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桃花满庭院

正文第一章 被人坑了?

[更新时间] 2012-11-10 08:13:38 [字数] 3213

“樱桃,刚下完雨,我和秋山要上山去摘菇子。要是运气好,还能遇上一两只出来唤气的野兔。摘了菇子咱们平分,要是逮着了兔子就归你,你去吗?”夕阳西斜,苗润生顶着红通通的落霞,眉眼弯弯,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来,笑的有点别有用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苗润生和苗秋山今年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两个农家少年,做起活儿来麻利干脆。而自己才十岁,还是个女娃娃,一个生嫩的穿越者,摘起菇子来怎么可能快过他们两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说不但要平分菇子,若是逮着了野兔还要归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小子,明摆着是拐自己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状若无辜的问:“要是逮了兔子就给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生哥说话哪里有不管用的时候?要是逮到了兔子就给你,要是没逮到,咱们平分摘来的菇子,杨桃姐晚上也能给你们做一锅鲜菇汤不是?”那糯软温润的声音怎么听怎么透着诱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怎么不去?”她是因一场火灾穿越的,家里为了给她治伤,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现在的情况再没有比晚上吃上一顿兔肉更好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咱走啦?”苗润生轻轻的一弯唇,露出一张好看温润的笑脸:“秋山在他家门口等咱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咧。”樱桃回身拿只竹篓,跟正在院外扫地的二姐米桃打了个招呼,便跟在苗润生后头,往东面的小苗桥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淌过小苗村的这条河叫南香河,在整个小苗村就只有这一座小桥可以过河。好在小桥离她家不远,来回过河还算方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苗秋山的家跟樱桃家是斜对门,只不过在河对岸,离小桥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两人过了小桥,苗秋山已经一手拐个小竹篓,一手拿着猪草叉等在那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今儿秋山哥上山逮野兔给你吃。”老远的,就见秋山使劲挥了挥手里的猪草叉。那架势,孔武有力,哪像个十二岁的少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说好了,逮到野物,全是我的”她家里可是姐妹五个呢,少了还不够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都给你。”秋山抬头望望落霞:“咱们快走吧,再过一阵子天就要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咧!~~”樱桃扬起小竹篓,飞奔在前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你看樱桃,都笑没眼了。”润生笑呵呵的轻轻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儿怎么也得给她逮只活的。这妮子,脸都发黄了,不知多长时间没沾过油腥了呢。”秋山翁声翁气的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穿越在了农村,虽然这个家穷的快揭不开锅了,但幸好这个小村子还是个资源丰富的。不但有条南香河横惯小村,给小苗村带来一年四季充足的水资源和鱼虾,而且在村南还有一座小矮山。山虽不高,山上树草长的却是繁茂。每到阴雨过后,上山耐心的走寻两趟,多少都会有所收获。也有些半大的馋嘴孩子,爱偷闲跑到山上掏鸟蛋,捉山蛇来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了秋的山上,能寻到食物的机会大大增加。这场阴雨连绵了两天两夜,今天上午刚停下。算算时候,现在正是采菇子的好时机。而且时值傍晚,也正是小野鸡小野兔出来觅食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一上山,苗秋山就拿着猪草叉惦着脚儿去拨草丛寻野兔去了。苗润生则带着樱桃一棵树一棵树的寻起菇子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生的手纤长灵活,眼力又好,没一会儿,他的小篓儿便满了。又拿过秋山的小竹篓装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黑前,秋山也没寻到只野物,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倒是润生捡了满满两小篓菇子,而樱桃才捡了小半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生将樱桃的小篓装的满满的,又将剩下的跟秋山均分了,三人便相伴着下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山没打到野物,心里难受,死活没要润生递来的菇篓,转手塞给了樱桃,竟撒腿往前跑去,一边扔下话儿:“樱儿,这菇子给你吧。篓子我明儿上你家取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哎~秋山哥~”樱桃眼睁睁看着秋山跑掉,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还不好意思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刚刚可放了狠话一定要逮只活物给你的,现在两手空空,哪有脸跟咱一块回?”润生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笑呵呵的轻拍樱桃发顶:“这样正好,我还怕你那一小篓菇子回家后不够吃的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能啊。我们姐妹本来吃的就少。”樱桃瞄瞄篓中的菇子,盘算着今晚要是吃不了,明儿还可以再凑一顿。