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夫婿 > 江陵县城
第一百二十一章 对峙
作者:木听风  |  字数:5035  |  更新时间:2013-06-29 05:30:00 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对峙

“现在我们大家伙的生命都将受到这些匪徒的威胁。不仅仅是你我,还有我们的家人。其实,江陵城这么多天以来,都是这些匪徒在作乱。让我们家破人亡的局面。他们为了什么,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贪婪。正是因为贪婪,给自己找了众多的借口,来烧杀抢夺。这一群人当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身上背着人命案子,是真正穷凶极恶之人。当然,他们这一群人当中,绝大多数也都是活不下去穷苦之人。或者是因为朝廷的冤假错案,被无辜判处刑罚的人。

此时的他们心中或许还在想,他们今天的这样子行为完全就是为了报仇。因为这个世界欠他们的。其实佛家有云,种下什么因,结下什么果。凡是都是讲究因果报应的。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不怕这些因果报应。其实真正害这些匪徒家破人亡是那些贪官,是那些没有用良心办事的人。但害的他们穷苦的,不是我们这些普通的民众,不是我这样子的小官吏。也不是那些为了民众着想的父母官。

坏人有很多,但好人也不少。不能因为他们遇到了坏人,就将全世界的人都当成是坏人,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叛匪,叛乱可以,因为不满朝廷对他们的压制。但他们的宗旨不应该滥杀无辜。至少不应该屠杀无辜的百姓。他们这不是仁义之师,这样子队伍本不应该存在。”

对峙、以及被包围的立场,张书林此时一面笑着一面缓缓说着这些话。那一边,一干付家人开始试图撤走,自然也引起了邱成浩这边人的注意,也有人交换了眼神,想要过去将这些人截住,然而随着张书林话语的推进,一丝丝带着压迫感的不祥气息也已经凝聚起来,若究其根由,无非是因为张书林此时的态度便充满了说服力。

张书林的这番话,不紧紧是所给周围的这些民众听的,也是说给眼前的这些匪徒听的。在这方面,无论真假,张书林都绝对是一个最富有说服力的演员。或者说,张书林的言语刺激到了眼前的众人。

当张书林说到这里,人群之中,隐隐地躁动起来,不远处名叫山关菲菲的少女目光朝这边望来,邱成浩等人也皱起了眉头,张书林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事情很抱歉,但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大家快逃,便……自求多福吧。希望你们不要被这群匪徒给抓住,要是真的抓住了的话,估计命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抓住他!快给我抓住这个小子。”

张书林话音落下,那一边,邱成浩已经大喝着发足冲来,无论张书林到底为什么说这番话,总之先将他拿下。虽然张书林所说的刚刚那番话已经打动了在场的这些人,但是,张书林最后一句话,却给众人一种唐突。不管怎么样,张书林的话虽然有说服力,但短时间之内怎么可能说服在场众多的匪徒。他们已经加入牛津党多时,岂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通,让他们不再杀生。而且像邱成浩这样子野蛮人居多。怎么可能听张书林这些大道理。同一时刻,前方、后方、屋顶上的几人也陡然有了行动,包括那名叫山关菲菲的少女,也猛地挥刀,如暴风般的卷来!

那一边,相对靠近付家人的方向上,也有两人陡然发力冲过去。夜色中,几个院子里,人影由静转动,发力疾奔,交错汇集!牛津党这边来的人不多,但都是高手,彼此相隔都不过十几二十米的距离,一旦奔出,转瞬即至,张书林自然也没有坐以待毙,反手拔刀,朝着一旁奔跑而出,不过两三米的距离,转了方向,随后,轰然巨响,震动所有人的鼓膜。

张书林自从岛屿回来之后,就加强了自己自身身体的锻炼。还跟随着云峰以及云夏等人修炼了几招,并不是柔弱之人。这个时候,真正应对敌人的时候,也凌然不惧。此时的巫家老小,正在保护付家的人,而这一次匪徒主要的目标就是张书林,反倒是身边没有任何人保护。

山关家少女挥舞的巨刃朝着张书林那边席卷而至,看起来那威势简直不像是人在舞刀,而是一把疯狂的大刀依靠惯性在带着少女飞旋。她第一时间迫近,张书林也已经冲进旁边的草棚里,就在少女斩裂棚屋侧壁的瞬间,光焰从草棚里激射出来,张书林则从另一边的窗户跃出……

“小心了。千万要注意这个小子耍诈,她可不是什么善茬。”

随着这边的开打,街道之上已经嘶喊、混乱起来。要接近付家人的几名牛津党手下开始退却起来。此时,这边的战斗早早的就吸引了很大的一对人马赶过来。这么黑的夜晚,可能是匪徒行动最佳的时期,但也是士兵防守最为严密的时刻。这个时候,每隔几条街,都有一对巡逻兵。

