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富贵春深

作品相关斗春归新文试读

[更新时间] 2013-03-25 20:25:48 [字数] 3226

梨花顺利的话,四月一号开新文哈,现在将新文《斗春归》的第一章奉上,重生女与穿越女的故事,她有无人能及的知识和见识,她有前世的惨痛教训,新的一世,她们的人生会何去何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斗春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过卯初,重华院大丫鬟朱砂站在廊沿下看着东方薄曦,寻思着要不要等一会儿再叫自家小姐起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已七月,连着几天湿热的人透不过气来,半夜终是下了场透雨,才驱散了些闷热,此时正是好眠之机,可一想到自家姑娘的性子必是不肯的,朱砂叹了口气,挑帘进了正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姑娘,该起身了,”朱砂在黑漆镙钿拔步床外轻声道,另一个大丫鬟胭脂则将准备好的衣服捧了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罗轻容早就醒来了,只是天气难得凉快,她便多躺了一会儿想想心事,只等着朱砂来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只有九岁,正是爱眠的年龄,可多年的习惯一旦养成,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若是她记的不错的话,而且现在离父亲与那个女人回来,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许多事情她还没有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朱砂上前用鎏金镶珠银勺挂了水墨冰丝轻纱帐,“依奴婢说,这天儿亮的早,其实也才卯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左右已经醒了,”罗轻容下了床,看到乳母富妈妈进来,后面跟着一溜端面盆捧节栉的小丫头,含笑道,“妈妈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姑娘哎,”富妈妈挑起晶莹剔透的琉璃门帘嗔了女儿朱砂一眼,“我不是说了晚些叫姑娘么?”说着自牵了罗轻容的手,“姑娘正长身体,得多睡会儿子,老夫人又疼您,”真去的晚了也不会挑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微微一笑,径直打量胭脂捧着的鹅黄色花鸟双绘绣的薄绸单衫和茶白色立水裙,点点头走到四幅富贵春深紫檀屏风后,祖母罗老夫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祖母却对自己犹如亲生,也正因为这样,她也要做得更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别怨姐姐,是我睡不着,”罗轻容由小丫鬟服侍着洗漱后在紫檀雕花妆台前坐下,“祖母待我好,我更应该孝敬不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己的父亲武安侯只是个庶子,若不是当年伯父战死,只留下堂姐罗绫锦一个女儿,父亲就算是战功累累,武安侯这个位子也轮不到他,而罗老夫人就算是心里再遗憾,难过,也从未在外人前面表现出来过,罗轻容是活过一世的人了,自然明白这其中的不易和伤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家姑娘最懂事了,”富妈妈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姑娘如今已经长成了含苞待放的小小少女,一脸欣慰的接过朱砂手里的牙梳,“姑娘这头发厚密,我给姑娘绾个望仙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才多大?还是梳个丫髻,”罗轻容别过头,不肯俯就,“您歇着,让朱砂姐姐来就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富妈妈见她不肯,也不勉强,丢开手在罗轻容身边坐了,“听说您让罗管事给各铺子重新订了契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些铺子眼看都要到期了,我让罗管事去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想再租咱们铺子的,”罗轻容抿嘴一笑,看着朱砂打开着紫檀填漆芙蓉妆匣,从里面挑了一对水晶珠花出来,“就用这一套吧,看着凉快些~”有些事情富妈妈是永远不会知道的,而她只不过是要在它们发生之前,做到未雨绸缪,先那个女人一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姑娘起身了么?”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罗轻容急忙起身,迅速在人高的黑漆镙钿水银镜前扫了一眼,便迎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轻容见过兰姑姑,”兰姑姑是罗老夫人齐氏特意从娘家姐姐齐太后宫中请来教导孙女礼仪的,算是罗轻容的半个师傅,又是正七品的女官,所以罗轻容见了她是要行半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老夫人赏的那个项圈给姑娘戴了,”兰姑姑打量了罗轻容一眼,吩咐朱砂道,“去年姑娘已经出孝了,又是到老夫人那里去请安,太素净了不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罗轻容心里一凛,多年的习惯都一年了还改不过来,“胭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姑娘也是这么说,咱们姑娘这容貌身份,什么要样的宝物都压得住,”胭脂也是服侍老了的,听到兰姑姑说话已经打开了个红漆扁匣,将一只缀了红宝石的纯金缨络八宝项圈捧到罗轻容面前,自家小姐在这位兰姑姑面前,是从来不会犯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快去吧,”兰姑姑满意的笑笑,“莫要让老夫人等急了。”