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斗春归

正文十、

[更新时间] 2013-04-07 08:27:27 [字数] 3340

待二人身影渐远,纪沉鱼才吐了吐舌头从海棠花树下探出头来,“想不到华阳郡主与明王殿下会到这儿说话,吓跑了姐姐的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鱼还真是要谢谢明王殿下呢~”罗轻容抿嘴一笑,今天也算是颇有收获,“不早了,咱们也过去吧,”看看湖边,真正钓鱼的也就她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臣女见过明王殿下,”才转出太湖石,罗轻容就看到了独立与合欢树下的梁元忻,便知道自己与纪沉鱼没有瞒过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罗家二姑娘,”梁元忻淡淡一笑,瞄了一眼罗轻容手里的鱼篓,还好她们并没有带宫女服侍,“看来今天罗二姑娘没有什么收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是消磨时光罢了,哪里奢求什么收获?”罗轻容垂首道,“殿下没有什么吩咐,臣女二人告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久没有见过妹妹了,不知道罗老夫人身体如何?”梁元忻不打算就这么让她们离开,他与罗绫锦说的话虽然没有什么,可若是有心人说些什么,还是有文章可作的,何况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罗绫锦对自己与两个兄弟不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山石后的是罗轻容,让梁元忻松了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殿下的话,祖母身体尚安,”想到比太后还小着两岁却形容憔悴的罗老夫人,罗轻容神色一黯,“劳殿下挂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是自家人,没有时常问安是忻失礼,”罗轻容虽然只有九岁,却要十一岁的罗绫锦要沉稳的多,这让生在深宫的梁元忻暗暗称奇,尤其是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着你,却又像什么都没有看,无端让梁元忻生出许多不安来,“听说妹妹年前病了一场,要多注意身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殿下挂念,”罗轻容不是笨人,自然明白梁元忻等在这里的缘故,曲膝道,“太后已经下旨让大姐姐回侯府住上些日子,有她在祖母身边,想来祖母的身子也会像太后那样旺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去吧,”梁元忻看着不及他肩膀高的罗轻容,她在告诉他罗绫锦是罗家的人么?也是,自己多虑了,她身后那个一脸懵懂满身孩儿气的姑娘,想来也不会生出什么议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问完罗老夫人的情况,梁元忻又将目光停留在纪沉鱼身上,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家的女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臣女见过明王殿下,”纪沉鱼看躲不过,只得上前见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纪妹妹刚才与我一起垂钓来着,”罗轻容微微一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梁元忻的面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安伯纪家?梁元忻彻底放在心来,打量了珠圆玉润的纪沉鱼一眼,“原来是纪家小姐,有礼了。”明安伯在朝中一向低调,纪家上下都是聪明人,又与罗家交好,他倒可以少些担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年,两位皇子一南一北,一去就是三年,这三年,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罗轻容身形笔直,稳稳的向晓荷亭走去,现在才不过是个开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位小姐可有收获?”梁元恪看着梁元忻走远,才慢慢的踱了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心中一滞,在柳贵妃面前或许她还可以保持平静,可梁元恪,她曾经全心去爱去辅佐的人,此刻也是她不想见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过王爷,”纪沉鱼看罗轻容不动,急忙款步上前一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家妹妹不喜欢音律么?晓荷亭正热闹呢,”梁元恪扬唇一笑,温柔的望着眼前两位姑娘,他很想知道梁元忻在和这两个姑娘说什么,尤其是罗轻容,是母亲嘱咐过他要交好的,只是却不能操之过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轻容不是什么风雅之人,就不过去献丑了,”罗轻容后退一步,“王爷若没有什么事,臣女告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呃,我好像看到二哥在这边,谁知道竟然走了,他与罗家妹妹一同钓鱼么?”罗轻容的疏离让梁元恪有些尴尬,而她毫无热情的目光仿佛在宣告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存在,“听说武安侯不日就要抵京,改日小王登门拜望。”