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女官私奔记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命案真相
作者:楚若夕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12-09-29 23:40:28 全文阅读

见她这个时候回府,又未穿官服,许安秀略一思量就猜到了,拉过她的手坐在床上,叹气道:“终归还是这样……也罢,这官不做还更好些。”

许芷陌安抚般的道:“嗯,放心吧娘,女儿定会尽量去找谋生之法,以后的事就交给女儿吧。”

闻言,许安秀不由一愣,与古彦青相对会心一笑,随即才道:“之前娘不是说过已经筹备过后路吗?早前就已经在乡下置了一处地产,还买了几亩田地,好等我与你爹以后可以回去养老。虽说在乡下不能与这里比,但终归有房子住,种得那几亩田也能维持生计。至于你与云霖……”

说着她顿了顿,看了一眼云霖后才继续道:“学堂若要继续办下去也可,你们可以在乡下住几日,在这边住几日,也免得在乡下太寂寞。”

“诶?”许芷陌显然是没想到会这样,愣了片刻才无奈道:“那是我多心了……去乡下也好,无需再管这些烦忧之事。”

许安秀略微颔首,道:“日后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吧,娘不会再干涉你,若是你愿与我和你爹在乡下当个女地主也是可以的。”

许芷陌不由失笑,点点头道:“好。”

许安秀转头看向云霖,有些歉意的道:“只是委屈你们两人了,亲事照旧在十六,但却必须减少用度,来的人估计也不多……毕竟有些人在你落魄时,往日的那些交情就不再有了。”

云霖微微一笑,道:“无妨的,只要能与芷陌成亲便好,其他都不重要。而且以后的路,我会一直陪在芷陌身边,一起努力一起面对。”

许安秀满意的点点头,道:“那便好……还是没看错你。好了,你们也去收拾收拾吧,待今日将府中之事办妥,债务还清后,明日一早便启程去乡下。”

“好。”既然不用为日后太过忧愁,许芷陌便不再伤春悲秋,点下头应了后,便与云霖一起回房。

有阿七和小十在,就这么一会,房中的东西就已收得差不多了。

不过在看到那几个大箱子后,许芷陌还是不由扶额:“怎么收了这么多?带些常用的东西便好,其他的能拿去抵债便不要带了吧。”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亲力亲为的翻箱子,这一挑还真的给她挑出了不少东西,最后再理一理就只剩下两箱半衣物,半箱书。

而至于那些平日都不怎么戴的首饰,许芷陌将它们用布抱起来塞给阿七,道:“就算不用这些还债,拿去当了换点钱也是好的,要知道,你们小姐我已经不同往日了。”

阿七无奈,只得接下道:“是的,小姐。”

许芷陌拍了拍手,拉着云霖到院中坐下,询问道:“你是暂时待在这里,还是跟我们一道回去?”

云霖握住她的手,笑道:“自是跟你们一道,学堂的事已然差不多稳定下来,暂且托付给乔煜就好。”

“那还是要辛苦师兄了。”一切都安定下来,许芷陌的心也慢慢平息下来,有些事既然无法再挽回,那便换个方向去走别的路,真心没必要钻牛角尖。

一天的功夫下来,偌大的许府便空荡下来,不仅将府中的下人与随从全都好生打发了,就连一些曾经花重金买下的名贵家具与古董也通通让人来估了价卖给了需要的人。原本热闹繁杂的许府,转眼间就成了无人居住的空宅。

云霖去了学堂交代事情,再回去收拾行李,今夜便先在许府客房住下,明日好一起上路。

留下许芷陌一人颇为怅然的走在府里的长廊,她原本还觉得要一世住在这里会很是厌倦,如今要离开了才发现极为不舍。但不舍又能如何,人终究还是敌不过天命,尤其是脱了那些虚名后,更是做什么都无能为力。

阿七匆匆来寻人的时候,她正坐在后院的凉亭里,对着一波清水发呆。

看着她那颇为冷清的身影,又想起之前见得那温润如玉的公子,阿七不由暗自叹了口气。他终究只能做一个伺候的人,而无法真正做她的侍从……不过这样已是很好,最起码也能陪伴一生吧?

阿七无奈的摇摇头,甩去那些想法,上前轻声道:“小姐。”

“嗯……”许芷陌回神,转过头来道:“怎的,有事?”

阿七道:“容府派了人来,说想见小姐您。”

容府?许芷陌略一皱眉,起身道:“在前厅?”

