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江湖有疾 > 正文
第二章 身份不简单的人
作者:唐笑舞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2-01-13 15:42:08 全文阅读

刺眼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空。

不过三月天,这阳光竟然照的人有些焦躁和烦热。

这关外的烈日,竟是如此的毒辣。

药王谷的四周,却倒是生长的郁郁葱葱。

一棵看似似乎已是百年老树的树荫底下,停着一辆质朴的马车,上面没有任何的装饰,眨眼望去,十分的不起眼,却出现在这一望无际的关外,倒显得特别的突兀。拉着马车的两匹骏马,此时也不停的吐露着舌头,看起来有些疲惫不堪。

马车的周围,站着四个青年男子,看起来年纪相仿,不过数年之差,脸色却一个比一个不好,好似都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为首的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件深青色的长衫,额间的汗水,顺着鬓角,肆无忌惮地流下来,浸透了肩膀上的衣衫。男子的面容与清晨闯山的青年公子十分的相似,不过相较于青年公子的年轻秀气,男子的脸上,更显得沉稳冷静。

四人都目不转睛盯着前方药王谷的入口,虽无人把守,药王谷的入口却弥漫着一片浅灰色的浓雾,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模样,只有隐隐约约透露着一股让人望而却步的感觉。

“离羽,离洛去了那么久,不会出什么事吧?”,男子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略显担忧的声音。

“别担心,”南离羽开口道,声音却因为连日来的疲惫,透露着一丝丝的沙哑,“离洛的奇门遁甲师承于天下第一玄门大师无情子,无情子师父说,离洛是他近百年来交过最有天分的弟子,药王谷的三十六道生死门,应该困不住他,我只是怕他的内伤,承受不住这毒雾。”

莫宁易走到南离羽的边上,正欲在说些什么,忽然间,仿佛看到了什么,手指向药王谷入口的方向,低声惊呼道:“你们快看。”

药王谷入口,山石嶙峋,枯木而立,浅灰色的浓雾弥漫在山谷入口,连飞鸟都不敢靠近。

浓雾之中,若隐若现,似是出现了一阵银铃的声响。

铃声由远至近,尽是越来越清晰。

一个青衣女子出现在了谷口,顷刻之后,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轻巧地轿撵,四个穿着劲装的少女分别抬着轿撵的四个角,悄然地跟在女子的身后。四个少女的动作整齐地仿若一个人,只有轿撵四个顶角的银铃,在风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五人犹如鬼祟般,一眨眼,便来到了车马前。

莫宁易后面的两个青年男子本能反应,想要抽出手中的长剑,莫宁易立刻伸出左手,挡在了他们两个的前面,低声道:“切莫轻举妄动。”

南离羽将手中的长剑递给站在他身边的莫宁易,双手抱拳向面前的女子作了一个揖:“姑娘可是药王谷的人?”

“我奉谷主之命,带你们入谷,”青阳仿若并没有在意南离羽身后对她充满戒备的三人,“病人何在?”

“在马车中。”

青阳左手一挥,在她身后的四个少女便将手中的轿撵放下,就要上前。

莫宁易欲言又止想要开口,南离羽立刻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三人都顺从地没有阻挡四个少女的去路。

四个少女来到马车前,掀开车帘,一个青年公子躺在马车内,他的身上盖着一席轻巧的蚕丝被,长发并未竖起,随意散落在车厢内的地上。面如冠玉,却唇似涂脂,红的诡异异常,脸色却白的厉害。

“闪开。”青阳一声令下,四个少女立刻退到一边,同时,她伸手取下自己别在腰后的长鞭。

“你要干什么?”风凡萧此刻再也没有忍住,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的莫宁易。

青阳一声冷哼,放下正要挥鞭的手:“让你们进谷,已是破例,若对药王谷心存疑惑,你们可即刻离开。”

“凡萧,不得无礼。”南离羽出口呵斥道,“姑娘切莫动怒,我等千里迢迢来到药王谷求医,一切但凭姑娘做主。”

青阳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一句话没有说,右手瞬间发力,再一次挥动了长鞭,犹如电光火石之间,拉着马车的两匹骏马仿若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声声马的长斯声响彻了天空。与此同时,马车的车厢竟然硬生生地被劈成了两半,“轰隆”一声,向两边倒去,扬起了一阵尘土。

这出手的敏捷,下手的力度,也瞬间看呆了马车边站着的四个年轻男子。

四个少女立刻从边上上前,前面的两人,稳稳地托住肩膀,后面的两个人拖住了双脚,看似不过是稚龄的四个少女,竟然稳稳地托起了睡在马车上的人,没有丝毫地晃动,足尖一点,转眼间回到了轿撵的边上,拉开轿撵上的轻纱,将昏迷地男子放进了轿撵中。

青阳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瓷瓶,抛给了南离羽:“里面的药可保你们一个时辰不中毒林雾气的毒,吃了它,随我上山。”

