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魔铃仙劫 > 正文
第十四章 逃离魔界
作者:玖涯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2-01-24 18:55:16 全文阅读

“她是我的好友,今日是她带我来见你的。”兰笙急忙解释,生怕长凌误会幽若,随后口中喃喃自语:

“相公,我这就去求魔尊放了你。”

“不可能的。”见兰笙转身就要离开,幽若急忙拦住了她:

“魔界与云天教派乃血海深仇,怎能因你一句话而释放了他?”

长凌怕兰笙引祸上身,急忙开头道:“兰笙,你无须顾虑我,师尊自会前来救我。”

兰笙停下了脚步,不知如何是好,显得有些六神无主。而幽若却对长凌的话嗤之以鼻,出言讥讽道:

“就凭你们满口假仁假义的云天?他们早就放弃你了。”

此话不是幽若信口胡诌,而是她在父君房外亲耳听到的。

此前幽霖便将长凌作为筹码和云天谈判,但云天众人满口皆是天下,不愿买账,所以长凌才会被押解入魔界。

因此,幽若认为云天弟子全是假仁假义之徒,对他们非常不屑,如果不是因为长凌是兰笙相公,定是懒得多看他一眼。

“眼下只能偷偷救下他,然后你们直接逃出魔界。”幽若短暂分析后,掏出了身上的大祭司令牌,斩金截铁说道:“它应该可以救出你的相公。”

兰笙握着幽若的双手,打断了她的想法:“不行,你父君会责罚于你的。”

“你逃了之后,这些事便全是你一人干的!”幽若贼溜溜地转了转眼珠,阴沉下脸继续说道:

“不然,你就看着你相公死在地牢里吧!”

“死”字彻底怔住了兰笙,一个多月前她还是在村中瞎跑的丫头,对她来说死是非常可怕的,长凌如果死了,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幽若自己也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唬住了兰笙,轻轻拍了拍兰笙脑袋,然后大声呼来了地牢守卫。

闻声赶来了三四个守卫,恭恭敬敬地朝幽若行礼。

幽若再次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面前的守卫们:“此人有重要线索,你们将他押解出来,我们要带到祭司府审问。”

守卫们有些为难,其中一个守卫解释道:“地牢所囚都是穷凶极恶之徒,需魔尊之令才可带走。”

幽若指了指兰笙,眼神肃穆,狠狠道:“她叫兰笙,是魔尊爱徒,我们此行本就是奉命而来。”话语中颇具威严,给人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随着幽若的言语,所有目光都锁定了兰笙。兰笙只好也学着幽若的样子,昂首挺胸,狠狠盯着他们。

不就是拿余光瞥着看人,我也会!

守卫们面面相觑,对魔尊寻了个人间女子做徒弟确实有所耳闻,一时也分不清真假。最终无人敢违抗幽若的命令,只好上前解开了长凌牢房门上的锁链。

幽若和兰笙押着长凌一路出了地牢,脱离守卫的视线后,立即寻了个偏僻处躲了起来。见未被发觉,两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立即为长凌解下了身上的枷锁。

在地牢中长凌被早已被折磨得筋疲力尽,脱离了枷锁的束缚,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地。

幽若见他气若游丝,不知从何处摸了颗丹药出来,强行塞进了长凌嘴里。

“此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灵力,但药效之后便会脱力,你们快些离开魔界吧!”幽若淡淡说道,精致的小脸满是凝重。

话毕,幽若转而来到兰笙身旁。

她自知兰笙离开魔界后恐是再也无缘相见了,拉着兰笙走到远处,两人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什么,过了好一会才转身回来。

幽若来到长凌面前,轻轻踹了长凌两脚,鼓着小脸道:“喂,如果你敢辜负兰笙,可别怪我带人屠了你云天。”

刚刚兰笙对幽若说了长凌不少好话,幽若对长凌的态度也好了一些。

“不敢。”长凌注视着幽若的眸子,庄重的点了点头,心中感激她出手相助。

“他不会的。”一旁的兰笙莞尔一笑,轻轻拉了拉幽若衣角,傲娇道:“我的相公只有我能敲打!”

幽若看了看兰笙,含恨吃下了这把狗粮,报复性地又踢了长凌几下。

随后她将头上的梅花头饰摘下,将它与祭司令一同赠与了兰笙留作纪念。

兰笙思来想去,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赠与幽若的物件,只好给了幽若一个拥抱已示告别。

兰笙迈步来到长凌面前,最后望了一眼幽若,回过头来扶起了长凌,欲带他离开魔界。却见长凌驻足,转身向幽若郑重其事道:

“为免你生疑受累,我觉得还是将你打晕为好。”

闻言,幽若气不打一处来,快步走到长凌面前,一手指着长凌,嗔怒道:“你恩将错报,居然对我图谋不轨!”

