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网

正文第八章 调戏新生

[更新时间] 2012-11-08 18:27:53 [字数] 4164

星期一,总是最痛苦的一天,刚才周末的狂欢中回过神来,大家都没什么精神,上课总是无精打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却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身旁十公分的距离是那位危险的转学生。看着他的笔记本,上面优美的签署着他的名字:慕城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很震惊,他居然和妖孽同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也真是奇怪,刚来的第一天就打瞌睡,而且还选择了教室的最后面,以前那可是我的专属位置。这个位置不受人关注,而自己选择这样的位置,也就是选择了不会去关注其他事情。对于我这个喜欢自己忙自己的人,这儿绝对是个好位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今天早上,有人开始与我争夺战地。在上课铃声还有一分钟就会响起的时候,我安然的坐在自己的专属位置上,闲适的伸了一个懒腰。在还没有完成这个优美的伸展模式时,慕城风直直的来到我身边坐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些不客气的说:“喂,这是我的位置,你到别处去坐。”长得帅了不起啊,你以为本小姐会像其她女生一样为你倾倒么?才不会!我的语气表明了我的态度。你是男生,总不至于跟我一个女生计较吧!我抱着这样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很快就证实了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尹羽衣小姐,你凭什么说这么位置是你的呢?”他邪魅的笑,让我背脊一阵发凉。他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奇怪的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笔记本上写着啊,小笨蛋。”他若无其事的说着,而且并没有打算走的趋势,而是自顾自地把书放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笨蛋本来是骂人的话,可是从这样的一个男生嘴里说出来,我感觉到暧昧的味道。真是的,我最近怎么老是败在男生手里啊,而且还是两个很妖精的男生,真是没天理了。而且我后来才发现,更没天理的是,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是慕家的!难道就因为我人有些木木的,所以,连姓慕的人也跟我过不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语。”我瞪了他一样,这是我与人相处的方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我干嘛要装着很开心呢?这不是我的风格,而且那样做了,我就不是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怪我的无礼,我也没有继续赶他走了。再说,我毕竟没有买了那个座位,没道理不让人家坐。与人相处的方式是有那么些奇怪,但还不至于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我们两个挨着坐下来了。他不断的打量我,搞得我以为我的脸没洗干净似的,害得我不自觉的摸了摸脸,眼睛的余光里扫到他戏谑的微笑,让我无名的火气乱串,真是让我很伤脑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等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肆无忌惮的扫描了一下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名字——慕城风,居然跟妖孽一个姓,这一点让我很是想不明白。长得好看的男生,连睡相都这么诱人。很性感的红唇,饱满圆润。我居然用这样的修饰词来描写一个男人的唇,看起来真是太荒唐了,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啊。眼睫毛居然比我一个女生的睫毛还长,老天造物,还真是没天理了。眉毛不是男生该有的剑眉,而是有点弯弯的,很浓,却不失妖媚;皮肤更是可以用吹弹可破来形容。我以为卓越的皮肤在男生中就算很好的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男生的皮肤更胜一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够了没,宝贝儿。”他突然睁开眼,看见我在看他,用他那特有的邪魅式的笑看着我,语气有说不清的暧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听他那样称呼我,我失去了理智,他分明是在调戏我嘛。可是,我也有错在先,谁让我那么不争气的失神在他的美貌里呢。于是,我就说了一个你字,便说不出话来了。心里的复杂使得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易动怒的我,居然被他很轻易的挑起了怒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宝贝儿生气啦?”他看似很关心的捏了捏我的脸,表现得很平静。而他一口一个宝贝儿的叫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两个是情侣呢。果然,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说出这么暧昧的话,离我们比较近的几桌人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们。同班同学,当然知道这厮是昨晚大家才认识的。只是没想到才来一晚上,美丽的帅哥就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平时一声不响的尹羽衣。大家狐疑,但是也有人心里想着: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收到预期的效果,慕城风玩味的看着我,那表情明显是在挑衅我。这种情况下,我该大吵大闹吗?那也不是我的风格。不过,对于这样子的男生,我也是会很不客气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微微起身靠近他,伸手拉过他的下巴,用同样的微笑,同样的语调说:“宝贝儿不生气,我很喜欢你这样主动。”说完下课铃声适时响起,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没有注意到的是慕城风灿烂的表情,他心里的小鹿碰碰乱撞,久违的心跳又回来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她才会这么霸道,这就是他最喜欢的那个她!他这一生只为寻她而来,哪怕她在天涯海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一天的功夫就传遍了学校,我几乎是一鸣惊人了。其实像我这样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成为焦点的。可惜我遇到了一个本身就是焦点的人物,他就是慕城风。他从一来这个学校就是一个传说了,更不要说发生点什么花边新闻了。那样的美男子,被我公然的调戏,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我肯定是被传得沸沸扬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陶陶的话证明了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跟往常一样,我坐在电脑前和妖孽聊QQ。很奇怪的,我没有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就算两个人之间已经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但这又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有什么好提的呢?