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绝色俏逃妃 > 正文
第二章 假装失忆
作者:南风沫  |  字数:2978  |  更新时间:2013-07-05 07:47:19 全文阅读

一阵风吹来,苏离不由得微微颤抖,真的很冷,她抬脚就往岸边走去,我才不管这个苏离之前是如何的受这个女人的欺负的,反正那个苏离又不是自己,我才不会逆来顺受,你让我泡着就泡着啊,要是害了风寒,难受的是我自己。

苏离刚上岸,苏娴就率着她的一众人马气冲冲的过来了,看着苏娴大步昂首的那副样子,苏离觉得要是现在没个人来救自己,那就准没好日子过。

心下一慌,苏离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哼,刚才只是不明白状况我才那么任你责打,现在才不会这样,就你有气势啊,我也可以有,当年的我好歹也是演习的片场混过,虽然只是当个群众演员。

苏娴走到苏离面前,正准备说话呢,一个绯衣侍女慌慌张张的跑来,半俯下身子恭敬地开口:“郡主,平南王世子此刻正在府中。”

苏娴听后脸色微变,目光中带着犹豫,苏离睁眼看着她,正巧和她打量自己的视线碰了个正着,心里惊了惊,还是惨败的移开了视线。

不是英雄不逞好汉,现在和她对视,万一泄露自己对她的不满,她铁定会留在这里继续为难自己,我还是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看起来安全无害的样子比较好。

苏离一手抚在胸口处,一口掩在嘴角,断断续续的开始咳嗽,做出一副娇弱的姿态,果然在这个时候示弱是比较有好处的。

因为隔自己比较近,一听到我咳嗽,苏娴立刻嫌恶的走离了我几步,搁下一句:“今日放过你这贱人,他日你再犯在我手里,我定要你好看”

看着她的裙裾叫渐渐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苏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招谁惹谁啊,一过来这个时代就这么的倒霉。

衣服湿答答的粘在身上,真是难受死了,有没有人告诉我,苏离是什么身份,现在可以去哪里换衣服啊。

许是上帝听到了苏离的呼唤,一个绯衣少女从池边的假山后探出了半个脑袋,左右打量,四处张望,脸上带着紧张和小心的神情,倒是戒备的很。

似乎是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了,她对准苏离投在她身上的视线,这时候苏离才看清,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满是莹莹的眼泪,一双小手揪住自己的绯丝线褥裙,脸上看着苏离,满是不忍和难过。

注意到她的头发盘成和刚刚站在苏娴身后的侍女一样的双飞髻,苏离猜想这是不是也是侍女,瞧着这对苏离的这幅样子,会不会是苏离身边的?

瞧着苏离的衣物,也不像是个侍女,绣工之类的人物,说不定也算是个主子呢,苏离美滋滋的想。

苏离朝着这个小丫头招招手,示意她过来,好不容易瞧见个可以说话的人,打听打听现在这个苏离是何许人也还是很有必要的。

看到苏离的手势,也不知道是苏离脸上善意的微笑给感动住了,亦或是被苏离此刻的狼狈样子给吓到了,小丫头的眼泪一下子就如开了闸的水,哗哗的往下流,看着苏离是一阵的心疼。

她缓慢的向苏离靠近,走一步抽噎三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才以慢如蜗牛的速度来到苏离的眼前,苏离还没有张嘴问话呢,她就以及其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好了,不要哭了”苏离准备将自己的手搭上这个小丫头的肩膀,给予她些许安慰,抬起手来,这才发觉,自己的衣衫湿透,自己的手指还滴滴答答的向下滴着水,也就将垂在空中的手放下来。

“在你准备好好宣泄情绪之前,可不可以告诉我哪里可以换上一身干净衣物呢,我现在冷得很”苏离抬起眼,歪着头,朝着这个不知名的小丫头俏皮的笑了下。

好像刚刚的那些事情,对于苏离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一般。

绿芜怔愣了下,不对啊,只要苏离郡主受到了欺负,都会和自己痛哭一番,今日都闹上服毒自尽了,怎么郡主好像心情还不是很坏,虽然双眼带着愤懑,可是眉间没有了往日的忧愁,整个人有点儿不一样起来。

瞧见苏离还笑意盈盈的望向自己,绿芜立马反应过来,将自己的眼泪将衣袖上一抹,仍然带着几分的沙哑的嗓音,听起来就像是一盘上好的音乐磁带夹杂着不明的杂音一般,“那我们去‘晴雨阁’吧,郡主的衣服湿透了,是应该要褪换的”

“嗯”苏离点点头,却看到小丫头还呆在原地不动,便招呼着她:“你不在前面带路,我怎么知道怎么走?”

