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蛊女有毒 > 第四卷:茫茫人海中谁又中了情的蛊,缘起缘灭,皆因情根深种
第一五零章 往事真相
作者:一洳  |  字数:2896  |  更新时间:2013-10-11 13:25:28 全文阅读

语倾只是报之以淡淡的笑容:“如此甚好。记得你小的时候,你经常往我的宫里去吃桂花糕,可是,你的母妃却从来不允许,不过,我们这些后宫中的女人都是可怜人啊?”

“可怜人,倾母妃,我想问您一件事,希望你能够据实以告,不管真相如何,我都会好好的对单朵儿的。”轩辕澈坐下,淡淡的问道,可是,眼中的波澜起伏清晰可见。

语倾也坐下:“三皇子是想问当年的事情吧,我明确的告诉你,对于你的母妃,我从来没有起过谋害的心,一切不过是小人的阴谋。”

“可是,为什么我查到的证据都是指向你的。”轩辕澈问道。

“呵呵,皇上当年也是查到了这样的证据,我是谋害你母妃的始作俑者,以为我下蛊了,所以你母妃才会早产诞下你,然后郁郁三年然后离世,那时你不过三岁,所有的一切也是旁人给你说的,三皇子,你查出来的真相你觉得就是真正的吗?”语倾反问,眼角带着一丝清澈。

禹雪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两人,不加以半句言语,语倾又继续回忆道:“当年,德妃进宫,一举的道了皇上的宠爱,还赐给了椒房之宠,这是后宫中的荣宠啊,我从兰族过来之后,皇上对我也是百般宠爱,让后宫的女人更是心生嫉妒。”

回忆起往事,语倾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过去的一切都是十分美好的事情,紧接着,她又道:“在没有你之前,我跟皇贵妃,也就是你的母妃的感情非常要好,她不喜欢争宠,淡泊名利,而我性子爽直,跟她谈得来,后宫中一片和谐,可是,后来却不一样了,自从德妃晋升协理后宫之后,又或者是你母妃怀上你之后吧......”

“我小时候练习蛊术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身子,宫寒难以受孕,所以对你的到来,我是真心的想要疼爱皇贵妃姐姐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所以,皇贵妃对我丝毫没有戒心,也许是因为我们两人太过于要好了,德妃对我们生了芥蒂。”语倾继续回忆道。

并且说到了当年的皇贵妃怀孕的事情,让轩辕澈惊讶的是,原来这一切不过是父皇的阴谋而已,父皇畏惧于自己舅舅家中的权利还有语倾的蛊术,竟然纵容德妃设计陷害了他们两人。

禹雪听闻这个很久以前的故事,心中也出现了感叹,却不敢对之置喙分毫,只是道:“姑姑,你恨皇上吗?”

“恨?刚开始或许有吧,不过现在,我觉得一切不过是浮名而已,没有什么好恨的,年纪大了,很多的都看淡了,如果当年我不受德妃的挑拨,或许今天皇贵妃也会好好的,至少还会有一条命在。”语倾叹息道,这些年,她算是看清楚了皇上。

对于语倾说的这些,轩辕澈不得不相信,这么多年,一直跟随在皇上的身边,他也算明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了皇权,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从一开始争储夺位到任何一个对他有威胁的人都会默默的消失,这一切,不是突如其来的。

轩辕澈起身,恭恭敬敬的给语倾作揖:“语倾母妃,之前是我太意气用事,对不起。”

语倾将他扶起来:“唉,傻孩子,我跟你母妃不过是皇权的牺牲品,爱上了皇上,是我们这辈子最大的败笔,不过,皇上也是可怜人啊......”

“父皇确实可怜,一生都被锁在龙椅上,没有爱,即便是有,早就被利欲熏心变得淡了,父皇交给我的证据,没想到竟然是掩饰他行径的证据,雪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轩辕澈第一次如同一个迷茫的孩子一样看着远方,心中很是淡然。

语倾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孩子,活下去吧,为了你的母妃,不过,你母妃怀你的时候身体中蛊,诞下你之后,你竟然也被荼毒了,我研究了这些年竟然找不到化解的方法,你是不是每每到月圆之夜都会心酸不已,并且头疼欲裂?”

