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贱嫁公主 > 正文
第二章 夏竹含恨去黄泉
作者:洛玫玫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19-09-26 10:07:29 全文阅读

打断小巧继续说的皇甫雅,稚嫩的脸上闪着坚定的神情,“冬梅,你先不要着急。本公主一定会救下夏竹的。”

一脸担忧的小巧忙劝说:“公主~咱们都出不去,怎么救?”

皇甫雅转了转眼珠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她们说:“你们把烧的了的东西堆放在院中,点着火,然后出去喊梅馨殿走水了。然后本宫趁乱逃出去,本宫就可以去找父皇了。”

小巧与冬梅对视了一眼,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好。”

于是三人就从殿里拿着能着火的书啊布啊堆的像小山一般高的堆在院中,然后点着了火。

小巧和冬梅忙出去大喊:“不好了不好了,梅馨殿,走水啦……”

纵是皇甫雅再怎么不待见也是个公主,一听梅馨殿走水,宫女太监忙着急的蜂拥而至,过来灭火。

就在大家往这边跑来灭火之时,皇甫雅化身灵活的小胖子一般躲着跑了出去。一路往烟花绽放的地方跑去。

却没想到,一路跑没见迎面来的是谁,不小心撞了过去。

只听“哎哟”一声,身后的小巧和冬梅吓得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嘴里说着“娘娘恕罪!”

听是“娘娘”的皇甫雅吓得魂都没了,缓缓的抬起头来,还没看清是哪位娘娘,“啪”的一声,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脸上。

“母妃……”

气不打一处的馨妃看着怀中的皇甫雅,狠狠地说道:“贱人生的贱种。”

怕的瑟瑟发抖的皇甫雅,小声的说:“父皇不是贱人。”

“呵,你竟然还敢顶嘴?定是你们这两个贱婢教的。林嬷嬷……”

生怕嬷嬷对小巧和冬梅做点什么的皇甫雅,不管不顾的抱住了馨妃的腿:“母妃~是孩儿错了。不是小巧和冬梅的错,孩儿只是听说母妃要打死夏竹,孩儿才偷跑出来求母妃饶过夏竹,呜呜……”

“夏竹?林嬷嬷,她不是已经死了吗?”馨妃站直了身,眼皮都不抬,轻蔑的说道。

“还尚存一口气。”

震惊万分的皇甫雅,毕竟是个孩子,一听,吓得六神无主一般,心里越来越是害怕馨妃,但更怕馨妃对陪伴自己左右的小巧和冬梅也……于是双膝跪地,对馨妃重重的磕头:“母妃,孩儿以后什么听母妃的,求母妃饶了夏竹。”

馨妃本想一脚将皇甫雅踢开,却不想毕竟不是在殿内,被后宫的其他嫔妃看到,少不得在皇上那说自己什么。于是忍了忍,笑道:“皇儿只要听话,乖乖的呆在殿内,没有母妃的口谕,不要出殿,母妃就不会对你身边的人下手。没有下次了知道吗?”说着将一条丑丑的手帕放在了皇甫雅的手中。

这时,两名太监抓着双眼紧闭,毫无生气的夏竹走了过来,一到皇甫雅跟前,没等皇甫雅等人去接手,就像烂泥一般的扔了地上。

夏竹是为自己送自己第一次绣成功的手帕给父皇的。在幼小的皇甫雅心里,那双眼紧闭的夏竹,足以令皇甫雅在往后的日子里,噩梦连连。

火本就是不是真的,很快灭了。馨妃要回去陪父皇,带着林嬷嬷走了。皇甫雅等人带着夏竹也回了殿。夏竹也没有再睁开眼了。

夏竹死了。

冬梅最是伤心呢哭了。

没一会儿,几名太监进来梅馨殿,说是要带走夏竹。发了疯一样的冬梅极力阻止,终究失败了。

害怕死人的皇甫雅一晚上不说话,在角落里,缩着瑟瑟发抖,嘴里喃喃自语着:“是本宫害死了夏竹,是本宫害死了夏竹……”

见皇甫雅这般,伤心的小巧也顾不得宽慰冬梅,忙过来安慰皇甫雅:“公主,不是您的错。别怕公主,小巧在呢,小巧在呢!”

“就是您的错,若不是公主让奴婢的姐姐去送手帕,夏竹姐姐就不会被活活打死。”

“住嘴,冬梅,你放肆。你怎么可以这么跟公主说话。若没有公主,你觉得你我能活到现在吗?”

“小巧,让她说。”

“公主……”

将头埋在双膝中的皇甫雅,在小巧看来,不过是一个可怜没人疼的孩子。

在皇甫雅再小的时候,生病的时候,皇上会亲自过来过问,那时候的皇甫雅脸上总是带着明媚的笑容。直到去年馨妃生了一个公主之后,不管皇甫雅如何闹腾,都没办法让皇上知道皇甫雅想他,想他来看自己。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求父亲疼爱的孩子。错了吗?小巧觉得,没有错。

这时,大殿的门推开了。是黑衣人打扮的赵月秀,月秀姑姑。

“月秀姑姑。”

“姑姑,姐姐她……”

未等冬梅哭着说完,月秀就拍了拍冬梅的背,对皇甫雅福了福身:“见过公主。”

“月秀姑姑……”说着起身投入了月秀姑姑的怀里,“姑姑,雅儿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怎么会呢!公主乖,没事。夏竹的事,老奴知道了。公主不怕。”

一旁看着自己的亲姑姑抱着罪魁祸首的皇甫雅,没安慰自己摸冬梅更是怨恨皇甫雅。

只顾安慰皇甫雅的赵月秀,无暇顾及其他,对于冬梅的反应,也只是叹了口气说:“冬梅,在我送你们进宫的之前,我说过的话,可还记得。”

“冬梅记得。”

“那就收齐你的眼泪,不想成为第二个夏竹,就该好好的把武功练好。”

听着自己的姑姑如此冷漠的说着,冬梅只得把委屈憋了回去,重重的点了点头,没人想起冬梅其实也仅仅比皇甫雅大上两岁。

似懂非懂的皇甫雅,见赵月秀的表情如此严厉,有点害怕,轻轻地唤了声:“姑姑……”

“小巧,冬梅,你们两先出去守着吧!”说完看着小巧和冬梅福了福身,退了出去,并关上门之后,月秀一口血猛的吐了出来,一只手忙捂住差点惊呼出声的皇甫雅的嘴。对她摇了摇头:“嘘~不要出声,乖,老奴没事的。”

“月秀姑姑,月秀姑姑你不会……呜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