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至尊狂女 > 正文
007 那个,来了
作者:洛梓潼  |  字数:4180  |  更新时间:2012-09-28 19:52:32 全文阅读

青城学院,轩辕国最久负盛名的贵族学院,能来此地学习的少年,非富极贵,他们的父辈,定是这轩辕国有头有脸的人物,个个都是不可轻易得罪的,当然,也是人人都想要攀上关系的。

而这青城学院位于轩辕国都南面一百公里处的青城山颠,这里终年云雾缭绕,犹如仙境,也被世人公认为最适合修练灵力,修身养性的最佳场所。

而这青城学院的院长,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如今多大年纪,更加记不清这青城学院又开了多少年,人们总觉得自打记事起,就知道了这所学院的存在。

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知道的多一些,知道那院长自称闲云老人,他有个夫人名为云霞夫人。

可是即使对这二位老者知之甚少,却依然想尽办法将自己的孩子送来此地,个个都希望自己的子孙在此习得上等功法,以助自己的家族长久立于不败之地。

而此时这位仙风道骨的闲云老人,却正坐在床边,一手抚着那花白的胡须,一手放在床上那小人儿的胳膊上,替她把着脉。

而在他的旁边站着他唯一的入室弟子柳云霁,却正是那个身背竹篓的青衣少年,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额上的汗珠,一双俊眸没好气的盯着趴在自己脚边的白虎。

而那白虎却是一脸哀怨的垂着大大的脑袋,时不时的偷偷抬头看一眼少年,但在接触到他那恨不得扒了它的皮做成椅垫子的目光时,便又很快的垂下脑袋,而过不了一会儿,就又会偷偷的瞄一眼床上的那个小人儿,每当此时,它的眼神便会更加的哀怨,那小眼神儿好像在说:哼,都是你害的,主人都不喜欢我了,看我哪天不咬你!

“师父,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大碍?”柳云霁见老人迟迟不开口,便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那闲云老者微微皱了皱眉,他总觉得有一些奇怪,这个孩子从脉像上看,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想是受到了惊吓,又从山上滚落下来,所以才一直昏睡不醒。

可是,他总感觉有一股并不属于她的气息,在她的身体里缓缓的流动着,可又实在说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更加让他奇怪的是,她从那么高的山上滚落下来,身上竟然没有什么擦伤,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自己愈合了!

“师父?”见他不说话,只是皱眉沉思,柳云霁心中焦虑,不由的又开口唤道,同时还不忘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白虎,看你干的好事!

“啊呜~”白虎委屈的将一只爪子放在口中咬着,大眼汪汪的看着少年,似乎在说:这事儿真不赖我啊,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无碍,估计很快就会醒的!”闲云老者终于站起身来,摞下一句话,若有所思的走了出去。

凭他的经验,竟然看不出来这个孩子体内那股气息到底所为何物,真是让人不爽,不过算了,既然想不明白,那便不要再去白费心思,时间久了,自然会清楚的。

想到这里,哈哈一笑,老头竟然乐呵呵的去找老婆云霞夫人了,心中想着,今天老婆会做什么好吃的呢?

柳云霁在房中看着闲云老人前后不一的面部表情,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不过,师父既然说这孩子无碍,那肯定就是没事了,呼呼,幸好,要不可罪过大了!

柳云霁拍了拍胸脯,既而笑嘻嘻的坐在床边,开始细细的打量起了木云枫。

那白虎见主人笑了,便也站起来,将它那大脑袋凑了过去,在木云枫身上来回的嗅着。

“去,你再吓着他!”柳云霁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那老虎头上,把它赶到了一边。

“啊——”

一声尖叫,惊的正在院子里捣药的柳云霁扔了手中的捣药捶,站起身,紧走两步,‘哐’地一声推开房门,便朝着他的床铺奔过去,大白虎也呼哧呼哧的跟在后面,要知道刚刚它正在和一只山鸡玩儿的不亦乐乎,这一叫,真是扰了它的兴致!

