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富贵春深

卷一 径雨发香牙,春色岂知心。九、小小的骄傲

[更新时间] 2012-05-06 10:27:00 [字数] 3045

见三太太拒绝自己,梅子暗暗叫苦,程妈妈根本不让自己过来请三小姐,自己自作主张出来了,结果人也不请过去,回去又得被那老婆子絮叨。再者她服侍的小主子自己最清楚不过,今天没有三小姐去,恐怕一天是不会吃饭的了,“三太太,您就让三小姐去吧,要么,让奴婢服侍小姐起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在逼我么?”连氏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自己可以在正院人前忍气吞声,但女儿却决不能被人看轻。现在一个小丫头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似乎叶睐娘不去她便不肯罢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奴婢不敢,”梅子看连氏脸上隐有怒气,一声摸不着头脑,西院的太太不是最好说话么?但还是知趣的跪下磕头认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回去告诉你家少爷,我家睐娘身子不舒服,这几日就不到金桂院找到玩了,”连氏也不看梅子,头也不回的进了西梢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反对女儿和恒哥在一起玩,而且这些日子观察下来,叶志恒也就是比旁的小孩安静些,也多少傻气些,其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只是二房这个态度让人很不愉快,按理说自己夫妻忙活了一个月,二嫂张氏若是知礼就应该请自来道声谢的,可是她谢没有等来,却直接叫了个小丫头来喊女儿去陪她儿子吃饭,真以为叶书夏对自己女儿的态度她一点都不知道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可是二伯母让人叫我过去?”睐娘虽然心里惦记着恒哥儿,但她也不过是四岁的孩子,这些日子也算是受了自重生以来最大的累了,因此昨日丧事一毕,她就倒头睡到现在还不想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氏将手互相搓了搓才去拧女儿那娇嫩的小脸儿,“嗯,说是恒哥儿请你一起用早饭,我给回了,你再睡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睐娘敏锐的从母亲眼中捕捉到一丝不悦,想是不喜欢自己再往正院跑,今天就全当给自己放个假了,“娘你也进来再睡会儿?”她娇娇的扎到连氏的怀里,嗅着母亲身上温暖的香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进去,小心着了凉,”连氏忙拉起被子将女儿裹在里面,轻轻摇着,“你看都什么时辰了,娘还有许多事呢,睐娘再睡会儿,让常妈妈服侍你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睐娘乖巧的缩在被里,“只是娘,你那样让梅子走了,二伯母生气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生气又如何?”连氏眼中凝起点点冷意,“你是三房的小姐,不是谁家的服侍丫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睐娘扁扁嘴,连氏说的也对,自己是不忍心看着叶志恒就这么毁了,可是不代表就愿意连句谢谢都得不到的傻呵呵的往人跟前凑,最终还被人认为是趋炎附势,那丢的可不是她小姑娘一个人的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太,”结香看了一眼金桂堂中的诸人,明天张家就要和叶家说二房的家产了,大家自然在要一起再碰个头,“恒少爷不肯过来。”结香的语气中带着为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张氏横了结香一眼,“跟程妈妈说张家的舅舅们都在,让她把恒哥儿带过来,”儿子是自己以后唯一的指靠,要尽可能的和自己娘家来往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太,”结香怎么不明白张氏的心意,扫了张家七老爷张延行和八老爷张延为一眼,“想是恒少爷日子累着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进食,程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胆子真是越发大了,”谭氏冷冷接口,“恒哥儿两顿没进食了,竟然现在才报上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家的少爷结香怎么会不清楚,不吃饭真是太寻常了,以前有太太哄着,自从老爷病后,太太顾不上了,都是由程妈妈自行解决的,可是这个时候结香断然不敢这么说,跪下磕头道,“奴婢知罪,奴婢这就去请恒少爷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氏笑容有些难堪,“这些日子也难为他一个小孩子了,就是大人也都疲累不堪,还是我过去看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七老爷张延行不过三十多岁,却是长房最小的嫡子,端起架子道,“需知慈母多败儿,五姐今后可是还要靠恒哥儿奉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氏被年纪比自己小的兄弟教训的满脸通红,出了正堂半天才顺过气,“到底怎么回事?