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稻花十里香 > 吃个饱饭过大年
第三章:今天是腊八
作者:万人不迷  |  字数:2599  |  更新时间:2013-03-18 05:00:13 全文阅读

像往常的那些日子一样,雪见又是被饿醒的。

真想继续赖在暖和的火炕上,但今天好歹也是腊八了,怎么样也得起来做锅腊八粥呀。

昨天晚饭后,她就把仅有的一点点存货和周妈去邻居王拴牢家借的食材取出来,掂了掂,刚刚够一锅浓浓的够二十个人吃饱的量,这顿全吃了,下顿,明天,后天,怎么办?

叹口气,又放回一半,捡出来几把精米、绿豆、红豆、莲子等,还有一小把扁豆、红枣、桂圆、百合,枸杞子、薏米、小米,然后让周妈洗米、泡果、拨皮、去核。

现在离天亮还早,但也要起来用微火炖上了,这样,大家起来才有一顿像样的腊八粥可以喝到。

她一动,周博就跟着睁开了眼睛,看着外面的天色还黑沉,低声问:“这么早,做什么?”

因着吃不到饭,所以蜡也是奢侈品了。

她坐在被窝里边穿衣服边叹气:“今儿可是腊八呢。”

黑暗中,听见周博沉默片刻,才说:“有周妈。”

雪见又叹口气:“唉,我也是这么想着,就怕你们这起子周家的少爷小姐们不答应呢。”

周博淡淡道:“话多!”

黑暗中,雪见想像着周博那张面瘫脸怒视她的情景,心情突然大好。

这样又厮混了一会,待雪见到了厨房,周妈已经生起了火,雪见不过是看着她把各料放入锅中,然后叮嘱她加水烧沸后改用小火熬成稠粥。

周妈到底赶着雪见出了厨房,她又蹑手蹑脚地回到屋里,钻回热被窝,睡个回笼觉吧。可惜没有了睡意,雪见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她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她用手轻轻推推周博,周博没有理她。趁着天黑做坏事,她坏坏的想着,然后壮着胆子用手去揉这面瘫男的脸。

周博仍然不出声,却略一偏头,咬住她的手,她吃痛轻呼。

黑暗中周博眼睛的熠熠闪亮望着她,她先是恍了一下眼,呆了半晌才心虚道,“少爷,我,奴婢跟你说呀……”

周博闭上眼,哼了一下:“说!”

雪见小心翼翼地说:“听三妮说,村边就是大青河,河面很宽呢,夏天孩子们去河里游泳,也有摸上鱼来的,大人们都骂说怕淹着……”

“说重点!”

黑暗中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雪见才问:“为什么夏天村里都会有人打鱼,冬天没吃的反倒不打鱼了?”

周博的眼睛突然睁开,雪见吓了一跳,喃喃地说:“以前的事我都忘了嘛,你别瞪我……”

那黑亮的眼睛又闭上,周博只是默不作声的伸手抱住她,半晌才叹口气说:“冬天河面会结冰,傻丫头连这个都忘了?”

雪见长出一口气,打着哈欠说:“有冰才好,别人都打不着鱼,就咱们能打着,得把别人羡慕死!”

吃完早饭,孩子们看周博回房了,一鼓脑的全围着雪见七嘴八舌:“雪见,你做得粥好好喝,是不是可以天天喝呢?”

“雪见雪见,今天不下雪,我们可不可以出去玩?”……

倩儿跑过来说:“雪见,六少爷跟四小姐吵架呢,说自己没吃饱,还要再喝一碗粥。”

雪见皱皱眉,外面吵得并不激烈,雪见慢悠悠地走出来,轻轻嗓子,才冷冷地说:“三妮,去,把整锅粥都端三郎六郎房间里去。”

五娘拉住她:“雪见,你被气糊涂了吧?咱们今天一整天就这一锅粥了,家里也没有米了,二姐刚刚出去当她的大氅呢。”

雪见知道那个大氅,也不是什么高档货色,好些的早就当清了,这件不过是压箱底那种最普通的厚实些的。

四娘闻言一愣:“咱们这次逃……,本来就没有准备什么厚棉衣,这大氅,晚上还给老七和老八当盖被……”

