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玉堂金闺

正文第一章 明月照渠沟1

[更新时间] 2013-04-15 14:10:01 [字数] 2734

京城十月半,夜深人静,宁远侯府一片白茫茫、静悄悄,后院正中的荣萱院内漆黑黑一丝灯火皆无,这一处是刚刚病故的林老夫人和外孙女李恬的居处,这会儿林老夫人停灵在前院正堂,李恬守在灵前不吃不喝哭了三天,到傍晚再也撑不住晕死过去,两个舅母指挥婆子把她抬进后园湖边的瑞云阁歇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月亮真好,李恬蜷在荣萱堂后园的假山洞里,疲倦的仰头看着银盘般挂在空中的月亮,月光清冷,天气也冷,李恬紧了紧厚实的细麻布斗篷,挪了挪,换了个姿势,转过头继续远眺着后园瑞云阁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儿不好安置,非要把她安置到三面环水、四下空旷的瑞云阁,那儿离灵堂比荣萱堂还远,这份司马昭之心,赤祼祼明晃晃,李恬嘴角往下扯出丝冷意,外婆说两个舅母一对蠢货,真是一点没说错,这两个舅母都是外婆挑的,李恬无声的笑容清冷如月光,外婆真厉害,外婆这样的,就叫人强命不强么?外婆到底没能看到她长大出嫁……李恬笑容渐苦涩,下巴抵住膝头,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刺痛漫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婆是睁着眼睛走的,她不放心自己,李恬微微仰头,一寸寸细看着月光下的婆娑花木,外婆一定就在旁边,自己看不见她,她肯定在看着自己,李恬用力眨回涌到眼眶的眼泪,无声的说道:“外婆,您放心,恬儿一定会活的好好儿的!决不作践自己,便宜了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园突然腾起片红光,李恬的脸一下子煞白、眼睛直直的看着瑞云阁方向的那柱红光,他们……真的放火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弯腰钻出假山洞,轻捷如月下精灵般往滴翠楼奔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婆小殓好,还没抬出荣萱院,大舅舅宁远侯严承志立时就把院里所有下人赶出,一把大锁锁了院门,李恬嘴角勾出丝寒意,这穷凶极恶的吃相真下作,锁的正好!省的自己再费周折清空院子,这院子她压根就没打算留着,这是她和外婆的家,外婆肯定不能容忍那一对蠢货住进来,她也不能容,她早就打算好了,外婆若走了,就一把火烧光这院子,给外婆带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滴翠楼台阶下的阴影中,李恬的心腹大丫头璎珞正焦急的四下张望,见李恬奔过去,急忙提着裙子迎上前,李恬低声问道:“都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璎珞将紧紧攥在手里的火镰火绒递过去道:“五娘子,还是我来吧,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李恬简洁的拒绝,这是她和外婆的家,这把火,她一定要亲手点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从璎珞手里接过火镰火绒吩咐道:“去藏书楼转一圈再去瑞云阁。”说着,轻捷的跳上台阶,蹲下身子小心的打火镰取火,璎珞低低答应一声,不敢耽搁,提着裙子从旁边的角门奔往后园西北角的藏书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点着了火绒,轻轻摇了摇,见火苗窜上来,抬手将火绒扔进屋门内,立即转身跳下台阶,滴翠楼从门口往里已经洒的满地是油,没等火绒落地,门内就腾起一片火光。李恬奔出角门,突然顿住步子,回头看着已经一片烈焰的荣萱院,脸上泪水纵横,用力咬住抖的无法控制的嘴唇,狠狠的扭过头,沿着围墙边的僻静小径一路狂奔,再没回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瑞云阁和滴翠楼两处火光冲天,宁远侯府乱成一团,李恬一路奔进空无一人的灵堂,一头钻进棺床下,棺床下铺着松软厚实的细棉布垫子,李恬脱了斗篷躺下,伸手从头顶角落里摸到细布被子,拉过来蹬开盖好,头枕在枕头上蹭了蹭,翻个身,调匀了呼吸,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处人声鼎沸,灵堂里却静的能听到灯花的噼啪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婆躺在上面,自己躺在下面,李恬用指肚轻轻划着头上的棺床,这是自己在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李恬只觉得一阵揪心的痛,不是替自