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贵女长嬴

绿暗 红稀 出 凤城第三章 贺氏

[更新时间] 2013-08-02 07:09:00 [字数] 3335

卫长嬴神气活现的端坐在贵妃榻上,慢条斯理的拿银勺挑着冻酪里的葡萄吃,与宋夫人的待遇一样——四角置冰缸,四名小使女打着扇,四名大使女围绕身侧。一个捏肩一个捶腿,剩下两个各捧一方帕子,一点一点替卫长嬴绞干湿漉漉的长发。而母贺氏指挥着使女伺候着她出浴后,便精神十足的捏着帕子在旁哭哭啼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是大小姐的亲生母亲,向来最疼大小姐的,大小姐但凡说上一句半句软和话,夫人定然就不忍心了……”贺氏看着卫长嬴沐浴更衣过后,仍旧发赤的面色,心疼得泪落纷纷,“那是大小姐的生母也是嫡母啊,大小姐跟亲娘嫡母低头,难道还丢脸吗?一个多时辰啊!若不是五公子机灵,去请了表小姐……夫人下不了台,大小姐要跪到什么时候?呜呜……看看这小脸、看看、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氏越说越伤心,见卫长嬴自顾自的吃着冻酪,根本不接自己的话,更难过了,拿帕子捂住脸,索性大哭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斜眼看了她一眼,咽下葡萄,敷衍似的道:“别哭了,我不是好好儿的么?区区一个时辰而已。想当初,我跟着江伯蹲马步那会,一蹲就是几个时辰,略有变化,江伯就是一鞭子抽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天杀的老货!”贺氏猛然扯下帕子,也不管脸上泪水横流,咬牙切齿的骂道,“都是他!带坏了大小姐!大小姐小时候粉妆玉琢、雪团儿也似的小人儿,最是娇嫩不过的,都是这杀千刀的老货,不安好心!生生把娇滴滴的大小姐教成如今这个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这样子有什么不好?”卫长嬴捧着五瓣葵口贴金箔粉彩瓷碗,很是委屈,“我苦练多年,乃有如今的身手,而且这些年来身体康健无病无灾,不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练武很辛苦的!多么不容易!十二年风雨无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非沈藏锋乃是沈家子弟中的翘楚,武艺超群的话时常在她耳边响起,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卫长嬴早就练不下来了,她又不是天生好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谁叫祖父那么早给自己定了亲,还定了个武夫!卫长嬴自小强势,向来不屑于告状,再说出嫁之后就是夫家的人了,总是回娘家来告状,很得脸吗?娘家人不要过日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出现自己到了夫家之后,万一与丈夫说不来,以至于被小妾趁虚而入,只能做个徒有虚名的正妻,没准还要看着庶子继承家业,凄凄苦苦的过上几十年然后在忧郁中死去被风光大葬就这么无声湮灭于尘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未来,只要想一想,卫大小姐就觉得不寒而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为什么自己十二年来避免沦落到此等悲催地步的努力,母亲和乳母包括胞弟都不赞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忿忿的塞了一勺冻酪进嘴里——什么针线女红、庖厨之技,还有那些劳什子的《女戒》、《女则》,那些贤良淑德……若是做到这些就能够与夫婿恩爱一世、得公婆欢喜,《诗》里头哪来的《白华【注】》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学这些也未必就能够保自己一世喜乐太平,还不如剑走偏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自己身手够好,不管沈藏锋什么性儿、有些什么自己看不惯的嗜好、成婚之前后院里先收了几个使女爱妾……关起门来把他拿下了,还怕这日子过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料想这厮在名门望族之中也算是颇有名气,怎么也丢不起脸把自己被妻子打得死去活来的事儿说出去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觉得,还是自己这个办法最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任尔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宋夫人和乳母贺氏虽然确实是真心真意为了自己好,可按着她们的说法,往后还不是处处听着顺着迎合着丈夫的心意过日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在备受宠爱、真真正正如掌上明珠般养大的卫长嬴看来,所谓好日子的标准,就该依着自己心意过嘛!靠着贤良淑德、温良恭俭让得来的所谓的丈夫的怜恤……卫长嬴觉得,在得到丈夫疼爱之前,恐怕……自己会先憋屈的吐上几口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单来说,在卫大小姐的人生中,向来只有旁人、包括长辈处处哄着她好,让她去围着旁人转,即使那个人是她打小定下来的未婚夫,卫长嬴也觉得自己应该果断选择想法子把这位置换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家小姐,不好做啊……自己明明都如此用心努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卫长嬴一脸委屈,贺氏扯着帕子差点尖叫起来了:“大小姐身子康健是好事,可时下的大家闺秀,主学的应是女红针线、读的该是《女则》《女戒》,行动当如弱柳扶风……喜好不是琴棋书画这样的雅事,也该勤勉如绣技、织工,再不济,也要是打个络子、做几道别具风味的小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痛心疾首,“大小姐请说,这几样,大小姐哪一条可以达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太多了!”