况且我觉得自己有够丢人的。这下被很多人认识了,以后走路时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我还有什么平静生活可言啊?说不定我那平静的人生就此要被剥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妖孽今晚似乎明显的心情不好,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聊天也提不起精神。我们两个人似乎各怀心思,却又绝口不提。本想安慰一下不开心的他,然而我自己的生活也是乱成一团,自己都管不好,拿什么去说服别人呢?伤心的时候,一切的安慰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有时,还不如一个坚实的拥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要抱抱妖孽,可是这距离,成了最现实的问题。爱吧,爱吧,是不计后果的爱了。可是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勇气去迎接未知的艰难险阻么?心里烦乱得我不知所措。在离开卓越的这些日子来,以前沉浸在伤痛中都比现在的不知所措让我来得安心。是不是连我那痛苦的平静小日子都已经被我消耗完了。随之而来的是终日无措的彷徨?我不想感慨老天,那样会证明我惧怕命运。对于命运,在我拥有那样的家之时,我就已经认了。可是这样的不安,这样的无助,让我忍不住抱着自己嘤嘤哭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陶陶回到寝室的时候,我已经快睡了,早已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准备进入梦乡。妈妈告诉过我,不要在睡前哭泣,不然会做噩梦。那是我才十岁的时候,有一次睡前哭泣被她发现,她哄我的话,不管是真是假,我都愿意去相信。在乎的人,不管对你说什么,你都会信的,哪怕你明知道是在骗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羽衣,听说你今天调戏慕城风啦?”陶陶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害得我一阵无语。我调戏慕城风,那也是因为他先调戏我。我当然没有这么说,陶陶知道我是不喜被八卦的,但是听到那么多各式各样的传闻,而且很多还是多羽衣不利的,这样她很恼火。但是这些负面信息当然不能让羽衣知道,只不过要确认事实嘛,毕竟他那宝贝哥哥可是很喜欢羽衣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他欠调戏。”我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之后爬上床睡了,而陶陶的嘴巴张成了O字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陶陶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因为陶陶不知道我在网上那些事儿。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她,毕竟她是我在这个学校最好的朋友了,而我对她却不够坦诚。和卓越分手的这一年多里,她见我每日闷闷不乐,每次出去的时候总会拉着我,她是害怕我始终是一个人,容易憋出病来。她的好,我是感动在心里的。但是因为就是这么长大的,一个不善表达,也不善言谈的孩子,总是学不会诉说自己的内心,所以总是把什么都埋藏在心里。也许是不会表达,又或许是因为害怕。不知名的原因困扰着我,尽管心里都知道,也明白,可是却依旧没有说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没有悠哉游哉,辗转反侧的那份浪漫。我的失眠是因为我想得太多,神经比较紧张。平时不言不语的我,心里自成一个世界,不发表有声语言,并不代表不说话。只是,这话说来,只有我一个人听到而已。每天对自己说很多很多的话,而不与周围的人沟通,让我成了另类的与世隔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要行云流水般的人生,但生活却风波四起。我表面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其实却是敏感到神经质的人。这样的我,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集合体,甚至有时候我也说服不了自己,只能放任情绪自流,让伤痛无边无际。直到累了,那些情绪就会自己停下来,我就会短期的进入平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就赋予了他伤害你的权力。我给了卓越这样的权力,所以他伤我伤得体无完肤,易如反掌。对我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当真。如果不是亲眼撞见他和别的女生拥吻,而那个女生,就是我的室友——黎夕颜。如若不见,我怎么也不会接受他背叛了我的事实。爱是伤害,不恨,肯定就不爱。我不知道我对卓越是不是恨,只是那样刺激人的画面时时让我在梦中惊醒,醒来眼角有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卓越,这么伤害我,你怎么舍得?你分手的理由是说我们没有共同的人生理想。难道我一辈子以贤妻良母为目标,只为给你温暖的家,也不行吗?我不断的问自己。就算我们没有同一个梦想,就算我们之间隔了千沟万壑,我对你的感情,一个女生最纯真的爱都给你了,你怎忍心如此绝决?原来真如《诗经》里说的那样: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我给了你这样沉重的情,你可以支付得起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又想起了妖孽,他和慕城风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两个人都是如此的邪异?可是虽然他两个人是很相像,我也找不到足够的理由硬说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联系。我知道慕城风来自港大,那么他的家应该也是那边的吧。而妖孽家却是江南水乡六大古镇之一的西塘。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关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在我心里,与妖孽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已经有些在乎他了。可是,这个慕城风,居然开始扰乱我的生活,这让我心里很不平静。他与身俱来的危险,让我很怕,很怕……怕自己平静的生活底下掀起惊涛骇浪。我是默默享受阳光的羽衣草,不是与群芳争艳的春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了很多,很多,还是没有睡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干脆坐起来,打开电脑,记下此刻的心情。我是个不喜欢说,喜欢写的人。一直以为,随着时光的流走,很多事情就会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我坚信用写日记这样的方式能够让我不会忘记太多的事,那些发生过的,以后回忆起来,尽管是痛,也应该会成为最亲切的念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我钻进被窝,也没留意是什么时间才睡。只是从大家平和的呼吸声里知道,大家都已经睡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是知道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对女生来说更是大大的不利,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无法使自己的生活平静如水,只有选择折腾自己。直到很累很累,再也支持不住,或许累到倒下了,就不会多想,就更容易睡着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