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莫向花笺 > 正文
第一章 替嫁新娘
作者:半岁音书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13-02-01 22:09:37 全文阅读

天光微亮,和煦的曙光笼罩在朦胧的薄雾中,犹如丝薄的白纱,缥缈而妩媚。

隐隐约约有唢呐的声音透过薄雾传来,惊醒了仍在沉睡中的普兰城,寂静的城池渐渐热闹起来,而城郊的林家此刻显得格外热闹。

门口立着一位胡须发白的老汉,右手撑在眼上往远处望去,看了半天仍不见一个人影出现。

"他三叔,都快到辰时了,这迎亲的人怎么还没回来,"门口走出一打扮干净的中年女子,一脸焦虑的看着远方。守在门口的老汉见她焦急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我说张嫂子,咱家大少爷当新郎的都没急呢,你在这瞎着什么急,皇帝不急太监急,早晚误不了吉时不就成了。"

"你这老头儿,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张嫂子啐了老汉一口,猛地听到有唢呐的乐声打远处传来,脸上顿时乐起来,"来了来了!"

林家宅院内顿时热闹起来,两个小厮用竹竿挑了长长的炮竹候在门口,等唢呐声靠近,便点燃引线噼里啪啦响了起来。然而不待接亲队伍走近,迎面跑来一个小厮,在老汉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老汉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往院内跑去。

客厅中,林夫人正吩咐下人将重病的林老爷仔细扶至主位坐稳,却见门房的云三叔跑进来,猛地将个丫头撞到在地,本就有些疲惫的脸上微微有些恼意,"他三叔,今儿这大好的日子你这么慌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

云三叔顾不得反驳,快步上前,看了一眼四周正忙碌的丫鬟,刻意压低声音:"夫人,新娘子跑了。"

"什么!"林夫人黛眉拧成一团,低声问道:"其他人知不知道此事?"又见云三叔摇头,才放下心来,双手用力按了按太阳穴,悄声吩咐道,"还有劳三叔到门口将接亲队伍迎到家中,务必不要声张,其他事由我安排。"

不一会,欢快的唢呐声便在院中响成一片,众位前来帮忙的乡邻则聚在院中等着看新娘子露面,然而抬轿子的汉子们却等着看好戏上演,眉梢眼角笑开了花。

林夫人与家中张管事却在房中急的团团转,这新娘子逃婚本就不光彩,若此事传出去,怕是将整个林家的脸都丢光了,更何况这桩婚事本是为林家老爷子冲喜的,这么一闹,被极爱面子的林老爷知道,只怕老爷子病得更重。

"这可怎么办,接亲的队伍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了,要是大家知道新娘子不见了,我们林家可还怎么在普兰城过活啊,那石头记的生意怕是也会被影响……"林夫人直叹气,想直接寻个丫头顶替新娘子,但又怕日后被乡邻认出更尴尬。

张管事被闹哄哄的唢呐声扰的心里乱成一团,低着头想了好一会,突然眼前一亮,"夫人,昨日小虎子不是捡回来个丫头吗,实在不行就用那丫头顶了罢!"

林夫人听闻,眉毛上挑,"那个昏迷的小丫头?也罢,以后左右也不过是个丫鬟,今日算是便宜她了。"说罢领了几个丫头,来不及做嫁衣,便取了几件鲜红的衣裙往下房走去。

院中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已听见厅堂中传来热闹的声音,才发现不知何时新娘已被两个身强力壮的婆子搀扶至房中,头上盖着大红色的头巾,似害羞般微微垂着脑袋。

作为新郎的林家大公子林岱莫则面无表情,在司仪的喊声中机械的躬身弯腰。

不知不觉,太阳纵身跃上树梢,趴在枝头看着人间的一场场闹剧,捂嘴偷笑。

……

天色渐暗,陆梦笺缓缓睁开双眼,只觉浑身酸痛不已,稍稍一动,腰腿便似针刺一般剧烈的疼起来,如此一来,陆梦笺反而清醒过来。

掀开头上蒙着的红布,大红色的锦缎被褥映入眼中,似火一般的红色,映得她眼睛生疼。床上挂着极古典的帷幔,层层罗纱垂在床边,甚是端庄,可此时陆梦笺却早已顾不得欣赏。她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的大红衣衫,越发恍惚,又看到不远处烛台上摇曳着一团柔光的红烛,心头一阵翻江倒海。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实验台前,将几只离心管放入高速离心机后,便开始思索自己上次实验失败的原因,因为自己的博士毕业论文,老板已经发了几次火,可实验却仍不见任何进展。为了早日拿到实验数据,陆梦笺已在实验室不眠不休守了整整两日,脑海中一片混沌,各种声音传入耳中似经过音响变声般,变得厚重粗犷。突然离心机好似飞碟般飞起来,闪烁着光芒向陆梦笺高速飞来……

