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何以安归途 > 正文
楔子
作者:一叶行舟  |  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22-01-03 09:37:58 全文阅读

“步及黄泉路,踏上奈何桥;又见忘川河,相聚望乡台。颤刻三生石,一碗孟婆汤;前世未厮守,今生亦无缘。”

幽冥地府内,黑白无常压着刚捉的小鬼,来到秦广王殿,庄严的大殿,生出无限威压。

黑白无常小心翼翼地抬头,往前望去,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正前方的宝座空空荡荡,而宝座一旁端坐着一名女子,脸上未施粉黛,但鼻子高挺,唇色艳红,一双眼睛狭长上挑,容貌迤逦。

她身着判官服饰,颜色是地府中千篇一律的黑色,样式简单,宽大无型,却硬是被她突兀有致的身材,穿出了一番风流韵味。

此时,她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头写着什么。

“黑白无常?有事吗?”

清冷的女声响起,唤醒了看呆的两人。

白无常眨了眨眼,又看了一圈,没有从大殿上发现第二个人,这才大胆上前,开口问道:

“回判官大人,请问秦广王殿下何在?”

判官没有抬头,依旧执笔在纸上写字,只开口回道:

“殿下不在,与其他九位殿下有要事处理,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

“殿下竟然没有带着大人一起?”

黑无常心直口快,话没有过脑,便直接说了出来,说完的一瞬间便感觉不对,急忙捂上了嘴。

果然下一刻,那双狭长的眼睛,便冷冷地瞥了过来。

黑无常急忙低头:“属下失言。”

其实,也不怪他们惊讶,这位判官大人上任不过几十年的时间,美貌却早已传遍了整个地府。

这其中的原因,他们秦广王殿下功不可没,只因这位殿下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判官大人。

他们倒也能理解秦广王殿下,毕竟整个地府之中,除了孟婆之外,便很少见到女子的身影,即便是有,也多是死状凄惨的女鬼,这看时间长了,眼睛怕是要得病。

所以好不容易逮着个赏心悦目的人,自然是要走到哪带到哪。

其他九殿的殿下可是十分羡慕,明里暗里的,多次撺掇过判官大人跳槽,每每引得秦广王殿下怒极,与他们大打出手。

可是这次秦广王殿下却为何突然转性,撇下判官大人一人,独自去处理事情了呢?

白无常见气氛不对,急忙转移话题:“大人,是这样的,这次抓的小鬼,情况有些难判,还请大人定夺。”

白无常将手中的卷纸呈给判官,又退了回来。

判官打开手中的卷纸,细细看着,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微微颤抖。

片刻后,开口冷哼一声,道:“这是花心思特意计算过不成?善恶俱全,两路平分,倒是公平的很。”

“正是,”白无常低头道,“属下不知该如何评判,只能来请大人和殿下做主。”

判官放下手中的卷纸,略思索了一会儿,抬笔在卷纸上写下,同时开口道:

“功过相抵,可以轮回,打入畜牲道,看其表现,再考虑能否重新做人吧!”

“是!”

黑白无常同时应下,拿回卷纸,带着浑浑噩噩的小鬼去投胎了。

大殿重新恢复了平静,判官大人手拿着笔,却再也写不下去了,良久,深深地叹了口气。

方才黑无常问的问题,也正是自己所头疼的问题。

十殿阎王之一的秦广王殿下,自己的上司,着实太过阴阳怪气,让人琢磨不定。

其实秦广王殿下此人,虽然脾气暴躁,但向来有气直接发,发完也就忘了。

这么多年待在他身边,自诩也算十分了解他,顺毛的功夫也是越来越熟练。

只是最近,却感觉自家殿下的脾气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自己离他近了,要生气,离他远了,也要生气,离别人近了,更是要生气。

明明双眼盛满怒火,直直的盯着你,却偏偏不说为什么,全让她自己猜测。

现在更好,就连外出办事,都不让她跟了。

难不成是嫌她工作做的不好?

判官大人看着桌上所剩无几的案卷,再看看旁边书架上处理完,整整齐齐、分门别类放好的案卷,觉得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判官大人再次深深叹了口气,深感现在的工作是越来越难做了,不仅公务繁忙,还要时时猜测上司的心思。

尤其这个上司脾气古怪,阴晴不定,就更让人头疼了。

判官大人纤长的手指摁在太阳穴上,轻轻地揉了揉。

突然,她眼神一凛,察觉地府结界正在被外力强行破坏,她连忙起身,消失在原地。

整个大殿顿时变得空无一人。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桌子正中摆放的生死簿被吹开。

被吹开的那页上,赫然写着:女魃,又名旱魃,喜着青衣。旱魃为虐,如惔如焚,卒于三百年后。

一只青白的手突然出现,伸向桌上的生死簿。

“我道是谁,原来是女魃大人。”

清冷的女声响起,使得那只手停了下来。

手的主人转过头来,露出还算美貌的面容,只是面色和手一样青白,无端让人感到阴森恐惧。

女魃看着面前去而复返的判官,眼睛里闪过一丝妒忌。

判官无视她凶狠的眼神,老神在在道:“女魃大人驾临地府,在下本应夹道欢迎,只是不知,大人为何要使出调虎离山之计,将我骗走呢?”