老实说,整个战斗的范围,虽然是从这边开始,但片刻间,几乎蔓延到了整条长街的范围上。如果以张书林的概念来说,这些战斗当然算不得威力强大,基本上也都是冷兵器,真正的热兵器并没有施展出来。

要是张书林手中有着一把枪的话,估计就不会在乎眼前的这些匪徒了。真正到了热兵器时代,就不是个人的武力值能够衡量战斗的输赢了。当然,一个的身体素质的强弱,决定着当兵素养。

但对于眼下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在黑夜当中短刀相见,就在夜色里盛开成了一曲死亡的交响,这时候张书林以及付家人撤退路线的周围,便是战斗最为密集的地方,它们一下接一下,若不是事先就知道大概范围的,贸然冲过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脚下或是身侧的杂物堆中不断的有人绊倒。巫力海已经来到张书林的身旁,开始保护起张书林来了。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豪雄,这些人一时之间也懵了,有的停住脚步,有的下意识地想要奔逃,也有的仍在朝张书林冲去,外面道路上的战斗虽然少,但一时间也受到了波及,就在方才,一名匪人朝着他们冲过去,以为跟着这些住在本地的人便能幸免,结果连同其余的两三名居民,在战斗中被一齐掀飞。

这一场战斗本来就是波及众多的人。此时,虽然有着张书林成为了众多匪徒的目标之一,但是,其余的民众也同样受到了波及。针对这样子的波及程度,多少还是存在死伤,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战乱,最后倒是老百姓倒霉。

若不是遇上今夜这般坑爹的情况,张书林是绝不愿意动用到这一记伏笔的。他在这里做这类埋伏,原本就不是为了预防身份暴露,而是假设牛津党破城,才有可能用上的一记后招。这年头没有什么人热衷于像他这样大规模地用陷进设伏,毕竟对于陷进之内的东西,完全就是针对那些野生动物的,若让其他人来,真要应付一些事情,当然也有更多的方法,不过张书林这几日帮助宋金星,请宋金星帮助他在他的院落周围设置了一些陷进,就是害怕敌人来的时候,他也好预防一下。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张书林竟然会在家周围设置陷进。当然,也没有想到匪徒还真的找上们去了。毕竟张书林在江陵城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这个时候竟然真的早上门来。还真的让张书林感觉到意外。

这样大量的陷阱,斑斑点点的几乎埋足整条街,在这条街,原本张书林设置的一些陷进,就为了对付几个人,当然称不上经济,但邱成浩本身是牛津党麾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便是他率领的这些人,若单打独斗,张书林恐怕都打不过一个,这时候若不出手,今天恐怕就是满门死光的下场。

作为一个现代人,张书林固然有恻隐心,看见贫民受苦会不忍、看见饥民挨饿会皱眉,若有机会,他也愿意出手去救一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他毕竟是经历了残酷现实,真到了要做取舍的时候,此时在西城巷中的居民,也就不再被他列入优先考虑。当然,行走的院子里,逃跑的路线上,布下的陷进是最多的,至于外面的街道便好一些,但伤亡当然有,这时候一片混乱,无可避免。

邱成浩此时已经被围困在一片光焰之中,他的侧身也已经受到一次战斗的冲击,血迹斑斑。不远处,张书林行走在一片危险的焰火中,回过头来,还朝他看了一眼,但那目光冷得像冰,轻蔑且毫无人性,如果是在平时,这就是最为激烈的挑衅,但这个时候甚至连邱成浩都有些懵了。

一道人影被战斗伤到,踉踉跄跄地就在张书林身侧不远的地方,却是随着邱成浩过来的大柱,同样是牛津党手下颇为倚重的高手,武艺不弱,但他的运气不如邱成浩那样好,这时候胸口、背后都被竹子砸了两个洞。这些都是张书林布置的竹枪,都埋藏起来,要是不慎,就容易被扫到,血肉模糊。兵器已经没了,只是人似乎还清醒,看见张书林过来,挥拳便要冲上,张书林左手抓住他的胸口,将他拉过来,朝另一边顺手一推。

“过去,站在那里别动!”

战斗声中,似乎有冷漠的声音传出来。这个声音有点清冷,毫无感情色彩。此时,这个声音有着命令的口气在说话。

“蹲下!”

