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家有仙师太妖娆 > 上卷
章五
作者:漓云  |  字数:3322  |  更新时间:2012-08-27 17:30:00 全文阅读

(一)

这边,我将将目送大师兄回后山桃林,十一师兄沛衣就恰好往这里路过。

他手里抱着几幅卷轴,脸色不大好。

于是我就叫住了沛衣师兄,端详了他一下,道:“沛衣师兄,你印堂发黑。”

沛衣师兄停下步子,眯着眼看我道:“小师妹心情不错。”

我矜持地拂了拂衣摆,闲适地笑道:“嗯,极为不错。”

每每与沛衣师兄对话,我心情都会很美丽。大抵是因为挑衅他让我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和畅快感。

沛衣师兄与我一样,也是极有修养的一个神仙。就算是怒极而不堪入目的话自他那张毒气逼人的嘴里说出,也会显得斯文而有内涵。

只见沛衣师兄皱着好看的眉头,上下波动着眼珠子瞟了我两眼,颇有些嫌弃的意味,他道:“小师妹身不宽体不胖,奈何如此胀眼。”说罢他就要从我旁边穿过。

“想必定是师兄的眼界越来越狭隘了。”我沉吟了下,却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趁师兄从我旁边走过时,他没留意,我一下抽出了他手里的卷轴,利索地边打开边问:“师兄,这是什么?”

打开看了才知道,那是些画得顶美的山水画。我禁不住啧啧感叹,问:“是谁画得这么好?师兄是要将这些画弄哪儿去?”

我这一问,沛衣师兄就咬牙切齿地瞪着我。他道:“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带给师傅两幅巨丑的画,师傅将那两幅巨丑的画挂在了书房里,而将这东华帝君的丹青妙笔给撤了下来!”

难怪沛衣师兄脸色如此不好,我记得他一向喜爱东华帝君的字画。此番师傅将东华帝君的画给撤了下来,想必他是太受伤了。

于是我安慰沛衣师兄道:“确实是太可惜了。但我想师傅如此做是有他的道理的,说不定新挂上的两幅画暗藏玄机。”

沛衣师兄问我:“小师妹说说,一幅画了母鸡、一幅画了鸭子的画卷能有什么玄机?”

一幅画了母鸡,一幅画了鸭子?我记得我给师傅从人间带回来的画也恰好有母鸡和鸭子。出于对自己独到的欣赏眼光的肯定,我不太赞同沛衣师兄的话,遂辩驳道:“母鸡和鸭子也不是巨丑。”

沛衣师兄临走前再怒瞪了我一眼,气冲冲道:“简直是巨丑至极!”

沛衣师兄的这句话我委实是不爱听,画是师傅挂上去的,他不能贬低师傅的欣赏水平。于是我冲他背影道了一声:“沛衣,粪球。”

看见沛衣师兄的背影顿了顿,我这才有些满意了起来。

(二)

今天是仙界蟠桃大会如期开宴的日子。不行了,我太开心了。

开心是件好事,偏偏本神仙一开心就容易得意忘形。自昨夜起,本神仙就飘忽得难以入眠,待今早天蒙蒙亮时才浅睡过去。

这浅睡说浅也不浅,害得本神仙起来时差点误了时辰。

早早地,众师兄们都准备妥当了。我急冲冲地跑出房门时,师兄们连同师傅一起,正候着我。

平日里,若是师兄们如此排场地等我,大抵我会很享受,但今日不同,今日师傅也在等。

我脑海里突然一顿悟,涌出三个字:拖油瓶。

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我快步走上前去,给师傅作了一个揖,道:“师傅恕罪,徒儿迟了些。”

师傅看了看我,那眼神让我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师傅是在考虑此番要不要带我一同去天界。良久他才道:“弦儿就那么想随为师一道上天吗?”

我心里一惊,果然师傅是在考虑这件事,大抵是师傅怕我去天上给他老人家抹黑。于是我赶紧向师傅说好话,道:“师傅放心,徒儿此番随师傅上天定会严厉管束自己,不会给师傅和咱昆仑山丢脸的。”

这时众师兄齐刷刷看向我,仿佛我已经在丢脸了一般。

去个天界不容易啊,我盼了几万年才等到今天。一想起排在我前面的师兄们皆随师傅去过至少一次天界,唯独我没能去,我心里就血气不顺。

这时师傅又道:“可弦儿若如此打扮,恐怕不能随为师一同去。”

我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师傅,又端详了一下自个的装束,自觉没什么特别奇怪的,遂道:“师傅,徒儿与往常一样并未作何打扮。”

沛衣师兄忽然插话道:“小师妹,师傅的意思是你这副模样出去见不得人。”

我抬头瞪去,这一大早的听见沛衣师兄的话,着实让我心里不太安逸。

然这一瞪,我眼皮就抽筋了。

只见站在师傅身后的十位师兄,个个衣袂飘摆,眉眼似画,周身萦绕着一股昆仑山独有的仙气,颇具神仙风韵。

这一帮昆仑山废渣妖孽男神仙,让我切实体味到了纨绔公子突然化身成为清傲小哥的奥妙感。

我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喷不出来,委实难受。

师兄们这样一出去,师傅在前面这样一带领,至仙界一趟,昆仑山的名号必然异常火热劲爆。

师傅大抵看见我全身一抽一抽的难受得很,遂笑而不语,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额头,笑道:“弦儿换换打扮,也未尝不可。”

