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朝穿越两回还
作者:良木大人  |  字数:2055  |  更新时间:2022-02-22 07:41:53 全文阅读

“快来人啊!把她绑起来!”

原本拥挤狭小的房子里冲进来了几个魁梧健壮的大汉,将那屋内身着蓝色素衣,简单盘扎的头发上别着一根桃木簪子,身材纤细如弱柳般的女子团团围住。

那女子慌乱起身,身旁的古籍散落一地。

“你们干什么!”

“你爹把你卖给西城的许三门了,”那群大汉相视一眼,竟然呵呵笑了起来。

确实该笑,那许三门婆娘都有五个了,今年也有七十多了,家里趁了几亩地,还和知县有关系,人都怕他。

“不可能!”

“小婉啊,”一个尖锐的声响,细薄如刀:“你也不小了,该出嫁了,别天天守着那老东西。这不,那许员外连聘礼都给我了。”

洛小婉一下子就听出了,那正是她那没日没夜赌钱的爹。他们家世代苦心学医原本凭借祖传的本事,悬壶济世,可那家底全都让那人给败光了,夫人气死了,这不又要把刚及弱冠的姑娘给卖给别人。

听完这话,洛小婉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瞳眸变得低垂,阵阵泪花在眼里翻滚。

那门口的老头倒是眉开眼笑,插起腰来侃侃而谈,向那身边的人摆摆手:“那许员外家有的是钱,你干嘛跟着我受这罪,早些啊……”

话音未落,那洛小婉就被那一群人强绑了起来,抬上了早就在门口准备好的小红轿,她就在那不及一人高的花轿里坐了整整一天,是整整锁了一天的。

任凭她如何敲打着简陋的花轿,都无人理会她,奸佞的木刺划伤她的脸庞,粗糙的木绳深深陷进她的脚踝手腕,她大声呼喊,也无济于事,被人敲晕关进了柴房,与那蛇虫鼠蚁处了一晚。

第二日,被人强拉下,换了婚服,化了浓妆,从许宅的狗门里塞进去的,因为只有正妻才配走大门。

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嗓子沙哑得吱不出声,眼睛也是红肿得厉害,再也挤不出一滴泪水。

没有大礼,没有红纱,只是请来了几个喝酒的人,知道的以为是娶小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了人。

“你当你是什么!赔钱货!”洛小婉被锁在了里屋,这是她头一次穿上凤冠霞帔,大红的凤凰锦绣,上边绣着五只翻飞的金凤,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翠玉两开,浓妆丝丝晕开,衬得她绝美的面容白皙明艳,面若桃花。精心描绘后的脸庞,黛眉似弯月,樱唇若朱丹。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如仙般的绝美容颜令人痴迷。

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透过她从未见过的铜镜,也从未将如此精巧的自己,竟然干干笑了起来,抽动着嘴角,皱着脸颊,哪怕昨天是那老东西对他最温柔的时候。

她抄起了桌子上的灯盏,点燃了那苍白的床帐。

火势越来越大,狂舞的火蛇如同恶魔一样扭动着身躯,它不断地吐着火舌,仿佛要吞噬一切,她不断回想着母亲还在的时候,有人教她医术,给她买衣服水粉……

她笑了起来,甚至是有些猖狂,她连死都不怕,她想快去找母亲了。

忽然一桶冰凉刺骨的水浇在她的身上,一把大手猛得打掉了她头上的凤冠,狠狠地打在了她的头上,强失力,她猛得摔倒在地上,被熄灭的火光在她眼里逐渐变得模糊,她的双眼变得朦胧,眼皮沉重到再也张不开。

“混蛋!你还要烧房子?”

那话在她耳边萦绕直到,再也听不见……

她忽然张开了眼,猛得坐了起来。

她全身赤裸躺在了一间酒店的大床房里,整洁的床被,灰蓝色的高大壁橱,落地的阳台,身旁还燃着安神香,微弱的灯光,一副平静。

咔!门禁的声音,门猛得被打开,重重打在墙上,一个提着名牌包包,烫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子踩着高跟鞋怒气冲冲地直冲洛小婉走过来,还未及洛小婉反应,一巴掌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赔钱货!你都躲到这里来了!”

洛小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紧紧包裹在身上的被子,试图躲避,可是无济于事,那女人好像并不满意,又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摔在了墙上。

洛小婉头痛得厉害,可是她的记忆竟慢慢消失,新的记忆一点点浮现了出来,这人也叫洛小婉,也才二十岁,那是她继母带来的姐姐洛璃,是一个男人带她躲在这里的。

洛璃见洛小婉不再动弹,便背过身,眉毛跟着眼神转动,下巴轻挑,扬起唇畔,拿出手机来打起了电话。

“老东西!找到她了,还没死。”

不算很久,洛小婉浑身只有一件单薄浴袍,连鞋都没有,只身站在那一眼望见的是极尽奢华的大厅,繁复的灯饰却发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墙壁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影,穿过宽敞却冷清的长长走廊,两面的名画里名人的眼睛像是能攫住人的心灵。

又过了许久,那洛父忍不住开了口:“婉儿啊,爸爸也是没有办法,咱家的生意不好,那解家愿意与我们合作,可是解家执意要娶你姐姐……”

洛小婉好似听出了门道,眼眸微低,柔眉一挑,微启丹唇:“那就让她嫁啊,这解家不是有权有势吗?”

那坐在沙发上的洛璃不愿意了,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说什么呢!那解沐辰都残废那么多年了,去了跟守寡有什么区别!”

“婉儿啊,你姐姐不愿意……”

洛小婉鼻息一声,漂亮却无神的大眼睛轻转一下:“你这是,也把我卖了啊。”

“是啊,洛小婉,你就这点用了,别辜负了你姐姐的一片好心啊。”那另一旁一袭紫衣旗袍,上面绣满了黑色的牡丹,脚蹬黑丝,手持羽毛扇,叶眉挑挑,双目微张,朱唇轻抿,似笑非笑,好一副轻挑模样。

“好啊。”

“你…你答应了。”那洛父好像对洛小婉的反应很为震惊,几次确认,才很难相信她应下来了。

“哟,不是之前寻死觅活的时候了。”

洛小婉没有理会她,顺势把耷拉在身子两旁玉藕般的手臂抱在胸前:“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