雪见微微一笑,对正端锅的六郎说:“六郎,回去告诉三郎,拿走这锅粥,你们三个可就够饱饱一天了。”

六郎讪讪道:“我们十娘还小,我和三哥又都是男子汉,正是长身子的时候。”

雪见点点头:“对,应该的。”她扭过头,对四娘和五娘说:“打今天开始,咱们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别眼馋人家有粥喝,他们自然也不用再惦记我们是否会饿死。”

一个眉宇之间带着几分阴郁,斯文俊秀的少年黑着脸,从院门口进来,抢过六郎的锅,放回小厨房。“雪见,父在不分家,你一个……,不过一个丫头,这是什么意思?”

雪见笑嘻嘻地说:“三少爷,你什么时候听我说过要分家?”笑完一板脸,“昨夜雪虽然不大,但大郎说了,这院子总得有人扫。现如今既然都是各扫门前雪,那我这丫头就不耽误三郎回去扫雪了!”

三郎气得嘴角直哆嗦,但忍了再忍,回头叫上周妈,拉着六郎抱着十娘回去了自己院子。

这时候,二虎跑进来对雪见说:“雪见,大少爷要的那个什么什么,马叔给做的那个……”

“篙丫子,”五娘捂着嘴笑。

“对,篙丫子,我爹拿回来了,你看看,行不行?”

说话的功夫,周金生就随后送来了雪见想要的简易的篙丫子,就是在长棍的一头倒嵌进几根长钉。

“这是啥东西呀?”

“是做什么用的?”

孩子们围着转,二虎也拿过来篙丫子,翻来复去的看着。

在这个寒冷的地区,村民们冬天的运输方式大部分就靠冰床了,在冻得硬硬的大青河上,有时候也可以看到孩子们坐着冰床玩。

周家的冰床自然是比一般人家大且结实,普通人家也就是坐一两个人,周家的却最多可以坐上六个人的。用雪见的话,就是豪华版加长款的冰床了。

冰床通常都是由一人在前面拉着,周家的冰床本来也是这样的,但有了这种雪见借周博的名义做的篙丫子,这样,站在冰床床尾,就可以撑着冰床飞奔了。

雪见给大家连比划再说的解释半天,二虎打断她:“别说什么原理呀道理呀和这理那理,你说的俺们都不懂,不就是撑着冰床子用的棍吗?”

看到二虎鄙夷的眼神,雪见当即石化。

不再理雪见的呆怔,五娘带上三个弟弟妹妹,上了冰床,周大虎周二虎拉着他们来到大青河,然后开始练习用篙丫子撑冰床。

六郎虽然还在气头上,但到底孩子心性,抱着十娘也跑过去凑热闹,一时间冰面上欢声笑语不断。

这一情景,羡煞了许多在大青河玩耍的孩子。

四娘回来把这件事告诉雪见和二娘的时候,雪见正看着二娘做女红。二娘一双巧手,把八郎撕破的衣服补得细细密密。四娘边补边叹气:“咱们家的孩子们,也有衣服补了再穿的时候……”

一句话说得四娘自己眼泪先红了起来,二娘没有吭声。

雪见歪歪头说:“你们也知道,雪见自病后,忘了许多事,连这女红,也都忘了如何做了。不过呢,我还是觉得,这个撕破的地方,如果再绣朵兰草,是不是既不像旧衣,又有新意?”

二娘先是皱眉凝神,然后眼神一亮:“雪见说得对呀,赶明儿,我把大家的衣服,都收拾一番,能绣个花样上去的,就省得丢掉或者重做了。这个新年已经够寒酸了,总得让孩子们有个新气儿吧。”

说干就干,二娘和四娘开始了旧衣翻新的工程,雪见浅笑,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穷人家的过法,周家以前该是怎样的大户呀,一件衣服穿过两三回,就算旧衣了。这一个月来,装着失忆冷眼看她们成天当这个当那个,拆了东墙补西墙的过日子,但节俭二字却还是一知半解,不得不叹息,一群败家的熊孩子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