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家有仙师太妖娆 > 上卷
章八
作者:漓云  |  字数:3465  |  更新时间:2012-08-30 17:30:00 全文阅读

(一)

我与大师兄腾着祥云,此刻正往凡间去。

我私自出了昆仑山崖洞,要是被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了,定是会吃不了兜着走,兜不走就得躺着走。

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遂我瞅着春意盎然的大师兄,心里洼凉,道:“大师兄,若是回去我被师傅打断了双腿,你也有份。”

大师兄大方笑道:“好说好说,大师兄会帮忙将小师妹的腿给接起来的。”

好说你个奶奶的。

我忿忿地瞪了眼大师兄,扭身回去,道:“那我还是回洞里继续思过。”

大师兄却是动作快得很,伸手一勾便拉住了我的后领。

我转头恨恨咬牙:“大师兄,节操!”

大师兄丝毫不顾我的反抗与挣扎,固执地揪着我继续前往人间。

他与我道:“小师妹莫担心,此番你我同往人间全是师傅的意思。”

我大惑:“师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大师兄反问我:“昨日东华帝君来了我们昆仑山,小师妹真以为他是抽风来的?”

我摸摸下巴,思忖了下,道:“我觉得是。”

大师兄翻了翻眼皮,慷慨地抛给了我一个白眼,道:“东华帝君是专程上昆仑山找师傅帮忙来了。”

我不解,这世上还有东华帝君不能解决的事情需要师傅帮忙?莫不是要打仗了?

只听大师兄又道:“最近人间一处染上了瘟疫,东华帝君座下弟子甚少,无力下凡去治理瘟疫,遂来问师傅讨要一两个弟子前去处理此事。”

我私以为,神仙下凡本是一件十分优美的事情,但若遇上瘟疫,那就不美好了。

我警惕地盯着大师兄问:“莫不是我俩是专程来驱瘟疫的?”

大师兄笑得十分欣慰,道:“小师妹果然天资聪颖。师傅说了,小师妹刚升小仙不久,需来人间普度众生一把,方才算功德圆满。此次下凡驱瘟疫,权当是师傅给小师妹的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说起普渡众生,我已经来普渡过一回了。但说来惭愧,那次显然是众生普渡了我。师傅真真是太看重我了,我顿觉压力很大。

我弱弱与大师兄道:“瘟疫什么的,还是没有昆仑山的崖洞贴心。”

大师兄遂安慰我:“小师妹你现在已是神仙,来趟凡间驱个瘟疫啥的简直是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神仙都是顶顶厉害的,尤其是小师妹这种。”

大师兄一番话,顿时我听了很受用。

我敛了敛心神,道:“大师兄说得极是。”

大师兄挑唇一笑:“这就对了。”随之他再捏了个决,加快了我们二人的行程。

我只有些心神不宁。大师兄那笑,诡异得很。

(二)

待我与大师兄到了凡间落脚之时,将将黄昏。

听大师兄说,这儿离城里不过区区几里路。

他语重心长地与我道:“小师妹,既然下来了凡间,千万莫要忘记了你的任务。这次若小师妹将瘟疫治理好了,自然是功不可没,以后还有哪个师兄敢小瞧你。大师兄就尤其看好你。”

大师兄一番话说得我眼皮直跳。

我问:“大师兄莫不是想置身事外?”

大师兄干笑两声,道:“瞧小师妹这话说的,大师兄是那样的人吗?只是现下我还有要事在身,无法顾及到这边,一切还请小师妹多担待些。”

我一惊,又问:“大师兄刚来就想走?”

大师兄敢于直面惨淡的将夜和我杀气腾腾的老脸,道:“正是。”他真是勇气可嘉。

我虽怒,但心下思量了下,谁没有两头为难的时候?此时我更应该理解大师兄。

于是我十分温和十分善解人意地对大师兄道:“大师兄你有你的难处,我理解,也想帮上什么忙。这样吧,正好小师妹我在昆仑山刷了七万年的茅房,现在正想换换环境转到大师兄你打理的桃林里去,你看这事儿——要怎么整?”

大师兄闻言脸色不大好,我看见他的眉头一抽一抽的。

他直勾勾地盯着我,颇有些凶神恶煞的意味,道:“小师妹这是在趁火打劫。”

这话我有些不大爱听,师兄妹之间本就应该相亲相爱,如何能说是趁火打劫。我也是真心想帮帮大师兄。

遂我不满道:“大师兄玩笑了。我们俩的情谊岂是一个趁火打劫可以说得清的?大师兄不同意就罢了,我这人最不喜爱的就是勉强别人。”

大师兄脸色缓了缓,道:“小师妹一切好说。”

我顿了顿,又道:“大师兄若真有什么要紧事就去吧,这小小的瘟疫我还是能够摆平下来的。到时候师傅那边我也会帮你——”

大师兄忙叫道:“成交!”

