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蛊女有毒 > 第二卷:是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为何你不懂这谜题,到蓦然回首,才漠然相记——只影像谁依
第三十九章 沈姨娘与德嫔的计谋
作者:一洳  |  字数:3090  |  更新时间:2013-06-30 23:05:43 全文阅读

“爷,今晚就让妾身伺候你吧,爷平时忙于政事已经很累了,今晚就让妾身给您好好按摩按摩,可好?”沈洁将胸脯贴在轩辕澈的背后,柔情似水的道,两只手还很不安分的在轩辕澈的身上抚摸。

轩辕澈不耐烦的将沈洁的手推开:“出去,小三儿,你给本王进来。”

小三儿一听屋子里面王爷叫自己,就知道大事不妙,赶忙的进来:“爷,有何吩咐?”

“将这两个女人给我弄出去,本王不想看见今天晚上还希望今天晚上还有任何女人还出现在本王的书房里。”轩辕澈的语气中充满了震慑力,眼神霎时间能偶杀死两头牛。

小三儿也不敢恍惚,朝外面挥挥手,两名侍卫也进来了:“快点,将沈姨娘还有燕娴姑娘请出去。”

两个侍卫刚要上前将沈姨娘和燕娴擒住,沈姨娘狠狠的瞪了侍卫一眼:“我会自己走。”

燕娴却将两个侍卫都骂了一顿:“去你的,老娘会自己走出去,不要碰我,我可是王爷的女人,小心王爷将你们碎尸万段。”

出了外面,燕娴和得意的看着沈姨娘,语气中充满了挑衅:“沈姨娘,你不是能够留宿在书房的偏殿的吗,怎么了,呵呵,也被赶出来了吧。”

沈洁什么也没说,刚想回去,燕娴却不依不挠的拦住了去路:“你跑什么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以前刚进府的时候就听别人说起,王爷对你是百依百顺,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呢,怎么,现在都不留你过夜了,哈哈,我真是怀疑,那些给我说你很获得宠爱的话是不是真的?”

“燕娴,你不要太得意了,你也是被王爷赶出来了不是吗?”沈姨娘终于反击了,凄厉的声音如同黑夜中的鬼魅,恨意让空气都充满了黑色。

燕娴看见沈洁发飙,连忙慌不择路的逃走了,连回应都不敢,沈洁匆忙的冒着大雪回到了自己人柔雨园。

一进门就将门狠狠的摔了,将杯子完全的碎了,“可恶,现在连一个丫鬟都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我在王府中还有什么地位,我恨,我好恨,如果当初那个山野村没有进府的时候,王爷对我是那么好,那么温柔......”沈洁在说这些的时候,眼神里面出现了以前才能看得见的柔情。

但是,她一想到朵妹子来到王府之后,轩辕澈对她真的是一样甜不如一天,就用力的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摔碎了:“不行,我不好过,我也同样不让那个女人痛快。”

她的眼神如同鬼魅一般如疯子一样的看着外面的冰雪天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厚重的斗篷的人进来了。

“你在发什么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就是因为你这样不计后果的使性子,发疯,所以上次才会一败涂地。”

人都没有完全的踏进屋子里,说话的声音就异常的严厉,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威严。

来人正是沈洁的姨母,皇帝以前乃至现在最宠爱的林德嫔,她进屋之后将厚重的斗篷拿了下来,将衣服上沾染的雪花抖落了下来,吩咐一起出宫的嬷嬷将门关好,自己才坐下。

沈洁看见德嫔来了,眼神里面很冷淡,上次的事情她还没有释怀,还在抱怨德嫔没有帮她,所以语气也很冷淡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大半夜的你不再宫里好好的做你的宠妃。”

“还好我出来了,否则,我布置的一切都被你毁了,你大半夜的在这里哭什么哭,闹什么闹,吃错药了还是受了刺激了?”林德嫔一进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沈洁却不敢说话,看着的德嫔的样子,将一杯茶端了过来:“我一直都照你信上的要求去做的,但是现在,他还是没有重新宠爱我,我想,我不可能得到他的恩宠了,何况,皇上还给他送了是个女人放在北苑。”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忘了,当初我死活将你送来轩辕澈身边的目的了,就是让皇上放心,如今,你已经不能让皇上放心了,他当然另找人选了。”德嫔看着沈洁,苦口婆心的帮沈洁分析现在的局势,沈洁听了之后,心中大为震动。

德嫔看见沈洁还是有一点触动的,这才缓缓的说:“洁儿,你坐下吧,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我和宁妃一直能够圣宠不断吗,那些个有子嗣的嫔妃不是死就是失宠吗?”

