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重生入豪门
作者:楚若夕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12-03-31 20:21:51 全文阅读

苏意卿没想过自己的命会这么的短。

她才三十出头,演艺事业才刚刚登上最高峰,一堆的剧本、广告、代言都在等着她,她却偏偏在拿完今年最重要的一个奖项——最佳女主角后死于一场意外车祸。

结束了她那半萧条半辉煌的一生。

大概一时间很多人都会对她的死唏嘘不已吧,可娱乐圈是什么地方,报道她死亡的新闻绝不会在人们眼前出现超过一周,过了那几天,她就会被所有人遗忘。

而她的那些圈中好友们,又有几人会为她的死流下一滴真心的泪呢……

然而现在却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苏意卿看了看手腕上那道丑陋的伤口,又看了看镜中颇为熟悉却并不属于自己还带着泪痕的美丽的脸。

这是以一部后宫争夺剧出道并小有名气的温韶安?

那场颁奖典礼上,她是电影类最佳女主角,也就是所谓的影后。而她则是电视剧类最具潜力新人奖。那部所谓的后宫争夺剧苏意卿并未看过,但最佳新人奖都没拿到,由此可见这温韶安的演技着实一般。

又扯远了。

现在的问题是,她竟然成了温韶安?

那以前的温韶安呢?莫非割腕自杀成功已经死去?那么她这算是灵魂附体还是诡异穿越?

可她自己不也一样死了么……

“哐当!”门忽然被大力推开,一身黑色西服连脸都是黑色的男人出现在门口,眼神冰冷的看她:“温韶安,今天不管你想不想,这场婚礼都是要照常进行!”

婚礼?来真的?

苏意卿……也就是现在的温韶安惊讶的看着男人转身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后才恍然收回眼神。她还以为是在拍戏,而之所以会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只是因为自杀的戏份太过真切在生闷气,可如今看来却绝非如此。

且不说手腕上的伤口很深不时还会疼,就说这豪华的连化妆间和衣帽间在内的更衣室又岂是一个新人能享用的待遇?就连原来的她,辛辛苦苦的拼了个影后的名头回来,都只不过是会给单独配个小化妆间兼休息室罢了。

而之前那男人,她虽只是轻轻一扫,却是已经能看出那一身着实是剧组没可能拉到赞助的由知名设计师量身定做的名贵西服。

她是个孤儿,外表爱富内心却仇富,而正是这样才养出了一对火眼金睛。

“叩叩。”这次是礼貌的敲门。

男人走时并未关门,所以温韶安略一抬头就见到了来人。

好像有点眼熟?

来人是个身材高挑,一身职业装束,容貌并不出众的女人。

女人回头张望了一番,而后才关上门进来:“韶安,你这又是何苦?”

熟悉的脸加上熟悉的嗓音,温韶安霎时间就认出来人——这是原温韶安的经纪人高音,在颁奖典礼上有过短暂的碰面。

见温韶安只是盯着她不说话,高音又叹叹气:“你也不小了,该是明白像秦铭睿那种人从来只把利益放第一位,至于情爱则是能不碰就不碰。追你的那些手段都不过是身边人的出谋划策,怎会真的对你付出真心?如今婚礼当前,你却是不能起半分拒绝之心的。凭秦氏集团的势力,且不说能让你的演艺事业到此为止,就连你的父母你的哥哥,也是随时被他们捏在手里的。韶安,你也该懂事一点,别闹了好不好?”

“……”温韶安转了转眼珠,原来竟是这样,这原本的温韶安竟是为情自杀。

高音从一旁拿过一团散乱的轻纱,耐心的抚平并轻轻的绑在了温韶安手腕上,轻巧的打了个蝴蝶结后,倒是将那伤口给遮得严严实实。

拍了拍她的手,高音叹道:“你且就安心的嫁吧,关于复出一事,不论是公司还是我,都会尽力替你争取的。”

温韶安垂下眼帘,略勾唇角:“好。”

高音一愣,仿佛对她这般的听话十分惊讶,旋即便惊喜的起身过去拉开门:“小可,叫化妆师进来补妆。”

不过眨眼间,这房间里便涌入好几人。

补妆的补妆,盘发的盘发,摆弄饰品的也不时上来插一下手。

身上这件婚纱有几点血迹,也被人及时拿了替换的过来替她换上。

准备妥当从更衣室里出去,才下楼梯,温韶安一眼便看到了正站在落地窗旁,一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一手抽烟的秦铭睿。

