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桃花满庭院

正文第四章 吃的来

[更新时间] 2012-11-13 10:02:06 [字数] 3191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姐,咱们先进屋。”趁着杨桃和棉桃还没进门,樱桃赶紧先把米桃和核桃拉进东屋里,好好叮嘱了几句才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桃和棉桃双双垂着首,走进院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装作没那回事一般,弯起眼,笑着迎上去:“大姐三姐回来了?我跟二姐和核桃刚把柴垛理好,你们看整齐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桃免强的笑笑:“樱儿,咱没讨得钱。中午的饭,还得另想撤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赶紧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打着哈哈:“没有就没有吧,昨儿的菇子还剩了好多呢,我一会儿跟秋山哥出去再掏点鸟蛋就行了。”看姐姐这一脸要哭的表情,不知在三婶那儿吃了多少委屈呢。早知如此,她不该出主意去要钱,她对这个地方的人和物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儿,那上树的事儿可不敢做。你还是带核桃赶紧出去挖点野菜回来。我跟大姐一会儿也去空田里瞧瞧,看有没有落下的粮食。二姐就在家收拾菇子,等着做饭。”几句话,棉桃已经做好了安排。不管怎么说,早晨饭已经没吃了,中午的饭得吃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众人纷纷照话去做。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得手脚麻利才能弄出点吃的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时的野菜还是很丰富的,特别是秋发的荠菜,又嫩又新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带着核桃赶在正午前挖了满满一小竹篓回来。她有些忧心的想,别看满满一竹蒌,用水一焯就没什么东西了,家里姐妹又多……可恨自己前世堂堂一个林业局副局长,到了这世,却混不上口吃的,眼睁睁看着姐妹们挨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家,杨桃和棉桃还没回来,米桃正站在院儿里跟岳富说话:“大伯,您这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富手里端了只小竹盘,上面整整齐齐摆着三只不大的小窝头。他面带愧色:“米桃,等你姐回来了,你跟她说,地钱的事大伯帮不上忙,别的地方想帮,却有心无力。大伯家里也困难的紧,这三个窝头你们先凑一顿饭,晚上的时候大伯再另想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伯,您……”米桃的声音有些发涩。大伯家的情况也紧的很,这姐妹们都晓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这兄弟几个里头,也就你四叔过的还可以,可惜他又长年在外务工。要不,他能伸手接济一下,也不至于这样。”岳富叹口气,将竹盘塞进米桃手里,转身出了院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会儿,杨桃和棉桃才回来。这时节,麦子和豆类早就收了,红薯和玉米则还没有收,两人只捡回来一点菜叶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大伯送来了窝头,杨桃又叹息:“大伯家也是上顿不接下顿,比咱们好不到哪里去。这三个窝头,恐怕是从两个哥哥嘴里抠出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管不了那么多了,咱先把中午对付过去再说。晚上饭还没着落呢。”米桃手脚麻利的已经在洗野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姐~~”几个姐妹正在院儿里忙活,院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红?”樱桃忙迎上去:“你怎么来了?快进院儿里坐。”秋红是秋山的大妹,今年八岁。个头却跟樱桃差不多,力气也跟她哥一样,大的很。她手里提了只竹篓,篓上盖了几片树叶子,瞧不见里面装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了,我是来取竹篓的,这马上该吃饭了,我取了竹篓就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昨儿装菇子的小竹篓还在家里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秋红来要竹篓,棉桃帮着将篓子拿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红接过竹篓,又反手将她手里那只塞进樱桃手里,腾出手来顺势亲切的挽住樱桃的胳膊:“樱桃姐,上午的事儿我哥都瞧见了,还跑去跟润生哥说了。你那三婶儿,恁不是东西。诺,这是润生哥托我捎给你的,里面是两个白面馒头。他在学堂一时回不来,叫我捎话儿给你,要你不要急,有事晚上他回来了再商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润生从学堂捎回来的,岂不是他的午饭?秋山也真是的,嘴那么快,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樱桃将竹篓往回推:“这个我可不能要,秋红你快给润生哥送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可管不着啦。”秋红跳出去一步,笑嘻嘻的道:“这篓子呢,是润生哥的,晚上回来你还他就行啦。”说着,蹦蹦跳跳跑出去老远,又过身来,卷起手,放在嘴边大声的吆喝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姐!!那篓里还有十来个鸟蛋,是我哥上午特地去掏的!他爬树跌了屁股没好意思来,还不叫我跟你说呢!!哈哈哈~~~”说完摇摇手,哈哈笑着跑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秋山”棉桃故意拿着调儿:“待他亲妹妹都没这么好。