“这是中蛊吗,父皇告诉我是我先天不足导致的,没想到竟然是胎里带来的。”轩辕澈喃喃道,心中自是有无线的感慨。

语倾也道:“唉,是啊,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并且那个时候,你的母妃不让我靠近你,我也一直都找不到黑蛊的解蛊方法,唉,真是费解啊。”

“这点小伤痛我还是能够承受得起的,语倾母妃,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轩辕澈一皱眉,然后看着语倾问道。

语倾叹息了一声:“你父皇每每夜深人静暗自痛苦在龙椅上依旧是那个指点江山的男人,我爱也恨更是怜惜他。大家都老了,什么爱恨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离开,去江湖辽阔的世界走走,去实现当时我与皇帝两人游遍大江南北的梦。”

禹雪不由得羡慕的看着她:“姑姑,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现在我的冷夜门在轩辕王朝是可以算得上是比较有势力的,不管你到哪,我都能保护你,这也是我阿爸的希望。”

语倾拍拍禹雪的肩膀:“傻丫头,浪迹江湖,周游世界,我想的是一个人,别的我什么都不要,你也是一样,放下心中的不愉快还有仇恨吧,你的苦以后有澈儿帮你承担,每天都活在仇恨中,人也变得有戾气。”

面对姑姑语重心长的教诲,禹雪看着轩辕澈,竟然说不出话来,轩辕澈也连忙道:“雪儿,以后有我在你的身边。”

禹雪勉强点点头,心中很不是滋味,语倾又继续道:“朵儿,之前的种种,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你承受的一切,澈儿不比你的少,冷夜门就不要继续下去了,等朝政稳定下来,你们也去寻找属于你们的天空。”

语倾说完,看着窗户外面的夜色:“转告我大哥,我很好,趁着皇上还没有醒来,我这就离开,否则按照皇上的占有欲,他是决计不让我离开的。”

禹雪看着语倾的背影,轩辕澈也派人将语倾送出了城外,对禹雪道:“雪儿,要不我们也去过像语倾姑姑一样的生活吧,逍遥与江湖中。”

“三哥,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太子的党羽有些还在做垂死的挣扎,父皇刚才醒来下令全部绞杀。”这个时候,轩辕溪也进来了,身边还跟着敏郡主。

敏郡主猛地喝了一口水之后也道:“皇上此番的动静太大了,竟然要全部绞杀,那些将士少少也有上千人啊,罪孽太大了。”对于皇上的一切,她倒是直言不讳。

禹雪也道:“是啊,他们造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过的不好,如今全部绞杀,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恐怕会惹起没有必要的纠纷。”

轩辕澈抿嘴思考了好一会儿,便道:“溪,我们进宫看看,能不能抵挡父皇用兵绞杀那些无辜的人,真的顽劣,大可以放去边疆流放。”

说完,转过头将一块令牌交给了禹雪:“雪儿,冷夜门的调动令牌还给你,之前父皇一再想要绞杀,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冷夜门救了他,人生,从来都是这样。”

禹雪接过令牌:“你放心吧,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我会解散冷夜门的,我陪你一起进宫看看皇上,关于姑姑的事情,我有话要问他。”

“那就一同进宫吧,想来父皇也是非常想知道语倾姑姑的下落的。”轩辕澈拉着禹雪,带着轩辕溪两人一同进宫去了。

朝廷经过太子的谋反,将不少大臣们的心都洗劫了一遍,更是觉得皇上是一个凉薄的人,幸而有两个皇子是拿得出手的,否则,这个江山竟然不知道会沦落在谁的手上。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皇上也清楚的知道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醒来之后便忙于朝政,对于一切想要造反的人都心存芥蒂,都在怀疑当中。

皇上一边喝药一边对身边的太监道:“药好苦啊,苦啊,语贵妃如何了?”

“太子洗劫皇宫,有人看见食为天的禹雪将语贵妃救出去了,至今没有下落?”太监小心的道。

这个太监是皇上身边的老人儿了,从小就在皇上的身边伺候,皇上的想法,他也是能够猜出几分的,对于语倾,皇上虽然关进了冷宫,却依旧是贵妃的待遇,并且,不时的都会在暗中看看贵妃。

皇上叹息:“走了好啊,走了好,都走吧,都走吧......小顺子,朕第一次觉得皇位竟然是这般无用的东西,没有用啊......”说着,又喝了一口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