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断念
作者:墨白笙  |  字数:3463  |  更新时间:2022-01-19 11:49:21 全文阅读

尚胧月身着一袭红色婚服端坐在床上,淡墨色的发丝批在身后。

房间里烛影摇晃,将她的影子拉的有些长。红色的蜡烛上刻着一个金色的囍字。

婚房中挂着许多红色的丝绸和礼花,娇滴滴的新娘还盖着红盖头,正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她的如意郎君。

今日终于能够跟她日思夜想的人成婚,尚胧月高兴的嘴角都合不拢,一整天下来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窗外的天色渐渐变得昏暗,一轮明月出现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逝着,门外依旧没有半点儿动静。

她都在房间里等了他那么久,也不见他半点踪影。

或许是有些担心他,所以尚胧月半掀起红盖头,一张娇艳欲滴的脸蛋便露了出来,目若秋波流转。

脸上的肌肤白如雪,仿佛吹弹可破,艳丽的红唇微微紧抿,眉头微皱。

她面露焦急的朝窗边望了望,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到了她的耳中。

她心下一颤,知道是他来了——

尚胧月赶忙放下掀起一半的红盖头,调整了下姿势又重新端坐了起来。

此时她的心跳怦怦直跳,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现在的她很是紧张。

房间里面很安静,安静的能够听见她自己的心跳声。

白嫩的双手放在腹部的位置,手心都紧张的冒出了许多汗液。

门被推开时发出了吱呀的响声,她心头微颤了一下,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一个身着红色喜袍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剑来到了她的面前。

男人脸上泛着微红,但并不是他看见新娘脸红,而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他冷冰冰的看着她,步伐不稳的走到尚胧月的面前。

他站了有好一会儿了,手却迟迟没有掀起她的红盖头。

一抹厌恶、恶心、憎恨的感觉从他心中蔓延出来在不断的发酵着。

她眉头微蹙,红唇轻轻抿了抿,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衣裙:“夫君怎的不掀盖头?”她的声音甜美。

男人冷笑一声,他俯身凑到了她的面前,温热的气息伴随着浓浓的酒味扑面袭来。

即便隔着一层红布,她也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酒味,她眉头紧皱,正欲开口,下一秒她的盖头便被挑飞。

红盖头被他用剑掀开,低着头的尚胧月自然是没有看见他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在盖头被掀开后她嘴角处的笑意更浓了,可当她抬头看向眼前的男人时,眼前的画面跟她想象中的画面却截然不同…………

尚胧月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手拿着黑色长剑对着她,墨色的双目中尽是恨意,眼里是绝对的肃杀。

男人怒道:“你害我弟弟被贬到关外!至今生死未卜!你还想我娶你?做梦!”面对男人对她突然的怒吼,尚胧月有些不知所措。

他现在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般,仿佛要将她给撕碎吃掉。

她愣怔的看着他,脑中正在想着要说什么,她赶忙解释道:“夫……夫君…我…我也是为了你好…”声音在发抖,面对这样的他,她感到害怕。

男人瞳孔猛的收缩噗之以鼻的道:“为我好?”这仿佛是他听过最搞笑的话语。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

还没等尚胧月来的及反应,男人拿起手中的剑,一剑刺穿了她的肩膀———噗嗤一声是剑入肉发出的声音……

瞬间鲜血就如同洪水般涌出,在这一刻她的心像是被狠狠的刺了一刀,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起来。

娇嫩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

男人脸上毫无心疼之色,他反倒是笑着问她,“痛吗?”他在她的耳边低语着。

她冷冷一笑,嘴角勾起一抹自嘲,肩上的痛跟她的心痛相比……算不得什么……

尚胧月的眼里含着泪水,眼眶猩红,嘴唇微颤,面容楚楚可怜:“为……为什么?”她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听起来很让人心疼。

眼前的男人并未对她有丝毫的怜悯,他看着她的眼神只有厌恶。

他再多跟她待一会儿,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看着她这张脸,他越发觉得恶心,心中的怒火已经蔓延了出来,他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理智了,男人快速地抽出刺在她肩上的剑。

她发出一声闷哼,眼里满是绝望之色……

随即他怒喝一声,一剑向她劈去。

若不是护卫及时赶来,恐怕她就命丧黄泉了………

成亲五年来,他从未正眼瞧过她,也从未与她行房事,她在落王府的待遇连下人也不如,落王府中的下人都不把她当人看,但好歹她也是落王妃,表面上对她还是要装一装的。

万一哪天她东山再起,第一个报复的就是那些欺辱她的人,下人们还是有些顾忌的。

她每日都活的很煎熬,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落文宇来云水阁,不然就是在他元庆阁等他。

可他一见到她就会转身离开,每次都是如此。

日子还长,她认为自己能够把他这颗冰块给捂化。

可惜她错了……这五年的时间里他对她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

哪怕她为了他扛了刺客一剑,他也未曾正眼瞧她一眼………

终于她实在忍受不住这样的日子。

她进宫去找落文宇的母妃,她知道落文宇的母妃很喜欢她这个儿媳,所以她便将她未曾与落文宇同房之事情告诉了德妃。

德妃便是落文宇的母亲,德妃得知此事后大怒:“这个不孝子!”