程妈妈不是说这阵子恒哥儿听话的很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桂院比海棠院大的多,除了五间正房和两溜厢房外,又开了一处侧门,后面是两排南北各五间的房子,叶志恒就住在南面的正屋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太,”结香扶了张氏沿着抄手游廊过去,“好像是恒哥儿要找西院的三小姐,程妈妈让人去请了,但三太太说三小姐累着了,今儿不来跟恒哥儿玩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氏也才意识到这些日子除了忙叶向高的丧事,就是盘算着再次明确二房家产的事情,竟然连声谢都没跟三房说过,叶家的两个兄弟丧礼毕后她都让女儿和儿子去磕了头,而族中来帮忙的亲戚也都一一备了礼物,只有连氏母女,想是以前就忽视惯了,竟然让她抛在了脑后。想到连氏这些日子管着最脏最累的厨房,女儿陪着自己儿子,张氏一阵汗颜,她现在的处境可不是与人结仇的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程妈妈见张氏过来,局促的将手中的青花小碗放下,“太太,今天恒哥儿大概不舒服了,不肯用饭,老奴一直在哄着…”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前几日张氏叫她过去问恒哥儿的情况,她还咣咣的拍着胸脯说恒少爷她服侍的有多好,也会笑了,还肯吃饭,“太大不用担心,想是哥儿前两天积食了,今天才不肯吃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氏看着坐在榻上拿着张画片头也不抬的儿子,心里一酸,没有心思去理会奶娘辩解,这些日子杂事太多,她又病着,实在是疏忽了这个孩子,“哥儿,你想做什么跟娘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儿?”张氏又叫了几次,叶志恒平时喊十声都不带搭理人的,可是想到正房里坐着的娘家人,张氏手心里直冒汗,要是他们也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个傻子,还会不会帮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太,”梅子在一旁小声道,“三小姐说和咱们少爷说话时要和他眼睛看着眼睛,多说几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丫头,乱说什么,三小姐不过才四岁,懂什么?”程妈妈不满的打断梅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三小姐和少爷说话他就听啊?”梅子已经八岁了,根据她的感受,自从有了西院的小姐过来,自家少爷明白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恒哥儿想做什么?”张氏也不理程妈妈,在儿子榻边蹲下身子,“跟娘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几次后,叶志恒竟然慢慢开口,“我是妹妹,我是妹妹,我是妹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三小姐经常跟少爷说的话,”梅子惊喜的看了程妈妈一眼,她今天早上去请叶睐娘,其实是自作主张的,程妈妈根本不同意,“少爷是想三小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氏将儿子轻轻抱起来,估计现在也喂不进去东西给他,“恒哥儿跟娘先去见了舅舅们,然后让程妈妈带你去找妹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子我和结香带着,你先安排了饭食到西院去,记得跟西院的人客气些,”张氏吩咐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安堂内一片肃穆,上首的主位上坐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两侧红木高背椅上分别坐着叶家族中的几位长者和张家两位舅老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族长,今儿请您过来主要是亲家想看看我那二儿子的产业,”赵氏忍着气,如果是寻常亲家,恐怕她早就命人一通乱棍打了出去,自己还没死了呢,竟然要查看财产?可是对面坐的人却是开封张家,想到刚才大儿子送来的洛阳县的劳役通知和乐输单子,自从叶向高中了秀才,这什么徭役劳役的单子就没来过,可是这次,人家竟然送上门来了,如今,叶家想要继续兴盛,在朝中做官的张家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查看产业?”叶氏的老族长抖着胡子,“大富在时不是都分过家了么?还查看什么产业?难道当初还没分利索?还是你手中还有什么?”叶家因为家产争执这让老族长心里十分不悦,兄弟不和邻也欺,叶氏这么多年来才出了个有钱人家,可不能就这么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金安堂实际上是三间正房,中间明间做了正厅,居中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两侧各一张黄花梨的高背扶手椅,墙上挂着四幅中堂画,下面是一溜六张扶手椅,请族人和张家兄弟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西侧用一架十二扇的紫檀木屏风隔了出来,张家六夫人谭氏,八太太秦氏还有叶家长房小赵氏,二房张氏和西院三房连氏默默的坐在一起,叶睐娘本来是要同叶逢春,叶书夏那样待在自己院子里的,毕竟家产的事跟女儿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是这和恒哥有关系,自那日张氏让人将恒哥送到西院去后,以后每日如果睐娘不到金桂院中,恒哥必会自己找去,让程妈妈哭笑不得。这次也是这个原因,张氏怕叶志恒在关键时刻吵闹,便作主让睐娘也留下了,反正一个四岁多点的孩子又能听明白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