我点点头,冲大师兄欣慰地笑笑:“和明白人说话就是不费力。我办事你放心。对了,大师兄此次若携哪个闺女共赴巫山的话,莫要忘记多播种几个崽。”

大师兄甚是忧伤地看了我两眼,闷闷地哼了一声,走了。

看他如此纠结的婆婆妈妈的模样,大抵是舍不得离开我。

啧,交情太深了就是这点不好。

(三)

大师兄走后,就剩我一个神仙摸索着往城里的方向去。

我一想起茅房与桃林,心情就忍不住洋溢得欢快了些。

所以,本神仙决定以步行入城。

可走着不久,天就黑了。

偏偏这个时候,本神仙的肚子里,还羞涩得很。

遥望了下远方城里依稀闪烁的灯火,本神仙却是顾不得行走了,现在本神仙只想吃。罪过。

遂我手指并拢,缠绕着仙法,欲捏一个决飞进城里算了。

恰逢此时,我脚边一阵窸窣。

我脚一抽,不着边际地胡乱踢了一下。

不想,我这一踢,却踢到了一只毛乎乎的兔子。

这兔子长得挺好,还不怕生人。我料想它定是被本神仙的仙气给吸引了过来。一时我惊叹不已,想不到一只动物也有如此悟性,着实难得。

但从结果上看,它不仅是一只兔子,而且还会是一只烤兔。

我私以为,它变成一只烤兔的样子一定十分的迷人。

于是我蹲下去温柔地抱起了它,顺着它的毛发摸了摸,安慰道:“兔子莫要怕,早死早超生。”

抱起它我才留意到,总觉得这兔子长得面善,像是在哪里见过一般。本神仙思前想后了一番,却想不起来真有在哪里见过。大抵是此刻我饿慌了,见了谁都会觉得面善。

毕竟是本神仙先有求于它,总归要安抚一下它的情绪。本神仙一向是个有菩萨心肠的善良神仙。

然就在我抱着兔子将将要站起来时,我面前出现了一双脚。我顺着那双脚看上去,却是一个打扮斯文的男子,像是话本里描述的书生那般。眼下他正抿着嘴定定地看着我,像是有些不满。

天虽然黑,但本神仙还是能隐约地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有些疑惑,便很有修养地问:“这位朋友何故如此看我?”

他又将目光移到我怀里的兔子身上。

这下我有些明白了,大抵他也是饿了。遂我好心道:“朋友若是饿了,我可以分你一只兔腿。”

他的脸色一僵,继而眼睛却闪闪发亮。

我心下一紧,痛道:“我可以给你两只。”

他却是挑了挑眉头,戏谑道:“两只?”他这一说话,声音好听得紧。

我没空去欣赏他的声音,只心想这个凡人怎么如此贪心。但我是个大度的神仙,思量了下遂叹了口气,道:“朋友三只好了。”兔腿没有了起码还有一个兔身,让他一让也无妨。

他连嘴角也跟着挑了挑,道:“三只?”

我大惊,忙抱紧了怀里的兔子,道:“朋友莫不是想全要?!”

他一时脸色变幻无穷,几经按捺才淡定下来,笑笑道:“朋友若想烤我的兔子,还得先问问我这个主人同不同意了。”

我一怔,啊哈,烤兔子没了。原来这是一只有主人的兔子。

一时我气馁得很。

犹豫了下,我将兔子递出去给他,又有些不舍地收回来,反复几次才放进他的手上,干笑两声:“朋友,这是你的兔子。”

男子接过兔子,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两眼,转身就走。

我急忙叫住他:“朋友莫要急着走!”

“嗯?”他转过头来,似笑非笑。

我摸摸羞涩的肚子,道:“朋友,我饿了。”

(四)

本神仙承认,自己是个有骨气的人。

但有时候饿得骨头都软了,自然骨气就没了。

眼下,本神仙正跟在这位斯文的凡人小哥身后,让他带我去寻吃的。

小哥说他家就在这城郊附近,不远。

看着这小哥修长挺拔的背影,我觉着一个凡人能长成他这般模样,着实是不错了。只是斯文中透着点清魅之气,这点不好。

想起此次本神仙来凡间的目的,觉得应该先打听一点八卦消息。眼下正是本神仙与小哥搭讪的好机会。

可还不待我说话,小哥倒是先说话了:“就你一个人么,在这荒山野岭的。”

我想了想,道:“本来是想进城的,可还没到就天黑了。”本神仙是专门下凡治理瘟疫的,但眼下须得装作和凡人无异。

小哥闻言顿了顿,继续边走边道:“别说你天黑还在外徘徊,怕是你进城去了也得被吓个半死。里面的光景,倒是凄惨得很。”他语气薄凉。

莫不是小哥指的就是那瘟疫?这人死入轮回是正常事,但也难免让凡人心生绝望和恐惧。我遂出言安慰道:“小哥莫怕,待明日我进城去了,或许还有一线转机。”

小哥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我,半晌才轻轻一笑,道:“但愿如此。”

我一愣,若是一般凡人听我这语气大抵会道,我一个姑娘家不谙世事大言不惭,又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如何寻求那一线转机?简直是神经病!

可他,却好像在相信我一般。怪异得很。

这时小哥继续往前走,指着前方不远处摇曳着微弱火光的茅屋道:“就快要到了,只是我想先提醒你一下。”

我不解:“提醒我什么?”

小哥看了看我,道:“里面有一个病人,是我娘。”

哦,正好。本神仙可以先了解瘟疫病情。

于是我十分心善道:“朋友莫要担心,你娘长命百岁。”

只要小哥给我一顿吃的,本神仙向来以牙还牙,一定好好治治他娘。我周身仙气澎湃,拉着小哥便往茅屋那里去了。

漓云
作者的话

求收藏啊!求评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