尚胧月赶忙劝道:“母妃莫要动怒,儿媳倒是想到了一个法子可以让他与儿媳圆房。”

“只是……”尚胧月犹豫的看了德妃一眼,欲言又止。

德妃:“只是什么?你但说无妨。”

“儿媳想在他的茶水中放那种药,这样他喝下后便能跟儿媳圆房,只是儿媳怕他知道后会大怒。”

“这个你不必担心,若是他追问起来,你便告诉他是本宫出的主意,你让他来找本宫便是!”

尚胧月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这样不好吧…儿媳不想看见您和他闹的不愉快……”

“此事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本宫便是你的靠山,你日后无需怕他!”

尚胧月在得到德妃这个大靠山后,她满意的回到落王府,她在落文宇日常饮用的茶水中放入了药。

当晚,她便与落文宇圆房了,整个过程是很痛苦的,他对她很粗暴,一点也不温柔。

第二天一早,落文宇醒来时发现尚胧月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竟躺在他的身边,他猛地撑起身子,看着她。

脑袋突然有些胀痛,他的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声。

他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那女人竟然敢在他的茶水里放那种药!

这另他对尚胧月的厌恶又深了。

落文宇起身快速的穿上衣服,尚胧月这时醒来,他看见落文宇正在穿衣,她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纱衣坐起身看着他。

凭她对他的了解,她知道他肯定会发怒,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男人正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啪的一声脆响落文宇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贱人!”接着又是好几下。

她整个人都懵了……

白皙的脸蛋被打的红肿,脸上都起了手掌印,接着落文宇将她扔在了落王府的门外,连同她的陪嫁丫鬟一起给赶了出去。

尚胧月衣衫褴褛的靠在落王府的门上,她抱着双腿蜷缩在一起,街上的路人都朝她纷纷投来目光。

更有甚者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她的丫鬟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外人看尚胧月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

尚胧月低垂着头的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双手抱着头痛哭,眼中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地。

一只幻化成人型的虎妖从落王府前经过,他一眼便看见了蜷缩在地上的尚胧月,她的姿色绝美算得上是灵冥国数一数二的绝色美人。

尚胧月的美色瞬间就吸引住了这只虎妖。

虎妖猥琐的看着她笑了,他来到了尚胧月的面前,挡在尚胧月前的丫鬟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虎妖给一掌打晕在地。

他一把抓住尚胧月纤细的手臂,将她整个人都给拉了起来,尚胧月捂着半裸的胸口,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你想干什么?!”她惊恐的道。

“我想干什么?”他的视线在她暴露在外的肌肤上的色眯眯的打量着。

“那还用说吗?”虎妖邪笑道。油腻的嘴唇就朝着尚胧月那,樱桃般的小嘴凑了上去。

眼见着就要亲上了,她情急之下一巴掌扇在了虎妖的脸上,虎妖的眸子瞬间暗沉下来,他怒吼一声,变成了妖的形态。

周围看戏的人全都被吓跑,一时间外面全是尖叫声,尚胧月已经被吓的连话都说不出,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锋利的爪子刺破了她的腹部,尚胧月咳了一口血出来,腹部的疼痛令她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在这生死关头,她想着的人居然还是落文宇,她觉得落文宇在怎么恨她,也不会不管她的死活,这是她仅存的希望和念想………

可事与愿违,她最后的希望也没了,门后是落文宇和他属下的对话。

“王爷……在这么下去,王妃她恐怕会死………”

落文宇冷笑一声,“她的死活与本王无关。”他的语气很平淡。

“可皇上要是追究下来………”

他眼眸一狠,眼里是绝对的肃杀和狠戾:“皇上那边本王自有分寸!”

他怒喝一声:“退下!”

“是!”

尚胧月这次是彻底的死心了,她本以为这五年的时间她能让他爱上自己,可结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她闭上眼睛,泪水滑落下来。

在段感情中至始至终都只是她一人在付出,她现在算是明白了,无论她再怎么做,他也不会对她心动。

她现在放下了,尚胧月不禁自嘲的笑了一声,她早应该放下的………

她早就知道,这是一段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她明明知道这一点,但……她还是要赌一把。

结果却是输的遍体鳞伤………

若有来世,她不要爱的这么痛苦………

意识正渐渐消失,脑中不断响起他刚才的那番话,她的心已经彻底死掉了……

虎妖见眼前的人断气后,他像是扔垃圾一般,随手将人丢在了地上,“呵……这么快就死了,真是无聊……”说完他就消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