梁元恪努力寻找话题,跟一个明显自己毫无好感的人聊天,还真不是一件乐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王殿下是同宁王您一样,无意走过来的罢了,”仿佛被一条毒蛇盘在腿上,罗轻容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家父只是皇上的臣子,为国尽忠是职责所在,至于王爷登门拜望之样的话,罗家受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皇常说罗侯是我朝的擎天白玉柱,小王也只是想多跟罗侯讨教,”说到这里梁元恪有些赧然,“妹妹也知道,我身体不行,不像大哥,自小跟着教头习武,所以就想多听罗侯讲讲军中的故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自小就与宫中的几位皇子相熟,因为年龄的缘故,她与梁元恪更投缘一些,他在自己面前时,就是这么一副什么苦恼难堪都愿意呈现在她的面前的样子,若有似无的跟她诉着心中的委屈,而对于她的任性撒娇,他总是无奈的看着,喃喃的喊一句“容容,不要再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当初赐婚的旨意已下,在他告诉自己,就算娶了那个史良箴,他心里也只有她时,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做他的侧妃,因为她舍不得他难过,舍不得他整日去面对一个根本不喜欢的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王爷身子不好,”罗轻容强扯唇角,“虽然日头已落,但暑气正盛,王爷还是快些回贵妃娘娘身边吧,小心吃不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匆匆一福,也不叫纪沉鱼,自顾自的疾步而去。留下愕然的梁元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姐姐,罗姐姐,你怎么了?”纪沉鱼也被罗轻容吓了一跳,“可是哪里不舒服,刚才那个是宁王殿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自然知道是他,”罗轻容在一张玉石凳上坐下,“反正咱们的宁王殿下贤名在外,哪里会在意一个小小女子的冒犯?”罗家对柳贵妃和梁元恪有用,别说自己不告而别,就算是与梁元恪有了什么冲突,他们也会宽容大度的一笑置之的,只不过坏自己名声的事情她是再也不会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是已经得了消息,罗绫锦对罗轻容的态度竟然亲昵了许多,又禀明了太后,要与罗轻容一同出宫,给祖母一个惊喜,齐太后也知道自己妹子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看她如此急迫,也当是外孙女孝顺,满口答应下来,又赏了大堆的东西让外孙女带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丫头,竟不跟我说一声,就将你姐姐诓回来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罗老夫人看着亲孙女回来,心情大好,细算起来,虽然同在京城,她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孙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女哪里诓过姐姐,是姐姐早就准备着要回来看您了,赶巧儿了我们一路罢了,”罗轻容看着偎坐在罗老夫人身前的罗绫锦,“不信你问姐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容妹妹说的没错,我早就跟太后说了要回来了,”罗绫锦自然不会放过讨好的机会,“您说的好像跟我不想回来似的,我看啊,是祖母最爱容妹妹,嫌我这个大孙女不如她会哄您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心里一哂,就算是找理由开玩笑,她也还是那样,事事都会怨别人,“姐姐畏热,轻容记得库里有一张千丝碧玉覃,既凉快又不伤身,一会儿让胭脂与姐姐送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是你娘当初的陪嫁,”罗老夫人面色一正,摆手道,“我让紫梨在碧纱厨内多放些冰就是了,哪里用得上碧玉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西还不是给人用的?”罗轻容不以为意道,“祖母也知道,我那里临着浣玉溪,根本就没有暑气,东西放着也是放着,何况碧纱厨到底与东次间紧临,太凉了祖母您的身子受不住,”只要罗绫锦住舒服了,愿意多陪上罗老夫人几日,罗轻容觉得怎么样都是值得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老夫人让李嬷嬷送东西来了,”胭脂挑帘请李嬷嬷进来,“我家姑娘刚刚沐浴,还请嬷嬷喝杯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跑了一整天,罗轻容回到重华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沐浴更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没什么事,”李嬷嬷瞄了一眼西梢间,听到里面罗轻容轻柔的声气,紧忙大声道,“姑娘只管慢慢来,不过是老夫人翻过去的箱笼,找了两套头面出来,与你和大姑娘一人一套,姑娘一向喜欢素净的颜色,奴婢便做主帮姑娘拿了套紫玉的送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请嬷嬷代轻容谢过祖母的赏赐,”罗轻容用玉簪将头发绾了,又换了竹青的纱衫和牙白色长裙,才缓缓出来,“晚上轻容亲自到祖母磕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是套头面罢了,老夫人啊最不缺的就是这个,”李嬷嬷亲昵的打量着罗轻容,就算是家常衣衫,二姑娘也是纹丝不乱,从来没有看到过她仪容不整懈怠的样子,“老夫人知道姑娘你会有此说,特意发话了,今天要小姐自在重华院吃饭,也早些歇着,她那里有大姑娘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李嬷嬷代老夫人传话,代表的就是罗老夫人,罗轻容曲膝应下,转身亲自将胭脂送来的茶水捧与李嬷嬷,“这大热天儿的,嬷嬷歇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清泰院里罗老夫人正与罗绫锦说体己话,李嬷嬷便含笑坐了下来,“那我就讨姑娘杯茶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罗轻容容貌上像极了母亲高氏,而高氏自接管了侯府中馈,便没少与罗老夫人跟前的几位嬷嬷打交道,她又是个好说话的人,自然与李嬷嬷关系不错,“容姐儿这一年越发懂事了,只是听说姑娘不喜欢在笔墨上下功夫?”永安朝的世家勋贵可都喜欢什么“才女”的,写一笔好字,会几句诗文,说出去立马增色几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字日日练着,只是书,”罗轻容浅浅一笑,她不打算再做什么才女,何况前世的所学也足够今生用了,“轻容还是觉得女儿家针黹女红最要紧,对女儿来说,读书也只为明理,夫子教的书轻容都有认真在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说的也是,是我想的多了,”李嬷嬷喟然一叹,才女固然多的很,可真正读懂书中的道理的又有几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