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重生之逆天三小姐 > 重生东临
第五章 帝都五俊杰
作者:上官圣月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12-11-13 18:07:03 全文阅读

“爷爷不应该对你不闻不问十四年!爷爷不应该在你没有爹没有娘没有哥哥时,还七年来不曾看过你一眼!爷爷更不应该任这些本应是你的亲人却任他们欺辱于你,任你蒙受了最大的委屈,有苦不能言!爷爷最不应该的是,你本就没有灵力没有天赋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你最大最好的保护,反而助长了外人对你的欺负、凌辱和蔑视!”

一个又一个的不应该让白疏愿浅浅地笑开,这一笑不似方才的刻意,却令人全身舒爽,如沐春风。

“爷爷,不认为,疏愿是白家的污点和耻辱么?”

再加一把火,若你能圆了过去,以后白家的荣辱便有她白疏愿的一份,否则她不介意亲手毁了这个生她育她养她却不曾教她又令她倍受屈辱的地方。

白疏愿!从今往后,我便是你,我会替你把属于你的东西一一讨回来!

“以后谁再敢用那几个字形容于你,那便是与我白青堂为敌!”

白青堂狠狠地盯着那群白家的子孙:“若是白家的人再这样形容于你,那爷爷便直接将他们逐出白家。”

所有白家子弟听到此,都敢怒不敢言。多数人也现在才明白他们为何会受到重罚!

白疏晴气得小脸发白,正想冲出去,却被白疏朗紧紧抓住小手,“你想成为爷爷怒火下第一个被逐出白家的人么?”

“哥?”白疏晴委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对白疏愿做了什么,也别把爷爷当傻子耍。记住!爷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白疏朗说完便放开了手,该说的都说了,如果这个妹妹还要自不量力。他也帮不了她!

只是他也有些看不懂老爷子今日的做派了,但不管如何这个家目前为止还是老爷子说了算。

“爷爷,你莫恼了!以后好好补偿疏愿妹妹就是了。方才孙儿已经让管家收拾了静竹居,稍后就让疏愿妹妹住进去吧。”

静竹居是原先白疏愿的父亲所住,自十年前白云逸出走后便一直空置到现在。

当然,白疏朗这么安排还有一个原因。静竹居与他的落梅苑只隔了一个院子,离老爷子的百叶居亦不过隔了一道墙。

这样的话他便可以随时随地知道他想知道的。因为他发现白疏愿变了,变得连他都不看懂了!

这样的改变让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白疏玉,那个优秀得连他都妒忌的少年又要回来了么?可这回让他有这种危机感的人却变成了他的妹妹。

白疏愿看了白疏朗一眼,上前一步道:“多谢疏朗哥哥!”看来白家年轻一代中亦并非个个都饭桶,起码这个白疏朗就不容小看。

“哈哈!好!好!好!小愿儿啊,现在不生爷爷气了吧?”

白青堂脸色微霁,对那些想要为自己儿女求情的长老们视而不见。一双眼睛现在全在白疏愿身上,似一辈子也看不够似的!

“疏愿,岂敢跟爷爷置气!”白疏愿一笑,见好就收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白青堂听此自是开心不已,拉着疏愿的手就往他的百叶居走,“走!跟爷爷到百叶居去坐坐。”

然刚拉住白疏愿的手便觉得不对,这丫头虽然没有灵力,但体内却有一股很醇厚的真气,虽不强,但绝对是真气没错。

武者?他的丫头居然是一名武者么?再仔细地探了探,白青堂看向白疏愿的眼神就深了几分。

以他的修为自是看得出白疏愿修炼武者的时间极短,估计不超过一个月。

一个月便有劲之气、三段、黄阶初级的修为,这丫头果然不简单啊!

白疏愿看着老头子微变的脸,笑了笑,淡淡道:“以后还请爷爷不吝赐教!”

她才不信老头子方才看不出她没灵力却有真气,仰然是一名武者。此次抓着她的手不放,不过是想证实而已!

“好!只要你不嫌爷爷烦。爷爷绝对不藏私!”老头子一旦确认,对白疏愿便越发看重了几分。

他多年的夙愿指不定真要靠这个孙女来完成了!

“即如此,爷爷不请客人一起去百叶居坐坐么?”白疏愿凝着风间无香和夏侯渊等人的方向一瞬也不瞬。

有时侯该表现时就要表现,比如这个时侯!

在白家不乏高手,但她相信发现风间无香和夏侯渊等人的不止她一个。

至于为什么没人喝止他们的行为,唯一能解释的估计就是这四人的身份,而老头子之所以会对白家人有那样的重罚多半跟他们四人有关。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白家人当着外人的面居然如此指责并侮辱自家的嫡孙女儿怎能不让老头子生怒?

即使他们不知道有外人在,但今日可是族会。一年才一次的族会,他们不但没重视,反而在族会上如此对待自家人,如何能不让老头子生气?