“你醒啦,太好了!”柳云霁看着坐在床上,一脸惊恐的木云枫,笑呵呵的说道。

“啊呜——”白虎也把脑袋凑过去,眉眼间很是不屑的盯着木云枫看,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可真能睡啊!

“啊!”又是一声尖叫,那白花花的硕大虎头,让木云枫一下子想起了先前的遭遇,吓的抱着被子便缩到了墙角。

“你看你,又吓到他了不是?快点给我滚出去!”柳云霁回头一手指着敞开的大门,冲着白虎凶巴巴的大叫道。

“啊呜~”白虎幽怨的看了他一眼,极不情愿的转过身,扭着它那雪白的大屁股一点一点的往外挪着,临出门前还不忘回头冲着木云枫呲了一下牙,小样儿,等着瞧!

看着白虎走了出去,柳云霁才回过头来笑道:“你别怕,白虎其实挺可爱的,从来不咬人!”

木云枫将信将疑的又看了一眼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白虎,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努力的对着柳云霁扯出了一抹笑,“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哦,这里是青城山啊,我叫柳云霁,咦?你流血了吗?”柳云霁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挠了挠头,做着自我介绍,却突然发现在木云枫的刚刚躺过的地方有一摊殷红的血迹,不禁有些奇怪的向前凑了凑,想看个清楚。

木云枫闻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小脸一红,赶紧拽过被子盖住了那摊血迹,“没,没有,你看错了!”

木云枫暗自咬牙,都怪那只白虎,害得她都忘记了刚刚尖叫的原由,她是被肚子痛醒的,睁开眼睛便觉得身下很不舒服,掀开被子一看,便吓的大叫起来。

其实,她大概也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前,娘亲曾经隐隐约约的跟自己提起过,可是,当她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是完全的不知所措。

“怎么没有,我都看见了,快让我看看,是不是身上哪里受伤了啊?”柳云霁不依不饶的就要上前拽她的被子,流了那么一大摊血,肯定伤的不轻,那个死白虎,都是它干的好事。

“扑哧!”院子阴凉里正抱着一只山鸡啃的不亦乐乎的白虎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它摇了摇大脑袋,伸出爪子揉了揉鼻子,继续啃着。

“真的没有,你不要看了!”木云枫红着脸,紧紧的拽着被子,死活不松手。

“哎呀,你快让我看看!”柳云霁也在用力的扯着被子,在他认为,木云枫之所以会受伤,都是他的白虎给造成的,所以,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啊,出去!”木云枫真急了,突然指着门外大叫一声,这人真是的,热情过头了吧?要真让他看见,她干脆死了算了。

“啊呜?”白虎听到屋里的动静,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张望着里面的情况,它的嘴角上还粘着一根山鸡毛,那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好,好,你别激动,我去找师父和师母来!”柳云霁被木云枫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愣了半晌才一边喃喃的说着,一边退了出来。

“啊呜!”那白虎看到柳云霁被灰头土脸的赶了出来,竟然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连带着那根山鸡毛也跟着颤抖不止,那意思明摆着,小样儿,你也被赶出来了吧!

“笑什么笑,啃你的鸡!”柳云霁没好气的瞪了白虎一眼,便一溜烟儿的没影了,他得赶紧去找师父,流那么多血可不是好玩儿的。

闲云老人与云霞夫人正在湖边凉亭中下棋,那湖乃人工雕琢而成,引山中泉水注入其中,湖水清洌甘淳,亦可直接饮用。

柳云霁赶到的时候,云霞夫人正在灌输了棋的闲云老人喝这湖中之水,听了他的述说,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便齐齐起身随着他来到木云枫所在之处。

这一路上,闲云老人还在暗自纳闷儿,当时明明看到那些伤口都已愈合,怎么还会流血呢?

