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重生之逆天三小姐 > 重生东临
第三章 少女的锋芒
作者:上官圣月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12-11-11 18:03:34 全文阅读

劲之气,三段,初级武者虽然实力还不怎么样,但她记得白老爷子是一名武将,且是帝国唯一一名武将。

忘川大陆武者稀少,能够成为武将的更少。

白家能列入帝都有数的世家,主要是因为白老爷子的武将修为。然白家子弟众多,却没有一个能成为武者,老爷子衣钵无人能继心里又岂会好受?

今天她之所以女扮男装可不是为了扮酷,而是为了让白老爷子记住她,并且传授她武技。白老爷子在武将修为已徘徊了数十年再无进阶,如果这个时侯有一个嫡系的子孙能够继他的衣钵,他定会倾囊相授。

最主要的是,白老爷子才是目前白家真正的主事人!

白疏愿眼睛微眯,光华微放,犹如一把藏峰的宝剑出鞘,锋利、冷艳、夺人眼眸。连那透过地平线缓缓升起直上柳梢的耀阳亦比不过她初绽的锋芒来得逼人眼眸!

白家每年的二月份都会举行一次族会来考校族中弟子的修为,天赋绝佳者将有机会得到族中的供奉指点或直接被收为入室弟子。

因此每一年的族会相当于族中子弟的实力比拼,能从族会中脱颖而出的子弟都会成为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

白疏愿的哥哥白疏玉就是在当年的族会中展示了绝对的天赋才会被那个来白家做客的神秘强者相中,成为帝都公认的天才少年。

“疏愿,今天的族会与往年不同,据我所知,今天能过族会前三的弟子将直接被爷爷举荐进入帝国选试进行复选。”

白疏语所说的不同是因为帝国选试暂缓至今年九月,整整延缓半年多。这也是那天白疏语求助无门而让白疏愿早亡的原因之一。

因为那天各大世家都接到通知说今年帝都可能会迎来兽潮,各大世家凡是天阶以上的修为皆被延请进宫中共商抵御兽潮大计。

而因可能会迎来兽潮,本次帝国选试将会破例由各大世家的家主推荐自家的优秀子弟直接进入复试,也算是对各大世家的补偿。

这事其实白疏愿早有耳闻,听白疏语提起倒是难得地笑了笑。

白疏语行在白疏愿的右侧,看着白疏愿俊美的侧脸不自觉的有些脸红,声音亦自然而然变得娇柔了几分。

此刻白疏愿脸上带着三分笑,一双紫瞳光彩流溢更显得俊秀非凡,阳光下她步履轻轻,不急不徐,闲庭散步般自有一种洒脱超然之态。

这样的白疏愿别说白疏语看得脸红心跳,就连匆忙被欧阳尘拉来白家凑热闹的夏侯渊亦被白疏愿的风采迷了心神。

“她……她也是白家子弟么?”原本是来偷看被全帝都封为第一美人的白大小姐白疏瑶的欧阳尘眨了眨眼看着白疏愿直接傻掉了。

跟欧阳尘一起趴墙角树荫隐避处的夏侯渊掀了掀眉,觉得白疏愿有些面善,然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此时白疏愿同白疏语刚好踏进族会之地清风苑的门槛,此时清风苑中已经齐集了白家青年一代所有嫡旁系子弟,此时夏侯渊欧阳尘的眼一直随着白疏愿的身影走,此时偷窥的并不只夏侯渊和欧阳尘二人。

隐在清风苑屋檐死角处的风间无香同楚燕析的目光亦是在第一时间被刚进来的白疏愿所吸引,尤其是风间无香看到白疏愿的第一眼还不自觉地‘咦’了一声,惹得楚燕析直问白疏愿是谁,你们是不是认识?

可是风间无香在‘咦’了一声之后便只看着白疏愿不说话,沉默得令楚燕析都觉得奇怪。

白疏愿似感觉到风间无香的目光,紫瞳一扫直直地望向风间无香,然后也是一愣,随即又自然而然地略过,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疏愿,怎么了?”

