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嫡女倾城 > 正文
第十一章 段正的故人【已修改】
作者:浅铃儿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2013-06-05 14:45:00 全文阅读

就在段青茗转身离开的时候,远处的一座高楼之上,有人淡淡地说道:“你看到没有?百闻不如一见……据传,这段府的大小姐可是个任人搓圆揉扁的主儿,可今日,她将她的奶娘和妹妹整得可不轻啊!”

那个声音很浅,也很淡,有着幽比泉水的清凉。虽然带着笑,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那个站在窗口的人,蓦地轻哼了一声,有些不屑地说道:“可这也并不能说明,穿月弓定会落在她的手里啊……你虽然看到小黑进了段府,没能活着出来,对方也没能得到那样东西,可是,那个只会耍耍小心眼的候门女子,哪里会有得到穿月弓这种奇珍的缘分呢?说不得,她根本就不配,这穿月弓,一定和她无缘!”

身后的人,蓦地沉默了一下,声音也有些沉重起来:“有缘也罢,无缘也好,只是,这东西究竟是落到了段府里,还得想个办法接近她们,把它找回来才是啊……”

有人叹息了一声:“主子您也别急,这红树不是已经来了么?我们只要在暗中看着,看这穿月弓究竟在哪里,又能不能引来我们需要的人,不就是了!您要知道,这有些事,这急,也是急不来的呀!”

空气中,沉默了,过了半晌,才有人幽幽地说道:“你是对的,凡事是急不来的呀……呵呵,那么,就让我们接着看下去吧!”

穿月弓,有缘者居之,无箭若有箭,箭箭致人命!更传说,这把弓里,若是遇到了有缘人的话,会有一种非常神奇的力量,可是,现在这把弓已经落到了段府,那么,只要看好了段府,这东西,一定还会回来的。

只是,这个段府的大小姐,是不是要真的多多留意一些了?

这一天,段青茗逛到很晚才回来。她回府的时候,看到田嬷嬷的脸,肿得象个猪头,而且,走路也是一拐一拐的。

看到段青茗,田嬷嬷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她了,而段青茗,也懒得和田嬷嬷计较,她只是淡淡地吩咐夏草儿传膳,然后,就离开了。

田嬷嬷看着段青茗的背影,捂着肿胀的脸,还有被打得几乎断掉的腿,恨得牙齿都是痒痒的……

这一天,段正和段青茗一行穿过京城,来到了京城的一座府第之前!

朱红的大门,高耸的台阶。门口是两座形态威严的狮子。庄严威武,令人眼前一亮!

而下跌的门匾之上,大大地写着“英武将军府”几个红木底琉金的大字。这几个大字,笔体方正,迅若流云,竟然是御赐的牌匾?

段青茗看了,不由地在脑海中搜寻“英武将军”这几个字眼!

宁远将军,曾经是段正军中的老上司,能征善战,威震四方!然而,段青茗却记得,在她十一岁那么,这个声名显赫的宁远将军府,却因为一桩公案,而被查办。当时,段正等一班同僚曾经极力周旋,却始终不保,英武将军下狱,不久,就死于狱中,从此之后,英武将军府开始一蹶不振。也就渐渐没了声名!

段正的马车,才一来到府外,铁峰就率先下车,递上了段正的名帖。

没过多久,中门大开,从朱红的大门内,走出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只见他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种长年征战的戾气、以及英武之气,从他的宇眉之间,清晰地流泻出来!而他豪爽大笑,磊落而且明朗,迎着夏日的阳光,整个人的身上,更是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名将之气。

段青茗曾在前世见过他一次,所以知道,眼前的这个磊落男子,就是和段正齐名的英武将军宁至德!

宁至德乍一看到段正,就张开双臂,哈哈大笑起来:“段老弟,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啊!”

段正也是“呵呵”大笑着,朝那的拱了拱手,朝宁至德拱了拱手,眸子里,泪光隐现:“宁兄……好久不见!”

两个人说着,拥抱在了一起,两对眸子中,有虎泪滑出!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唯有战场之上建立的情谊,唯有那些鲜血和杀戮之中并肩走出来的兄弟,才可以谓之“兄弟”,而且,才是经久不变,伴随一生的!

段青茗站在一侧,只微微地笑着,心里却隐约有感动涌出!

眸光流转处,一个年轻的男孩儿,大约十四、五岁的年纪,此时,正站在那英武将军宁至德的身后,也是遥遥望着两人,眸露感动。触到段青茗的视线,那男子微微一笑,如沐春风!

两个人拥抱良久,这才分开。看到彼此眸中有泪,都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只听那男子笑道:“爹爹,您和段叔叔相见欢,却把段府的小姐给冷落了!”

说着,那男孩儿走到段正的面前,端端正正地行礼道:“小侄宁仲举见过叔父大人!”

段正连忙扶起,这边,段青茗已经乖巧地行了个礼:“侄女儿青茗,见过伯父大人!”

那宁至德听了,连忙上前扶起,趁着段青茗抬头的时候,立时眉开眼笑起来:“哟,这是柔弟妹的孩儿么?和她娘当年,好生的象啊!”

乍一提到丁柔,段正的眸光又黯了下来,他点了点头:“是的……”

段青茗笑道:“宁伯父认得我娘?”

宁至德笑道:“认识,怎么不认识呢……当年,你娘可是我的义妹呢,来往甚密,为了这事,你爹和你娘订亲之以,以后你娘和我不清不楚,还曾经和我打过一架呢!”

段青茗一听,微微扬了扬眉——咦,前生的时候,她怎么没有听过,娘还有一个义兄,而且,还曾和爹爹打架呢?

段青茗还没有问出来,那边,段正已经红了脸了:“宁兄,有些个旧事,还是莫要当着孩子的面提起的好!”

宁至德先是一愣,随后,便醒悟似地大笑起来:“好吧,不提,不提!”

宁至德说着,一边拉起了一侧的宁仲举来到段青茗的面前:“看到没有,这是妹妹,快叫妹妹……”

宁仲举倒是乖巧,望着段青茗,唤了句:“段妹妹!”

段青茗一笑,也不怕生,她微微地施了一礼,脆生生地应道:“宁哥哥好!”

宁至德笑道:“青茗啊,这是二哥哥,大哥哥现下不在府里,到他回来了,再让他叫你妹妹啊!”

段青茗听了,连忙说道:“兄为尊上,青茗是小辈,理应是青茗见过大哥哥才是!”

定至德听了,心中欢喜,又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指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看看吧,你这妹妹,可要比你强上许多了啊……”

听了宁至德的话,宁仲举连忙称是,而段正则笑斥道:“宁兄,你还是不要夸青茗了,你要再夸的话,她可以得意得飞上天了啊。”

一行人开开心心地说着,谈论着,相携着一路朝中门,缓步而去!

因为段正来找宁至德,实在是有事要谈,于是,段青茗便由宁促举领着,到园子里去逛逛。虽然,段青茗是第一次来,可是,这宁至德的一家,待她犹如至亲,所以,段青茗也不客气,在宁仲举的带领下,将宁府,上上下下的,逛了个遍。直到累得走不动了,才和宁仲举坐在花园的小亭子里,喝茶聊天。

当段正带着段青茗在宁府用过午膳,告辞而去的时候,已经是午时过后了。段青茗偷偷看了一眼段正,似乎脸色有些沉重。段青茗聪明地沉默着,不再为段正添堵。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