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冥界大佬黑化了 > 正文
第1章感谢你曾做我的盖世英雄
作者:何及婧婧吖  |  字数:2050  |  更新时间:2022-01-11 16:25:07 全文阅读

冥界有花,其名彼岸。

妖红似血,美丽张扬,极致妖艳。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花香有魔力,可唤起生前记忆。

接引走向死亡国度的人,踏着凄美的花朵通向幽冥之狱。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忘川河上唯一的风景,是冥界唯一的花。

又名曼珠沙华,地狱花,幽灵花,引魂之花。

喜阴,耐寒,厌光,是来自黑暗的爱情使者。

花语:无尽的永生,灭世的前兆,彼岸的召唤。

三百年前因天界掌管姻缘簿的仙官醉酒,阴差阳错将执法神君青瓷与幽冥彼岸花红烛红线牵错,坏了原本属于牡丹花仙红牡丹的宿命姻缘。

牡丹花仙本就倾慕执法神君已久,因此怀恨在心,与彼岸花多次争锋相对,大闹冥界。

二人大打出手,搅了忘川河,断了奈何桥,绝了万千幽魂的轮回之路。

天界降下神罚十二道,关押于极北寒潭三百年,派执法神君执行看守。

天帝剥了掌管姻缘簿的仙官职位,重新任命新的掌管者,改了执法神君姻缘线。

怎料执法神君与彼岸花互生了情愫,立誓迎娶彼岸花为妻。

牡丹花仙借此闹上天界,天帝大为震怒,要将执法神君贬至下界经历生老病死轮回之苦。

却不想牡丹花仙从中作梗,使计剔了执法神君仙骨,即将落入轮回神魂俱散。

彼岸花闻讯赶来,只收集到了执法神君最后一丝神魂。

彼岸花就此大开杀戒,屠了天界半壁江山,天界被其搅得天翻地覆。

又抢了姻缘簿,剔了红牡丹仙骨,捏碎红牡丹内丹,带着将牡丹花仙残破的“尸体”跳下落仙台。

彼岸花带着记忆一世又一世寻找执法神君,并且在每一世都利用姻缘簿,将牡丹花仙转世强行绑定他人,直到进入下一轮回。

——

时间回到三百年前,冥界。

常年不见天日的幽冥之地,波谲云诡的忘川河水在奈何桥下涌动翻滚。

旁边,是大片大片赤红如血,美丽妖艳的彼岸之花盛开着,极致诱惑诡秘,花香浓郁扑鼻。

一个又一个呆滞的人影顺着队伍站立在彼岸花旁边,吸吮着花香。

有人一脸陶醉,有人满脸狰狞,有人面露微笑,有人悔恨交加。

花香有魔力,能唤起人生前的记忆。

或者一生无忧平安顺遂,或者风餐露宿衣不果腹,或者大起大落无惧无畏,或者达官显贵声名赫赫。

短暂的回忆之后又是默默的领取孟婆汤,一饮而尽,走上奈何桥,进入幽冥之狱开始下一轮回。

孟婆并不是中年妇人,而是一个极其年轻的妙龄少女,她接替上一任孟婆之位已经数百年了。

业务相当熟练,就是性子有些急躁,不够稳重,好在彼岸花在一旁时时看着才没有出什么乱子。

接完最后一碗孟婆汤,小姑娘蹦蹦跳跳跑到一束最妖艳的花朵跟前开始吐槽:“红烛姐姐,今天的鬼魂好多啊,举碗举的我胳膊都酸了。”

“你可以不举,让他们自己喝。”魅惑的声音自花中传出,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

“我也想舒舒服服的躺着啊,可是我的职责就是这个,要是偷懒被冥王大人发现了,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小姑娘揉着发麻的胳膊抱怨着。

“那倒是不至于,他还是很有人情味儿的。”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我都上任一百年了,那次见冥王大人不是吓得心肝儿胆颤的,也就红烛姐姐你才敢说他有人情味儿。”

这边正说着话,远处就传来嘈杂的叫喊声:“彼岸花,你给我出来,躲着不出来算什么本事,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见不得人。”

小姑娘急匆匆跑过去了解情况,一会儿又喘着气噔噔噔跑回来:“红烛姐姐,外面有个很讨厌的女人自称是什么天界的牡丹花仙,说是要找红烛姐姐算账,现在正在外面叫骂呢!”

“先去看看。”话落,一抹如血红衣身影出现在花丛之中,额间印出赤红彼岸花印记,眉眼上挑,姿容绝佳。

红烛施施然过去,小姑娘跟在后面。

牡丹花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花仙和鬼差。

看到红烛出现,牡丹花仙高傲的仰着脖子趾高气昂的呵斥:“好你个彼岸花,总算是出来了,本花仙还以为你要当个缩头乌龟无颜见人呢!”

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女子,红烛凤眸微眯掩盖住乍现的寒光,“这位仙子,恕我直言,我并未见过你,又何来的恩怨让你如此大闹我冥界。”

红牡丹气的脸庞通红,愤愤开口:“何来的恩怨,你还问我何来的恩怨?若不是你贿赂掌管姻缘簿的仙官篡改了我和执法神君的红线,我会这么气愤来找你讨说法?”

“牡丹花仙此言差矣,你并未了解清楚事实真相就在此地大呼小叫,扰乱我冥界秩序,实属不该,何况近日我并未离开过冥界,更不认识什么姻缘仙官。”

红烛忍住眼底的不耐之色,冷冷的向着红牡丹解释。

红牡丹此刻越说越气:“你还不承认了,我们同是天界的同僚何故诬赖你一朵下界不起眼的彼岸花,真是好笑至极!”

红烛看了一眼红牡丹,声音带着丝丝冷意:“那你想怎么解决?”

红牡丹嗤笑出声:“我要你三拜九叩向我谢罪,然后去仙官哪里修改姻缘簿,至于代价么就先取你半条命好了。”

红烛敛着眸子,长睫遮住眼底的情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亲自取我的命了。真是令人期待呢!”

一阵掌风袭来,吹的红烛发丝飘扬,衣袂翻飞:“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二人开始过招,红牡丹招式狠辣阴毒,极其刁钻,完全不似天界仙子的作风,倒像是妖魔界的风格。

红烛本来不想惹事,在冥界除了冥王就她最大,平日里也懒散惯了。

谁知这红牡丹如此厚颜无耻,得理不饶人,处处下死手想治她于死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