白疏语有些紧张地接受着那些胶在她和白疏愿身上的目光,她很明白那些人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只是想从她身上知道白疏愿是谁。

她也一直想如果这些人知道了眼前人就是他们一直欺负、侮辱、甚至还对其拳打脚踢的人就是他们视为白家污点和耻辱的白三小姐会是什么表情。

可这些都不是她所关心的,她所关心的只是白疏愿的情绪。白疏愿一路走来一直自在从容,优雅自若,仿佛这些或羡或妒的目光本就应该胶在她身上一样。

她就是天生的王者在接受子民的朝拜!然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分明感觉到白疏愿的情绪有所波动,才不得不奇怪地低声问道。

然白疏语此刻这番动作言语在这些人看来就好似情人一般低语相问,让一直看着她们的众人不由又一番猜测。

“她认识风间无香!”夏侯渊目光如炬,他一直注视着白疏愿,自然而然地看到了她目光所注之处是何人。

夏侯渊一身华贵的紫袍,面如冠玉,便是蹲墙头亦给人一种无限的尊贵之感,一身风华仿若天生。

“什么!风间无香也来了?他来干什么?”欧阳尘惊,他是来看热闹看美人的,可不想招惹风间无香。

自从风间无香回帝都就常把他们这一群纨绔子弟整得鸡飞狗跳。那个家伙总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偏偏一回帝都就任京畿校蔚,总领帝都治安,专治他们这些贵介子弟。

这样的风间无香让欧阳尘很不屑,却又不得不因为他的强悍实力而退避三舍。

夏侯渊不说话,因为此时白老爷子同白二爷及白家的几位长老已从内堂缓行而出。同样的,几个白家的实权人物亦同众人一样完全被突然出现的白疏愿所吸引。

也因为这几人的出现,那些原本要出来问个究竟的白家青年子弟才没有蹦出来询问白疏愿的身份,他们自是要先向长辈们问好的。

“爷爷、爹、长老们好!”白疏语规规矩矩地同白家的其它子弟一样上前恭敬地对着几位长辈行礼问安。

白疏愿不言不语,目光浅浅带着笑,阳光折射而下,仿佛在她身上镀了一层金光,让人不得微微仰望方能看清她的模样。

所有的人全望向了她,现场一派安静,就在众人觉得这安静可能还会持续下去时,白疏愿缓缓一笑。

唇色如樱,嘴角微微泛起一抹优美的弧度,笑容如清风朗月,似要醉了这十里春风,温润得惊心动魄,撩人得令人连呼吸都会静止。

然她开口说出的话就不只是惊心动魄这么简单了!

“爷爷好!”

一躬到底,笑容绽开如百花竞放,差点晃花了老爷子的眼。她其实并非真的生性冷然,而是有些时侯不大爱笑而已。

当然当她这样笑的时侯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可惜在这里没人知道她的这个习惯。

白老爷子有些恍惚,仿佛在透过眼前的少年看向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像!太像了!

……

欧阳尘看着那笑差点从墙头栽了下去,还好夏侯渊扶了他一把。夏侯渊抿了抿唇,总觉得白疏愿的笑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风间无香看着那笑眉头皱得死紧,看得楚燕析心惊胆颤。自从风间无香回来后,楚燕析还没看过他皱眉头,而依他对风间无香的了解,他一皱眉,多半有事要发生。

白疏语看着那笑不由瞪大了眼,印象中白疏愿很少笑,尤其是受过鞭刑后的白疏愿给她的感觉更是冷然而不可亲近。

此时看着这样的笑,令白疏愿不自觉地退离白疏愿几步。

她记得这一个月以来,白疏愿每笑一次,似乎总会有人倒霉?而且笑容越灿烂,惹到她的人越惨。

至于其它白家子弟皆是被白疏愿的这声‘爷爷’雷得风中凌乱。什么时侯他们白家出了这么一个绝世人物,他们却半点不知道?

“二叔好!”

半躬身,笑容只带了三分,客气而有礼。

白二爷微愣,看着眼前光风霁月般让人不敢直视的少年眼里微微的带了点疑惑,如此风姿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他的大哥,白云逸!当年名震帝都的天才人物,只能让他仰望的大哥白云逸!

“长老们有礼!”

微微点了点头,施了施礼,面上却无半分笑意。

长老们呆呆无语,他们的心头一起略过一个人的身影。

当年那个逆光而来的温雅少年亦是如这般披着金光而来,似要将白家所有的污秽全部剔除,只留阳光暖暖,朗朗乾坤。

他们的心头微震,那个白家百年难见的天才少年又回来了么?那个让他们觉得是噩梦般的少年居然回来了?!

白疏愿对于长老们的失态似乎并未察觉。这些人对‘白疏愿’及白家长房一脉做过些什么,她心里自有一份帐!

“你……你是?疏玉?”

白老爷子恍过神便知眼前的人不可能是白云逸。那个逆子怎么可能还知道回来!!

很多人都露出恍然的表情,看向白疏愿的眼光马上带了几分审视的意味。但随即他们就想到如果白疏玉真的回来,那他们的处境不是很不妙?

白疏玉可是同白云逸一样是白家难得的天才人物,而且同白云逸一样很不买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