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重生之嫡女倾城

正文第二章 弃子【已修改】

[更新时间] 2013-06-01 14:07:00 [字数] 2508

相公来了,她和孩子一定都会没事的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知道,白远皓宠极了段玉兰,向来和她须臾不离。但凡段玉兰停留的地方,白远皓就在附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白远皓在平日里,纵容段玉兰是过了些。可是,顺安白府可是名家,而且,现在更是关系到嫡子的命运,白远皓作为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应该不会准段玉兰在这里胡作非为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段青茗急切地撑起虚弱至极的身子,她朝段玉兰冷道:“我要见相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孩子,是白府的嫡长子,相公一定会想办法保住她的不是?一定会的,一定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段玉兰轻轻地“嗤”笑起来。她一边笑,一边望着段青茗摇头:“我亲爱的姐姐,你可真幼稚呢……难不成你以为,你想见相公,他就得见你么?那么,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生了个儿子,这进来的,却是我,而不是他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段青茗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对啊,她为白远皓生下了嫡长子,可为什么,这进屋来的,却不是白远皓,而是段玉兰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意识到什么,段青茗下意识地摇头:“不,我要见相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有见了白远皓,才能阻止自己这个心狠手辣的妹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好整以暇地望着段青茗,轻蔑地说道:“可是,相公他现在不愿意见你呢……谁要你生得那样丑,又占着他正妇的位置呢?若不是因为你这个见鬼的嫡女身份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嫡女的话,白夫人这个位子,就是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的眸子沉了沉,她“啧啧”地上下打望着段青茗,不由地发出感叹:“姐姐,别说,你还真丑啊……其实,你都不知道,有很多时候,我都很配服相公呢,能和你这个丑八怪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还能生下两个孩子……其实说穿了,姐姐,那时,不就是因为我根基未稳,嫡夫人强势,逼得相公走投无路,所以,需要一枚棋子帮他平定白府么。现在,既然你已经做到了。我亲爱的姐姐,你已经没有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已经没有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真实而残忍的话,将段青茗心里的希望一点又一点浇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瞬间,段青茗明白了许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嫁入白府,段玉兰以姨娘的身份随嫁。段青茗入得白府,便以正室的身份,替白远皓主持白府,逼死掌一府大权的嫡夫人,暗害处处对白远皓事事不利的张姨娘。甚至,她还不辞辛苦地劳作,将白家的生意,打理得有声有色。这些年下来,段青茗的双手,沾染了不少的鲜血,可那,都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白远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现在,段玉兰却要以白远皓之名,亲手葬送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男人,曾经倾注了她一生的爱和尊敬,包括幸福和信仰,可现在,他刚刚得到了他想要的,就将她弃如鄙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段青茗不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的声音,还在冉冉响起,灯影,在她的向前晃动,缥缈而且:“而且,你的手上,早沾染了无数人的血,相公说了,他只要想想你曾经做过的,都觉得恶心。所以,你能猜到的吧?今晚,是相公让我来处置你这个丑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一句一个“丑妇”,让段青茗顿时心如刀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丑妇……她段青茗坏事做尽,结果,却只换来一个这样的字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掩着口,似乎在欣赏着段青茗脸上的痛苦。段青茗越痛苦,段玉兰脸上的笑,娇媚而且得意——段府的嫡女,白府的正室夫人,段青茗,你可想过,你也会有今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啊,你自己也明白的是不是?以前,相公对你还算客气,可现在,嫡夫人已死,我娘已经扶正,你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我都已经有了,你说说,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蓉扶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望着段玉兰丑恶的嘴脸,忽然想起,既然段玉兰能隐忍这么些年,表面装得毕恭毕敬的,那么,刘蓉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的心里,忽然痛得无法呼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已经懒得再去理段青茗了。她转过眸子,冷冷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那个野种给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田嬷嬷上前两步,将手里的婴孩递到了段玉兰的手里,段玉兰涂着丹寇的指尖,轻轻地从婴孩的脸上划过。语气里带着诡异而阴森的气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你若是我的孩子,我必将这天底下最好的,全部都奉到你的手上……只可惜了,你不是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两年前有孕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流产之后,此后,再没有过动静。可正因为如此,她更加容不下段青茗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没有的,段青茗都有,那么,她就要一样一样的,将他们,全部都毁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刚出生的婴孩儿,被段玉兰粗鲁地接过之后,蓦地大哭起来。段玉兰的脸上,闪过一抹狼狈的慌乱。她想也不想地伸手,用力按上了婴儿细细的脖子。婴儿在段玉兰的手里挣扎着,啼哭声渐渐地变得细了,小了,最后,归于无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她的双手在半空挥舞着,想要阻止这人间的惨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要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哪里能阻止得了呢?她的儿子,那个刚刚出生的生命,就这样,惨死在了段玉兰的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拼命地挣脱了大翠的束缚,想要从段玉兰的手里夺回自己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她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段青茗几乎疯狂的神色,段玉兰心下一怔。不觉后退两步,望着被田嬷嬷重新按住的段青茗,段玉兰这才定了定神,再一次冷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亲爱的姐姐……我已经抢了你的相公,再放过你的孩子?难道,你要我象我娘一样的养着他?最后,让他惨死在青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段玉兰话里的暗示,段青茗只觉得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誉儿……原来,誉儿也是毁在她们母女的手里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个一直以来,都关心着、爱护着她的姨娘……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么?假得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木偶似的,供他们玩弄、戏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青茗心如刀绞。眼泪横流,她睁大眼睛,用噬血一般的眼神死死地望着段玉兰,心里,有肝肺碎裂时的剧烈疼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蓉,段玉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她瞎了眼,竟没有看清这对狼子野心的母女的真面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段玉兰的身体一扭一扭的,迈着莲花一般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段青茗走来为,她轻轻地甩着绣着百合花的帕子,掩住口鼻,一寸一寸地凑到段青茗的耳边,用残忍而且温柔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你争不过我的,从小到大,只要我喜欢的……你不都一样的、乖乖的、全部都供手让给我么……只不过,这一次,我想要的是你的命,你还是乖乖地奉上来吧……”段玉兰的话,一字一顿。听在段青茗的耳里,仿佛是又一个晴天霹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爱这个妹妹,处处让着她,可到了现在,却变成了理所当然了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那么熟悉的人,为什么,却有一颗如此狠毒的心?段青茗绝望地望着段玉兰,全身都在发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