因此白青堂生气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接受白疏愿虽然也看在她武者的潜力上,可多半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四个不速之客。

这一切,白疏愿在发现风间无香等人时便有了借他们一用的想法。这一招借刀杀人用起来她可没丝毫羞愧!

她很辛苦的好吧,笑得脸都僵了才让这几人一时不查露了形迹。要不然怎么让这几位爷乖乖出来呢。

“老爷子,欧阳尘失礼了!”欧阳尘先从墙头跳了下来,当先陪礼,目光却紧盯着白疏愿不放。

显然的,他没感受到白疏愿身上的灵力波动。虽然在不知白疏愿身份前,他一度以为白疏愿是一个高手。

然知道白疏愿的身份后,他就不得不惊讶于白疏愿的敏锐。

白疏愿微微地对欧阳尘点了点头,对他有些灼热的目光仅仅只是抱以一笑。这个不语亦带三分笑的少年,她其实是知道的。

欧阳尘是荣国侯府欧阳平的长孙,据闻荣国侯府一脉单传,到欧阳尘这一代仅得他一个男孙和一个长姐。

荣国侯府的独苗苗,帝都排得上号的贵介子弟!

“世子不必多礼!”

白青堂虚抬了下手,对于这个荣国侯府的宝贝疙瘩老爷子自是无权苛责,只能睁只眼闭只眼。随即将目光转向地欧阳尘背后紧随而来的少年公子。

夏侯渊飘然而下,慢慢走了过来,“白将军,渊无礼了!”说完立在一旁,看向从屋檐死角处走来的两人。

白疏愿微讶,他唤白青堂为‘白将军’,说明他的身份要比白青堂高上几分。一个小侯爷都得称白青堂一声‘老爷子’,那什么人会称白青堂为将军?

难道是皇族的人?

白疏愿不由细细打量了夏侯渊一眼。

少年公子容颜如玉,身姿挺拔,一身华贵的紫袍衬得整个人越发耀眼逼人,腰扣紫黑玉带,头戴紫金冠镶夜海南珠,言行举止间更是处处透露着难言的贵气。

这番的贵气天生,风姿斐然,非皇家人不可有!

“七殿下有礼!”白青堂对着夏侯渊恭敬地行了下君臣之礼。

夏侯渊是东临皇族第七子,他的母亲是紫宸的长公主,因而夏侯渊一出世便极得东临帝的喜爱。

加上夏侯渊年不过十八已有大灵师的修为,这般的修炼天赋已非常人可及。

白青堂虽然在朝堂之中一直保持中立,不参与堂派斗争;但比起其它几个眼高于顶的皇子,白青堂对夏侯渊的印象还不错。

夏侯渊让了让,还了礼后,目光依旧胶在前方两人身上。对白疏愿投在他身上犹如针穿的眸光有几分不自在。

“哎呀,白爷爷!你可想死析儿了。”楚燕析连忙三步并两步跑了上来,热情洋溢地喊。

楚燕析出身帝都几大豪门之一的楚家,性子极为爽朗,极擅交际,整个帝都的贵族圈几乎没他不认识的人。

“你这个小滑头,白家没门是吧,一个个都喜欢爬墙!”白青堂唾了楚燕析一口,可明显的白青堂很护着楚燕析。

楚家与白家是世交,老爷子的大女更是楚家的长媳,而楚燕析是楚家二房嫡系,唤白青堂一声爷爷倒也合理。

白疏愿一直被关在那个破烂小院少有到前院的机会,那一次帝国选试是她第一次出门,所以她其实并不认识这几个人。

然看着老爷子的态度也知道这几个人非富即贵。

且这几个年纪虽轻,修为却都不低,尤其是夏侯渊和风间无间修为都达到了大灵师的境界。由此可见这四人极可能是东临有数的天才少年!

不过七殿下?是那个七皇子么?

她突然想起她为什么会遭到白疏晴的毒打。貌似因为她偷看了七皇子洗……洗澡?

想到这里,白疏愿突然脸色暴红。

哦,我的神啊!堂堂紫暝秘境年轻一代的第一强者居然偷看男人洗澡,这样的事若传出去,她以后要还有什么脸见人?

至于她知道欧阳尘完全是欧阳尘报了全名,近日来她除了修炼总会对白疏语旁敲侧击,因而知道了不少以前所不知道的事。

比如帝都五杰中就有欧阳尘的名字!想来这几人必也是五杰之一吧。

“白爷爷!”风间无香慢吞吞地走过来,慢吞吞的行礼,然后面无表情看向突然脸红的白疏愿。

少年逆光而来,一身月牙锦缎上只绣几片红枫,玉白的腰带上并无任何佩饰,极其光滑透亮的发却不似其它人束冠,而是自然地披散开来,一张极其俊逸的脸有些冷淡却不影响他整个人如玉沁凉的气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