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女官私奔记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最终章
作者:楚若夕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12-09-30 21:10:56 全文阅读

而就算是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容妍有多可恶,许芷陌却也知不该以卵撞石,免得日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既然容妍这般高抬贵手的放过了她与爹娘,云霖也毫发无损,她就该知足了,而不是非要庸人自扰的折腾个一败涂地才算了事。

这一次她也没隐瞒,回去后就与云霖说明了,也直言不想再去管,只愿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一世,与他一起。

而云霖早在清楚这桩命案的始末时就已经猜得七七八八,当下也未过多惊讶,只是笑着安抚了她两句,然后就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到别处,不再提容妍半句。

平安无事的一夜很快便过去。

次日,天还蒙蒙亮,云霖就轻手轻脚的起身,然后独自出了许府。

待他带着几名壮汉,以及一辆稍大一些的马车回来之时,许芷陌还在伸懒腰问房外的阿七几时了。

云霖微微一笑,略一挥手让阿七先去帮着收拾东西上马车,然后答道:“回小姐,辰时了。”

他的声音许芷陌怎会听不出,只略一停顿,她便连忙快手快脚的将昨夜已备下的衣裳穿上,顺了顺头发,再简单洗漱一番后,就冲到门边开门:“你怎的起这么早?”

一直耐心等在门外的云霖,见到她不由笑道:“从小习武都是要早起,已成习惯了。你先稍待一会,阿七他们应该马上就好。”

“无妨,我自己来就可,你进来坐吧。”说完,许芷陌便径自转身到梳妆台前坐下,拿起梳子准备给自己折腾个不麻烦清爽利落的发髻,彰显着日后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了。

待许芷陌将自己收拾妥当,与云霖一同出了府,就见自家娘与爹还有愿意留下来的管家、贴身随从以及阿七小十他们已经在马车上候着了。行李全都堆在马车后头的板车上,那马车很大,就算坐八个人也是没问题的,更别说那随从与小十已经自觉的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赶车人的身旁。

两人刚要上马车,就听乔煜的声音忽地响起:“师妹,云霖!”

许芷陌蓦地看向云霖:“糟了,忘了向师兄道别。”

云霖无奈的笑:“昨日我已与他说了,他现在便是来送我们的。”

“……”看她糊涂的,都怪容妍扰了她的心智,都忘了云霖是有回学堂,而且是要把那里托付给乔煜的。

待马近了,两人才看清不止乔煜一人,后头还跟着靳贺与端木梓,不过他们两人没敢骑马,而是由乔煜用马车拉过来的。

想着他们大抵昨日就领了那杖责,许芷陌连忙上前,挡住想要下来的两人,道:“送过便好了,不必再多礼……毕竟我已是个百姓了,不再是你们的许大人。”

端木梓与靳贺对视一眼,皆有些难过的道:“大人……”

“好了。”许芷陌笑着摆摆手,道:“见到你们没什么事我便也放心了,得空来乡下看看我都行,也不是离得太远,真心不必这样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她这般一说,两人皆是有些忍俊不禁,靳贺是尽量忍住了,端木梓则是释然的笑道:“与大人这大半年来的相处,实是让端木印象深刻,大概会一生都铭记于心……还望大人莫忘了端木与靳县尉才是。”

许芷陌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再自然不过的点头道:“肯定是不会忘的……你们二人,记得保重。”

闻言,二人皆是一拱手,认真的道:“大人也请保重。”

暂时是无法让他们改口了,许芷陌便也只好无奈全都应下,然后转过去看向正与云霖说话的乔煜。

“师兄,之前那命案无需再查,留给下一任县令或者赵刺史大人去查都可。”许芷陌顿了顿,道:“希望你能明白,我与云霖都不希望你去淌那浑水。”

未想到她会先说这个,乔煜先是一愣,随即才点头道:“我知道,师妹尽管放心吧。以后有事的话尽管写信与我,我也会抽空去看你们的。”

许芷陌笑吟吟的看他:“以后自是少不了有事要麻烦师兄你,你不来看我们,我们也会赶着去看你的。”

这回乔煜不再跟她抬杠,直接坦然的道:“好啊,随时欢迎。”

云霖适时的插话进来道:“好了,我们便先上路了,有什么事书信联系便是。”

乔煜颔首道:“嗯,一路顺风。”