似经历了极长的梦境,陆梦笺隐约在梦中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位富家小姐,身边丫鬟模样的女子看到自己睁开眼睛,很是兴奋的向门外跑去,边跑边叫嚷,"小姐醒了,小姐醒了!"一大群人闻声围到床前,然而陆梦笺却疲惫极了,又沉沉睡下。

又似乎在梦中,变得极为噪杂,不断有丫鬟跑进跑出,院中似有人尖叫痛哭,时而有"抄家""官府"的话语传入耳中,而后几个官差模样的人闯入房中,将陆梦笺一把扯下床来,一个丫鬟上前紧紧抱住陆梦笺,哭喊着向几个官兵求情,半背半拖将陆梦笺背出门去。可是后来丫头再也走不动了,将陆梦笺平放在街边,跪在地上脸上泪痕涟涟,边磕头边道:"小姐,奴婢实在没办法了,奴婢对不住您……"

陆梦笺似沉睡了许久,梦中一切极为杂乱,而画面却又异常真实,真实到陆梦笺根本分辨不出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看着桌案上的那对红烛,陆梦笺再度迷茫起来,她伸出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生疼的感觉,让她终于清醒过来。

陆梦笺环顾四周,样式古朴的八仙桌上摆满了果盘点心,不远处是雕花精致的褐色檀木窗,窗上贴着一张大红双喜,房中的一切无一不在提醒着她今日发生的一切----一梦之间,她竟成了别人的新嫁娘!

窗外天黑下来,隐约有众人把酒言欢的闹声传来,两支红烛上不断有蜡泪滴下,凝固在长长的烛身上,似一串红色的泪滴令人触目惊心。陆梦笺转念一想,这样古典的景象,曾在古装戏中见过,这许是在拍戏也说不定,可是四下却不见任何摄像器具,她一扭身腿上硬生生的疼痛越发明显。

"现代谁家还用这么古旧的家具……难道我昏迷时被人贩子卖到了封闭原始的小山村……"陆梦笺想到电视中女人被卖至贫穷山村遭人凌辱的场景,心中越来越怕,再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挣扎着爬下床来,孱弱的双腿却支撑不住整个身体的力量,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她用尽全身力气向门外爬去。

陆梦笺决心要逃离这个地方,还有半年的时间她便可以拿到自己的生物学博士学位,她怎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做了别人的新嫁娘,更何况她连自己所嫁何人都毫不知情,如此儿戏般对待婚姻,绝不是陆梦笺的作风。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冷风趁机呼地灌入房中,冰冷的气息令趴在地上的陆梦笺猛地一激灵,红烛的火光险些被风吞噬,明灭着火光。。

门口黑洞洞的,如同野兽之口。身材颀长的男子站在门口,浓浓的酒气自其口鼻中传来,瞬间便充斥了整个房间。这便是林氏长子,今日的新郎官,林岱莫。可他的脸上,却无一丝因喜事而带来的兴奋。

林岱莫冷冷的看着此刻趴在地上身着大红喜服的陆梦笺,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这个看似不知礼数的女子,浓黑的眼眸中甚至透出厌恶的蔑视,冷眼看着陆梦笺趴在地面挣扎。

陆梦笺趴在地上,全然看不到男子的神情,她努力想站起来,双腿却毫不听使唤。面前的男子却似脚下生根一般,看到陆梦笺如此,动也不动,这事不关己的态度令陆梦笺有些上火。

"喂,这位大哥,能不能帮忙扶我起来,"陆梦笺忍着疼痛挤出一丝笑容,向面前男子低声求助,却换来对方一声轻嗤。

"别以为你嫁入林家,就真成了林家少夫人,若不是因为父亲重病而冲喜,你当真以为你有机会嫁入林府?"林岱莫言语透着薄凉,"待父亲病好,你便收拾东西滚出林家吧!"

当日那对父女主动上门提亲,府中上下几乎无人不知,那女子为嫁给林岱莫甚至不惜以上吊威胁。若非林老爷子病情越来越严重,林夫人怎会相信那冲喜的传言,答应以二十两银子的贱价上门提亲,遂了那女子的心愿。林岱莫自诩不畏人言,可就这般被草率订了亲事,娶一个自己丝毫不爱的女子为妻,他不甘心!

更何况,这女子竟然身患残障,虽然容貌清丽,可言谈却极是粗鄙,甚至私自掀起盖头,毫不知耻,如此一来林岱莫厌恶之意越发明显,直接跨过笑脸相对的陆梦笺,坐在雕花大床对面的八仙椅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