己痛,而是替外婆痛,人是有魂灵的,外婆,您现在一定知道了,我不是您的乖恬恬,您的乖恬恬,那次落水时就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拉上被子盖到脸上,泪水横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宁远侯府林老夫人,南宁郡王府嫡幼女,自小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到了该嫁人的年纪,自己挑了才华出众、俊逸倜傥的宁远侯世子、后来的老宁远侯严文藻,谁知道嫁过来十年无出,到第十年头上,林老夫人大哭一场,给丈夫纳了个小妾,小妾怀孕当月,林老夫人竟有了喜,十月怀胎,小妾生了宁远侯府庶长子、如今的宁远侯严承志,林老夫人生下了女儿,也就是李恬的母亲严婉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子里,林老夫人不知因为什么和丈夫大吵一架,当天晚上血崩,命虽救回来了,却再也不能生孩子了,从那以后,照奶娘熊嬷嬷的话说,一对恩爱夫妻就成了仇敌,严文藻后院的小妾越来越多,庶子庶女一个接一个生,好在严文藻命短,三十八岁那年一病不起办了丧事,连世子都没来得及立,那一年,林老夫人三十七岁,严婉芳和庶长子严承志都只有八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老夫人逼严承志生母一根白绫吊死后,代夫上折子立了庶长子严承志承爵,从那年起,林老夫人就是这宁远侯府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当家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严婉芳十九岁那年,十里红妆嫁给了勇国公世子李忠贤,林老夫人几乎搬空了整个宁远侯府给女儿做陪嫁,自己的嫁妆却一丝儿也没动用,熊嬷嬷一说到这个就赞叹不已:“老夫人可不是一般人,女人嫁妆留给自己亲生的孩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律令上白纸黑字写着呢,回头老夫人这嫁妆再留给夫人,这严家不就全是夫人的了?那一个破爵位有什么用?庶子承爵又没有封邑,就一个虚名,一个月那点子俸禄连油盐钱都不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暗暗叹了口气,母亲的嫁妆甚至比外婆那份还要庞大,她三年前就开始打理母亲和外婆--或者说是自己的嫁妆,外婆极擅打理庶务,这两份嫁妆经过这些年的生息,交到自己手里时,已经庞大的有点吓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外婆真把那些银子放眼里么?外婆这样的人,怎么会把银子放眼里呢,李恬用袖子抹了把眼泪,翻了个身,出神的看着棺床帘子和地面之间的那线光亮,外公的爱,她的女儿,她的孙女儿,才是她真正放在心尖上的东西吧,可是,这一件件,都不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婆是爱外公的,李恬伤感的闭了闭眼睛,外婆常一个人翻看外公的诗本子,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神,快六十的人了,笑的如同十七八岁的羞涩少女,爱之深恨之切,恨到要绝了他的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下意识的紧了紧被子,严婉芳嫁过去第二年,就生下了女儿李恬,满月那天,和丈夫李忠贤去城外普济寺进香还愿,回来路上竟遇上了强盗,离京师不过二三十里的地方,居然有强盗,还能杀了带着几十个精壮仆从的勇国公世子夫妻,一个活口没留,财物却一丝没动,李恬抬起手轻轻抚着棺床板,她问过外婆,外婆脸色阴沉的很,说该还的都还了,让她别再提这事,勇国公府李家的事,外婆从来不愿意多说,她也没多问过,她原来以为自己就是出嫁那天从勇国公府发个嫁而已,谁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恬哀伤的按着棺床板,外婆肯定已经走了,她肯定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小恬恬了,可怜的小恬恬,那么多的银子,宁远侯府的两个庶子穷成那样,怎么不诱的他们恶向胆边生?外婆看的那样紧,小恬恬还是被他们寻到机会推进了湖里,这样的黑手后来也一直没断过,只是,一来自己不是幼小天真的小恬恬,二来,外婆给她请来了悦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婆知道也好,这样她就能走的了无牵挂了,外婆安心走了,自己也就没有牵挂了,李恬心里一阵酸楚,今天是外婆走后第四天,这四天里,她连这府里的水都不敢喝一口,她敢喝,庶舅们就敢毒死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