想来是出身的缘故,自己这个学生可比常住宫里的华阳郡主罗绫锦温顺多了,小小年纪一举一动便透着清雅淡泊,对自己又言听计从,勋贵之家竟然有这个的良质美材也是难能可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夫人,二小姐来了,”清泰院大丫头紫棠笑眯眯的为罗轻容挑起瑞安堂的竹帘,轻声道,“老夫人晚上睡的晚,这才起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微微颔首,谢过紫棠的好意,这一世,她知道了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更懂得了如何广结善缘,“是我来早了,听说你哥哥要娶亲了?这是大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找富妈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话间,朱砂已经将两只荷包放到紫棠手里,“这是我家姑娘还有我们几个的贺礼,紫棠姐姐莫要嫌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紫棠是家生子,可偏偏父母双亡,只余一个哥哥在外院当差,家里并没有老人张罗,见罗轻容赏下东西,还说要富妈妈过去帮忙,急忙曲膝道,“谢姑娘赏赐,奴婢也正愁着家里没个长辈指点,院里的几个老嬷嬷又都忙的很,那就劳烦富妈妈给拿个主意了,待嫂子进门,紫棠带她来给姑娘磕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儿快进来,”罗老夫人正由紫梨服侍着梳头,从妆镜里看到罗轻容,笑着招手,“晚上你家姑娘可睡的好?”这是在问跟着罗轻容的朱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老夫人的话,我家姑娘睡的香,卯初就起身了,”朱砂曲膝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个丫头,我不是说过么,要你多睡会儿,就算你来的晚些,我还能跑了不成?”罗老夫人将罗轻容拉到身边细细端详:如瓷般细腻白洁的面孔已经裉去曾经些微的婴儿肥,尖尖的下巴、大大的杏眼、弯弯的黛眉,樱唇含笑,如佛经里的优昙波罗花一般,浑身散发着氲氤宁静的气息,全无小孩子的稚气,罗老夫人世家出身,一生阅人无数,可也不得不承认像自己二孙女这样沉稳大度的女孩她一生也没有看到过几个。再想到自己养在太后姐姐身边在一干贵女中也当得起佼佼者的的亲孙女罗绫锦,虽然比罗轻容年长二岁,却少了这分从容沉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容儿不是一夜未见祖母,想得慌么?”罗轻容趴在齐氏面前的三围紫檀雕花妆台上为她挑选了一只金镶蓝宝云蝠簪递给紫梨,嬉笑道,“祖母戴这支最好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个丫头,”罗老夫人亲昵拿指头捣了捣罗轻容光洁的额头,示意紫梨为她插上,“嘴就是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不是么?”罗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笑道,“每日有二姑娘陪着,老夫人都能多用一碗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孙女中午也过来陪祖母吃饭,”罗轻容看着罗老夫人枯黄的容颜,心里一黯,若是记得不错,祖母没有熬过明年冬天,“晚上也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武安侯府世代从戎,从太祖年间至今,不知有多少儿孙血洒疆场,也因为这个原因,罗家子嗣一直不盛,到这一代,老侯爷膝下三儿一女,老夫人齐氏嫡出的长子罗远鸿二十岁时就战死在辽东,爵位便由庶出的二子罗远鹏袭了,而庶出的三子罗远鹄袭了五品骁骑尉,去年任了登州任登州卫指挥佥事,带了夫人程氏与一双儿女同去,庶出的女儿罗远鹭则嫁了北安伯嫡次子为妻,因跟着家人回安徽老家守孝,已经几年没有上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远鹄一家一走,罗老夫人齐氏身体不好,武安候发妻高氏四年前去世,只留下嫡女罗轻容一个,武安侯府便没有了当家主事的人,齐氏万般无奈之下,便点了留在府里的生了罗远鹏庶长子罗旭初的柳姨娘与自己身边的李嬷嬷理事,而罗轻容则是在去年出孝之后,提出跟着李嬷嬷和柳姨娘学习家务,齐氏想着姑娘大了,也是要熟悉家事的,就应允下来,谁知不过一年功夫,罗轻容居然越来越驾轻就熟,处理起大小事务井井有条,李嬷嬷又惦记老夫人的身体,索性禀了齐氏,将家事交与罗轻容,自己仍回清泰院侍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此每天用过早饭,罗轻容都带了柳姨娘到离清泰院不远的正己堂听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倒是想,”齐氏由李嬷嬷扶了笑道,“可是如今咱们一家人都要指望着我们管家二小姐操持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祖母又来取笑我了,”罗轻容脸一红,上前抱了罗老夫人的手臂,皱着鼻子道,“谁不知道咱们武安侯府有一位既明理又会持家的老封君?孙女不论去哪家府上,人家都说我最像祖母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连我带你一块儿夸了,”齐氏被孙女哄的心情不错,心里却在感慨孙女自从持家之后越发性子越发清冷,难得像个小儿女一样来撒娇哄自己欢心,“我们家容姐儿明理会持家是好事,只是琴棋书画上不能轻忽了,咱们虽是武将世家,但也不能让人以为都是粗鲁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在提点自己了,罗轻容连忙称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听说你将咱们名下铺子的文契重新理了一遍?”罗老夫人已经听李嬷嬷说了,但她想听听罗轻容的用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