既然被拆穿,女魃也不与她废话,直接问道:“这我倒要问问你们,我作为上古神怪,又曾助黄帝打败蚩尤,本应与天地同寿,为何现在生死簿上却写着我会死于三百年后?”

判官早料到她的来意,于是不慌不忙地应道:“大人想必也清楚,生死簿虽由地府掌管,但生死自有天定,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而已。

可究竟为何会变成这样?大人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女魃眯眼问道:“什么意思?”

判官的语气相当恭敬,只是说出的话却毫不客气:

“女魃大人之前确实有过大公德,本可以上天做神仙,是您自己选择留在人间。

但您的能力想必自己也清楚,人间并不适合您,但您一意孤行,使得人间到处大旱,民不聊生,却丝毫不以为忤。

再加上,您在人间的这些年,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功过相抵,这才夺了您与天地一般的寿命。”

女魃无言以对,只因判官所说,全都都是真的。

之前没有选择上天做神仙,只因她眷恋红尘,当时所想,只陪他度过百年,再去成仙。

但百年的时间,对于她来说何其短,她放不下那人,于是苦苦追寻他的转世,想要再续前缘。

但等她找到他时,他却已经爱上了别人,她愤怒之下,杀了那女子,使得两人成为了仇敌,从此再难相恋。

看着那人充满仇恨的双眼,这才明白,从前的他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她也不怕,她可是女魃,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

于是她将他杀了,并练成走尸,让他成为她的奴隶,永远跟着她,服从她,永远不再背叛她。

当然,她也因此永远失去了上天成为神仙的机会,只能流连于世间,她任由自己走过的地方,常年大旱,却置之不理。

终于,招来了天谴。

前段时间,她感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甚至连美貌也快要维持不住,这才打算到地府来探探。

没想到,自己竟然只能再活三百年!

三百年能干什么?

不,她不服!

至此,女魃已经理智全无,她松开握紧的拳头,便向着桌子上的生死簿抓去。

只是,在接近生死簿一寸的距离时,却被一道白光阻止,再也无法接近。

她抬头,恶狠狠地看向气定神闲站在一旁的判官。

判官见她看过来,眉眼弯弯的笑了,本来高冷的脸顿时可爱了不少。

“你不会以为,我任由你离着生死簿这么近,而不采取任何措施吧?”

“找死!”

女魃见她容貌绝美,本就心生嫉妒,现下被她一讽,更是气的牙根痒痒。

于是本朝着生死簿而去的手,转而向着判官的脸袭去。

判官撑起结界抵挡,两人就在这空旷的大殿上斗了起来,两人越斗越凶,慢慢来到了六道轮回处。

若是以前的女魃,判官自然不是对手,但现在女魃受了天谴,力量正在被一点点收回,所以最后还是判官略胜一筹。

女魃被打倒在地,捂着胸口低头沉默着。

判官见她如此,心里有些不忍,回想当年的女魃,盛极一时,风光无两,哪是现在的样子可比的?

罢了,反正她也时日无多,得饶人处且饶人。

判官拂袖背过了身:“今天我就当没见过你,你走吧。”

女魃慢慢在地上站起身,看着面前的背影,原本无光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她用尽全力,运起一击,对着毫无防备的判官拍去。

判官察觉不对转身,却正好被这一击拍在胸前,判官狠狠吐出一口血,摇摇欲坠的身体最终朝着一旁的畜牲道坠入。

“判官大人!”

极速下坠中的判官依稀听到有人喊她,她勉力睁开眼睛,看到投胎池边的黑白无常,和自家殿下那张英俊的脸。

那张脸上的表情她相当熟悉,一旦出现这种表情,便是他怒急之时。

想来,还留在上面的女魃,怕是要倒霉了。

不过女魃现在还不能死,希望黑白无常能拉着点殿下,不要让他盛怒之下,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秦广王殿下的脸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判官不由得想到:看来以后,都不用再为猜测不到他的心思而发愁了。

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为何她的心里却如此难过呢?

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