“就这么一点路,放心吧。”云霖拍拍他的肩膀,与许芷陌一同朝马车里的两人挥了挥手后,便转身上了那一直在等候的马车。

*

所谓的乡下,其实也就是临江县的一个颇靠近镇上的村子,住在那里的人大抵都是些大户,靠收田租便能过活。

亦是许安秀的娘,也是许芷陌的祖母住过的地方。

许安秀正是在老宅附近置了一处院落,而这些年也从来未曾冷落过老宅,该修葺的都有请人,宅子里也常年有固定的人来打扫保持整洁。

而许安秀的打算便是,她与古彦青住老宅,然后新宅留给许芷陌与云霖成婚后住。

但一想到许芷陌的性子,她便没先说,而是先带着一众人先在老宅住下。然后唤来管家,细致的交代了要做什么,要请几人,要再置办些什么。

而至于许芷陌与云霖,一到她便将两人赶出去与村子里的打招呼先熟络一番,想去附近的镇子上逛逛也不是不可。

许芷陌小时候被藏在深山老林里,大一些因身子不是很硬朗便没再出过门,再便是当了官到现在,所以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可以成为她老家的村子。

不过村子并不是很大,他们的马车辅一进村并且在宅子里安顿下来,村里的人就都知晓消息了。虽说并不识得她,但凭着那与许安秀有些相似的眉眼,便都猜到她是谁了。

大户那些会找时间去许府拜访,小户那些便是趁着现在遇上就热情的招呼,并无人对他们归乡的行为觉着好奇,更无人说三道四。

毕竟许府就算落魄了,在这里的家底还是有目共睹的,而且生意场上的事谁也说不准,好歹曾经风光过。

许芷陌与云霖一个个的招呼过去,走至村外才蓦地松了一口气,摇头道:“以前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真心有些不习惯与尴尬。”

云霖替她拨了拨鬓角的碎发,笑道:“以后慢慢便习惯了,不急于这一时。”

“以后……”说及这二字,许芷陌忽然有些感触的道:“其实我还未真正想过以后要如何是好,总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又不能经商,又不能再当官……该做些什么好呢?”

闻言云霖不由莞尔,道:“当个地主婆其实不错,家业不算大,有人照看着就行。偶尔还能出去走一走散散心,看看各处的大好风光,多些见闻,多些历练,人便也会跟着成长起来。或许到了那时候,就可以很明确的知道以后的路到底该如何走,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了。”

许芷陌犹疑,问:“真的吗?”

“嗯。”云霖毫不犹豫的点下头,牵起她的手道:“只有看遍了这世上的人与事,才能知道不论是怎样的活法,都能过得开心的……不一定要有家财万贯,亦不一定要高官当权,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日日吃了睡睡了吃,其实也挺好。”

许芷陌不由自主的点点头,随即有些释然的笑道:“还以为这样会委屈了你,不过如今看来,你理应是期盼这样的生活已久……以后,互相陪伴,就这样过下去吧。”

云霖拉着她自顾继续往前走,许久才响起含笑的声音:“自然。”

*

八月十六比想象之中来得要快一些。

许芷陌甚至还觉得他们才刚刚在这里安顿下来,转眼她就成了即将成婚之人,日日得跟着些长辈学规矩学礼仪,还要帮着爹一同准备婚事。

云霖则是空闲多了,他已先搬去新宅住,在十六成婚之前,两人不得私下会面。每日里他便召集村里的孩子一起练练武,读读书,晚一些再去打点野味,一半留在府里吃,一半则是与阿七一同去镇子上卖。

起初许芷陌还担心他会卖不出去,并且受人侮辱。

但渐渐的,见阿七每次回来都是兴高采烈的讲述在镇上的见闻,以及云霖像模像样的小贩作风,她便才放下心来。

十六那日是个大晴天。

看着身穿一身大红色长袍,面如冠玉的云霖捧着花球一步一步的走来,许芷陌不由得心跳了。

像是回到了初见他的那日,他自顾笑得风轻云淡,她的心却早已沦陷,眼神再也离不开这人。

之后便是各式各样的礼数,再是拜堂入洞房。

天还未暗下来,房中却已是点了数支蜡烛,明亮的烛火映得云霖一张脸似是晚霞一般的红。

许芷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似是深怕吹动烛火使这好像是梦境一般的情景给吹散。

然而云霖却是不明所以,见她依旧站着不动,便拉着她坐下道:“不喝交杯酒吗?”

“啊……”许芷陌才忽然回神,连忙端起桌上那两杯早已备下的交杯酒,递了一杯给他:“喝、喝吧。”

云霖轻声一笑,绕过她的臂弯慢慢将酒喝下,见她也喝下后,便顺势将人拉到了床上,并且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附在勃颈处笑着道:“娘子……春宵苦短,莫要浪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