卫大小姐脸色一黑,道,“少一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氏擦了擦眼睛,喜道:“那大小姐是先学打络子,还是做小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望着房梁半晌,问:“有没有能多动动的事儿?不要整天闷在屋子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贺氏沉吟半晌,道,“侍弄花草呢?这也算个雅事儿,若是弄的好,往后还能常给舅姑、妯娌送上一送。如此既传了雅好卉草的名声,也拉拢了以后夫家的亲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一脸的无趣,道:“咱们这样的人家难道还会缺了花匠?再说,我就是能把花草养的一盆比一盆精神,万一往后遇见的都不喜欢花花草草,岂不是平白耗费了辰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氏一想也是:“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那……学些乐器如何?”她声音一低,“琴瑟和谐——将来樽前月下与姑爷合奏一曲,也是一段佳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藏锋那武夫能知道个什么琴瑟和谐?”卫长嬴冷哼了一声,道,“别到时候对牛弹琴,他还嫌聒噪,抬腿就把琴台一起踹了!”贺氏正要安慰她,不想卫长嬴捏紧了拳,接着自言自语道,“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他敢这么做,我非操起琴台砸得他个鼻青脸肿不可!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贺氏脸色发青,狰狞咆哮,“可怜的大小姐!都是姓江的那个该挨千刀不得好死的老东西!大小姐你乃名门闺秀弱质纤纤,行动当如弱柳扶风,言语当似春风化雨,一颦一笑都要谨记温柔典雅……你、你怎么能!怎么能对姑爷下手!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这是未雨绸缪!”卫长嬴叹了口气,“贺姑姑啊,打我小时候起,江伯都挨过几十万刀了罢?如今还是好好儿的呢,贺姑姑你就别理会他了……喏,冻酪吃完了,我还想要一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氏顿时忘记了江伯,忙把脸一擦,柔声询问道:“还是要葡萄多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葡萄多点!”卫长嬴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贺氏慈爱道:“冰就少加点罢,如今屋子里也搁了冰,仔细着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抬手摸了把长发,觉得快干了,漫不经心的道:“好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后,贺氏亲自去盛了一份葡萄多冰少的冻酪来,卫长嬴才挑了一颗葡萄吃了,贺氏重整旗鼓,挽起袖子继续骂下去:“那姓江的杀千刀的夯货!大小姐万万不能再随他学下去了!那种下贱东西,八辈子都娶不上个象样的女人!他懂个什么?大小姐将来是要做大家子的当家主母的,绝计不可被那杀千刀的教坏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单手支颐,目光专注的盯着盏中,笑道:“江伯也就教我武艺,教坏什么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而言之那杀千刀的贼子……”贺氏是卫家世仆,对自己奶大了的卫长嬴忠心耿耿,视之如珠如宝。所有一切卫长嬴的错误,她全部都能寻到旁人的不对,再归纳到“多好的大小姐,偏偏被那起子黑了心肝的东西蒙蔽”的永恒大道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卫长嬴执意习武,为此几次三番被宋夫人责罚,贺氏现下对江伯恨得是咬牙切齿,卫长嬴好好的,她每天早晚各骂一遍,分别是卫长嬴预备去习武前和习武归来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如果出点事——比如像今天这样挨了罚,那么贺氏至少要骂上几个时辰才能停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点,从卫长嬴到使女们统统都习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正边吃冻酪边当逗趣的听着,外头门却被敲响了,她忙放下银勺,吩咐道:“绿衣快去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使女绿衣放下给她捶着腿的美人锤,到外间开了门,就听宋在水含恼一路问进来:“好你个长嬴!我睡得好好儿的,长风过去把我喊醒了给你去求情,顶着正午的日头把你弄回来了,你倒是在这儿好吃好喝的歇下了,全然不管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忙招呼她过来坐,又叫捏肩的使女绿鬓也先住了手,去再取份冻酪来,赔笑道:“好表姐,你在母亲那儿有什么怕的?母亲最是喜欢你了,常说要我向你学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在水俏脸板着,余怒未消,冷冷的道:“我怎么不怕姑姑?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一万个不想回帝都去,故此这些日子来,都托了种种理由都不跟姑祖母、姑姑照面!结果你们姐弟两个倒好,你一个不肯低头,长风心疼你,去把我硬闹醒了去跟姑姑求情。求完了情,我想你们两个总该记着我罢?便是不亲自去,打发个人去给个理由,我也好跟着走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愤怒的一拍榻上的紫檀木雕案,咬牙切齿的诘问,“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怎么做的?长风一看我去了姑姑那儿就觉得没他的事情了!你呢?你说走就走,这么半晌都不想到我!害我被姑姑盯着问了好几遍什么时候回帝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在水怒气冲冲的道:“本来我住了这四个月就死皮赖脸了,你是存心嫌我还不够丢脸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注】白华篇,代指怨妇之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