张书林随手一道劈在对方大腿上,鲜血飚射,苟正踉跄倒地,张书林已经从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走了过去。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中,苟正的身体倒下,就在胸口将要触地的一瞬间,光芒自下方膨胀出来,将那身体炸飞出去,四分五裂。

“张书林,你这个臭小子,你真是心狠,竟然这样子手段。”邱成浩双目充血,呀呲欲裂,“我他妈的抓住你让你生不如死。”

张书林从那边用力挥手,干干脆脆地喝出声来:“那就来啊!有本事你就抓住我,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生不如死的。”

从天空中看下去,斑斑点点闪烁的光。远处的几条街,正有着不少的兵士赶过来。这个时候的张书林只要将这伙匪徒拖住,马上就会遭受到士兵的围剿。城内的匪徒今晚就可以一网打尽。

西城巷中,战斗鼓舞了气流,引起震动,街道上众人的呼喊奔走声汇集一片,将整个场面渲染得格外混乱。但老实说,自方才战斗开始,一切的发展也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谁也没有真正将时间浪费。

各人奔走、追杀,做出自己的判断,手持单刀的山关菲菲席卷而来,张书林自棚屋冲进冲出。有的人被战斗挡住,大柱与那跃入人群中的聪明人大概是最为倒霉的两人,前者正好被刺了两下,后者也被刺伤。邱成浩被发生在身侧的战斗波及、也中了陷进,迟疑了一瞬,也就在这顷刻间,张书林已经快要冲出这边的院子,抓住那浑身鲜血的大柱推出去就是简单的一刀:“站好!蹲下!”

当大柱被刺杀,他也已经再度跑出了几米之外。已经和那群人距离很远了。

自这边的院落到西城巷那头的运河岸,大概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从一开始,由巫力海等人护住的付家人就没有往西城巷外跑,而是一路撤往那边的汾河支流,区区二十余人的阵容,当中的大人孩子在付晓楼强自压抑心情后的简单呼喝下,一路行动迅速,秩序井然,就算牛津党那边的人想要冲来,第一波也被巫力海等人挡下,随后被那战斗震慑得不敢乱来。

这边的张书林更是在短短顷刻间就吸引绝大部分的目光。凭心而论,这些战斗虽然一时之间响得激烈,但覆盖这么大的范畴,还要持续战斗,每一刻引起的杀伤,其实是不多的。而即便张书林在先前已经可曰调动大量的军队资源,也不至于真弄到离谱的真将整条街埋满了的程度。

要是张书林将整条街都布下了陷进的话,对于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怎么办。当然,这个时候也是这些匪徒急于追逐张书林。要是寻常时候,知道这条路有陷进的话,也不会这么好糊弄了。但是在这样子急忙追赶的情况下,张书林是熟悉这一条路上的饿陷进的,但是其他追赶他的那些匪徒可不知道这些陷进的具体位置。其余人都被付晓楼领着,付家子弟都能够分辨出来这里的陷进。

张书林这一招很简单,就是打不过人想了点计谋。这一次能够伤到这群匪徒,主要还是这些匪徒将张书林小瞧了。要是真的重视张书林的话,估计也不会干这些蠢事了。在明知道追赶的这条路上有陷进,还一直追赶着。

那战斗的地方主要还是以逃亡的路线走边为主,至于街道上、隔得远的地方自然会少一些,主要还是为了提放敌人从远一点的地方也绕道包抄。而张书林这边,他顶多也只能预测到最初几秒的战斗范畴,更久一点,哪里的陷进什么时候可能战斗,在哪一处陷进伤人,哪一处的陷进可以杀人。就连他自己也只能靠猜,不可能做到类似岛屿上那种冲过去就战斗的惊险动作了。

但在这顷刻间迸发的战斗,主要还是以攻心为主。张书林在布大局时谨慎沉稳,真的事到临头,下起手来却比任何人都果决凶狠,一旦做出选择,方才立即就决定了放弃太率巷中的其他人,他最初奔跑的方向并不算固定,但一开始就想要冲来对他下手的,一个两个却都被战斗拦下,完全是以自身为饵,给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当她像对待一条狗一样将大柱劈倒在地,中了陷进之后,身上被竹子之类的东西砸了好几个洞,那火光之中,几乎所有人的气势都已经被他压倒。

这些人在西南也都是有名的汉子,都是在刀口上舔血,加入叛匪之后,也杀了不少人。他们见过血腥的场面,见过杀人如麻的场面。张书林的武艺不算高强,若是单打独斗,邱成浩这种人恐怕几个照面就能将他打死,但这时他一人面对着这十余名方才还凶神恶煞的匪人,在众人眼前,一时间几乎变得如山岳一般的恐怖。当邱成浩喊出那句“抓住你就让你生不如死。”他只是一挥手,说“那你有本事就抓住我啊!”旁人在那霎时几乎都有些后怕。

当然,虽然在顷刻间就营造出掌控了全局的巨大威慑力,也不代表这边邱成浩等人就是什么会因而胆怯的菜鸟。就算是张书林布局再怎么精细。邱成浩等人只要按照张书林逃跑的路线向前追逐的话,就不会存在掉进陷阱的问题。毕竟张书林在前面奔跑,有着张书林在探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