“是的。”阿七点头。

她倒是要去见一见,看容妍又在玩什么花样。

许芷陌敛起其他情绪,径自往前厅走去。

来的人是容妍的贴身小厮容音,地位与小十差不多,容貌能与凌月阁的小倌有的一拼,而且年纪一到大概就要进容妍房里当侍从。之前见过几次,她还打趣的调戏过他。

如今再见,却已是人是物非。

容音见到她,依旧如往常的先是行礼见过,随即才道:“小姐让小的来请许小姐出去一叙。”

容妍要见她?说什么,还嫌打击她不够吗?

心里虽是这样想的,但许芷陌还是点下头应道:“好,走吧。”

与阿七交代了晚上大概不会回来吃饭后,许芷陌便跟着容音一同上了马车,直奔醉归居而去。

依旧是容妍惯常要的雅间,身边也依旧有林羽声,她推门进去之前,两人正如往常一般的说笑,见到她来也似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笑着打招呼。

许芷陌却是做不到这般洒脱,从进去到坐下都是沉着一张脸。而不知为何,在家里未出事前她本是有很多话要问容妍的,出事后,就觉得什么都不想问,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至于为何会来,只是想看看这个时候了,容妍还能与她说些什么。

对于她的一声不吭,容妍也不介意,依然是笑容不改的让小二上菜,然后亲自给许芷陌倒了茶。

坐下后,才道:“芷陌……听说你被罢官了,以后有何打算?”

许芷陌皱了皱眉,抬眼看了她一眼,仍然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容妍笑了笑,道:“知晓你心情不如何,我与羽声点了不少菜,好好吃一场便应该能恢复过来。另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虽然我没那个能力让你恢复官职,但其他方面还是能略尽绵力的。”

许芷陌的眉头皱的更紧,此刻就算什么都不想说,还是不得不开口道:“那好,就帮我一个忙……告诉我灯镜与尤辰之死的真相。”

容妍略微一顿,随即神色不变的道:“你又何必呢,早就与你说过有些事既然做不到,那便顺其自然不必太过勉强自己。如今害得自己被罢官不说,许府还落魄至此,值得吗?”

闻言,许芷陌咬了咬唇,问:“难道生意上的事……也是因为此案,你才下狠手的?”

容妍可有可无的笑:“原本我只是一片好心,想着有钱一起赚,不过许伯母没那个运气,我也是无可奈何。”

果然是……她还想着容府怎会那么贪心,明明两府共存了多年都相安无事,为何偏偏容妍就要针锋相对,原来还是为了这个案子。是想完全断了她的后路吧,无法再干涉容府的事,无法再去步步紧逼。

而想来罢官,也并非完全是因为她需要担这个责任,容妍也定是功不可没。

思及至此,许芷陌不由冷笑:“为了掩盖真相,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如今我只想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将所有真相告知。”

容妍看了看她,随即才无奈的叹气:“也好,总该让你败个明白不是吗?”

“常去凌月阁的人,并非容姨,而是我娘。”容妍坦然的对上她惊讶的双眼,道:“我娘本就与你娘不同,府里养了一堆男人不说,还总是爱去那种烟花之地找新鲜。但那种地方人多嘴杂,我娘一喝醉又控制不住自己,难免将某些不该说的事泄露出来。虽说那些小倌都称不会乱说,可活着的人,永远是不可信的。娘便借着要给他们赎身之说先哄住人,然后借机让他们再也没办法乱说半句话。原本我们是想着万一掩饰不了了,就推容姨去顶罪……可是没想到,她率先借此来威胁我们,想求得荣华富贵,而不再是居于人下。可是她又哪里知道,对于我们而言,一枚不再能控制的棋子只有死路一条,唉,真是可惜了。不过还好,府中还有个能干的管家,倒是不必多愁。”

许芷陌原先是有猜到真正凶手是容夫人,但却没想到有些事就是这么简单,她们想杀便杀,完全不管这是人命,而好像就只是杀了一只鸡一只狗一般不足一提。

可有些事便是如此无力,就算她如今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却也是奈何不了容妍,更是无从替那几人抓得真正的凶手。

容妍喝了一口茶,道:“不过你放心,凶手总是要有一个,虽然无故多背了两条人命,但一条也是死罪,几条也是死罪,都没差别了不是吗?”

听到这里,许芷陌再无言以对,黯然的垂下眼帘自顾叹了口气后,便起身径自拉开门出去。

只余里面二人仍是神色不变,该喝茶喝茶,该旁观旁观。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大概就是如此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