但转念一想,长凌说的确实在理,幽若语气变了变:“那你可要小力一些,可别因为刚才的事,乘机报复我!”

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长凌。

“你还是大力点吧,要是清醒时父君还未找到我,那便是白白挨……”话未说完,只见长凌在幽若脖颈处斜着一掌,随后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兰笙担忧地看了看幽若,欲言又止,最终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回身扶着长凌向魔界出口走去。

因长凌一身血污太过显眼,路上兰笙找来了一件寻常衣物给长凌换下。此后两人持着大祭司的令牌,称有要事需出魔界,守卫接连放行,一路倒畅通无阻。

随着一整炫光,两人落到一片草地上,已是出了魔界范围。但两人依旧不敢松懈,恐魔界众人追来。

兰笙扶长凌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丛林。林中古木参天,翠绿的枝叶将林中封得严严实实,是个藏匿身形的好地方。

长凌示意兰笙进入林中,两人寻了个隐蔽处坐下,长凌缓缓闭上双目,手中快速掐诀。兰笙不解,但也不敢上前打搅,就这样看着长凌。

片刻之后,长凌卸力对兰笙道:“我已传信师尊来此处寻我们,我们在这等着就好。”

“那魔界之人寻过来可怎么办?”

长凌愣怔了一会,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但我们步行也走不了多远。”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幽若给我的丹药药效已过,此后我将愈加虚弱。”

兰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相公在,便一切都听相公的。

徒然兰笙上前扑倒了长凌,樱唇轻轻在长凌脸颊点了一下,委屈巴巴问道:“相公,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兰笙好怕你不要我了,兰笙好想你。”

“兰笙,我不会抛下你的,等我们回到云天再细说好不好!”长凌有气无力地回应道。

随着丹药的反噬,长凌越来越虚弱,感觉眼皮越发沉重。兰笙生怕他就这样闭上了双眼,再也不会睁开,怀抱着长凌,时不时抓着他的脸摇晃。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兰笙再次抬头已是日跌,但还未等到云天的人。

兰笙倚着树根,望着长凌正在发呆,忽然耳旁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不断地向自己靠近。

兰笙寻找声音的来源方向望去,是魔界的方向,兰笙心感不妙,摇了摇长凌。

只见他已是弥留之际,口中轻声呢喃着让自己先走。兰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吃力的扛起长凌,往相反方向退去。

忽见空中一抹黑色划过,两道身影倏地出现在兰笙前方,来人正是大祭司幽霖和魔尊夜华。

两人悬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地怒视着她,大批魔兵紧跟其后赶到,将他们围在中间,拦住了他们所有退路。

“幽若现在何处?”幽霖率先开口,声音如同闷雷滚动,霹雳般的盛怒倾泻而下。

幽霖怒不可遏的模样吓得兰笙浑身一震,生怕他发怒把自己撕成碎片。

兰笙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她早被我们打晕,丢在半路上了。”

幽若为自己承受了这么大的风险,自己定是不能连累她的。

“找死。”幽霖眸中寒芒一闪,身影倏的瞬移到兰笙身前,手中的九冥剑还有一分即可穿透兰笙咽喉,但被夜华的红扇挡了下来。

夜华抵开了幽霖的九冥剑,面无表情对幽霖说道:“就凭她还伤不了幽若,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幽若,你先回魔界搜寻,此处我自会处理。”

魔尊的命令幽霖不敢不从,只好心怀不甘地接命,临走前还恶狠狠地扫了兰笙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怨恨。

龙有逆鳞,触之既死!幽若便是幽霖的逆鳞,谁敢伤她,定要他千万倍偿还。

夜华行至兰笙身旁,摊开手中红扇轻轻摇了摇:“为何救云天这些虚伪之徒?”

“你还想着去云天拜师?”

兰笙偷偷看瞄了一眼夜华,生出一种心虚的感觉,怕他对长凌不利,转身将长凌护在了自己身后:“他是我相公,你不能伤他。”紧跟其后继续说道:“你说过的,只要我逃出魔界就不再拦我。”

夜华打量了兰笙背上的长凌一眼,就是他在裕石林偷袭了自己,就是他令幽霖手下魔兵险些全军覆没,今日劳师动众又是因他而起,倏的眼中生升气一股浓郁的杀意。

“如果你相公另有其人我倒是可以放你离开,但云天小人,不行!”

看着夜华阴鸷狠戾的红瞳,兰笙眉目间浮现一丝惊恐,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你才是小人,食言而肥。”

“兰笙,不必与魔讲情。”长凌极具温柔的声音从兰笙身后传来,兰笙感觉搀扶长凌的手一轻,整个身体被一双大手拥在怀里。

此时的长凌双目有神,精神奕奕,仿佛刚刚的虚弱全都是装的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