“孩子,哪里流血了?让老夫看看!”闲云老人看着红着脸,抱着被子不松手的木云枫,很是和蔼的说道。

木云枫拼命的摇着头,并不说话,只是将一双大大的眸子,求助似的看着这房中唯一的女人,云霞夫人。

云霞夫人见状,心里也大概的明白了几分,便冲她安心一笑,转身便开始赶人:“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来帮她看!”

“夫人,你什么时候懂得医术了?我跟你说,这治伤可大可小,闹出人命可就不好了啊!”闲云老人一边被云霞夫人推着往外走,一边不放心的频频回头。

“师母,你确定吗?”柳云霁也担忧的问着。

“好啦,少啰嗦!我自有分寸!”云霞夫人不耐烦的将两人通通推了出去,‘哐’地一声关好门,这才转身来到了木云枫的身边。

“丫头,告诉我,你是不是来月信啦?”

“嗯,应该是的!”木云枫害羞的低下头去,声音细若蚊蝇。

“哈哈,那就说明你长大啦,别怕,我来帮你!”云霞夫人爽朗的笑笑,伸手拍了拍木云枫的肩膀,便上前慢慢的拉开了被她一直抱在怀中的被子。

“谢谢师、师母!”木云枫低着头,轻声的道着谢,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看上去极是慈祥爽快的老人,只是刚刚听柳云霁那样叫,便也这样叫了。

“哈哈,傻孩子,这师母可不是随便叫的,你就叫我婆婆吧!”云霞夫人一边打来清水,替她清理着血渍,一边笑着说道。

“是,谢谢婆婆!”木云枫抬头感激的看着云霞夫人,见她看上去也只有四五十岁年纪,脸上有着浅浅的几道皱纹,还确实是个年轻的婆婆呢。

“嗯,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里来的?家里的人呢?”云霞夫人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一边开口询问着。

这青城山山势险峻,除了那些在此求学的学生,便很少会有其他人来这里,所以听说柳云霁捡回来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她也是吃惊不小。

“我叫木云枫,家里只有我和娘,可是,现在娘也被人害死了,就只剩下我自己了!”木云枫想起娘亲,感受着云霞夫人细心的呵护,不禁眼圈儿一红,又差点落下泪来。

“哦,真是可怜的孩子,那你又怎么会在这里的呢?”云霞夫人听到木云枫的名字,手上的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不过却也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常态,天下木姓之人何其多,是自己想多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山中碰到了一只白虎,被吓的滚下山去,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木云枫一边说着,还一边心有余悸的朝院子里望了望,“婆婆,这里哪里啊?”

“哦,这里是青城山顶的青城学院啊!”云霞夫人想到那只白虎,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回答。

“学院?那是不是这里的人都有很厉害的功夫啊?我可不可以学?”木云枫闻言眼睛一亮,有些急切的抓住云霞夫的手问道。

“嗯?你想学功夫啊?学来做什么呢?”云霞夫人看着木云枫那一脸的急切与坚决,若有所思的问道。

“等我学会了厉害的功夫,就去替娘和外公外婆报仇,把那些坏人全都杀掉!”木云枫想起娘的惨死,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着炽热的仇恨之色。

云霞夫人微微一怔,这孩子将来定非池中之物,如此瘦弱的小身子,竟然蕴含着如此惊人的能量,只是,心中对仇恨的执念太深了些。

低头沉思片刻,又接着问道:“你外公外婆也被坏人杀掉了吗?”

“嗯,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们,可是,我也会替他们报仇!”木云枫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云霞夫人心中竟有了一丝若有似无的不安,不过,很快便被她刻意忽略,想了想便对木云枫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学功夫的,不过凡事也不是绝对的,你既然没有地方去,就先留下来,暂时先在厨房里帮帮忙好不好?”

“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木云枫闻言开心不已,小小的脸上漾起了一抹大大的笑容,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小牙齿,虽色脸有些黑,却也依然显得可爱至极!

“谢谢你婆婆,让我做什么都行的,我力气大的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