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笑对人生 > 第一卷 重生
第六章 林奶奶的绝活儿
作者:灰羽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11-12-16 10:30:00 全文阅读

与奶奶相比起来,从小就生长在城里、小时候家里又比较富裕、长大后就一人独立承担了一个大家庭伙食的林妈,那炒菜的水平可就高多了,色香味一应俱全。林笑笑后来厨艺就是出自于林妈,更大有青出于蓝的趋势,再加上喜欢研究一些外来菜种,她做的菜到后来连林妈都比不上。

可林奶奶却有着另外一个强项——面食。

总听人说,南方人吃米多,北方人吃面多。可是这面和面之间也是大有区别的。

像山西、陕西、甚至内蒙那边,多以各种“煮”面为主食,制做的大多是各种面条、削面、拉面、擀面、剃尖等等,所用的面一般都是“死面”。也就是不用发面,做出面后直接下锅或蒸或煮。再加上那千变万化的“卤”,调到同样千变万化的面上面,每一种面都能吃上许许多多不同的变化。

林笑笑曾经与一位山西的朋友合租过一阵,这山西的面食,除了那些需要某些特殊工具、特殊材料的之外,基本都被她学了个遍。

而林奶奶则不同,她的老家是河北的,在那里,人们擅长的是——蒸。

把面发好后,做成馒头、包子等发面的食物。

可不要以为发面的食物就只有这两种东西,加上不同颜色的面,可以做出不同种类的面食,在蒸之前如果进行不同的塑性,更是能做出各式各样让要看了流口水、拿到手中却不舍得吃的面食!

这可是她前世根本没能学回来的技术啊!别说学,她连用酵母发酵都往往以失败告终,这辈子,她可得好好跟奶奶学习一翻,这门手艺绝对不能让给别人!

腊月二十八那天,林奶奶一早就发好了面,泡上了红枣,QIU(读三声)好了豆馅,又拿出了红糖,再准备好食用色素、五香粉、芝麻酱。

圆圆的桌子上放着面板、擀面杖、油、剪刀、碱水等东西。

查看了几次炉子边上的大面盆后,林奶奶终于确定,面已经发好了!

倒上些碱水,揉一揉,然后把面拿到鼻子下面闻闻,之后再放一些……一直调到没有酸味为止。

准备工序都处理完毕后,林奶奶开始动工啦!

把泡着大枣的大碗先拿到身边,然后把面擀成一张圆圆的大饼,一颗一颗的顺着最外层往里面码着,林笑笑的小脑袋也跟着林奶奶的动作一下一下的点着头。

很快,最下面一层的枣码完了!林奶奶又擀了一张小一些的摞在刚才那一层的上面,又码了一层的枣子。

一层又一层,不一会,林奶奶就把这个足足有五层的枣糕做好了。

林笑笑心中小小的汗了一下,她所认识的人中,也就林奶奶敢这么做了,后来林奶奶行动不便每天躺在床上时,林妈准备年夜饭时可不敢蒸这么大的枣糕,一是家里最大的那口蒸锅坏了,二是也怕蒸不熟。

剩下的枣子就不再做这么大的枣糕了,一张圆饼上面码满一半的枣,然后把另外半边面折过来,之后又在四分之三的位置再码满枣子,再折一下,最后在做好的枣糕最上方再放一颗枣,一个小个的枣糕就做好了!

大枣糕做出来后马上就放到大锅中开始蒸,等了大约四十来分钟后,第一锅的面食出炉了!

闻着那香香甜甜的枣味,林笑笑下意识的砸巴砸巴小嘴:真可惜,能看不能吃……

炉火烧的旺旺的,一锅又一锅的面食出炉了,看着林笑笑的馋样,林奶奶笑着往她的嘴里抹了一点红糖给她解解馋。

眨巴着嘴巴里的味道,林笑笑满是遗憾的看着奶奶做糖三角——比起枣糕,她可是更爱吃糖三角的啊!!

一片圆圆的面,中间放上红糖馅,然后拉起三个边捏紧,一个又一个造型可爱的糖三角就成形了。

随后,红糖也慢慢的用了个七七八八,剩下就应该做馒头了吧?

看着林奶奶拿起一团面揉啊揉的,揉成了长圆形,脑中突然唤起小时候记忆的林笑笑再度睁大了眼睛。

果然!林奶奶拿起了剪刀,“咔嚓咔嚓”两声,就剪了两个兔子耳朵出来!

是小白兔啊!!将近二十年没见过的小白兔啊!!