最近家里吃的越来越少,顿顿都是半饱,她上山前就饥肠辘辘了,现在就差眼珠发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你先等会儿。我有个事得问你一下。”苗润生抬头见秋山已经没了影儿,才停下脚步,拉樱桃到路边,悄声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啥事儿?”神神秘秘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杨桃姐为着你遭的这场火灾,把你家的两亩肥田卖了。可是你晓不晓得卖了多少钱呢?”润生神情认真,隐隐透着担忧:“就我估计,你家那地再加上地里未收的秋粮,顶少得要三十两银子呢。这里头除去给你治伤的钱,左右能剩下个十几二十两呢,可我看眼下的情况,怎么你家却像是要断粮了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麻?!!”像是被蜜蜂蜇了一般,樱桃瞪着眼猛然一声吼。娘的,那地竟然值三十两?难道是叫三婶儿给坑了?:“润生哥,你说的可是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你小声些!”苗润生望望左右:“自然是真的。你上哪打听都是这个市价。不晓得杨桃姐收了多少,我是担心她被坑。你家那个三婶儿,你又不是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苗润生看着樱桃咬牙切齿的表情,声音越来越低:“樱儿……杨桃姐该不会……真叫你三婶儿坑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不是坑了怎的!”樱桃气的跺脚。那两亩肥地加上地里的粮,三婶总共才给了十两银子。为给自己治伤,现在那点钱早就花的光光的了,家里眼看着就要揭不开锅了。自己刚穿越来不久,不晓得行市,要不是润生说,自己还不知道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你先别急。要不你先回家问问是怎么回事?”苗润生声音温润柔和,轻轻安抚樱桃眼里那跃起的火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得要问问!”这么大的亏,姐姐们又不是白痴,怎么会明明知道却甘愿的上了当?:“润生哥,咱们赶紧回家去,回去好好问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咱们走。”润生接过樱桃手里沉甸甸的竹篓,两人迎着最后的余霞往家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东过了小苗桥,往西一拐就是樱桃家的院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座院子已经很破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外的篱笆是用枯树枝和玉米秸子免强拦起来的,又低又矮,摇摇晃晃。屋子是土胚的,年久失修,墙体早就开始掉渣。屋顶长着厚厚一层杂草,现在已经发了黄,正迎着霞光做着最后的舞动。屋门上裂了几道大缝,大秋天下的就呼呼往里冒风。窗子则直接是用玉米秸子绑起来的,冬天根本挡不住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里面是东屋西屋和堂屋的构造,一共才两张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以前爹娘在时,五姐妹是挤在一张床上的。现在,大姐让二姐带着自己和五妹核桃住在有火炉的东屋,她则和三姐住在了西屋。现在这时节还好,要是上了冬,不知要怎么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现在还顾不上这破屋烂院。现在家里随时有断粮的可能。她要尽快的找到个赚钱的法子,要不然,这个冬天姐妹们可就难熬了。不过眼下要是能要回三婶坑去的那二十两银子,那足够修葺一下屋院,再让姐妹们花销好长一段时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想着,樱桃的脚步有些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慢些。回家问清楚了再说。我今晚晚些灭灯,有事儿就来找我。”苗润生的声音带着担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晓得了。我得进院儿了,你也赶紧回家吧。”樱桃摆摆手,抬脚踏进自家院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苗润生的家紧临她家,在她家的西侧,东侧则住着她的大伯大娘一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生站在院门口,一直等樱桃进了屋子,才往前进了他家院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院里安静的很,屋里有簌簌的说话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客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奇怪的挑眉,自己穿越来十几天了,除了大伯一家,还没来过第二个人,今儿这天都快黑了,竟然有客上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远的,闻到一股浓香。走到屋门口才瞧清里头的人:浓妆艳抹之下,也瞧不清具体的模样。那脸抹的跟宣纸一样惨白惨白的,嘴巴涂的血红,眉边还有一颗标志性的黑痣。还未入冬,已经穿上了红袄绿裤,手里握着一根泛着油光的红绸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她一只老手不老实的揉着大姐杨桃的嫩手,另一只手挥着她的红绸布,咧着一张血红的大嘴,哈哈的大笑:“杨桃哎,你就放心罢。进了这样儿的人家,你请等着享福就行了~~”说到这儿,半空中的红绸布一折,指着立在堂下的米桃和刚进门的自己:“你们呀,也偷着乐吧。沾杨桃的福,不用挨饿啦。这做人可得知趣,回头你们得好好谢谢你们三婶儿,这事儿可是她托人求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婶?樱桃闻言一僵。再仔细看屋里的人,杨桃正微垂首坐在炕沿上。二姐米桃沉着一张脸立在堂下,额头还隐约可见青筋在跳。三姐棉桃和五妹核桃不知去了哪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媒婆这话一说,米桃就忍不住了:“享福?您可真是说笑,您当我不晓得呢?那大赵村的李户,家里那是一穷二白。他那个儿子,人长的又矮又胖不说,性子还坏的很,家里多穷的姑娘都不愿跟他,您这是欺负我们隔的远,不知道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