文嘉回神,放松几分,手轻拍着,扬起眼睫,坚定道,“爸,我不会把天恩送走,我的女儿我自己养,我们一家五口可以搬出去。”

强势一辈子的沐擎怎么能容许儿媳否决自己的决定,满是皱纹的脸一沉,怒火中烧,一掌拍在昂贵的实心梨花木桌上,“文嘉,你是不是也想从沐家滚出去?”

沐老太不敢吭声,大房一家都是一副看戏的模样,没开口幸灾乐祸,免得被迁怒。

文嘉依然无惧,“爸,我叫您一声爸只是因为您是宗文的父亲,可这不等于我凡事都要听您的,天恩我是不会送走。”

沐擎还想说什么,电话铃声先响起,一旁管家立马接起,脸色大变,“老爷子,二少病情转危。”

文嘉抱着孩子猛地站起来,脸色彻底白透了,身躯晃了晃,要不是怀里还有孩子,她会无力跌坐在地上。

除了沐老太脸色多了担忧,其他人没有一丝表情变化,像是局外人。

文嘉叮嘱大儿子照顾二女儿就快步往外走,根本不敢把她放在家里。

文嘉赶到医院,得知丈夫急救成功,一向坚强的她靠在墙边,红了眼看着醒来后乖巧的小女儿,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父母。

可父母忙碌,更不愿他们为自己担心。

“阿嘉。”

轻柔且熟悉的声线让文嘉猛抬头,入目是张淡雅的脸,一股委屈感油然而生,伴随的还有依赖感,扬起从丈夫出车祸以来的第一抹笑意,“阿青。”

十八年后。

清晨,朝阳缓缓升起,青云山上,白云渺渺,一座如古代的大宅院坐落在山顶之巅,笼罩在晨雾和阳光下,似天上宫殿。

一身深灰色道袍,绾着丸子头的沐天恩刚在后山打坐完,神清气爽但一身雾水要回房洗漱,半路被她师父元青给拦住。

她也是一袭深灰色道袍,用玉冠绾着发髻,目光清明平静,年过五十的她仿佛得到岁月的忽略,也许是一直住在如此优美如此清新的山上,甚至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在这仙境般的环境下乍一看像是得道成仙的道人。

沐天恩可爱萌萌的脸蛋儿满是朝气,看到最尊敬的师父,扬起甜甜笑容,“师父,早。”

元青那张仿佛被时光遗忘的淡雅脸庞闪过一丝不舍,右手轻抚她粉扑扑的脸颊,“小七啊,明天就是你满十八岁生辰了,时间过得真快。”

当年她被渣男所欺骗,害了全家,要不是挚友和管家相救她也活不到今日,从此她发誓不嫁,余生只为为元家报仇雪恨。

为了不让仇恨侵蚀她整个人,这些年收了七个弟子,沐天恩是唯一闺蜜的小女儿。

当年在医院从闺蜜手上接过的小女娃眨眼就十八,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这十八年带给她无数欢乐,更让她有做母亲的体会。

沐天恩漾着的笑弧的唇一垮,亮晶晶大眼暗了几分,满是不舍,像只被丢弃的小猫咪,“师父,小七会想您的。”

元青有个规矩,她前六个弟子满十八岁都被她赶下山去历练,也不准回来,原因不明,但沐天恩早就知道这天会来。

自从六师兄在五年前下山,青云山只剩三人。

元青从背后把沐天恩的八宝袋拿出来,脸上的不舍已经收起,心情也平复,“小七,你该下山了。”

声线很平静,可认真听就不难听出一丝不舍的哽咽,话落就把袋塞到沐天恩的怀里,迅速把人往外推,不让她看到自己眼角的湿润。

沐天恩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可她已经被推到门口了,迅速转身,“师父,爸妈才在路上,我可以明天才下山,再不然您好歹给我换件衣服呀,管家伯伯我还没和他道别。”

从北边的南阳市来到西边的青云山还挺远的,要坐两个小时飞机后转车坐四五个小时,半天的时间是需要的。

每年沐宗文一家会在沐天恩生辰那天来看她,会提前一天来,之后会陪她一个月。

“不,你今日就要下山。”元青拿起八宝袋给沐天恩戴上,双手捧着她可爱白皙细致的脸蛋儿,郑重道,“小七,下次见。”

沐天恩本来是有伤感,但一听就消散了,之前就是怕以后会很难见到师父,但她说下次见,那就肯定有见面的时候。

想到这沐天恩才不情不愿叹了一口气,一步三回头下山,手都要挥断了,“师父,您注意身体,还要常想我哦,要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偷懒的,下山要带上管家伯伯,也要早点联系我哦。”

等她的身影消失,管家才走到元青身边,“小姐,我已经开始想念小七了。”

想到以后青云山上没有沐天恩的嬉闹声,他可能要很久才能习惯。

“她的路才刚开始。”元青仰头看着渐渐变得湛蓝的天空,眼底闪过一丝带着期许的笑意。

当年沐天恩被祖父嫌弃成灾星祸害,可青云山因为有她带来更多的朝气和乐趣。

沐天恩的面相是大富大贵,她集齐了父母的优点,她的聪慧更是不得了的财富。

总有一天,她会展现属于她的光芒。

她更相信那一天不会很远。

沐天恩瘪着嘴一步一步慢悠悠下山,还沉溺在和师父分别的悲伤中,倏然森林中的飞鸟被惊飞的声音把她拉回神。

要不是有很大动静,鸟不会怕到飞起来。

呆萌可爱俏脸一沉,黑亮眼眸半眯,几个箭步,一跃而起,借力踩着两棵树干,一个旋身就稳妥站在树干上。

大眼四处张望着,沐天恩看到东南方有一行人往她这边,也就是往上山的方向来。

是三个神色慌乱,步伐杂乱不稳的人,他们时不时回身看一眼后面,看样子是被追赶。

沐天恩把目光往后看了看,没看到什么,再看回这三个人,已经越过她藏身的树,往上山的方向去了。

虽然半山腰有机关,但沐天恩可不想浪费机关,更不允许有人打扰她师父的清修。

从八宝袋里找了找,掏出弹弓和弹珠,眯起黑亮有神的左眼,熟练平稳举起弹弓,瞄准。

‘咻’一下,弹珠破空而来,精准击中前方三个人中最后一个人的后脑勺。

那个人扑倒的声音让前面两个人回头,停下脚步,立马警戒,躲到两个人都环不住的树干后。

沐天恩黑亮眼眸浮现狡黠,如花瓣嫣红的唇瓣弯了弯,右手又在八宝袋掏出一个弹珠,再次瞄准,看到一只没有藏好的脚。

‘咻’,弹珠又飞出去。

“啊···”

那人觉得脚背的骨裂了。

一声哀嚎声把刚停下来准备歇一下的鸟儿又惊飞了。

被追赶的亡命之徒黑老大看到自己手下接连受伤,面子上过不去,但又不敢出现,只能躲着怒吼,“冷言,藏头露尾算什么,有本事出来我和你单挑。”

不就是打伤了他两个兄弟和偷了一块芯片,从南阳市追到这里,几百公里都有了,怪不得人人都说冷言护短。

偏偏他还喜欢猫抓老鼠一样,慢慢来,把他的手下一个一个弄伤,十几个手下到现在还剩两个。

沐天恩黑溜溜眼珠一转,知道对方认错人,把弹弓放回去,顺手掏出小弓弩。

刚才是给对方一个警告,现在沐天恩是生气了,因为没晕那两个人在偷偷往前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