唉,不知道摔的怎么样,屁股是不是开了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瞪她一眼:“就会逗我!诺,白面馒头和鸟蛋,晚上的饭有着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中午姐妹几个就着大伯送来的窝头和野菜,将午饭凑合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樱桃和核桃依旧去挖野菜,杨桃则带着米桃去了趟镇上绣坊,想问问有没有绣活儿可做。她跟米桃的女红都不错,要是有绣可做,多少也能赚几个,家里总得有个收入来源。棉桃则守在家里。破屋烂院也得有个人看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生就怕樱桃就着那两个馒头的事再说些别的,他下了学堂,趁着樱桃不在家来取走了竹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杨桃和米桃两个空手回来了。绣坊里是有活儿,可是她们两个是新手儿,又没有押金,人家不放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有押金,我还用这么急么我?”米桃气的,吼一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啦,吃饭吧。”杨桃拉她坐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的饭是野菜蛋花汤,白面馍,还有大娘送来的两个窝头。饭少但汤多,姐妹几个都混了个肚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饭后,米桃和杨桃在东屋教核桃女红,棉桃坐在院儿里的小木凳上出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收拾好碗筷,悄悄凑到棉桃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在想啥?”思来想去,想要解决家里断粮的窘况,她还有一个法子。不过这件事得先跟棉桃商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啥。”棉桃转身,她的脸色不太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是樱桃,棉桃对她干巴巴的笑笑:“核桃在学女红,你怎不一块儿去学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你别扯开话题,你这脸色可不对,你刚刚在想啥?”樱桃根本一点女红都不会,也不想学,能逃就逃,能躲就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棉桃见没逃过樱桃的眼神儿,不禁掀眼瞪她一眼:“遭了场火灾,变人精了。”说着,长睫毛微垂,轻轻颤了颤,轻轻道:“我昨儿晚上又看见大姐偷偷掉泪了。今儿为了地的事儿又闹了这么一出,不知她心里要有多难受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不好,不该出主意去问三婶儿要钱。”樱桃轻轻坐在棉桃身边,有些自责的。那两亩地简直成了大姐的心病,以后家里要是有钱了,定要买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事哪能怪你?咱家现在这情况,有办法自然是要试一试的。大姐还跟我夸你脑袋变灵活了呢。”棉桃伸出手来,轻揽住樱桃的肩:“樱儿,你这身上还带着伤呢,家里的事情就不要太操心了,有三姐在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我有个事想问。咱家的地卖给了三婶儿,是不是除了地契再没有别的文书或是证明了?有没有人公证过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地契就可以了。说起来当时咱们急着给你治伤,三婶呢,急着把这个便宜占下,所以事儿办的匆忙,只做了地契,倒没找里长公证。”棉桃有些疑惑:“你这妮子,问这做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樱桃心下窃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现在咱们地是要不回来了,可我有办法把地里的粮弄回来。只是这法子有点……你听我说完了可先别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咱们跟三婶儿签的是地契,只是把地卖给她了,但地里的粮食却没有明文规定,也没有人公证过。那么这些粮如果没人争,就是三婶儿的,可是如果咱们说话,这事儿就可以说道说道了。这地是前几天才到三婶手下的,可地里粮食都已经成熟了,明摆着不是她家种的。那么自然就是咱家种的了,自然也该归咱们,这个即便是官府来了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咱们呢,也不用跟三婶说什么,直接去地里把粮收回来就行了。只是这么一做,就相当于跟三婶家撕破了脸皮。”不过今天三婶一文钱没给,还闹了一场,也算是已经撕破脸皮了。她不仁,就不要怪她们不义了。她们姐妹现在可是随时要挨饿,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棉桃神情认真的思量几番,沉着道:“法子,倒是个好法子……只是就怕大姐不同意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樱桃点头:“这事做的话,就不能叫三婶知道,还得趁她知道这件事之前把粮都收回来。怎么都有点偷偷摸摸的味道。可是三姐,这事咱们做的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啊,这本来就是咱们的粮食啊。要知道,就算地里的粮食收回来了,三婶那儿还坑咱十几两的地钱呢。”她也是考虑到大姐可能不同意,才先找棉桃商量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姐,咱们现在已经断粮了,大伯家已经接济了咱们两顿,再多他也受不住。现眼下,咱们要是不这么做,哪有办法能解决这燃眉之急?哪有办法能在入冬前存下点粮?”樱桃说完,也不再多言。三姐是个理性的人,她晓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棉桃沉默了一会儿,使劲敲敲手心:“行!!这事儿我去跟大姐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的二更有事耽搁了,今天补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