师傅的食指聚了仙法,果真换了我的打扮。

于是,众师兄齐齐捏了个决,捎上我一同入天了。

我不知道师傅将我变成了个什么样,心里甚为忐忑。若师傅将我变得比所有师兄们都美,那样就不好了。

路上,我拉着三师兄宸辕,苦闷道:“三师兄,今日小师妹不想无敌美丽、艳冠群芳、风华绝代……”

三师兄爱怜地拍拍我的头,安慰道:“小师妹宽心,没有的事。”

这下,我的心倒真的宽不起来了。

(三)

关于师傅究竟把我变成了个什么样,我一直很纠结。我在想,要是师傅把我变得太丑的话,会真让昆仑山没面子,这样也不好。

一纠结很快就到了南天门,我看到粗壮的柱子上写了大大的“南天门”三个字。

站在南天门下,脚边到处都是云烟缠绕。天界果然是个仙气妖娆的好地方。

于是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抬头仰望南天门。

这南天门可真壮阔,我仰着头不禁脖子发酸。虽看不清南天门细致的模样,但隐隐的轮廓已经很让我赞叹了。

一没见过世面,我就有些难以自持,啧啧感慨道:“要是这南天门挂上大红珠帘就更美了。”

这话一说出口我却觉得有些不妥。如此壮阔的南天门若挂上大红珠帘,简直是难看至极。我不知为何会说出如此没有品位的话来,着实是有损我们昆仑山的颜面。

还好师傅大量,能够容忍徒弟犯错。他只是身体怔了一下,便道:“走吧。”

这时,一行仙婢很乖顺地迎了上来,冲师傅行了一个大礼,齐声道:“恭迎司战神君。”

师傅便领着我们一干弟子优雅飘飘地往里去了。

我一看见仙婢向我行礼,心里就有些美。想来我是向师傅行礼惯了,竟不知被人行礼是这般美妙的感觉。一时,我为自己是上天入地俊美如斯貌倾三界的司战神君的徒弟而感到窃喜。

从南天门一直到天庭金碧辉煌的大殿,我皆是严厉管束自己的,乖乖地跟在师傅后面。转眼一看众师兄们,真真是太不像话了,一遇上个别神仙他们就凑上去闲磕牙,连师傅都不放在眼里。

眼下,就只剩下我与师傅一同入殿了。

我心里有些不顺畅,那帮妖孽师兄,平日里怎么不见对我如此和气。

正当我心里忿忿时,师傅停了下来,与我道:“弦儿难得上一次天界,难道一直打算跟在为师身边不去结识一下各路仙友?”

“啊?”我回味了半天,觉得师傅说这话定是在为师兄们弃他不顾而在生闷气,想把我赶走。于是我道:“师兄们狼心狗肺,师傅莫要生气。”

师傅闻言不再说话。大抵他是对我的体贴无法言语了。

恰逢这时,一位风华翩翩的男神仙往师傅这里来。

(四)

那位风华翩翩的仙友一走近,我便眼前一片亮晃晃的感觉。

仙友着了一身淡黄色衣袍,身材颇好,脸皮也生得好,特别是他周身缠绕的仙气,尤为好。

仙友冲师傅抱拳笑道:“我的好战神,许久不见,幸会啊。”

这仙友好生不讲礼啊,竟敢对我师父出语如此轻薄。

只听师傅温和随意地应道:“东华,别来无恙。”

我当下心一惊。东华?东华帝君?师父的好仙友、掌管人间万事的上神东华帝君?

传说中的东华帝君应该是个老神仙才对,怎么如此容华正茂?前些天沛衣师兄抱去处理的那几幅画卷就是出自他手?沛衣师兄口中的丹青妙笔就是他?

我对他轻薄师傅而生出的成见一下烟消云散了。

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原来不光我们昆仑山,天界亦有如此才人。

于是趁他与师父寒暄的时候,我秉着对仙友的友好敬意,多瞧了他两眼。

我这一瞧,身体就不自觉上前了些,从师父身后歪了出来。

此时东华帝君也看见了我,一愣,问师父:“这是你收的徒弟?”

见师父微微点头了,我有些轻飘飘起来,觉得此时正是展露我昆仑山修养与内涵的时候,遂准备弯身作揖与东华帝君道一声“仙友好”。

我话未说得出,东华帝君倒是先说话了。他看了我两眼,与师傅道:“你什么时候收了个这么丑的徒弟?”

……这、这东华帝君太会说笑了。想来我这个上天入地惊艳昆仑的三界司战神君的徒弟,怎么可能会和丑字沾边。莫不是他见我如此神貌,早已经嫉妒得不成体统了?

东华帝君话虽难听,但我是个有修养的神仙,这种情况下越是淡定,越是有面子。于是我与东华帝君道:“仙友太谦虚了,彼此彼此。”

我见他面色僵了一僵,顿觉一身舒畅。

漓云
作者的话

都来祝我生日快乐罢,今日是小云生日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