**

不同于谷外的天气毒辣恶劣,谷内的气候却是适宜地犹如江南的阳春三月。

一棵看上去三人高的西府海棠已然是全部开放,艳红色的花朵在这三月却也是格外的惹眼,海棠树下,一个月白色长衫的女子负手而立,谷内的三月,安静地好像没有一丝风,西府海棠的花瓣,却依旧不断的飘落,不一瞬,落满了女子的发间。

“谷主姐姐,”依依一路飞奔而来,却差点没刹住车,撞在了海棠树的树干上。

顾绛河一把拉住了依依的衣领,才阻止了她莽撞的行为,看着她喘着气惊慌失措的不停揉自己的胸口,哑然失笑:“小丫头着什么急。”

“谷主姐姐,青阳姐姐已经把病人带上了山,人已经在兰室了,”依依顿了一顿,“九夏姐姐让我告诉你,怕是来了一个麻烦的病人。”

伸出细长的手指,随意拍了拍发间,殷红的海棠花瓣便纷纷地从顾绛河的发丝间飘落。

“无妨,药王谷的麻烦,从来就没有少过。”顾绛河伸手揉了揉依依的脑袋,不知何时,这个十三岁的少女也长高了不少,“依依,今年西府海棠开得早,一会儿去找玉溪姐姐,让她带你们把花采了做药材。”

“好。”

**

兰室。

相较于室外的毒日,兰室内却是被厚重的帘布遮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线透入进来。

整个房间沿靠墙角都摆放着近似一人高的烛架,错落的支架上插着大大小小的银烛,在昏暗的房间里,闪动着火光。

眨眼望去,这无数大小的蜡烛,竟将原本昏暗的兰室照的十分透亮。

长桌上银吊子里的药材扑通扑通地翻滚着热气,香郁而浓烈。边上装饰精美的银灯上,挂着一套闪着盈盈反光的长针,在烛火中,烧的火红。

铺着厚厚软絮的床榻上,躺着一个毫无意识的男子,黑色的长发散落在榻上,身上只穿了一件浅色的长袍,肤色却在长袍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诡异的苍白,额间却不时渗出细密的汗珠。

床榻边上的九夏拿开搭在男子脉搏上的手,站起了身,微微皱起了两条细长的眉毛。

九夏的身边,站着五个身形相似的年轻男子,清晨闯山的少年也赫然在列,衣衫上仍旧留有斑斑痕迹,却是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

“姑娘皱眉,可是难办?”南离羽时刻关注着九夏的一举一动,一看九夏皱眉,也担忧了起来,如果是药师谷都束手无措,那天下怕真的是别无他法了。

“他究竟是什么人?”九夏没有回答南离羽的话,却忽然问了一句,“他的伤,他的毒,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莫宁易在边上冷冷地插了一句嘴:“姑娘最好不要多管,知道我们的身份,对你们并无好处。”

长得秀气,口气却如此刻薄,这哪里是求医的态度,让九夏顿时怒火中烧,正要回口反击,门边却传来一个讥讽的女声:“清晨不要命的闯谷,卑微求医,这会儿倒是盛气凌人了,中原人的规矩倒是别具一格啊。”

“哗”一声,兰室的门被一双手推开,屋外透亮的光线射了进来,晃的屋内的人一下子睁不开眼睛。

几人只在眯起眼睛的余光中,看见光影之中,一个修长的影子,抬腿踏了进来。随着影子越来越靠近,兰室的门被门外的侍女也再度关上,屋内的光线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

“谷主。”还未等众人看清来着的面貌,九夏已经向顾绛河施了一个礼,快步走到了她的身边。

一个月白色长衫的女子负手而立。烛光照在她的身上,在地上投下一条长长的影子。

南离洛在南离羽边上,用极低地声音说道:“大哥,她就是药王谷谷主。”

南离羽立刻瞪了身旁的莫宁易一眼,似乎在责怪他的口不择言,并对顾绛河深深作了一个揖,身后几个年轻男子虽有些防备,但却也纷纷跟随。

“宁易年纪尚轻,口不择言,还望姑娘原谅,我等不远千里前来药王谷,自然是深知药王谷谷主的大名,还请姑娘能够出手。”

顾绛河并未理会几人,踱步来到床榻边,坐在了方才九夏起身的方凳上。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谷主,他身上的毒可不止一种。”

“是两种。”顾绛河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的神色,此人所中之毒,毒势十分温柔,毒性却十分霸道,这毒,怕是已在他身上已有十数年,但他如今却依旧还是安然无事的,“一种时日尚短,尚是好解,另外这种,怕也是你们闯谷的原因。”

话音落下的同时,右手瞬间按上床榻上的人的膝盖骨,轻敏,却相当迅速。

果不其然。

身中奇毒,却能保的下性命,下盘却空虚无力。

这人,怕是身份不简单。

九夏在身旁也略微有些担忧的低声说道:“谷主,这人的身份怕是不简单,我们贸然救治,会不会给药王谷带来麻烦。”

“夕颜花和三十万两白银,我可保他无忧,”顾绛河迅速抽起手,站起身,嘴角划过一丝清冷的微笑,却让南离羽等人感到一阵寒意:“在你们的仇家上门寻仇之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