她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十三年,对秦氏集团自然不会陌生到哪去。

如果没有记错,这秦铭睿应该是与她一般大,比才二十二的温韶安大了足足八岁。

可如果换做她自己站在他身旁必定会显老,反倒是年轻些的温韶安站在他身边,显得有些年龄相当。

这世道,男人果然都是必须找比自己小的女人才好。

似是听到动静,秦铭睿倏然转过头来,看到她后眼神一凛,旋即熄灭烟走上前:“下来。”

她本就是要下去的,温韶安不予回答的提着婚纱慢步下去,婚纱太大太长,后面还跟着那叫小可的女孩小心翼翼的帮她抱着裙摆。

秦铭睿看看她的脸,又看看她受伤的手腕,旋即满意的弓起手:“走吧。”

温韶安挽上他,与他一同走出大厅。

出去后略一回头,温韶安才发现这竟是曾出现在报纸上的秦家大宅,难怪看什么都觉得豪华得过分。

而所谓的婚礼不过是一场集齐A城各大集团生意人以及诸多与这温韶安或是其娱乐公司有交集的众多名艺人名导演的晚宴。

虽然是第一天当温韶安,但好歹她演技不赖,不过一场婚礼而已,又如何能难得倒她?

再加上她一晚上都必须如影随形的跟着秦铭睿,有什么事都是他先挡着,然后她再巧笑嫣然的配合便好。

就算一晚上接连换了三套礼服,三个妆,三个发型,她都能好脾气的一直保持笑容。

晚宴整整进行了四个小时,温韶安除了换妆的时间能坐下歇会,其他时间都是踩着高跟鞋陪在秦铭睿身边见人就寒暄,连半杯水都未喝过更别说吃东西。

送走所有宾客后,秦铭睿去接电话,温韶安只好趁机找了个角落坐下,捞过那些还未动过的菜色开吃。

不过她已习惯挨饿,也不会出现什么暴饮暴食的现象。

于是等五分钟后秦铭睿接完电话回来,她已站回原本等待的位置,面色从容的对上男人。

秦铭睿看也不看她的直接擦肩而过,只留下冷冷一句:“跟我来。”

会变成温韶安重生,对于她而言就好像是在一场戏中饰演另一个人,既然他是她不可拒绝的另一半,那么再做挣扎都无谓,再加上又没导演又没观众,她便照着自己的心意去改变戏份吧。

而或许这般的顺从,能替根本无从选择的她换取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条件也说不定。

温韶安撇撇嘴,挪动有些麻木的腿跟上走得飞快的男人。

他们没回秦家大宅,而是直接进了这酒店的总统套房。随意一眼扫过这偌大且豪华的套房,温韶安便心下了然,这并非是秦铭睿的一时兴起,而是原本就计划在这里度过新婚之夜。

秦铭睿径自进了主卧室,关门前还不忘回头道:“你睡隔壁,别吵我睡觉。”

温韶安知道错过这次机会,她就再无翻身之日,几步上前抵住要关上的门:“为什么?我们不是夫妻?”

秦铭睿略一挑眉,仿佛猜到她终会闹事一般的笑:“夫妻?那只是对外而已。之前就清清楚楚的告诉过你,这场婚礼只是一场交易,与我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与你可以获得半生荣华富贵。你既已决定,就别来问我这种蠢问题。”

荣华富贵?是当一只被困在牢笼中的金丝鸟吧?

温韶安唇边露出一丝不屑:“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复出。”

娱乐圈中的确有不少女明星在嫁入豪门中就宣布退出,但那都是四十多岁老女人的选择,她心理年龄虽已然三十,但这身体的的确确的才二十二不假。

虽然演技一般成绩惨淡,但不见得要用这样一场交易来断绝她所有的退路。

“你觉得秦家会准许继承人的妻子去外面做这些抛头露面的不雅之事?”秦铭睿抱臂冷笑。

“呵……”温韶安唇边溢出一声轻笑,旋即一直放在背后的左手伸出,露出一只小巧的手机,手指轻巧一按,刚刚的对话便一字不差的再次响起。

“那我也不介意拿上这个去尽力一搏。”温韶安后退几步,微笑着看向秦铭睿:“别想着抢,你动一下我就发给娱乐周报的记者。”

温韶安手机里会有娱乐周报记者的电话,她初初看到也很讶异,但能成为此刻与秦铭睿谈条件的杀手锏她是相当满意。

高音的话只说中其一,作为秦氏集团的继承人,秦铭睿在意的不仅仅只是利益而已,名声也是一般的重要。倘若因此败坏了他的好名声,只怕那继承人的位置也是要因此易主。

显然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招,秦铭睿皱起眉头,紧紧盯着她不放。

如今的温韶安又怎会被这样毫无伤害能力的眼神给吓到,依旧淡定坦然的与他对望。

感觉到眼前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秦铭睿唯有点头妥协:“让我考虑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