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阴阳点妆匠 > 正文
第一章 死人敲棺
作者:摔笔惊墨  |  字数:1943  |  更新时间:2022-04-14 10:40:21 全文阅读

天已经黑透,小县城里面还有点灯光。

颠簸的小道上一辆小摩托晃晃悠悠,车前发黄的灯光是唯一的光亮。

振耳的摩托发动机声回响在耳边,还有发小张伟扯着脖子大声喊着说着什么。

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听清楚。

我父母早逝,是爷爷一手带大。离家三年未归,并不是我不想回来,而是听了爷爷的话。

爷爷很疼我,我却对他又敬又怕,他说的话,我从来不敢反驳。

家里的亲戚也交往甚少,倒不是我家三亲不眷,六戚不亲,而是我大伯一家早在父亲离世时候就断了关系。

说来不过因为父亲的高昂医药费,同村住着,还不如陌生人亲近。

路上倒还顺利,在下车的时候,我看到老宅门前挂着的那对白灯笼,上面的奠字实在晃眼。

脚下有些发软,险些没站住。

张伟停好摩托一把扶住了我,关切的问道,“三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脚下有些踉跄的走进院里,正对院门的中堂之上,几块白布围着桌子,摆着一块叫我心脏几乎骤停的灵位。

叶氏,叶填海之灵位。

院里除了狼藉再无其他,大伯、大伯娘两人在往篮子里装贡品,准备带走。

地上放着的火盆没有丝毫火星,只余灰烬,香炉里更没有续上香火。

院中哪里还有棺木的影子,看来我还是回来晚了。

爷爷已经被他们下葬,我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我失了魂一般,丢了手里的行礼,双眼充血的飞奔进去,大声质问那两人,“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不等我回来!”

回答我的只有大伯娘的嗤之以鼻,还有大伯不耐烦的哼声。

“这些都是你爷爷的遗嘱,他决定的难道还要叫你首肯不成,你当你是谁?叶家的瘟神?”

我从出生就有这样的威名,当时天上连打九雷,阳气鼎盛。

我娘因生我难产而死,父亲也伤心过度,身体每况愈下。

曾有个和爷爷交情不错的大师,给我批过命。

此女六亲缘浅,福寿不齐,天生白虎,一生流离。

白虎是全阳命格,阳极而落,盛极而衰,如果我是男孩,可能活不了几年,幸亏是女孩,才留得一命。

爷爷一手风水堪舆的本事十里八乡无人不竖大拇指,一辈子受人尊敬。因为不想让我受罪,为了留住我这个瘟神的命,动了秘术向天借寿,

许下大愿,容此女平安活到成年,必入阴阳行,承点妆匠衣钵,替天行道,为善积德。

之后爷爷遭反噬迅速衰老,从那之后我身体好了些,虽然磕磕绊绊,极易招邪,也到了高中毕业。

大伯娘他们言语刺耳,如尖刀伤人,却没有说错。我双膝一软跪在爷爷灵位前,眼泪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

大伯娘尖锐的嗓音响起,口气厌烦的说道,“这宅子你爷爷要留给你爹,我们也不惜争什么,不过你爹看病欠下的帐咱们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我跪在地上,心中只有悲痛,人走茶凉也不过如此。

爷爷刚走,连头七都没过,他们就要发作起来。

还是在爷爷的灵堂上,他们急着要债,逼他的侄女,逼她这个才刚满十八岁的学生。

大伯没有阻拦,更是在边上不停找补,“钱也不多,八万九千七,你大伯娘那边有欠条有明细,你想看随时来,这账不能再拖了。”

大伯娘话更加难听起来,“别和我说没钱,没钱就买了这老宅子,这房子卖了八成够还我们那点陈年烂账。要不直接嫁了,反正也十八了。”

“滚!”

我眼含冷意的看着这两个人,低低的吐出这个字,感觉身上一阵子轻松。

大伯叶德旺听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滚!”

我站起来沉声一喝,看着那对夫妻尖酸刻薄嘴脸。亲情,不过如此。

巨大的声音把张伟都吓得一哆嗦,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从小到大他从没见我发过这么大火。

“你个瘟神克父克母的贱种,你怎么和长辈说话呢!”

大伯娘嘴皮子是在村里打架练出来的,从不饶人,张口间那些腌臜话一连串蹦了出来。

大伯叶德旺更是抬起了做惯农活有力的大巴掌,想要教训我一顿。

就在这时,一股子寒冷的风,夹着呼啸之声从外面吹进来,吹得那一对白烛火苗忽闪,正中间爷爷的灵位居然前后摇晃,竟直直倒下。

灵位不偏不倚的砸在大伯头上,吓得刚才还满口污言秽语的大伯娘尖叫出声,四处惊恐的张望着。

她双手合十叨念,“爹,您别怪我们啊,我们可是为了给叶旭,您唯一的男孙娶媳妇,逼不得已啊。”

“您行行好就不要闹腾了啊!”

张伟离我近了几步,脸上也有点紧张,兴许是想闹腾的要真是我爷爷,离我近点才最安全。

屋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这样的时刻连我身上都出了一层白毛汗。

“灵堂之前枉顾至亲,灵位碰头,死人敲棺,这是逼着老头子带走一子啊!”

这样怪异的一句话落在屋内几人的耳朵里,都觉得后脖子发冷,脚后跟发晃。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的黑暗中走出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他一身身布衣,腰上系着两头耷拉下来的布腰带,后脖领子上还插着一根尺把长的黑嘴铜杆烟枪,和老社会的农民一个打扮。

“舅,人吓人吓死人的好吧!”

大伯和大伯娘都松了一口气,张伟也拍着自己的胸口,放松了神经。

他俩刚才被吓坏了,也不想久呆,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脚下带风一般溜了。

我看向来人,他正是我爷爷的忘年好友,张伟的亲娘舅,被我称作伍叔的伍搬山。

吃死人饭,继承老手艺的点妆匠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