林奶奶分开剪刀,在嘴的部分压出了个三瓣嘴,又划出四肢,随后就把这个小白兔放到笼屉上面。

一只又一只可爱的小白兔在林奶奶的手中呈现出来,林笑笑激动的险些泪流满面,妈妈虽然后来也经常做面食,可是谁嫌着没事会做这些?就连林奶奶,也只会在逢年过节时才会这么费事的给馒头上做出花样了。

做了一层的小白兔后,林奶奶又把油碗往跟前放了放,一小团面,压扁擀平,上面抹上些油,然后又拿起另外一团面,揉了两下后包到了之前那团面的里面,然后就是揉啊揉啊揉……

面桃?

林笑笑看着那个上面尖尖,下面圆圆的面桃有些奇怪,为什么还要裹一层呢?为什么要用到油呢?

可是现在的她,根本没办法提出自己的问题,只好把疑问放到心里,等待着林奶奶接下来的行动。

做好的面桃上面用剪刀压出一道印后,就先到到了一边,随后,林奶奶从另一个小盆中又拿出一团绿色的面。

难道奶奶要做桃叶子?

果然,一团面做成了两片叶子,把做好的寿桃往叶子上面一放,就可以上锅蒸了。

寿桃的制作比小白兔还要费事,好在林奶奶一看就是做惯面食的了,一个接着一个,没多会儿上面那层也被装满了。

又做了一堆五香口味的和芝麻酱口味的花卷后,剩下的面就没有那么麻烦了。林奶奶一个接着一个的全都揉成了小巧可爱的馒头——别看现在小巧可爱,上锅一蒸它们至少会胖出两圈!

等那锅寿桃、白兔出锅后,林笑笑才明白了林奶奶的用意。

她把寿桃一只只拿了出来,然后开始——撕皮!

没错,是把外面那层皮撕掉。

被撕掉外皮的寿桃上面毛茸茸的,林奶奶又往上面撒了些红色的色素粉,再加下面的绿叶……那些桃子简直可以乱真了!!

从记事起,林笑笑就没见过林奶奶做过这种“毛桃”,必然是因为这种桃子很费事、又有些浪费(撕下的面皮不用,当然浪费。),所以也就没再做过,可是直到现在,林笑笑才知道奶奶还有这么一个绝活呢。

满是敬仰之情的呆呆看着林奶奶,正在给“桃子”撕皮的林奶奶一抬眼就看到了,笑着说道:“怎么啦?你也要玩?”

张开小手,冲着“毛桃”和“白兔”挥舞了起来,满口外星话的乱叫一气,把林奶奶给逗乐了。

“现在烫,等凉了再给你玩啊!”

得,合着人家以为她把那馒头当成了玩具……

等所有的兔子都有了眼睛、桃子长出了毛染上了红色、馒头也都点好了红点后,林奶奶竟然真的拿了一个放凉了的白兔和一只毛桃给林笑笑玩。

抱着那两个软乎乎的大馒头,林笑笑进入了甜美梦乡——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学会……

腊月二十九那天,二叔回家了。

按当地的习俗,每到过年时,就算是已经分了家的儿女,也要在年前拿些过年的东西回家,以做父母家年节的补充。

二叔拿了一包带鱼和五块钱……对,就是一包带鱼,还是不太粗的那种,最多也就八条,还有那五块钱。

那阵的五块块倒也算是值钱,只是,做为儿子,只拿这么点东西实在是有些拿不出手……

于是,二叔就和下午不上班的林爸坐在一起聊天论道。

“我们年前把那间房子交到学校了,学校过了年之后才会分房子,现在的条件不太好……”

听着二叔的话,林笑笑的小脸扭向另一边,抓着爸爸新给她买的那个波浪鼓玩啊玩的,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林家落实政策之后,上面还回了两套房子,当时身为老二、留在N市没有下乡的他和林爸决定一人一套——毕竟只有两套,姑姑做为女儿没有分配权。

当时两兄弟协商的是:谁照顾妈,谁就住在大的那套,跟妈一起住。老二当时不愿意,和二婶选了那套小的。

做为教师的这两口子,脑子转的比一般人要快些,也更精明些,那阵子学校当时有一个规定,谁要是把自家的房子上交上去,学校就会根据家族条件进行分配。

而他们学校,当时正好在某个地方准备建职工宿舍,于是老二两口子拿老爷子留下的房子换了一套二室一厅的偏单。

这本来没什么,人都有自己的计算,人家能换房子证明人家工作好,有本事。

可问题出在林奶奶去世以后,老人去世前,几次答应立遗嘱:生前的这套房子归属为林爸。可每次老二往家里一住,再回家后,林奶奶就改了口坚决不肯立遗嘱了。结果直到林奶奶去世,这个遗嘱也没立成。

于是,在拆迁时麻烦就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