“不知道,为什么。”沈洁仿佛对那些个宫廷秘事很感兴趣,以前,她就听她的母亲说过,自己的姨母从小就是一颗七窍玲珑心,攻于算计,所以才会代替了自己母亲进宫的名分被送进宫里伴驾,这些年来,才一直仰仗这位在宫中的姨母。

德嫔喝了一口茶,缓缓的开口:“虽然现在我被降为嫔位了,也没有执掌后宫的权利了,但是,皇上每个月的大半时间都会歇在我的宫里,你可知道为什么?”

“还请姨母赐教。”这个时候,沈洁的语气完全是放软了,类似于重新获得恩宠、在后宅中宠爱不衰的这些手段,她还是非常乐意学的。

德嫔看见沈洁还是比较受教的,这才点头含笑:“皇上的性子多疑,如今年纪大了就更甚了,就是害怕哪个皇子跟后宫的母妃一起害他,谋权篡位,所以对成年的皇子心有芥蒂,不止是你们禹王府,就连刚成年的八皇子府中的通房丫头都是皇上亲自赐给的,目的就是想在王府中安插自己的眼线。”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当年进禹王府的前一天晚上,你把我叫到你的宫中,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这些年,王爷的通信内容我也悄悄的送进宫了,可是,为什么我的王妃之位还是会被别人拿走。”沈洁不解的问,说道王妃位置上,眼神里面的阴鸷显而易见。

“洁儿,你是真傻还是假装傻啊,你真是笨,你看看这些年,你与王爷郎情妾意的,就属你的恩宠最多,皇上最怕的是什么,就是你们这些被送进府的女人倒戈相向啊,所以,你才会完全不被皇上信任了,那个朵妹子一来,正好可以将禹王府的后院弄得鸡飞狗跳,这才是皇上的真正目的。”德嫔说这番话的时候,特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很小声。

沈洁若有所思的点头:“姨母,那就是说,皇上如今已经不信任我了对吗?”

“不,原本皇上是不信任你的,但是你不是被进金佛堂了吗,现在,你就应该借着澈儿的手,将朵王妃的孩子解决掉,这件事情就算完了,到时候,朵妹子无论如何也不会爱上亲手赐死自己孩子的男人,你的王妃之位就手到擒来,你再提拔几个北苑的丫头,给王爷生儿育女,全部过继到你的名下,知道吗?”德嫔算计的眼神忽闪忽闪的,将一切厉害关系全部都帮沈洁计算好了。

沈洁茅塞顿开,一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样子,抿嘴而笑:“姨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别的皇子府上,那些什么药还请姨母多多费心,皇长孙一定要出现在我们禹王府上。”

“就是如此,那件事情,你就尽早激励王爷去做吧,还有,皇长孙,还是你自己怀,比较安稳一些,来日你为后之时,可不要忘记姨母的提携之恩。”德嫔欢喜的说,声音压的很小,但是,不难看出两个人为将来打算得很入微。

沈洁起身行礼:“洁儿自当会报答姨母,以往的种种,还望姨母不要计较,权当洁儿是小孩子闹脾气,如今,唯有以天下养,才是我们的大计。”

“知道就好,洁儿,我这是悄悄出宫的,我也不逗留太久了,你自己见机行事,可不要再出漏子了,我先行一步,王府中的女人,你还是多多费神。”德嫔说着就将斗篷又带上了。

沈洁很自觉的伺候着帮助德嫔穿戴,一边说:“姨母,你就放心吧,从今往后的禹王府,洁儿不会让它太平静,但是,也不会让那些个女人闹起来的,保管让宫里那位放心。”

“洁儿到底是本宫带大的,心思可缜密多了,对了,忘记跟你说了,皇上说,等过年的时候,就将我的位份提了,直接越过妃位,成为贵妃。”德嫔说得非常的自豪。

沈洁心中也欢喜,送走了德嫔之后,喜滋滋的准备好明天要穿的衣服,打算亲自上北苑去闹上一闹。

轩辕澈一直批阅奏折到凌晨时分,才在桌子上打了一个墩儿。小三儿进来给轩辕澈盖上一层薄被的时候,他却醒来了。

“小三儿,我想了好久,明天,你就将准备多时的那服药给王妃送去,一定要让她喝下,不喝的话,灌也要给我灌下去。”轩辕澈冷冷的说,语气很坚决,可是,眼神中却是痛苦,还有犹豫,原本手中握着的毛笔都被捏的粉碎,他的无奈、于心不忍,不希望有别人看见。

“爷,可是小的该怎么给朵王妃说啊?”小三儿也知道自己主子想的什么所以一直在帮主子找借口,拖延时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