“郡主你怎么了,怎么连‘晴雨阁’都不知道怎么走了”绿芜慌了,想着刚刚苏离服毒又落水的一幕,害怕苏离受到了什么伤害,也顾不上主仆身份,走近苏离眼前,上下细细察看起来。

看到绿芜双眼间掩盖不住的关切,苏离觉得自己的眼光果然没有错,眼前的这个丫头,是站在自己的边上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现在的脑子一片浑然,什么都记不大清了”苏离还没有说完,绿芜的脸色更加的伤心,悠悠的问了句:“也不记得绿芜了吗?”

看到眼前的小丫头一副又要哭泣的样子,苏离忙连连摇头,“怎么会呢,我还指望着绿芜带我回‘晴雨阁’呢”

“可是,我是不能走在郡主的前面的,要不然我就走在郡主的后面,告诉郡主怎么走好吗”绿芜的脑子倒是转的挺快。

苏离答应了一声,开始移步,绿芜紧随其后,亦步亦趋,不时轻声提示。

到了‘晴雨阁’,苏离只觉得一阵失望,听着这么美的名字,还以为是个很美丽典雅的地方呢,再加上绿芜唤着自己‘郡主’,想来住所也不会很差,可是,来到了‘晴雨阁’,苏离才知道自己是错了。

没有想象中的朱漆廊柱,‘晴雨阁’的样子,简直可以用偏僻荒凉来形容。

一进中庭,看到了很多植物,不是鲜花锦簇,而是野草丛生,一进来就感到一阵阴森森的感觉,苏离抬头望去,现在是正午时分,可是‘晴雨阁’却不见丝毫的阳光,显然是个阴湿的地方,并且看看四周的飞檐亭台,‘晴雨阁’的建造,简直就是可以用寒碜两个字来形容。

苏离四下看了看,还是任由绿芜推开门。绿芜从衣柜挑了一件浅色桃红柳花裙给苏离换上,古代的衣物真是繁琐的很,自己摆弄半天还穿不好这件衣裙,还是在绿芜的帮助下才勉强的穿上。

在换衣间,本就倾斜的步摇已经彻底和头发脱离,一头乌黑亮丽的青丝如瀑布般倾斜而下,绿芜从首饰盒里挑了一根翠攒珠簪,替苏离挽好头发,下垂用珠宝花饰装点,苏离在铜镜面前照了照,晕黄的镜面上照不太清人的面容,不过看着轮廓,大抵还是挺美的,不是苏离的自我感觉良好,而是这个身体确实长着一副明媚动人的脸,稍微打扮下,也是明丽照人的,就是自己脸颊左边有着一个明显的掌掴痕迹,看到苏离这一张娇小的巴掌脸上,显得格外渗人。

苏离注意到,自己的衣裙,丝线略有些陈旧,自己的头饰,也不是色彩亮丽,而是有些略微的暗沉,一看就是堆积的次品,真不知道自己郡主是怎么混的,好歹和苏娴也是一个级别的,怎么差别那么大呢,苏离可是注意到,苏娴的衣着首饰都是极其精致的,和自己简直是云泥之别,同身份不同命啊!

苏离的眼睛还是呆在铜镜之上,要知道,现代自己的容貌那可是一丢在人群中就难以找到的那种,现在突然的成了个美女,臭美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苏离拿着铜镜左照又照,蓦地在铜镜中看到绿芜那张欲言又止的脸。

苏离这才想起来,现在的自己了解现在这位苏离的处境到底是怎样的才是重点啊。

看到苏离从铜镜中转回视线,回头看向自己,绿芜犹豫着开口:“郡主,你现在的头脑还是不甚清明吗?”

苏离正准备找找借口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呢,却被这个丫头给领了先。

绿芜看苏离没有说话,又言:“郡主以前从来不会关注自己的容貌的,几乎是不照镜子的”

刚刚郡主对着铜镜仔细端详的样子,是自己前所未见的,还有刚刚那一抹俏皮的笑容,郡主总是喜欢沉默不语,偶尔真的是心情好也只是蹙颦浅笑,何尝有着那样的笑语。

苏离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这么快就暴露自己不是那个什么苏离吧,就这样承认可不行,苏离眼眸一转,瞬间淡淡的哀愁笼罩在自己的面容之上,“我也不知道,刚刚在亭阁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整个人混沌一片,好半天才搞清楚状况,你能和我说说,我是谁,是怎样的身份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